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自由行 > 第二十三章 借公子性命一用
    楊易走了幾步,在院中折下一支梅花,溜溜達達在院里轉了一圈,直直進了一個大堂之內。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大堂內香薰裊裊出煙,一側窗前擺有琴案,凈手盆子、毛巾架子立在琴案附近,盆內水氣淡淡冒出,尚有余溫。看來剛才有人正凈心凈面凈手除塵,準備彈琴,可惜被自己這么一個惡客進門給嚇跑了,如今椅子倒地,看來跑得匆忙之極。

    楊易站在琴案旁邊,伸手劃了一下七弦古琴,“叮叮咚咚”一串聲音流水般響起,音質絕佳。

    楊易笑了笑,坐在琴案前面,淡淡道:“都出來罷!”

    他雖然只是低聲細語的尋常聲音,但話音傳出之后,整個院子似乎都是一震,院子里幾樹梅花離枝,飄飛如蝶。本來絕不至于有回音的院子,竟然開始產生了回音,“出來罷!出來罷!出來罷……”的余音不絕,回蕩全院。▽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楊易喊了一聲之后,后院傳了幾聲短促的驚叫,但隨即安靜下來。

    楊易不再出聲,坐在琴案之前,靜坐片刻之后,雙手撫琴,“叮叮咚咚”的聲音傳遍全院,慢慢的彈奏的越來越輕,似乎稍不留神便聽之不到,引得人不由自主的移步前行,聽個仔細。

    彈了一陣子,腳步聲開始傳來,一個個的身影出現在楊易所在的大堂門前。

    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都是歪著腦袋做傾耳之狀,面露掙扎之色,一步步向無門處走來,走到門口,卻再也無人敢邁動一步。

    一曲彈罷,楊易拿起桌邊梅枝,走到門口看向院子里上百號人,低聲咳嗽了一聲。

    他這輕輕一咳,在對院內眾人來說,宛如腦海里響了一聲霹靂,渾身一震,眼眸里迷茫之色一時盡去,都清醒過來,隨后便是一陣此起彼伏的驚呼聲。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楊易邁步出門,眼光冷電般的掃視了一下,眾人驚呼聲立止。

    楊易手拍梅枝,看向眾人,“哪個是陳二爺?”

    上百口人聞言,齊刷刷的扭頭看向站在人群中的一個青年人,慢慢的對著楊易閃開一條路來。

    這個青年人約有二十七八歲,身材修長,面如冠玉,唇紅齒白,頭戴軟帽,帽子正中鑲著一塊碧綠碧綠的翠玉,一眼望去,顯得風流倜儻,一表非俗。

    楊易看向此人,“你便是陳二爺?”

    青年男子剛開始也是驚呼了一聲,此時卻已經經心神穩定下來,見楊易發問,他對著楊易深深施禮,抬頭笑道:“陳家安見過楊公子!”

    楊易笑道:“嗯,江寧陳家果然不凡!奴才學問做得遠超同儕,可惜甘為走狗,不肯做人!”

    見他面露愕然之色,楊易嘆道:“若不是看到你頭上的小辮子,我說不定還會饒你一命,可惜啊可惜!”

    青年男子也就是陳家安臉色一僵,隨即笑道:“楊公子,我久聞你的大名,你自京城一路南下,斬殺貪官污吏,剿滅盜匪惡霸,陳某有時聽來,也是覺得心中心中發熱,恨不得痛飲數杯于君相賀!”

    他排眾而出,慢慢的向楊易走了過來,“我海寧陳家,三百年來,門生故吏遍及天下,但若想為天下百姓做事,也還得看機緣,看時間,不敢輕易胡亂作為,生恐禍及家人。○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也因此往往覺得身似籠中鳥,不能展翅飛,憋悶非常,常人難知。”

    陳家安邊走邊說,贊道:“也就楊兄這樣瀟灑的人,才能一路高歌,憑本心行事,兄弟可是羨慕的很!”他說著話,已經走到了楊易面前,伸手虛引,“楊兄定然對兄弟有所誤會,我陳家幾百年來,為官清正,家中子弟不敢任性胡為,楊兄所殺之人無不是貪官污吏,卻與兄弟關系不大。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他手一招,喚來一個丫鬟,“去,取我的大紅袍來!今天貴客上門,那罐子皇上賞賜的貢茶就不要再藏啦,取出來讓楊公子品鑒一番!”

    楊易搖頭失笑,“大紅袍?遍觀中華物產,又有何物楊某不曾有過?”

    楊易此話不虛,他在倚天世界驅除韃虜,還我漢家衣冠,之后獨尊朝堂,掌控天下,天下諸般物件,無不是選其良品呈交皇宮享用。他雖然不是奢靡之人,但糖果茶點之類的東西卻也不怎么拒絕,這區區大紅袍的茶葉,他又怎能會沒有嘗過。

    若論珍奇古玩,名貴物件,這江寧陳家縱然歷世三百年,又怎能及得上楊易這一國之主的享用?

    如今見陳家安說話間有意無意展示自家人脈,又以皇家貢品招待楊易以示大方,他這種姿態若是對于平常江湖中人或者官場中人,定然能一舉奏效,使人心生好感,難以生出惡意,但在楊易面前,卻是屁用沒有。

    當楊易說出“中原物產,有何物楊某不曾有過”這句話時候,陳家安眼中露出譏誚之色,他自然不信楊易所說,但嘴里卻道:“是是是,只看楊兄裝扮,便知定是前朝貴胄,小弟這罐子茶葉定然入不了楊兄之目,只是小弟家貧,也只有這罐子御賜的茶葉拿的出手啦!”

    楊易進府之際,曾大略觀看了一下陳家府邸,發現宅院占地百畝,極為豪奢。陳家安嘴里說家貧,但臉上卻露出一副高傲的神情。

    楊易笑道:“家貧不要緊,今天楊某來這里只取一物,只要有了他,余者不足為論。”

    陳家安問道:“敢問楊兄想要何物?”

    楊易手中梅枝一點陳家安的眉心,笑道:“無它,唯二公子的命耳!”

    他手中梅枝一點即收,再撤回來時,一朵梅花卻是貼在陳家安的眉心,并不脫落。

    陳家安臉上猶自掛滿笑容,眼睛卻漸漸無神,悶哼一聲,身子一轉,向旁邊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就在陳家安身子倒地之時,一道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楊爺,手下留人!”

    此人說出“楊爺”二字的時候,尚在陳府大門口,說出“手下”二字時,已經到了陳府眾人身邊,說到“留人”二字之時,一柄長劍已經伸到楊易面前,“看劍!”

    楊易手中梅枝一晃,一朵梅花輕飄飄的飛了出去,看似飄飛的很慢,但這把急速伸過來的寶劍卻被它輕而易舉的貼在了劍脊之上,便聽到“嗡”的一聲震鳴,伸過來的長劍被這朵梅花打得猛然一顫,忽地飛了到了半空,“篤”的一聲,插在了遠處一株老梅枝干之上。

    一個獨臂道人站在楊易面前,右手鮮血直流,呆愣愣的看著楊易,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