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自由行 > 第八十七章 當街獻禮
    ps:為不能安歇的靈魂加一更。▽ ◇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不過這家伙竟然四處宣揚我是女人,這點灑家不能忍,待我在書中下達追殺令,砍死這個小娘們。

    隨著城門大開,楊易騎馬緩緩入城,尚秀芳的馬車也隨著他同行。

    “楊先生!”

    尚秀芳掀開馬車窗簾,一臉懇求之色,“算是秀芳求你,不要再殺人了!”

    楊易見她一臉懇求之色,雙眉緊鎖,眸中含情,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憐巴巴樣子。

    看來她對自己殺人之事極為不贊同,但又知道阻止不了,于是便想軟語相求。

    尚秀芳這個女子,號稱天下第一才女,又被成為第一名伎。

    她這個伎,不是**的妓,而是一種職業。

    伎這個字的意思就是:以歌舞為業的女子。

    如果按照后世的說法,那就是所謂的歌舞明星,名角,大腕。

    因此不能簡單的以“賣唱的女人”來形容她。

    此女形貌端莊秀麗,歌舞雙絕,風姿綽約,論容貌氣度,絲毫不輸綰綰師妃暄等人,但卻沒有師妃暄等人的復雜心思。

    她將她一聲都獻給了歌舞,編排舞曲,親自領唱,行遍天下,領略各地風情,采各地曲調融為一爐,歌聲曲藝已經到了極為高深的地步。□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遍觀天下,能有資格與她談論音律歌舞之人,恐怕也就只有楊易這么一個怪胎了。

    所謂千金易得,知己難求。

    非但尚秀芳對楊易這么一個知己極為珍惜,便是楊易對這么一個能與自己談論歌舞曲子的才女也有深深的好感。

    這種好感與那女之情無關,只是一種遇到同道中人的喜歡,不摻雜別的東西。

    但楊易是這么想,尚秀芳卻好像對他還有別的心思。

    如今見她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楊易笑道:“好,我今天就答應秀芳,在龍泉府這段時間,最多只殺十個人,超出十個人,最多只傷不死。”

    “這……”

    尚秀芳微微一愣,心中失望:“他畢竟還是要殺人!”

    但轉念一想,“相對于他動不動就殺成千上萬人來說,只殺十個人,都已經是極為少見的了,我的懇求還是有點用處的……”

    就在尚秀芳的胡思亂想之中,馬車緩緩駛入城內,向皇宮附近走去。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一名身穿龍袍的中年人率眾迎了上來。

    此人寬額重頤,兩耳垂肩,獅子鼻,中等身材,儀態優雅得像中土高門大族的世家子弟,謙和中隱含高人一等的傲氣,年紀看上去只在三十許間,只有氣勢給人有點霸道的感覺。

    若是就這個樣子,也沒有多大的特殊之處,關鍵是此人的裝扮很有特色,頭頂有垂旒的皂冕,身穿的龍袍用萁絲黑緞縫制而成,繡滿云龍紋,就像統一戰國的秦始皇嬴政從陵墓里復活走出來重回人間一般。

    “這幅裝扮倒是有點意思!”

    楊易一臉好笑的看向對面的中年人,此人的身份已經不用猜想,定然是拜紫亭無疑。

    只是對于已經對穿著不怎么在意的楊易來說,拜紫亭這一身裝束穿起來當真是令人感到繁復無比,極為難受。

    他做帝王之時,也就只是在封山之時,才穿過這么一回這樣的裝束,當時他封禪的是泰山。

    在中年人走來之時,尚秀芳已經下了馬車。

    “哈哈,秀芳大家一路辛苦!本王迎接來遲,恕罪,恕罪!”

    尚秀芳是拜紫亭專門請來在開國典禮上獻技的歌舞大家,從中原到塞外,千里迢迢來此,身份頗為尊貴,因此值得拜紫亭前來迎接。番茄△小說□網 ○ w-w-w`.`f`q-xsw.com

    中年人先向尚秀芳打了一個招呼之后,又將目光轉向楊易,“楊先生單人獨騎,打敗頡利可汗幾萬大軍,令本王至今都難以相信。”

    他哈哈笑道:“本國國師也對先生極為好奇,若是有時間,你們不妨互相認識一下,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說不定楊先生還能從國師的自然之道中領悟到什么東西呢!哈哈哈。”

    楊易端坐馬上并不下馬,嘿嘿笑道:“好說,好說,我對于你們國師也很好奇。”

    拜紫亭微微一愣,旋即大笑,“楊先生果然快人快語!”

    他對于楊易端坐馬上并不下馬的行為似乎毫不在意,伸手虛引,“國賓館在前面,兩位貴賓請隨本王前行!”

    當下有人抬著御攆,拜紫亭穩坐御攆之上,對楊易笑道:“楊先生與秀芳大家來我龍泉,有兩種特色不能錯過。”

    尚秀芳好奇道:“哦?敢問大王是什么特色?”

    拜紫亭哈哈笑道:“一是我渤海國的響水稻,另一個便是溫泉。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他興致勃勃的對尚秀芳解釋道:“我這龍泉府盛產一種稻米,晶瑩如玉,綿軟可口,可謂天下稻米之王,以這種稻米所釀造的米酒,也是清爽醇美回味悠長。”

    楊易聞言一笑,并不答話。

    這龍泉響水稻,在倚天世界之中,也算的上是朝廷貢品,楊易平日里所吃的稻米之中,除了地球上各大州府的稻米之外,就是這龍泉響水稻。

    而這稻米酒,楊易此時腰間的酒壺里裝的就是,而且保證比這龍泉上京所釀造的口味要好上許多。

    尚秀芳聽了拜紫亭的話之后,嬌笑道:“聽了大王的話,秀芳不由自主的就餓了起來,不知今天可有響水米飯可吃?”

    拜紫亭哈哈笑道:“這是我國特產,自然要招待貴客!便是溫泉也已經為秀芳大家準備好了……”

    他正要為尚秀芳介紹溫泉,忽然前面的守衛一陣騷動,一人在旁邊高聲叫道:“秀芳大家請留步!”

    拜紫亭臉上微微一沉,“怎么回事?”

    旁邊跟隨在他身邊的一名中年漢子道:“有個人想向秀芳大家獻禮。”

    拜紫亭看了看尚秀芳,微一沉吟,笑道:“秀芳大家果然是名傳中外,你初到龍泉,便有人前來獻禮,便是楊先生的威風也比不過你的美妙歌聲啊!”

    尚秀芳笑道:“大王過獎了!楊先生與大王都是沖冠一怒,伏尸百萬之人,秀芳只是一名自娛自樂之人,哪里能比得上你們這兩位英雄人物!”

    拜紫亭聞言看了看楊易,笑道:“秀芳大家好會說話,天下英雄舍楊兄其誰?拜紫亭可是愧不敢當。”

    說到這里,他吩咐左右道:“讓獻禮之人過來,本王也想見識一下,這人到底要送秀芳大家什么禮物。”

    左右護衛迅速閃開一條道路來,只見大街之上,一人越眾而出,手捧鐵盒,恭恭敬敬走了過來。

    此人面孔狹長潔白,身材高大,氣質極為特殊,渾身帶有一種邪異的魅力。

    他一臉歡天喜地的神情,戰戰兢兢的向尚秀芳的馬車走去,經過拜紫亭時,卻對拜紫亭視而不見

    拜紫亭見他竟敢如此,臉上頓時陰沉了下來。

    這邪異男子距離馬車還有幾步之遠時,突然單膝跪地,將手中鐵盒舉過頭頂,朗聲道:“小子一向仰慕秀芳大家,如今特將龜茲國《神奇秘譜》奉上,還請秀芳大家笑納!”

    “《神奇秘譜》?”

    尚秀芳驚道:“是西域十卷曲譜么?”

    邪異男子恭恭敬敬道:“確實是十卷曲譜,只是這曲譜乃是龜茲國的文字與曲風編制,秀芳大家可能看不明白,好在小子也曾下功夫鉆研一番,稍稍有點見解。”

    楊易嘿嘿看了看此人,嘿嘿冷笑,“你叫什么名字?”

    邪異男子一臉愕然道:“我自與秀芳大家說話,閣下冒然插嘴,是不是太過沒有禮數?”

    尚秀芳見楊易與拜紫亭兩人的臉上都陰沉下來,捂嘴笑道:“這位先生,這是我的好友楊易,不敢請問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喜滋滋道:“秀芳大家相詢,小子怎敢不答,小人名叫烈暇。”

    尚秀芳驚嘆道:“看先生的相貌,應是塞外之人,沒想到漢語說的這么流利。”

    烈暇道:“小子從小就仰慕中原文化,因此花了大工夫學習漢語。”

    在他說話之際,楊易伸手虛抓,已經將烈暇舉在頭頂鐵盒抓過,輕輕打開,發現沒有異常之后,方才交給尚秀芳,輕聲道:“秀芳,你還記得我剛才答應你的話么?”

    尚秀芳接過鐵盒,聞言一愣,“什么話?”

    她忽然想起剛剛楊易對她說的話,“我在龍泉只殺十人!”

    她心中一驚,急忙看向烈暇,心中砰砰直跳,“這便是第一人么?”(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