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自由行 > 第二十九章 夜襲
    “有人襲營啦!”

    深夜里,隨著清軍關外大營里一聲凄厲的慘叫,殺戮的盛宴已經開始。▽ ◇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楊易跨馬持戟,站立營外,聽著里面的陣陣殺聲,面無表情。

    楊暉坐在旁邊急得抓耳撓腮,身子不時從馬上站起,勾著脖子向軍營里面眺望,雖然除了時隱時現的團團火光,他并不能看見什么。

    楊易問道:“想要見識一下?”

    楊暉使勁點了點頭。

    楊易看向楊暉,“會死很多人的,你怕不怕?”

    楊暉道:“不怕!”

    “好,那就見識一下!”楊易一夾馬腹,胯下白馬一聲長嘶,向前方軍營沖去。

    楊暉催動小馬在旁邊緊緊跟隨。

    軍營里面血流成河,馬蹄踩在地面上,如同在泥濘的水地一般,血水不時被踩得濺射了出去。

    前方慘叫聲不絕于耳,忽然一個黑影從一個倒塌的營帳內跳了起來,手中長槍疾刺楊易胯下戰馬,但身子還在半空,長槍已經被楊易打飛,隨后長戟一刺,已經將黑影的身子貫穿,復一抖,黑影的身子已經被震裂,慘嚎聲未起,已然死去。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楊易長戟甩動,尸體被甩到了不遠處的一根旗桿之上,掛在了上面,并不下落。

    從黑影上撲,到楊易將他一戟戳死,震戟挑飛,這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但這一眨眼的功夫,已經死了一個人。

    楊暉此時方才反應過來,“啊”了一聲,手中小戟端到胸前,一顆心怦怦亂跳,

    “不要胡思亂想!我教你的功夫都哪里去了?深夜襲營最該防備的不是對面的敵人,而是側面的殺機!”

    楊易喝道:“此人功夫一般,按你此時的修為,應當提早發現才是,你為何沒有感應得到?暉兒,你還是怕了!”

    楊暉臉色通紅,低頭不語。番▽茄小說網▽ △ w`w-w`.`f`q`x-sw.com

    他剛一低頭,一支暗箭已經從他頭頂飛過。

    楊易見他躲過暗箭,贊道:“很好,你適應的倒是很快!”

    楊暉暗叫慚愧,他本是羞慚之下的慣性低頭,沒想到倒是讓過了一支射來的暗箭,這種事情那是無論如何不敢給父親說的。

    羞愧之下,恐懼心漸去,一顆心活潑潑的體察四周,慢慢的平靜下來。

    走了一會兒,已經看到前方身穿黑衣的明教大軍,揮刀殺敵,不時有人被砍成兩段,慘嚎不絕,血腥氣撲面而來。

    外面警戒的兵士喝道:“來人止步,洪水旗已經包了場子啦,白衣銳金旗的兄弟就不要來搶生意啦!”

    因為明教銳金旗下兵士都是一身白衣,而楊易也是白衣罩身,因此被認成銳金旗下。☆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又走了幾步,黑水旗下兵士已經看清了楊易的面目,嚇了一跳,呼啦跪倒在地,大聲喊道:“陛下來啦,小的給您叩頭了!”

    楊易擺手道:“戰場之上哪有這么多禮節,殺敵為重!”說話間,手中長戟疾挑,已經挑飛了射來的幾支長箭。

    黑水旗眾聞聽皇上來此,都是又驚又喜,為首的小校高聲喝道:“陛下來啦,兄弟們不要留手啦,趕快殺敵,迎接陛下!”

    在倚天世界,因為天下太平,少有戰亂發生,五行旗眾每日里訓練不減,但卻無殺敵之機,渾身精力無處發泄,只能每隔一段時間無路兵馬互相戰演,以保持戰斗力。

    如今到了這個世界,為殺這些韃子兵,五路旗眾爭執了半天,方才各自劃分了“地盤”,深夜襲營之際,每一旗都在事先劃好的圈子里殺敵,絕不走出圈外。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多年沒有敵人的旗眾,如今乍見敵人,竟而舍不得輕易殺了,貓戲老鼠一般慢慢圍殺,如同見到了珍饈美味,不肯一口吃掉,反而要細嚼慢咽,好生品嘗。

    如今見皇上進營,為首的黑水旗的小校,心中暗叫可惜,手中大旗一揮,旗頭之上忽地冒出一束火光,照得四方大亮,將黑水旗的大旗凸顯在夜幕之中,“殺!殺敵迎駕!”

    小校喊完之后,四周旗眾紛紛應和,“殺敵迎駕!”

    “殺敵迎駕!”

    “殺敵迎駕!”

    在大聲呼喝之中,黑水旗眾手中大刀長槍急速舞動,頃刻間已經將圈中清兵殺光。

    楊暉見圈內本來還有模有樣的與黑水旗眾打斗的辮子軍,竟然瞬間被屠殺一空,不由得大大的吃了一驚,這才明白原來自家兵士如此了得。

    看的他掌心出汗,心中澎湃不已。

    將圈內清兵殺個干凈之后,幾千黑水旗眾紛紛參拜楊易,被楊易抬手制止,吩咐道:“清殺敵軍,一個不留!”

    黑水旗眾轟然應諾,開始放火清敵,砍下腦袋,磊成一堆以作京觀。

    楊易對楊暉道:“走,你是我楊家兒郎,豈能不上陣殺敵?你去幫前面的弟兄出把力罷!”

    手中馬鞭一抽,楊暉的坐騎已經被抽了一鞭子,吃痛之下,撒蹄狂奔,楊易哈哈大笑,在楊暉驚叫聲中跨馬追了是上去。

    到了天明時分,楊易與一臉煙熏火燎之色的楊暉一同騎馬走出了清軍大營。

    趙敏在外面一夜沒有合眼。

    雖然知道有楊易在身邊照看,楊暉定然沒有生命危險,但天生的母性還是讓她牽腸掛肚,難以安眠。

    如今見楊易父子出營,急忙催馬迎了上去,“暉兒,你沒有受傷罷?餓了吧?娘親這就吩咐下面給你做好吃的……”話未說完,被楊易瞪了一眼,急忙住口。

    楊暉臉色慘白,見了母親之后,翻身下馬,彎腰在干嘔了幾下,身子搖搖晃晃道:“娘,我沒事!”

    趙敏心疼的眼角發紅,急忙扶住他,溫聲道:“好孩子,咱們先找個地方歇一會兒再說。”拉著楊暉就要走。

    楊易喝道:“歇什么歇?滿營將士都沒有一人歇息,他身為我楊家子弟,豈能這般嬌貴?”

    趙敏眼淚撲簌簌流下,“陛下,暉兒如今還不到十五歲,你也舍得!”

    楊易不為所動,伸戟一挑,已經將楊暉挑回來馬上,喝道:“此時清軍大營被滅,正是攻城良機,還不隨我一起攻下盛京!”

    楊暉在馬上身子不停搖晃,咬牙道:“是!”

    楊易不再多說,長聲喝道:“諸位弟兄,今天滅了敵營幾萬廢兵,算不得本事,清狗陪都盛京就在不遠處,咱們今天一鼓作氣拿下盛京,我再給諸位慶功!”

    徐達、常遇春等將領已經收攏好隊伍,聞言都道:“誓死追隨陛下!”

    楊易鐵戟揮動,道:“走,隨我殺他娘的!”

    一馬當先,向盛京城跑去。

    后面五行旗眾緊緊跟隨。

    “陛下!陛下!”

    眼見楊易頭也不回的催馬前行,趙敏跺腳道:“看護好暉兒!”(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