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973章 大酬勞

第0973章 大酬勞

    試練榜上開出的5萬‘功績點’天價,其實都不算什么的。

    這個帳看怎么來算?

    就一場3s堂練任務的翻番獎勵就是3倍,所有人看中的本院獎勵主要是‘功績點’,其它什么修資材料的根本不算什么。

    功績點才最實惠的獎勵。

    就是在本院正常的兌換價,1個功績點換一千枚五大元丹,兌換成陰陽大丹是一萬枚,這是1個功績點。

    1點功績=1萬大丹。

    試練榜上給方開出的5萬功績點,的確是夠嚇人的,但是這與一場3s堂練任務產出的功績點相比還是天壤之別、九牛一毛。

    帶滿一萬人的堂練,開任務的堂主得功績點1萬,其它999個主力各得2000點,參與試練的9000人各得500點功績。

    就是不翻番的情況下,功績點總產出都有650萬又8千,只不過是一萬個人分了,但是3s獎勵是三倍,那就是萬啊。

    這樣巨大的差距,給方開出5萬的功績點又算什么?

    而且按照規矩,參與者的功績點有50%要支付給開任務的堂口,這就是說有225萬功績點給開任務的堂口主力們去分,按規矩,堂主自己拿這225萬里的50%,堂口中堂主的麾下分225萬中的25%,剩下的25%是用來聘請絕對主力的,就是境界修為還在堂主之上的。

    比如這一次紀千駝請的五個大主力,一個五階中期境的副舵主給人家10%,剩下的15%另四個均分了。

    基本上每次都是這樣,開任務的堂口肯定是拿9000參與者出資的75%,剩余的25%用來聘請坐鎮大強者,甚至堂主在談判請人時,還會從自己的50%中,再拿出多少來給人家,這種私議不公開。

    總之,請一位五階圣仙中期境的坐鎮大局,光9000參與者的10%怕是人家未必會來,當然,也有搶著來的,畢竟狼多肉少,再就是講關系,看實力,合作的順手的也可以長期合作。

    那個‘駝字堂’的紀千駝這次真是賺翻了,他一個人就拿到了112.5萬的功績,3s的堂練獎勵翻了3番是337.5萬功績。

    這么分析下來,試練榜上給方開出的5萬功績點多嗎?

    沒有方的話,那任務肯定慘敗。

    沒方的話,也不可能3s。

    方這個‘御天子’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這一次參與駝字堂試練的,人人都發達了,都翻了3番啊。

    然而開出那個5萬功績聘請的并不是駝字堂。

    駝字堂是沒臉開出這個聘請價的,他們深知這次試練誰是首功,誰力挽了狂瀾,此時,他們正在商議拿多少功績點來酬謝御天子,把他這個關系維護好,再開一次堂練,什么都拿回來了呀。

    那個5萬功績點的價也不過是別人開出來想試探一下的。

    但就這個功績價,就把潘楚秀弄的沒話說了。

    ---

    潘楚秀要求方參與她天秀團組織的堂練,她準備給人多少功績點呢?她也在心里默默的計算著駝字堂這一次的總收益。

    算完之后,她嚇了一大跳,居然發現總功績點達1900多萬,當然這是按滿員算的,跑出那一千多人就不說了,只是這么計算。

    此前絕對沒有出過這么嚇人的功績數,因為大多數的堂練都要有一定幾率的損傷,哪怕最終完成了任務,也不可能滿員進滿員出,一但有了意外,肯定有人為了保命提前選擇‘失敗離境’;

    而且近千年來沒有出現過什么2s或3s之類的艱難試練。

    也就是沒有翻番的可能。

    一場堂練帶好了,平均也就500萬的總功績點產出吧。

    一般的參與者也就拿250點左右的功績,主力們肯定拿的要多,堂主能拿100多萬左右,其它的給絕對主力分25%,剩下的25%分給堂口所屬的主力們。

    肯定首先計算的是要帶的9000人的堂練資費,他們所得功績獎勵的50%,任務未完成前就中途退境的,肯定不在獎勵之列。

    每次堂練能帶多少參與者才是最關鍵的,號召力最重要。

    而現在看來,‘御天子’就是堂練任務的最強號召力。

    誰開堂練任務,要是能把御天子拉去坐鎮,那牛b大了,保證你這個堂練人滿為患,賺的缽滿盆盈的,御天子一戰成名了嘛。

    ---

    “親愛的,洞舍外有個叫紀千駝的堂主來拜訪!”

    姬絲娜的聲音聲來,只聞聲不見人。

    她沒有進來打擾心上人和潘楚秀,但是紀千駝來肯定要說的。

    這個紀千駝擺明是來拉關系維護御天子的嘛,必然放行。

    “嗯,有請紀堂主!”

    方應了一聲,朝潘楚秀打了個手式,“楚秀團長請坐。”你不好開價是吧?這個紀千舵來了嗎?他會給你做標尺的。

    這個紀千駝來的很是時候啊,哈哈!

    轉瞬間,紀千駝就入了洞舍正堂。

    當他到潘楚秀也在坐時,忙先恭敬施禮,“見過楚秀團長!”

    人家是祖王境的大團長,半步古皇的存在,紀千駝也心頭虛的厲害,這種人物是他萬萬不敢得罪的,禮數必須到位呀。

    潘楚秀微微頜首,也不說什么,她心情不美麗呀。

    紀千駝心說,自己真沒猜錯,這御天子一戰成名天下知啊,連本院十大團長之一都親自到訪了,不過不影響自己奉上獻禮維護御天子這個關系。

    他也不拐彎抹角的,直接拿起自己的令牘,輸入‘御天子’之名給方的令牘轉帳160萬功績點,并道:“此次堂練虧了御天子道友出手,才力挽狂瀾,在下與堂口下眾人商議,以160萬功績點酬謝道友,還望道友笑納,紀某還有個不情之請……”

    方也不會推讓,160萬功績點,不得了啊,這出手堪稱十分大方了,這要是去兌換陰陽大氣,是多少?160億。

    只是,任誰也一下拿不出這么多陰陽大丹來,而且功績點能換來的東西也不是陰陽大丹能夠買來的,那是想也不用想的。

    真正晉升到中三階之后,就會覺得陰陽大丹的作用很小,日常修練都不是最佳之選,比五大元丹差十倍多呢。

    所以寧換16億五大元丹,也沒人要160億的陰陽大丹。

    本院的功績點是能從器寶閣中兌換出‘絕品古器’的,但這種寶物不是丹品能換來的,外面的丹器商市中也沒有絕品古器拍賣,最多也就是上品古器,也得五大元丹交易,陰陽大丹不行。

    為什么給御天子開出的轉團丹資以陰陽大丹為準呢?因為這是本院的規定,下三階的神修只值陰陽大丹。

    那么現在看來,2.4億的陰陽大丹想買走方是個笑話吧?

    就這個紀千駝,隨手都送方價值160億陰陽大丹的功績點,這要是傳出去,那些團長們還差憤的跳茅坑自殺了啊?

    潘楚秀把頭扭一邊去了,假裝跟我沒關系。

    ---

    方一笑,“紀道兄,但言無妨。”

    160萬功績點的酬禮,讓方立即記住了這個紀千駝。

    紀千駝一聽大喜,忙道:“紀某也不敢有過份奢求,就是懇請御天道友每月能參與一次紀某組織的堂練任務,就一次,紀某堂口所收的參與者資費的25%作用御天道友的酬勞,可好?”

    言罷,紀千駝緊張的望著方,怕這個酬勞打動不了他,而這也是他幾經思量的決定,方微微沉吟不語……

    紀千駝一看壞了,怕是人家……忙又道:“紀某再讓出自己5%的份額給御天,你拿30%,紀某拿20%,這樣行嗎?”

    他就是來求人的,一個月一次能談下來,他就跳茅坑里去大笑了,畢竟他只是一個堂主,他太清楚現在有多少舵主啊甚至十大團長都在盯著和御天子的合作呢,他們肯定陸續來談。

    所以為了這次談判維護關系,他才出手160萬功績點以酬前功。

    實際上也就是拿出了他這次所得的一半不到吧。

    方抬抬手,打斷他,“紀堂主,我不是不同意,還按之前說的,25%就好,我只是有個提議,你不妨聽聽……”

    紀千駝頓時感動了,人家畢竟是要成為大人物的,看看這胸襟魄力,根本不差那5%啊,倒是我有點斤斤計較了,哎。

    “御天道友請言,紀某洗耳恭聆!”

    “我先問一下,那幾個斬殺boss的絕對主力,是拿多少?”

    “哦,他們在**陣之外斬殺boss,五位一共拿參與總資費的25%,按一慣的本院行情就是這樣,組織者獨得50%,絕對主力拿25%,堂口所屬主力均分25%,一般都是這樣的,紀某請御天道友坐鎮是從我的50%中拿出25%給道友做酬勞,這個樣子。”

    紀千駝忙解釋一番。

    方微微頜首,“我這么說吧,之前的堂練,那幾個絕對主力非常的勉強,你下次還開任務的話,我估計仍是3s級的,因為試練地的法則自動判斷逆天者的進入,就會提升任務難度系數,我要帶我的幾個道友進去,那就不是3s了,可能是5s或7s,你象之前的那些絕對主力,你覺得扛得住這個強度嗎?”

    “啊……5s7s?”

    紀千駝頓時傻逼眼了,目光都有點癡呆。

    但是5s或7s,那是翻5番或翻7番啊,按上次的翻5番,那自己所得就是562萬多了啊,按7番算是787.5萬啊,嚇死了啊。

    這么多的功績點,什么強者請不來啊?

    “最高是10s難度是吧?”

    “對的。”

    “那我就不知道我和我道友一起進去,會制造出幾s難度,但是我們必須做萬全的準備,以我估計,我帶一個道友進去,可能會增加1s難度吧,因為我朋友也是很逆天的存在,我帶四個進去就有可能是7s甚至8s了……”

    “別別別,三個就好,三個就好,盡量控制在7s吧,這已經非常變態了,因為一但達到7s強度,就極可能出現祖王境的**oss了啊,7s只是可能出現,但是8s絕對會出現祖王境的**oss,九s有話要出現祖王中期境甚至后期境的**oss,10s極可能出現半步古皇境的超級boss,最次也是巔峰境的祖王異魔,這非常可怕,沒有團長坐鎮的話,根本不敢開這種任務啊。”

    紀千駝都快嚇尿了。

    “那行,下一次我就帶三個道友吧,把難度控制在7s以下。”

    “好,s級如果增加的話,御天道友和貴道友的酬勞從堂口所屬的主力們所得總酬勞中出抽取,在3s的基礎上每增加1s就由主力們每人出他們所得總功績的5%,以此類推,7s的話就抽他們每人20%這樣,這一筆酬勞,御天道友和貴道友自行分配即可,上一次我們沒有料到是3s級的任務,也就白白便宜了參與者們,要還是按以前的50%收費就不妥了,以后肯定要以幾s來算收費的,1s收55%,3s收60%,5s收65%,7s收70%,8s收80%,9s收90%,10s收100%……這么定個標準也是有原因的,必須小s好出,大s難見,對吧?”

    “嗯,但是8s以上參與者的功績就少了,參與者會樂意?”

    “呵呵,御天道友有所不知,8s以上必出boss啊,祖王異魔被誅殺會大爆祖王法則,試練者人人有份,至少得一縷或多縷祖王法則,這對于他們來說才是最珍貴的,這是有多少功績點也買不來的奇絕際遇,祖王法則每多融合一縷,其本身的修為就明顯增強,本源基底也明顯拓闊,這不是功績點數能換來的,他們哪怕一枚功績點不要,也想參與8s以上的堂練任務啊,只是8s經上的堂練任務基本就不可能出現,我們現在,只是把規則先立起來嘛……”

    “原來如此,還是紀堂主考慮的遠些。”

    “因為御天道友的出現,才有s級難度的出現,這是本院共賀的一場幸事啊,所以,收費規則要改一改,其實也只是針對有御天道友你的任務,別人出個1s或2s都十年難遇啊,也是出過的,但不穩定,這次出下次可能就不出了……御天道友你這里也可能是這樣,我們只是防患于未然,萬一出了s級難度,我們就照這個收取參與者的資費,丑放說在前面,省得近萬修士們鬧麻煩……”

    “是這個理兒,我也不敢保證下次就出s,畢竟我只參與了一次試練,如果下一次不出,豈不是搞成一場笑話?”

    方被人家這么一說,對試練地的法則也沒太足信心了。

    倒是潘楚秀這時開口,“平時出的1s或2s都是運氣加幸運,和逆天者的試練地感應不同,御天子肯定是個逆天者,這一點沒疑問的,所以他進堂級試練地,s是必出的,以我估計,他要是開香壇見壇口,再組織百人主力的壇練任務,最少出5s的難度……”

    “啊……對對對,這個真有可能啊,御天道友進堂練都出3s難度,開壇練不出5s難度,那就真說不過去了啊……”

    楚秀嘆氣道:“他以后就開壇練任務就賺翻了。”

    她這個口氣顯示出4000萬把方賣掉是多少的愚不可及啊?

    不過壇練的人數比堂練的少十倍,最多帶900人,而堂練是9000人啊,瓜分9000人的貢獻功績,比900人的肯定是要多,

    再說了,壇練任務比堂練任務的獎勵功績也少10倍呢。

    楚秀之所以說方只開壇練就賺,是因為他開不了堂練,他不是堂主嘛,堂主最低也要四階古圣境才能開堂口的。

    差10倍的基礎獎勵,就算是5s任務也沒有多少獎勵的?

    方笑道:“壇練任務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不是吧?以我的情況,就是去參與舵練任務也是可以的吧?甚至激發1s的舵練任和也是極有可能的,如果我晉升了古圣境,我覺得我妥妥的激發舵練任務的2s難度,去堂練肯定是5s級難度,楚秀團長你說?”

    “哼!”

    楚秀更生氣了,恨不能把他揉巴揉巴捏碎了。

    紀千駝大約出楚秀團長來找方是做什么了,4000萬陰陽大丹賣了這么個寶,她自己都要氣的七竅冒煙了吧?

    “御天道友,就這么說定了,紀某先告退……”

    他絲毫不敢在方面前托大,人家的實力還在他之上,把他搓扁捏圓也在頃刻之間,他這個半步圣仙根本不是人家敵手。

    他這次送出160萬功績點,其實也是給自己鋪了條后路,買了個大人脈關系,至于他在御天子面前是能說上話的角色了。

    送走了紀千駝,方望著楚秀又笑了。

    楚秀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神情。

    “秀團長,這樣吧,你也給試練榜上掛個聘請價,替我抬抬人氣嘛,先掛個200萬的,把那個5萬的狠狠抽抽臉再說……”

    “200萬功績?”

    楚秀倆眼珠子瞪的老大。

    “很多嗎?紀千駝給了我160萬功績點做酬勞,其實也不過他這次所得的一半,不過這個人還行,不貪,情商也很高,懂得來維護我這關系,而且提出每月一次堂練任務聘請也不過份,這個人很圓猾啊,不愧是做堂主的,人一個堂主出手都160萬了,你堂堂一個大團長,可別叫我笑話你啊……”

    “你這個混蛋……”

    楚秀氣的又罵了,但想想也是,“我掛200萬,萬一沒人比我更高呢?那你不是把我坑了啊?”

    “這話不對了吧?我怎么就把你坑了啊?剛才紀千駝說的新試練資費你沒聽見啊?按s級來定,這個多活范啊?是不是?如果你派個堂主組織任務,你親自坐鎮,大頭還不是你拿啊?”

    是這個理兒,楚秀還真有點心動了。

    “我不管,我可以掛200萬功績聘請你去坐堂,但實際支付你最多出一百萬,誰叫你之前騙我來著,白救了你,白眼兒狼。”

    “怎么就白眼狼了啊?明明是你看不上我,賺我女人多嘛,才把我賣了個萬古最低價,要不是有人肯開價,你恨不能把我一腳踹出去吧?連那4000萬陰陽大丹也收不上了呢……”

    “你……”

    “我說錯了嗎?好好好,不說這些,要不你現在跟我睡一覺去好了,我以后出你這邊的試練任務價都減半,總可以吧?”

    楚秀更氣了,“睡了你還好意思跟我要一半?”

    “我怎么就不好意思了啊?你把天秀團分我一半了啊?”

    方反問。

    問的楚天秀怔住了。

    “我憑什么分你一半啊?”

    “嫁妝唄!”

    “呸,湊不要臉的。”

    楚秀氣的俏臉通紅,一扭頭走了,羞氣交加,但沒有發作。

    以她祖王境的修為和團長地位沒有發作,這說明……

    方自然是明白的,說明人家同意睡覺了。

    他就無聲的一笑。

    看來自己得晉升四階古圣境了,壇練任務根本沒多大意義了。

    而他現在的積蓄也是神尊大盈滿,完全能渡劫晉升。

    此時,轉團榜上的那個價又被刷新了。

    2.5億,五大元丹。

    是的,是五大元丹,而不是陰陽大丹。

    對一介三階神尊境的轉團費,終于打破了億年來未有之先例。

    是的,沒有過這樣的先例,五大元丹沒有為下三階的神修支付過任何形式的資費,這一下,全院都嘩然了。

    再一看,出資的是十大團之一的‘至寶團’;

    我去,這個團都不是十大團之一,好象排第十二位吧?

    突然有說想起來,那個駝字堂就是至寶團的,和此人有關吧?

    總之,瞬間轟動!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