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其他小說 > 位面之夢中證道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原本這兩個女鬼是被一個倭國的高人收了起來的,后來那個高人還是無法突破自己的最后境界,在二百多歲后死了。

    他在臨死之前將這兩個女鬼封印在了一個地方,最后被這個倭人無意中得到了,并煉化成了他的式神,用她們來吸取男人的精元并轉給他自己。

    只是他在倭國內這樣做了不久,就被其他的倭人發現了,差點被別人殺死并奪走式神。

    后來,他又輾轉來到了華夏,在這里悄悄地做著同樣的勾當。不過,他也知道華夏有很多的高人,害怕被人發現了,就到處換地方,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引誘男子上當。

    本來,他以為自己現在的實力已經比較強大了,所以才公然在酒店里做出了這種事情來,結果沒想到遇到了段明輝,最終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段明輝搖了搖頭,把他的尸體收到暗源珠內,讓阿詩瑪手下的那些低級僵尸把他的血肉拿來修練用,然后這才在雨女屋里的床上睡了一覺,到第二天才回去。

    幾天之后,段明輝正在修練的時候,馬六急匆匆地跑來找他了。

    “大先生,那別墅里的元素能量好象這些天來越來越少了。”

    “哦,有這樣的事情?”

    段明輝感到奇怪,按道理來說,這聚集能量的魔法陣應該可以使用很久才對呀,怎么會減少呢?

    他馬上和馬六一起去了現場,觀察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因為那些魔法陣中用來作為動力的魔晶核已經耗盡了它們的能量,現在必須要換新的魔晶核才行了。

    他把那些用過了的魔晶核收了起來,又重新拿出了一些最低級的魔晶核布置好了魔法陣,不一會兒,別墅里的元素能量又開始增加了變濃了。

    “看來這些魔晶核里的能量,只夠用一年左右的時間。當然,是因為這些魔晶核都是比較低級的,如果是那些高級的魔晶核,應該能夠使用更長的時間吧。對了,這些魔晶核雖然能量用完了,但是它們還可以做為鉆石來用,也值不少的錢吧,畢竟這里有上千顆。”

    段明輝又想起了那寶光集團和自己的約定,現在時間過去了快一年了吧,自己也應該再去走走了。而且寶光集團的業務還是不錯的,不知道能不能將其拉到振東集團來,那樣的話就太好了。

    因為段明輝的空間里還有數以萬計的魔晶核,相信有了這些作為資本,一定能夠引起寶光集團的注意,和他們進行友好的合作。當然,要是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就叫玉鳳再成立一個珠寶公司,一定能夠帶來巨大的財富的。

    段明輝先和寶光公司的張經理通了電話,告訴他自己今天將會去拜訪他們,并希望能夠見到周老爺子。

    這天,寶光大廈里人山人海,眾多的情侶或是夫婦相偕而來,在這里選購他們喜歡的飾品。

    寶光大廈門口,幾個迎賓小姐在一個領班的帶領下,正微笑著面對每一位進進出出的客人,彬彬有禮地對他們真誠地說著:“歡迎光臨寶光。”

    “謝謝光臨,歡迎下次再來。”

    “請慢走。”

    那個領班的小姐居然就是上次段明輝來時負責接待過他的那位0156號導購小姐,因為沾了接待段明輝的光,所以現在已經升職做了領班。

    而這一年來,當初段明輝賣給寶光的那一顆鉆石為他們帶來了巨大的收獲。這顆鉆石經過精心加工后,在全世界都引起了轟動,光是巡回展覽就收了一大筆,更加有富豪出資三千萬美元欲購買它,但是寶光并沒有出賣。而且在這一年來,他們公司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許多國際上的集團公司與他們建立了合作的關系。

    這天,經理張天虎早早地就來到了大門口,等待著那位被周老爺子和其他的董事稱為貴賓的段明輝。

    這時,在門前的停車場上駛來了幾輛高級的小車,從車中下來了一群年輕的男男女女。他們一邊說笑著,一邊朝寶光大廈的大門走了過來。

    張天虎一看,就認出了這些人的身份,都是上海市里一些豪門或是權貴之家的公子少爺,一個個仗著家里有錢或有勢,天天吃喝玩樂的紈绔子弟。

    盡管他心里看不起這些人,但是他還是微笑著彬彬有禮地走上前去迎接著他們,“林公子,李公子,還有王公子,趙公子,幾位今天怎么有雅性來寶光呀?非常歡迎你們的到來,讓我們寶光增色不少呀。”

    他的話不卑不亢,顯得既熱情而又不**份,畢竟他也是寶光集團上海分部的負責人,在上海市的上層圈子里還是有著自己的身份的地位的。

    “哎呀,張經理,讓他親自迎接我們,真的是過意不去。我們也沒什么,就是陪幾個小妹妹誑誑,你還是忙你的吧。”

    為首之人正是對段明輝恨之入骨的林永,他還以為人家張經理是專門來迎接他們的呢,不覺感到非常地有面子,連忙客氣地對他說。

    “那好,幾位就慢慢地誑吧,看中了什么,一律給你們算八折。盡情地玩吧。”

    “好,我們先去誑了。”

    幾個公子哥都倍覺得有面子,所以摟在他們身邊的那些年輕女子更是一個個充滿了崇拜的眼神望著他們,讓他們的心里高興極了,心想今天怎么也要多買一點東西,還人家一個面子才是。

    他們一群人共有五男五女,除了張天虎認識的四個公子哥外,還有一個顯得非常灑脫不羈的年輕男子,他的神情說不出的高傲。雖然他的手也摟在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身上,不過他卻并不像其他人那樣和她說說笑笑。

    “不知道又是哪一家的公子哥,一群敗家子。不過,希望他們今天敗得越多越好。”

    這一群人在大廈內慢慢地誑著,一邊高聲談笑,一邊和身邊的那些女孩打情罵俏,有的甚至還做出一些不堪入目的動作來。讓其他那些購物的客人和旁邊的導購小姐心里鄙視不已。

    不久,他們就在幾個小女生嘰嘰喳喳的叫嚷聲中選定了幾件飾口,有手鐲,有項鏈,有銀墜子,讓幾個女孩高興得連連尖叫。

    就在他們付了錢走到寶光大廈的門口時,遠遠的一個人影走了過來。人群中一個年輕人看到了他,似乎愣了一下,連忙拉了拉另一個年輕人。兩個人都仔細地看了看越來越近的段明輝,互相微微地點了點頭。

    其中一個突然對另外幾人小聲說:“你們看,那小子不是那天晚上和馬玉鳳一起跳舞的小白臉嗎?”

    “是呀,他也到寶光來,準是為了買東西討馬玉鳳的開心吧。”另一個馬上接過了話。

    “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能夠讓馬玉鳳看上他。”

    “就是,根據我們的調查,他不是一個孤兒嗎?一個沒爹媽的窮小子,怎么配得上馬玉鳳呢?他可是比我們林老大差得太遠了。”

    幾個人紛紛小聲地議論起來,一句句話讓林永聽了心里的火氣越來越大。雖然當初那個一清曾經告訴過他不要去惹這個人,但是后來他們還是私下里調查過他的背景,發現他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自然也就對一清的話不以為然,更何況今天身邊還有一個可以利用的人呢。

    “還是算了吧。當初一清大哥說了不能惹這個人的,就是他可能也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林永一邊淡淡地說,一邊悄悄地注意著身邊那個年輕人的神色,果然發現他在聽到一清的話后臉色變了變,眼神逐漸變得凌厲了起來,直直地朝那個人望了過去。

    段明輝慢慢地朝寶光大廈走去,今天他只空了一身非常普通的衣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通的職員一樣。

    還隔著老遠,那就看到了寶光大廈的門口走出了一群年輕的男女。開始他并沒的注意這些人,而是不緊不慢地向前走去,但是突然他感應到了一股氣勢向他壓迫了過來,正是那一群人中的一個年輕人發出的,其氣勢與那天晚上遇到的一清是非常相似的。

    段明輝調動自己身邊的空間能量,使得他的身邊空間能量微微地波動了起來,但那種波動卻是普通人發覺不了的。就是這輕微地波動,讓那個年輕人發出的壓迫氣勢仿佛擊在了空處一樣,使他的心里非常地難受。

    “怎么回事,他明明沒有任何的抵抗呀,難道他真的是一個高手。”

    這個年輕人名叫一心,正是昆侖一清的師弟,他一直都很好強,并不服自己的師兄。這次,他的師兄安排他來監視振東幫,特別交待讓他不要去惹一個人。這早就讓他的心頭不服氣多時了,所以在聽到林永一說眼前的人就是那個人時,他忍不住馬上發出自己的氣勢去試探,只是沒有任何的收獲。

    這時,段明輝也看到了林永幾個,認出了他們的身份。不過,他并不在乎他們的眼神,自顧自地向里面走去。

    只是,他不想惹事,卻有人偏偏以為他怕事。那兩個開始交換眼神和年輕人一齊上前一步,剛好堵住了段明輝的路。

    段明輝皺了皺眉頭,正要側過身去向一旁走去,那兩個年輕人再次齊齊地橫移一步,擋住了他的路。

    “請讓一讓,兩位。”

    “小子,你撞到了我們林大哥,不賠禮道款就想走人嗎?”其中一人突然大聲地嚷嚷了起來,引起了不少人過來圍觀。

    “你搞錯了吧,我剛剛才走到這里,什么時候撞過你們了?”

    “小子,你別撞了人還不承認,怎么素質這么差呀。”

    “哼,我看你們是想故意找事吧。”

    正在說著的時候,剛剛進去上了個廁所的張天虎恰好又回來了,馬上就發現了被幾個人圍起來的段明輝,立即跑了上來。

    “讓一讓,讓一讓。”

    他帶著幾名保安分開了圍觀的人,擠了進來,段明輝和那幾個人立即都望向了他。

    “各位,你們之間一定是有什么誤會了吧。我來介紹一下,這幾位是我們上海有名的四大少,是我們的老顧客了;這一位黃先生是我們周老爺子的貴客。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有什么誤會就讓它過去了吧。”

    那幾人一聽,心里頓時紛紛地驚了一下,他們當然知道張天虎口若懸河里說的周老爺子是什么人,他是寶光集團的創始人之一,寶光集團的董事長之一,國際著名的珠寶鑒定專家。就是他們幾個人家中的老一輩也是和他交往甚密的,他們的父輩在他面前也只能執晚輩之禮。

    現在,這個段明輝居然是他的貴賓,讓他們感覺萬分奇怪,他到底是什么來頭,難道他們查到的那些關于他的資料都是假的不成。

    “張經理,見到你很高興。不過,我們之間并沒有任何的誤會,剛才想來是幾位想和我開個玩笑吧。”段明輝笑了笑。

    “是呀,我們其實上次在一個宴會上就認識了,只是還不太熟悉,就和黃兄弟開了個玩笑。”

    最先引起事情的兩個人一見段明輝并不愿意和他糾纏,立即順著他給出的臺階接了過去,并友好地向他點頭微笑著。

    “黃先生,老爺子在樓上等著你呢?”

    張天虎向其他人點了點頭,然后轉過身來對段明輝恭敬地說,看得出他的態度是非常真誠的,并不是那促假裝出來和人應酬的。

    這一下,幾人才知道人家張經理在門口并不是為了迎接他們的,而是在等待那個段明輝的。饒是他們的臉皮一個比一個厚,也仍然紅了起來,連忙摟著幾個不說話的小妹妹準備走了。

    “哈哈,黃老弟,你怎么才來呀?我可是讓天虎在這里等了半天了。”

    隨著一聲爽朗的大笑,幾個人從樓里走了出來,為首的正是一個須發皆白但精神矍爍的老人,正大步地走上前來。

    “老爺子一年不見了,身體還是這么硬朗呀。”段明輝也微笑著上前去和他親切地握手。

    “哈哈,都是托小兄弟你的福呀。我早就盼著你能夠過來坐坐了。”

    “前一段時間確實比較忙,這不,一有空我就過來了。”

    “哈哈哈。”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