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其他小說 > 玉砌花光錦繡明 > 第一四八章 吃醋

第一四八章 吃醋

    他安撫般地撫摸著明月的長發,“已經沒事了,乖,我不是就在這兒嘛。”

    明月的各種情緒都能夠被玲瓏冷香所安撫,方才她還清清楚楚地知道,陳凡不可能是他,可是現在,她已經快分不清楚了。

    即便分不清楚又如何,雖說那夢境距現在不過幾天,可是她著實掛記著,想念著應凌云,哪怕就是一分鐘,一秒鐘,就把眼前這人當做是他。

    “那天,我從洛城之外的山上跳了下去,我承認我沒多想,就想讓你活著,可是這一跳,為何不讓我一了百了,為何會叫我一個人回來,再沒有了你,這種痛苦你可知道?”

    明月的聲音帶著濃厚的哭腔,這幾日來,她忙著趕來影城工作,忙著進入狀態,心里一直抑制著自己的情愫,一直告訴自己,那只是夢。

    可難道不是嗎?

    “為什么,你說為什么在我身上非要發生這種事?”

    這話也不知是她在問陳凡,還是在問應凌云。

    “傻瓜,別哭了,我好好的活著呢,你忘記了我和你說過什么了?”陳凡溫和的語氣像極了應凌云對她的柔情。

    “你說什么啊?”明月趴在陳凡的懷里不撒手,她怕一放開,就再也不會有一個地方,可以叫她宣泄。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你,你說什么?”明月瞬間愣住了,這話的的確確是應凌云和她說的,在自己離開凌云峰去落霞峰的那段日子里,日思夜想的應凌云于深夜出現,他就是這樣告訴自己,不論在哪里,一定會等著她,陪著她。

    “先不哭了,好不好。”陳凡哄著懷里的人,為她擦去眼角的淚珠。

    “小凡,你是小凡,還是誰,你怎么會知道?”明月直起身子,不敢置信又急切地推搡著陳凡。

    “那天你說要不是為了救明月,應凌云不會受傷。你的這句話突然點醒了我,雖說劇本中并沒有真正叫應凌云上心的人,只道那些女子,并非與他契合,又不是玲瓏隨心訣的練器,注定沒辦法走進他的心,可我卻一直覺得,他的一些舉動,缺乏了依據,以他的性格,不會那樣。”

    陳凡認真道:“我想,他定是有自己最在意的人,而那個人就是你。我不知道寫這故事的人為何會將應凌云如此重要的心愛之人隱去,雖說如今故事依舊精彩,我卻總覺得,本不該如此。”

    “小凡,你相信夢境嗎,或者穿越時空?”明月緩緩開口,她確定,身邊這個人,并不會完全不理解她。“這些事,我和應凌云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夢境之中的,可是明明歷歷在目,刻骨銘心,我真的沒辦法相信都是假的,你知道嗎?”

    “明月,那如果從今往后,那個世界,你再也回不去了呢?”陳凡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頓道:“那么,你愿不愿意跟著我,在這個世界里,我便是你的應凌云。”

    “小凡?”

    “我與他也算緣分不淺,如果真的有他的存在,如果他在另一個世界中活著,那么我愿意代替他守護你,愛你疼你。當然,并不是為了他,在知道這一切之前,我已經喜歡上了你。”陳凡深情地說著自己從未想過的這些話。

    “可是,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助理而已。”

    “你哪里普通,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厲害,陳凡這樣的人都能被你迷倒。”

    “你是哪樣的人?”

    “我啊。”陳凡將明月重新摟回懷中,“其實很多報道都在扒我的背景,大家都說我家境怎么怎么好,背景怎么深,剛畢業就開了工作室,都不去簽約公司。”

    “你難道不是?”明月的情緒慢慢被安撫了下來,認真聽著陳凡的訴說。

    “其實大家都不知道,那個背景也被隱藏地很好,我是非凡娛樂的大少爺。”

    “啊?”明月確實被嚇到了,她幾乎想跳起來,又被陳凡按了回去。

    “家里杜撰說我在國外呢,況且非凡娛樂的能耐也不算小,即便調查,也絕不會調查得到我頭上。我呀,就樂得自在,過得開心,也算是拍戲積攢些經驗吧。你以為,真能有人身處娛樂圈,卻完全對于名望無動于衷嗎?”

    “能耐不算小,你也太謙虛了吧,那可是非凡娛樂啊,別說進去做明星,就是做個小小的普通職員都難如登天。”明月感嘆,“原來你真是深藏不露,有家業要繼承,怪不得能這樣云淡風輕。”

    “有那么厲害嘛。”陳凡無奈地笑了,“非凡的大少爺可不好當。”

    “那是自然了,我是不是該改口了,該叫你一聲陳公子?陳少?”

    “改口啊,那你不如直接叫我一聲夫君聽聽?”陳凡故意逗她。

    “你!你這人臉皮還真厚。”明月突然臉紅。

    “說實話,我還真希望應凌云活著,若僅僅是你的一場夢,那可是虧得慌。”陳凡笑著說。

    “你什么意思?”明月不解。

    “我是說,你這個小家伙這么可愛,若是能得到你,他還真是幸運。對了,明日那場,四大長老死了以后,應凌云急忙趕回快意閣了,為什么,為了回去見你?”

    “是啊,他對我太好了,可是現在,我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樣了,我知道他死不了,可是他活得不好,更叫我揪心。小凡…”明月轉而看向陳凡,“你知道嘛,我一直都覺得不可思議,小小的一個我,怎么會叫他喜歡,而如今,怎么又能叫你對我這么好?可是我不能騙你,即便我和他都是假的,我的心里還是有他,我現在還不能,還不能…”

    “不能接受我,對嗎?”陳凡索性替她說出了那句話。

    “你不需要擔憂,我才剛和你表明心意,你就接受我,那也太便宜我了吧,你也要給我時間好好追你啊。再說了,我又不會吃他的醋,哪有自己跟自己吃醋的。”

    “或許你的上一世就是他,你與他一模一樣,不僅是臉,還有身體也…”

    明月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什么,馬上閉上了嘴。

    “身體怎么了?”陳凡卻抓著這話不放了。

    “你又沒有試過,怎么知道一樣?”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