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妖怪大城市 > 第二百零九章 求救

第二百零九章 求救

    麥德林北部城郊,黑夜里走過三個身影。

    “看來這群人比咱們之前想象的,要厲害的多呀。”江曉俞背著沈語凝,小聲的說。

    “你用不用歇會兒?”韓凌站住腳看著他。

    “不用,她……不沉。“他把沈語凝往上顛了顛。沈語凝這時候像是睡著了,整個人趴在江曉俞的背上,姿勢很傳統。這一顛,滴下來不知是口水還是淚水。

    “真不知道他們自稱‘動物園’的業務得有多厲害,其實到學院來之前,我對這些東西的認識還停留在小時候廟會里見過的‘五腿六蹄牛’和‘花瓶姑娘’。”

    江曉俞本想扯扯淡活躍一下緊張氣氛,沒想到韓凌不但沒有吐槽他,反而表情越發嚴肅了,過了一會她說:“其實,我剛才是在想,我父母的研究機構很可能也買過這些……因為我總是覺得小時候見過,有個印象始終在我腦海里,那是一條很長的走廊,有白色的墻壁和門。我好像是迷路了,剛想要推開一扇門,透過門縫卻看到了這種……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你們科學家就是厲害,像我這樣的普通人,頂多推開廚房門,看見一條大羊腿。”

    韓凌撇了他一眼,“我父母他們說這只是我做噩夢,說我太小了,一定是沒分清現實和夢境的區別,后來時間長了我也就不再想了。不過剛才看到訓犬者和那兩條獵犬,我還是覺得那不是噩夢,就是真的,因為太像了。”她嘆了口氣,“如果真有這樣的事,那就是銷贓,與惡人做交易就也是惡人,我不會原諒他們。”

    “你也別凈往那想,咱們學院塔樓上,瓶瓶罐罐的不也裝著不少呢么,有死的有活的。難道咱回去先把校長綁起來,游街示眾嚴刑逼供,再讓他‘泡泡茶’?有時候為了科研目的,只要目標是對的,過程里允許犯一些小錯誤,更何況也未必就是你想的那樣。”

    韓凌點點頭,沒再說話。

    一路閑聊,眼看著翻過一座山頭,面前就是整片的荒地,中間夾雜著一些開墾出來的農田,種的大多也是古柯一類的東西。

    這時候云邊開始閃出一絲亮光,天漸漸破曉,大地朦朦朧朧的,如同籠罩著一層煙霧,淡青色的天空還鑲著幾顆稀落的殘星。萬籟俱寂,直到有了一聲鳥叫,劃破了這寂靜。

    再往前走,看到半山腰有幾間簡陋的民房,像是個村子。三個人躲在暗處等到天大亮了,村里的人開始出來活動,這才鎖定了一戶老人帶著小女孩,應該是爺孫倆一起生活的人家,派出韓凌前往開展外交工作。

    韓凌嬌小可愛,只要假裝笑笑也算是長的人畜無害,沈語凝眼下虛弱的像林黛玉,就連江曉俞,比起本地的暴走青年也算得上是相當儒雅了。所以三個人很順利的就暫住下來,一頓寒暄,吃喝休息。

    老人是女孩的爺爺,女孩的父母有一陣子沒回來了,老人說起來的時候眼神里憂愁夾雜著麻木,能想到兇多吉少,但這種事發生的多了也就只能咬牙認命。

    村子里只有唯一的一根電線桿,沒有網絡,沒有信號,仔細檢查過也沒有任何看起來像是攝像頭的東西,看起來應該是相當安全。

    暫時安頓下來,江曉俞開始想辦法聯系學院了。既然常規方法行不通,那就只能繞過常規方法了。

    他一開始想把女孩的電話卡裝進自己手機里,但一想如果自己手機的硬件序列號被網關識別,進而追蹤到屬于這個女孩的電話號碼,或許會給她帶來殺身之禍,這個想法也就作罷了。

    但他還有另一個似乎夠安全的辦法。

    “我想用你的手機下載一個游戲,可以么?”江曉俞拿著女孩的手機問。

    “她說這里的流量很貴的,她可以帶你去城里有免費網絡的地方,你只要請她喝咖啡就行。”韓凌幫忙翻譯說。

    “這……不是不想請,只是時間恐怕來不及了,而且進城太危險,說不定命都沒了。”江曉俞伸出手指在脖子上橫著劃過,“你身上有錢么?”

    韓凌摸出幾個硬幣,搖了搖頭,“出來的時候沒想到會這樣,在酒吧吃了那頓大餐以后也就沒剩多少了。當時我還搶著付賬,早知道讓薛星野……”話到一半,說不下去了。

    “如果你們有槍的話也行,我們交換。”女孩說。

    江曉俞和韓凌瞬間有些茫然,是啊,在這個持槍合法遍地毒梟的地方,每個人都已經變得百毒不侵簡直合情合理。只是自己誤以為眼前的小女孩弱不禁風,其實人家早已經在風暴里長成了斯巴達女戰士。

    “你等著。”韓凌說完,轉身出門去了。進村之前,她把死人堆里翻出來的兩把步槍藏在了山坡下面。

    不一會兒韓凌回來,帶著血的步槍換了流量,小女孩就把江曉俞帶到了這附近有手機信號的那個山頭上。

    江曉俞坐在山頭上,下載了一個《王座榮耀》的國際版。

    這時候他突然有點想感謝塵重那個死胖子,還有李白。當時因為他們倆打游戲實在是太菜了,菜到打白銀都費勁,后來不知道從哪聽說外國人更菜,于是決定集體轉戰國際服,這才有了今天這個辦法。

    算好時差,到了塵重和李白每天晚上該上線的時候,江曉俞注冊了一個新號,分別加了這兩個人的好友,驗證信息寫的是:“我是你們的江喪,截圖發這個郵箱,急!。”后面附上了李凌云在國內常用的電子郵箱。

    一頓操作,不等他倆回復,立馬下線走人。他還是擔心這樣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擔心牽連了女孩和他的爺爺。

    他認為這件事不用多說,對于塵重和李白來說,世界上不會有第二個“江喪”。對于李凌云來說,只要有了游戲id,從游戲服務器后臺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信息,也絕對不是問題。

    總之,他相信學院一定會來找到自己。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