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自由行 > 第四章 打遍天下無敵手
    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外出請穩婆的幾個店伙計一個都沒有回轉,胡一刀在小店里面轉來轉去,心情焦躁不堪。□ ○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胡夫人有心安慰他,但此時肚子開始痛了起來,初時還能忍耐,慢慢的額頭冒汗,終于忍不住的輕聲呻吟起來。

    胡一刀大驚,急忙走到夫人面前,扶著她道:“妹子,你怎么啦?還好么?”

    胡夫人喘氣道:“大哥,估計孩子今天真要降生了!”

    胡一刀點頭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先躺一會兒!”扶著夫人正要進屋,忽然店門被人猛然推開,一個店伙計隨著冷風一起跑到了店內,高聲喊道:“胡大爺,胡大爺,穩婆來啦!”

    胡一刀聞言大喜,顫聲道:“在哪里?在哪里?快快有請!”他將夫人扶著做到附近的板凳上,幾步邁出,已經出了小店。

    小店外北風正緊,一輛驢車正停在小店門外,一個中年夫人正從板車上掀開被子,準備下車,還有一個趕車的漢子正在為驢子卸套,見到胡一刀急沖沖走到面前,兩人都是下了一跳。

    胡一刀喊道:“哪位是穩婆?這位大姐,想來你便是了?快快有請!”

    中年婦人見他一臉兇神惡煞般的模樣,心下先自怯了,在車上懦懦道:“我不是,我不是!”

    這時候店伙計走了過來,“劉嬸,你怎么不下來?這就你的大金主,你只要幫胡大爺的夫人接生下孩子來,他老人家定然會重重有賞!是不是胡大爺?”這句話卻是對胡一刀說的。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這個伙計為請穩婆來此,之前可是向這個穩婆許了大價錢的,如今穩婆請到了,他又怕胡一刀怪他多嘴。

    其實鄉下人眼里,幾百文錢都是大錢了,這個伙計為了讓這個穩婆離家來此,開口就是幾十兩銀子,這穩婆當時還不信,以為這店伙計誑她,直到伙計急得跳腳,她方才猶猶豫豫的信了,這才與丈夫一起趕著驢車來到小店。

    胡一刀見店伙計一臉忐忑的看著自己,不由得哈哈大笑,拍了拍店伙計的肩頭,笑道:“不錯!只要能把孩子平平安安接下,絕對重重有賞!”

    說話間從懷里掏出兩個銀錁子遞給店伙計,“小兄弟,這是你的辛苦錢!”又拿出兩個銀錁子遞給穩婆與她那趕車的丈夫,“兩位,一點茶水錢,不成敬意,咱們先進屋說話!”

    穩婆夫婦見胡一刀如此闊氣,都是一呆,中年穩婆緊緊抓住兩個銀錁子不住點頭道:“胡大爺太客氣!多謝大爺賞賜,小婦人定然全力幫夫人生產!”

    手里拿著兩個銀錁子,現在再看胡一刀,也不覺得怎么可怕了。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穩婆進屋之后,胡夫人已經痛得不行,眼見褲子濕了一片。

    穩婆驚道:“哎吆,羊水都出來了,快把夫人扶到屋里去,再燒上一鍋熱水備用!”

    掌柜大的道:“早就燒好啦,就等著急用!”

    將夫人扶進屋里之后,端進炭盆,熱水,穩婆進屋后打開包袱,將工具擺好之后,便將胡一刀關在了門外。

    胡一刀站在小店大廳里只是轉圈,他知道穩婆來了,自己急也沒用,但自古產子如過鬼門關,他又怎能不掛心?只覺得這時間過得好慢,每一個呼吸對他都是一種煎熬,聽著房間里夫人一聲接一聲的痛呼,胡一刀雙手不住的攤開攥起,攥起攤開……額頭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正緊張之時,忽然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從產房內響起,胡一刀聽到嬰兒哭聲,身子一晃,不小心踢到面前板凳上,“噗通”一聲一跤跌到。

    他屁股墩在地上,咧著嘴看向點店掌柜與店伙計,“我這孩子……這是出來了?”

    店掌柜與店小二都齊聲恭喜道:“胡大爺,聽動靜就是順產,就不知是男孩還是女孩。”

    過了一會兒,穩婆將孩子洗干凈之后,有替胡夫人凈了身子,這才走出房門對胡一刀說道:“胡大爺,恭喜恭喜,是個大胖小子!”

    胡一刀顫聲道:“是個兒子?”

    穩婆點頭道:“確實是個大胖小子!”

    胡一刀坐在地上嘿嘿笑了一陣之后,方才起身,對穩婆道:“這位大姐,天色已晚,你們便在這里住下,明日定有厚儀相謝!”

    穩婆夫婦執意不肯在店內入住,只說家就在附近,此時回家也算不得晚。

    胡一刀見他們執意要走,也不強求,從房里端出兩封雪花紋銀送與穩婆夫妻。

    夫妻兩人千恩惋惜,大說吉利話,最后揣著銀子笑瞇瞇的走了。

    胡一刀進屋之后,待了一陣子,再出來時,懷里已經抱著一個孩子。此時外出找穩婆的店伙計都陸續回來,有一個店伙計卻是又領了一個穩婆進了客店。

    胡一刀掏出銀子對穩婆好一陣道歉,又給了店小二一份銀兩,如此一來皆大歡喜,穩婆也不生氣,恭喜了幾句,又讓店小二將她送了回去。

    胡一刀心中高興,又端出一盤銀子,送與客店眾人,便是燒鍋劈柴的也每人十兩紋銀。

    這下整個小店里都是歡聲一片,紛紛向胡一刀感謝道喜。

    胡一刀命店掌柜取出幾壇酒來,喊著整個店里的伙計跑堂等人一起喝酒,他對眾人道:“我姓胡,大家也別叫我什么大爺二爺的,我也是窮漢出身,受過窮,挨過餓,跟大家無甚區別,年紀小的喊我一聲大哥,年紀大的喊我一聲老弟便是!”

    胡一刀端酒大笑,“老子生平最見不得惡人,只要見了貪官污吏,立時一刀殺了,所以名字叫做胡一刀!”

    他摟著一個店伙計的肩膀,“兄弟,我今天高興,咱們碰一碗!”

    店伙計戰戰兢兢的端碗與他碰了一下,胡一刀仰脖將一碗酒喝干,抱著懷中孩子對店內眾人挨個敬酒,眾人不敢不喝,都配他喝了一碗。小店內五六個人,沒人喝了一碗酒都已經酒意上頭,暈暈乎乎,但胡一刀五六碗酒下肚,面上卻是一如平常。

    眾人酒意上涌之后,膽子便大了許多,開始與胡一刀稱兄道弟起來。一直喝到凌晨,店掌柜連同店伙計全都支撐不住,回到房間睡覺,只有胡一刀面色依舊,毫無醉意。

    胡一刀獨自端了一碗酒,忽然見楊易坐在桌旁一動不動,不由得暗罵自己糊涂,往常都是他將楊易領進客房之后,楊易才會躺下睡覺,今天因為媳婦產子,一時激動,竟然將楊易給忘了。沒有他來安排,楊易便一直坐在桌前,一動不動。

    胡一刀慚愧之極,為楊易倒了一碗酒之后,對楊易道:“小兄弟,是我不對,老哥我今天得子,高興的糊涂了!”

    他舉起酒碗,道:“兄弟,我敬你一碗!”端起酒碗一飲而盡。

    便見對面楊易聽了他的話之后,也是端起了酒碗,一口喝干。

    胡一刀道:“好兄弟,我再敬你一碗!”

    又給楊易倒了一碗酒,楊易又是一口喝干。

    如此一來,胡一刀來了興致,楊易喝一碗,他便陪一碗,兩人竟然斗起酒來了。

    喝到興起,胡一刀用筷子蘸了點酒,放到懷中嬰兒口中讓他吸允,這嬰兒別看剛出生,聞到酒味也不哭叫,竟然將蘸酒的筷頭舔的津津有味,

    胡一刀更是高興,嬰兒每舔一滴酒,他便自己喝上一碗,順便給楊易倒上一碗。桌前三人有兩個不會說話的,胡一刀便也不說話,靜靜的店內只聽見倒酒、喝酒、嬰兒****筷頭的聲音。

    堪堪到了二更時分,店門忽然被人重重的敲響,此時店掌柜早就喝的糊涂了,聽到叫門聲,迷迷糊糊的開了大門,也不看來人是誰,門開之后,便跌跌撞撞的回房睡覺。

    門開之后,便看到十幾個漢子排在了門外,先前被胡一刀放走的英俊青年與中年叫花子也位列其中。

    這些人里面,一個極高的中年漢子尤為令人矚目,站在眾人中間,猶如鶴立雞群,虎處羊中,此刻排眾而出,跨步進店,幾步便走到了胡一刀身前。

    待的此人走得近了,便發現他長得面如淡金,極高極瘦,雙掌極大,但指頭無肉,看起來如同兩把爛蒲扇相似。

    他一言不發的從肩頭上解下來一個黃布包袱,將它放在了胡一刀面前的酒桌之上,燈光下看的分明,只見這黃布包袱上用黑線繡著七個大字:打遍天下無敵手!(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