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毀道心

第三百五十二章 毀道心

    方瓊馬上就要到這個范圍內,她嘴角帶著高興的笑容,漂亮的眼角依舊有一絲絲淡淡的淚痕,馬上就能接近陳北玄了,這個男人能讓她很高興……

    “不要啊!”

    陳北玄撕心裂肺的咆哮而出,可是卻是那般的無力,方瓊依舊在逐漸靠近著……

    砰!

    一場美麗的血肉煙花當成綻放!

    就這樣綻放在陳北玄眼前,在綻放前,方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美眸中充斥著小孩子拿到糖果般開心的神色。

    陳北玄呆滯了一秒,隨后低下頭,頹廢的氣息無邊無盡的襲來,陳北玄心中一直質問著自己,你為什么那么弱?

    “呃啊……!為什么!為什么啊!”

    陳北玄低聲咆哮著,氣息爆表著攀升,這是……燃燒神魂、燃燒精血、燃燒壽元得來的短暫的至強實力。

    這時,蘇子墨突然出現在剛剛方瓊爆炸成血霧的地方,摸了摸空中的殘缺貼身物品,看向陳北玄猥瑣的笑道:

    “嘖嘖嘖,好好的一個大美人,這樣死了真是可惜了呀,早知道,就應該先拿過來,讓我好好的操練操練的……”

    “我!要!你!死!”

    聞言,陳北玄猛的抬頭,看向蘇子墨一字一句的說道,眼眸金瞳噴射火光。

    一瞬間,任何威壓與重力枷鎖全部碎裂,陳北玄一下子出現在蘇子墨面前,然后一個真武神決打了過去!

    砰咚!

    蘇子墨笑著被陳北玄打散,原來,這只是蘇子墨的一個假身而已。

    “你給我滾出來!”

    陳北玄對天咆哮,四方眾人皆是恐懼的往后靠了靠。

    轟!

    這時,更加強大,更加肆虐,更加讓人無力的威壓再次襲來,如同天幕坍塌了,向陳北玄全面碾壓而來一般!

    “噗!”

    陳北玄連連倒退,再次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威壓力度再次變大,陳北玄再次跪在了地上,這次是雙膝跪地……

    膝蓋已經陷進土中。

    神魂也是被遭到四面碾壓!

    “呃啊!”

    這次,任由陳北玄再怎么咆哮,也是動彈不得了,陳北玄看著前方的血地,憤怒的流下了兩行血淚……

    “弱者,你真的配和我一戰么?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很無力,很沒有用,哈哈哈,有這個感覺就對了!”

    這時,蘇子墨也是會到了剛剛的位置,眼神直視著陳北玄,冷笑道。

    蘇子墨淡聲道:“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好,你就是個廢物,我一般不和廢物說那么多話,可是呢……你不僅廢,還愛特么裝逼?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吧!”

    “廢物……”

    陳北玄低著頭淡淡的說了一句。

    隨后,陳北玄很是認真的,再次說了一句:“你說的對,我真的是個廢物!”

    “不!”

    蘇子墨淡淡的搖了搖頭,正當陳北玄疑惑的時候,蘇子墨笑著說道:“你是很廢的廢物,而是腦子的不好使……”

    “……”

    陳北玄死寂的看著蘇子墨,心中的道卻是悄然崩潰,不知道這個修行,有何意義了。

    砰!

    這時,突然一雙溫暖的手,抱住了陳北玄的身體,陳北玄感受到這熟悉的溫度,身體猛的一顫,淚目抬頭看去……

    這是……方瓊!

    沒有死?!

    這是怎么回事……

    “陳凡,我們走吧,我不胡鬧了,你可不要死了呀,你可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啊!”方瓊抱著陳北玄淚聲道。

    陳北玄愣著點了點頭,隨后看向蘇子墨的方向,只見在空中踩著云朵的蘇子墨與謝菲渝已經不見了。

    下一秒,蘇子墨卻是牽著謝菲渝的手,來到了陳北玄面前,淡淡的說道:“以后沒有絕對的實力與把握,就不要說出那么絕對的話,因為你輸了,就連我自己,都替你感到尷尬……”

    “……”

    陳北玄琢磨了一下,認真的點了點頭,剛剛的那一幕,陳北玄也知道,估計也是自己一不小心中了蘇子墨的幻術了。

    “瓊兒,我們走,阿秀的事情,只要她的魂魄沒有散盡,我自有手段可以復活她!”陳北玄對方瓊認真的說道。

    “嗯好!”

    方瓊小鳥依人的點了點頭。

    就這樣,陳北玄兩人帶著北瓊派的三三兩兩人馬,快速離開了山澗……

    待所有人都離開后,山澗里只剩下蘇子墨和謝菲渝,進化的瓜皮,幻境中的徐瑩瑩。

    凡是這般招惹蘇子墨的,哪有毫發無損的,陳北玄的道心已經被蘇子墨毀了,今生最高只能到達化神境界了……

    “小美人,你干嘛不走歐?”

    蘇子墨扭頭疑惑看向謝菲渝。

    見到蘇子墨認真的看著自己,謝菲渝頓時滿臉通紅了:“我……我我我……”

    話語都開始有了些遲鈍與吞吐。

    “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見狀,蘇子墨詫異的看向謝菲渝,然后摸了摸下巴,說著還點了點頭,擺出一副理所當然本該如此的自戀模樣。

    聞言,謝菲渝羞澀的低下了頭,看到這一幕的蘇子墨,不由的用手給自己那飄逸的頭發來了個中分,感嘆道:

    “我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

    “撲嗤!”

    聞言,謝菲渝不由的笑出了聲,然后便鼓起勇氣,抬頭看向蘇子墨認真說道:“你……你要好好的生活,我……我要回去了,不然婆婆會擔心的。”

    說完就紅著臉,一溜煙的跑出了山澗,留下原地搖頭苦笑的蘇子墨,一度感嘆的認為,是自己這該死的魅力與帥氣惹的禍。

    隨后,蘇子墨漫步走到了徐瑩瑩面前,此刻后者依舊陷入幻境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徐瑩瑩的道也是快速破碎著。

    蘇子墨捋了捋徐瑩瑩遮蓋在臉上的長發,認真而安靜的注視著這張漂亮的臉蛋,這張極其熟悉的臉蛋,這張讓蘇子墨曾經癡狂了整個校園生涯的臉蛋。

    “唉,我這是怎么了我?”

    隨后卻是化作了一聲嘆息,蘇子墨心中自問自己,自己到底是不是還在留戀著什么?這不就是初戀情人嘛……

    初戀,即深刻也難忘。

    就是蘇子墨這種淡漠生命的人,也是在某個瞬間,會被這種情感左右。

    “呃嫩……呃啊……!!”

    這時,徐瑩瑩突然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嬌聲,臉上快速發燙紅暈,然后柔軟的嬌軀就這么往蘇子墨身上一趴……

    蘇子墨:“嗯……??!”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