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超級保鏢 > 第兩千六百九十三章 殺心

第兩千六百九十三章 殺心

    “哼,可惜了,蘇林,你永遠不會有這個機會!”

    楚南湘陰著臉,舉起了手中的玄冰鏡,他倒是沒有喚出自己的領域,因為沒有必要,如果非弄出來,說不定還會王日禪發生內耗。

    他們兩個人出手,就算蘇林有通天徹地之能,也絕無翻盤可能。

    楊秀寧來到蘇林身邊,臉上終于露出一絲憂色。

    “蘇林,他們兩個人要一起出手了....”

    “沒事,我剛剛已經看到,金光陣出現了狀況,而王日禪他自己還沒有察覺到,呵呵,要不了多久司徒鐘應該就能夠破開金光陣。”

    蘇林輕聲安慰,但是突然想到,萬一司徒鐘沒能做到應該怎么辦?

    “如果...一會情勢危急,我會用碎星神劍,強行破開金光陣,碎星神劍會帶你離開這里,到時候我會再想辦法離開。”

    這是最壞的一個情況了,如果真的到了這個地步,他可能也就走不出去了...

    楊秀寧算是被自己牽連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把她給送出去。

    “絕對不行!”

    楊秀寧清麗的臉上露出一絲決然,他知道蘇林這一番說辭完全就是在欺騙自己,如果真的到了這個地步,蘇林將自己送走之后,他絕對沒有辦法脫身,就連他最得力的兵器碎星神劍都送出去了,還如何抗衡王日禪和楚南湘?

    “要走就一起走,如果走不掉,大不了就戰死在這里,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他們好過,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我們說什么也要拉一個人給我們墊背!”

    楊秀寧的性格其實十分剛烈,她一旦做出決定,旁人也很難左右。

    蘇林輕輕一笑,心里暖暖的,有人愿意和你出生入死,世上沒有比這更讓人動容的情誼。

    “其實到這個地步的幾率也很小,我相信司徒鐘,現在應該就要得手了。”

    這個時候,地上的柳夕突然高聲道:“王日禪!你今天如果敢對他們兩人下手,我柳夕終其一生,要用盡各種手段對付你們王家,不死不休!”

    在外人眼中,柳夕因為“生意人”的身份,還算是比較和善的一個人,此刻她柳眉倒立,雙眼中戾氣之重,居然讓王慶感覺到一絲寒意,這番話也決絕無比,一個金仙,直接開口威脅兩個玄仙。

    可是在場的人沒有人能夠輕視柳夕這句話。

    因為他的師傅是岳逍遙,岳逍遙一直以來都給人一種老好人的感覺,多年來致力于平和隱元天機閣各方勢力。

    可是,岳逍遙也是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人物,他在隱元天機閣中并無底蘊,但是就是從最底層一步步走上來,得到各方大佬的賞識,最后成為了隱元天機閣的閣主,其中的艱辛,外人根本難以想象。

    上位初期,為了對付那些反對自己的聲音,岳逍遙也不是沒有動手過,那段時間可以說是血流成河,靠著這樣的鐵血手段,最后岳逍遙穩定了自己的地位,在閣主這個位子上安穩地坐了兩千年時間。

    很多人都知道,岳逍遙無親無故,只有一個視為親女的徒弟,柳夕的這一番威脅,其實很有威懾力。

    王日禪看著柳夕,他不得不考慮岳逍遙這個因素,可是事情已經做到了這個地步,他絕對不可能停手,已經將蘇林得罪死了,現在沒有退路,只有殺死蘇林,不然讓他蘇林逃脫,日后會造成什么結果,他根本不敢去想。

    就算岳逍遙要秋后算賬,也只能那時候再說了。

    他現在甚至想要將柳夕這些人也殺了滅口,將炎途島上所有人都殺光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他將王家一手帶到巔峰,自然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仔細一想,甚至覺得將所有人殺光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到時候大不了將罪責全部怪到蘇麗身上就是了,到時候就算有人懷疑,也已經是死無對證,那些人又能怎么樣?

    這個念頭一生出來,就越來越旺盛,很快占據了王日禪的腦袋,他眼神陰郁地看了看柳夕等人。

    周旺等人無一不是人情練達的人,在看到王日禪的眼神之后,都知道王日禪對他們幾個人也動了殺心。

    周旺氣的臉上的胡子都顫了起來,一張臉也變成了紫青色,罵道:“王日禪,你是不是連我也想殺了?”

    柳夕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豁出去了,繼續道:“王日禪,你有這個膽子,就把我也給殺了!”

    蘇林看到柳夕這幅樣子,連忙傳音過去道:“柳夕,我在外面還布有一個后手,司徒鐘現在就在外面破解金光陣,剛剛我已經看到金光陣傳來一陣異動,說不定就要被他破解,所以,倒是沒有必要逼迫王日禪。”

    柳夕連山露出一絲隱晦的喜意,有些嗔怪地看了看蘇林。

    “都不早點和我說。”

    話語中還隱隱有一絲酸意,楊秀寧一定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知道司徒鐘的存在后,柳夕的臉色雖然還是難看,卻沒有再說話了。

    而王日禪沒有理會周旺和柳夕的話,他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殺人滅口。

    在他身邊的楚南湘對這一股殺意的感覺是最深刻的,心里一跳,傳音道:“王兄,你不會真的打算將這些人全部殺了吧?”

    “如果可以,我連你都想殺了!”

    王日禪心中暗道,當然,這話是不可能當著楚南湘的面說出來的。

    他心中的殺意已經越來越深,沉聲道:“殺人滅口,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這些人知道了這里的事情,出去之后難免要說一些胡話,我將這些人全部殺了,把罪責全部推到蘇林身上,就說他狂性大發,他本來就修煉有魔門的功法,就算有人懷疑,所有人都死了,要找誰去證明呢?”

    楚南湘只感覺心中一寒,連忙道:“王兄,你瘋了,你知不知道,如果把這些人全都殺了,會有多大干系?”

    島嶼上正在用餐的,無一不是東海的權貴,這些勢力盤根糾錯,如果將這些人殺了,整個東海都會亂成一鍋粥。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