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完美未來 > 第十章 忽悠是一門學問

第十章 忽悠是一門學問

    目標既然確定,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朝著既定目標努力就是了。

    趙浮生和譚凱旋都是這樣的人,一旦決定某件事,在確定這件事真的不能成功之前,他們都會一直朝著目標努力的。

    接下來的幾天里,兩個人都通過自己的渠道,和奔馳總部方面開始了聯絡。

    譚凱旋那邊還好,趙浮生這邊,鄭瑤得知趙浮生的想法之后,真的是大吃一驚。

    鄭瑤匆匆趕到了趙浮生家里,借著探望范寶寶的理由,和趙浮生見了面。

    陪范寶寶聊了一會之后,她直接找上趙浮生:“你不是說要穩妥為主,暫時不擴張嗎?”

    趙浮生笑了起來:“我說的那是公司,又不是我自己。”

    “什么意思?”

    輕笑了幾聲,溫柔的撫摸著范寶寶的肚子,趙浮生道:“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怎么著也得給孩子一個禮物呀。”

    這回連范寶寶都有些驚訝了,和鄭瑤一樣,不解的看著趙浮生,等待他的解釋。

    趙浮生聳聳肩,輕松的說:“未來集團是未來集團,那是我的事業。以后會怎么樣,誰也不知道。但這個汽車銷售公司,是我和老譚給下一代人準備的,這個公司得到的利潤,是我和他的下一代的,明白了吧?”

    “額……”

    鄭瑤和范寶寶面面相覷,忽然覺得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半晌之后,鄭瑤才澀聲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奔馳代理權,是你個人和譚凱旋個人聯合搞的公司。跟未來集團以及譚凱旋的兄弟資本,沒有關系,是這個意思嗎?”

    “賓果!”

    趙浮生一笑:“果然不愧是當過老師的人,邏輯思維就是厲害!”

    范寶寶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這家伙,一貫喜歡胡鬧!

    鄭瑤卻沒心情理會趙浮生的調侃,秀眉微蹙的說道:“你這么做,有意義嗎?”

    在她看來,趙浮生這么做實在是太無聊了,要知道未來集團這么大一攤子生意,難道不夠他關注的么,竟然還盯上了奔馳的國內代理權。

    趙浮生哈哈一笑:“你知道嗎,人活著,其實就是一個攀比的過程。身為一個小蝌蚪的時候,要比其他的小蝌蚪游得快,強壯一點,才有機會成為一個人。

    出生之后,要比其他孩子聰明一點。

    長大之后,又要比別人帥,比別人成績好,甚至工作也不能比別人差。

    成年之后,又要比誰的丈夫更能干,誰的老婆更漂亮,誰的孩子更聰明。

    到了老年,又要比誰的孩子更孝順更有出息。

    人的一輩子,就是在不斷比較當中活下來的,一個人如果沒有優越感,不能開解自己,很多時候,你會覺得人生實在是太沒有意義了。”

    范寶寶溫柔的看著趙浮生,一臉笑容,自家老公就是這么有才華,說話都那么有哲理。

    鄭瑤卻懶得理會她們之間秀恩愛的無聊行為,無奈的說道:“所以,你到底想說什么?”

    “哈哈……”

    趙浮生笑了起來,擺擺手道:“沒什么,你不用太擔心。這個事情是我自己的行為,和公司無關,雖然借用了公司的消息渠道,但不管是資金還是什么,我都不會扯上未來集團的。”

    鄭瑤點點頭:“如果需要集團這邊配合,我的意思,是你提前通知我摸一下,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她其實并不反對趙浮生和譚凱旋做這個項目,本身鄭瑤比趙浮生更清楚,這里面的利潤有多大。

    只是身為未來集團的首席執行官,鄭瑤考慮的更加全面一點,希望趙浮生做事情的時候,不要拍腦袋決定。

    趙浮生也明白鄭瑤的意思,所以并沒有瞞著她,也算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送走了鄭瑤,范寶寶這才對趙浮生不解的問:“你真是那么打算的?”

    “扯淡。”

    趙浮生搖搖頭:“買車都是老譚臨時起意的想法,你覺得在那之前,我倆能想著要做什么奔馳的國內代理嗎?”

    “那你剛剛……”范寶寶有些奇怪的問。

    “咳咳,這不是安慰她一下嘛。”趙浮生略微有些尷尬,小聲的說道。

    范寶寶翻了個白眼:“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啊。”

    趙浮生搖搖頭:“就是覺得這個項目不錯,我和老譚都挺感興趣的,然后手里還有錢,那就投資搞一下好了。”

    “好吧……”范寶寶愕然無語。

    這世界上很多決定,其實都是充滿偶然性的,往往我們抽絲剝繭在回顧歷史的時候,總是會好奇,在某些偉大時刻發生的時候,當事人內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說感慨萬千的,純粹就是胡扯,因為在那電光火石之間,沒有人有時間去想那么多。

    就好像杰克馬還有奶茶東他們,回顧自己創業時候,總喜歡給人灌一大堆雞湯。其實他們只是在粉飾太平而已,畢竟一個靠忽悠起家,一個靠賣盜版光碟起家,這種黑歷史,總是沒辦法堂而皇之的說出來的。

    “行了,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趙浮生溫柔的笑了笑,對范寶寶道:“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安心養胎,等孩子出生,你陪著孩子,過兩年有機會,愿意演戲就演戲,不愿意演戲,可以進公司。”

    “我?”

    范寶寶聽到趙浮生的話,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點頭。

    其實她有句話沒說出來。

    如果光是帶孩子演戲什么的,她并不覺得自己做不到。但進公司做生意的話,范寶寶是真的壓力山大。

    之前雖然在阿里那邊掛了一個獨立董事的名頭,但范寶寶自己很清楚,自己一次都沒有去過那邊開會,都是董晨曦安排人在處理那邊的事情。

    天賦這種東西,有時候還真的決定了一個人的上限。

    范寶寶覺得自己演戲的天賦還不錯,至于做生意的天賦……

    嗯,這個,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做個賢妻良母吧。

    趙浮生自然是不知道范寶寶在想什么,他現在考慮的,是要如何把奔馳的銷售代理權拿下來的事情。

    “莊嚴現在,應該已經被他的老板解雇了吧。”

    趙浮生坐在沙發上,心里面暗暗地盤算著。

    自己那天故意在莊嚴面前露出口風,他肯定忍耐不住,一定會去找他的老板匯報這件事,至于接下來的發展,趙浮生不用想都能知道。

    任何一把老板,都不會允許自己的手下,有畢影這種人的存在。

    或者說,平時也許能夠看在莊嚴的面子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如今的話,出了這樣的事情,就算莊嚴有心保畢影,也沒有可能了。

    再加上最近幾天,自己和譚凱旋都在聯絡奔馳總部那邊,這個消息肯定是瞞不住的,莊嚴在他的老板面前,恐怕更要失分了。

    一想到這里,趙浮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了起來。

    算計別人的感覺,還真是很有意思啊。

    尤其是算計莊嚴這種老油條,那種感覺,讓趙浮生相當的有成就感。

    只是希望,到時候莊嚴的心里不要有芥蒂。

    畢竟,自己所看到的關于這位莊總的資料上面顯示,他除了為人花心了一些,在別的方面,還真是一個出類拔萃的銷售人才。

    ps: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票支持!歡迎大家關注我的威信公眾號趙家浮生。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