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自由行 > 第二十八 瞬殺
    ps:先為盟主本因更一章。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看著池生春將楊易往后面領去,賭館大廳里的幾個騙子互相對視了眼,都是搖頭嘆息,“池館主親自出手,這次我們連一點湯水都喝不著了!”

    賭館里面有幾個極為雅致的房間,池生春將楊易領到一間單獨的房間之內,對楊易笑道:“先生來長安后,來的第一個地方竟然就是賭館,想來先生的賭術定然極為精通,生春不才,忝為地主,對于異域友人,無論如何也要陪您過一過手。”

    他笑道:“不知耶和華老兄最擅長什么賭具?”

    此時房子里除了幾個侍女之外,就只有池生春與楊易兩人。

    楊易手掌揮動,幾縷指風彈出,幾個侍女當即倒地,在池生春尚未反應過來之時,伸手一指,已經將點住。

    房屋的門窗早已關的嚴嚴實實,看了這間房子的隔音效果應該不錯。▽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楊易拉開一把椅子,大馬金刀的坐在僵立在賭桌旁邊的池生春,嘿嘿笑道:“我這人做事喜歡抄近路。”

    池生春一臉恐懼之色,不知道楊易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他主持六福賭館多年,一雙眼睛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物,但像楊易這般孤身來到賭館,什么話都不說,就將自己點住的,還是第一次遇到。

    但事出必有因,既然眼前這位胡人想要對自己不利,自然有所求,既然有所求,自己便一時之間不會死去,既然一時死不了,那就有活命的機會!

    再被楊易制住的一瞬間,池生春的心里便已經考慮清楚,“倒要看看這金發碧眼的胡人到底想要搞什么。

    作為賭館的館主,他經歷過江湖中不少險惡事情,只是在楊易出手制住他時慌亂了片刻,但片刻之后,已經平靜下來,雙眼盯著楊易,看楊易要怎么說。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楊易端坐大椅之上,慢條斯理的拿出一個酒壺,慢慢灌了一口酒,“香生春,我有一門很實用刑訊手段,自我第一次使用開始,就從來沒有失手過,你要不要試試?”

    當楊易“香生春”三個字說出來之后,池生春縱然是被楊易點住了穴道,但身子還是微微震動,由此看見他心里的震撼之情。

    對于他身上的任何細微變化,楊易都看在眼里,點頭道:“很好,看來你確實是香貴的兒子。”

    他屈指輕彈,一縷指風打出,解開了池生春的啞穴,“把販賣人口的名單給我,我讓你死個痛快!”

    池生春臉上終于變色,聲音干澀,“你到底是誰?”

    楊易搖頭嘆道:“你或許不清楚我是什么人。”

    他眼中邪異光芒一閃而過,“你還有三個呼吸的時間。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池生春深深吸氣,冷然道:“你是秦王的人?”

    楊易對著池生春伸出三根手指,在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慢慢的摁下了一根,如今還有兩根手指豎著。

    池生春心中一緊,直覺告訴他,若是真的不配合面前這個胡人,后果可能超乎自己想象,但若是將香家販賣人口的名單供出來,那就不是自己一個人死的事情了,整個香家將會有滅頂之災。

    為了整個香家,池生春寧死也不可能將這些人的名字供出來,他臉色鐵青,看向楊易的眼神里充滿了惡毒的光芒,“我姓池,不姓香!耶和華先生可能搞錯了一件事!”

    他惡狠狠的看向楊易,猶如野獸般鼻翼急劇開合,呼吸變得粗重,“我一個開賭館的,哪里知道什么販賣人口的名單?閣下欺人太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此時楊易已經將第三根手指摁下。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這個單獨的賭房里雖然點著炭爐,但在楊易將手指全都按下之后,整個屋子里陡然便是一寒。

    池生春如同赤條條的立在數九寒冬的野外荒原之上,一股子寒氣從心底里涌了出來。

    楊易的聲音在他耳中忽然變得虛幻飄渺不可琢磨起來,充滿了無窮的誘惑,似乎從另一個世界發出,對他進行召喚。

    池生春明知不妥,但心神還是不由自主的沉醉了進去,對于這道聲音的詢問有問必答……

    六福賭館的大廳里人聲鼎沸,熱鬧的一如往常,無有一人知道里面單廂里的發生的事情。

    良久之后,楊易一縷指風彈出,“嗤”的一聲輕響,池生春迷惘癡呆的眼神在瞬間變得明亮,清醒過來,他駭然看向楊易,顫聲道:“你對我做了什么?”

    楊易一聲嘆息,伸出手掌,在池生春肝膽欲裂的注視下一掌拍出。

    一聲輕微的骨裂聲響起,池生春的頭骨應掌而碎。

    楊易拉開房門,徑直走向外面。

    在門口正站著幾個婢子隨時等待吩咐,見楊易推門出身,一個婢子問道:“耶和華大爺,你可有什么吩咐?”

    楊易一臉怒氣喝道:“吩咐什么?你們館主肯定在對賭中出千,不然我怎么會輸給他那么多金子?”

    幾個俏婢見慣了賭徒輸錢之后的惡劣表現,相識一眼,都是暗自發笑,知道定然是館主將這個西域大肥羊狠狠宰了一次。

    對于楊易的喝罵,幾個婢子不以為意,見他怒氣沖沖的向池生春平日里居住的后院走去,竟然一時沒有察覺出有什么不對。

    相比于前面賭館的噪雜混亂,池生春所居住的這個后院,卻是極為幽靜,前后不過相差兩百多步,卻是猶如處在兩個世界。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后院的門口傳出,“大少爺回來了?二少爺已經在里面等候多時了。”

    楊易輕身嗯了一聲,身子瞬間進入院內,在一個身材高大的老人面前停下,不待他反應過來,楊易已經伸出手來,“咔吧”一聲,瞬間掐斷了他的脖子。

    一腳踢出,這位香家的為香貴與池生春打理事情的管家的尸身如同一片樹葉般輕輕飄起,緩緩落地。

    前方一道隱隱帶著興奮情緒的聲音傳了出來,“大哥,你回來了?你猜我今天帶來了哪位貴客?”

    院內正中的大廳亮著燈光,“吱呀”聲中,房門被一個青年公子哥打開,“大哥,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此人面色青白,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看面相與池生春有七分相似,此時正一臉的笑容的向楊易看來,待看清楚楊易的樣子之后,臉上的笑容陡然凝固。

    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楊易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驚呼聲尚未從他的口中發出,楊易的手掌已經拍在了他的腦門之上,在他尸身尚未倒地之時,身子一閃已經進入了燈火通明的大廳。

    大廳里一個高挺頎瘦的中年男子正愕然看向楊易,眼中露出極大的震驚之色,瞬息之后,一根黝黑細長的鏈子菱槍從他袖口倏然飛出,毒蛇一般射向楊易的面門。

    (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