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自由行 > 第三十六章 背經
    聽黃藥師說什么入島三關,楊易不由得一愣,心想:“入他桃花島怎么還有什么三關?我怎么沒有聽說過?”忽然想到黃藥師的脾氣秉性,立時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是我剛才思慮不周,打了他的臉面,黃藥師是想要找回點面子啊。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不過朱華如此年幼,料想黃藥師也不會出什么難題,而一般的題目應該難不倒這個孩子,見朱華開口請題,楊易倒也不做阻攔。

    此時歐陽鋒在歐陽克的攙扶下慢慢走了過來,歐陽克看向楊易,面露恐懼之色,自己的斷臂處似乎又隱隱疼痛起來,身子不住顫。

    歐陽鋒剛才聽楊易說在島上不殺他們兩個,知道以此人的身份傲氣,當不會食言而肥,兩人在島上一時半會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因此方敢走到楊易身前。

    只是他身為當世武學宗師,竟然被眼前這個乳臭未干的小青年一掌擊傷,老命都去了半條,至今猶自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只疑身在夢中。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只聽黃藥師道:“我桃花島的三關試題中,有文一道,武一道,雜學一道。乃是考驗弟子心性、智慧、武學的三道關卡,只是你這個徒兒年紀幼小,武功一道試題便先不考了,只考他文雜兩道試題。”

    楊易道:“島主請講!”

    黃藥師道:“我這有一部經文殘卷,先讓這個孩子看一遍,看他能將其中詞句記得多少,若是能記得八成,這文關便算是過了。”說完懷里拿出來一本卷冊,遞給朱華:“給你一炷香的時間,看你能記得多少。”

    朱華接過卷冊,見冊子封面上寫著四個篆字,他自幼聰慧,當年在家里啟蒙老師教他學文識字,只三天便已經將字數認全,后幾年便開始自習篆字隸書,到如今雖然文學上見識還淺,但是這篆字卻是認得,知道這四個篆字讀作九陰真經。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他不知道九陰真經是什么經文,也不以為意,翻看書皮,仔細閱讀其中章節,盡力記憶。

    朱華不知道九陰真經是什么東西,但是在場眾人卻沒有一個不知道這部經書的厲害。當年這部經書在武林中惹出了極大的風波,就因為這部書,才有了五絕在華山絕頂論劍之事,而黃藥師更是因為這部經書,使得愛妻早死,徒弟四散,昔日熱鬧歡快的桃花島變成了如今冷冷清清模樣。

    朱華接過經書的時候,封面并沒有遮蓋起來,現場眾人都是功夫高深之輩,功聚雙目,將經書的名字看的清清楚楚,都是心中怦然而動。歐陽鋒更是貪念大起:“我若是得了這部經書,下次華山論劍還有誰是我的對手?”

    但轉眼看到站在旁邊無動于衷的楊易,便如一桶冰水從頭頂澆下:“我縱然得了九陰真經,難道就能勝得過此人?”

    “現下能否活著離島都在兩可之間,想這些東西還有什么用?”

    思及此處,不由得他一時間心灰意冷,再無爭雄之心,只盼能平安離島,將歐陽克領回白駝山莊,再也不想不踏入中原一步。番茄△小說□網 ○ w-w-w`.`f`q-xsw.com

    楊易見黃藥師竟然將他夫人臨時死寫的經文拿出來讓朱華觀看,大為驚詫:“這黃老邪今天怎么這么大方?他如今再無一個成材弟子,該不會見了子鍵這個良才美玉,動了收徒之念吧?”

    便是黃蓉也是感到驚訝非常,深知父親將母親的遺物一向視若性命,今天竟然讓一個毫沒關系的孩子看她的遺存經文,看來對這個孩子不是一般的看重。

    朱華天縱奇才,自幼便有過目不忘只能,一炷香時間已經將經書看了三遍,低頭默默思索了一陣,將經書躬身還給黃藥師,道:“前輩,晚輩已經盡數記下,至于記得清不清楚,還請前輩考較。番茄△小說□網 ○ w-w-w`.`f`q-xsw.com”

    黃藥師聞言又是吃驚又是不信,伸手接過經書,道:“你背來聽聽!”

    朱華點頭道:“那我便開始了。”清了清嗓子,開口背誦道:“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不足勝有余。故……”一字一句的向下背誦,背了幾段后,朱華忽然停口道:“前輩,從這段往下已經不成詞句,語句雜亂無章,我記得或許不太對,還請諒解。”

    黃藥目光炯炯,將朱華上一眼下一眼,仔細打量了一番,慈聲道:“接著往下說罷。”

    朱華道:“是!”繼續往下背誦。

    只是下面的語句跳行脫字,毫無邏輯關系,只能說是連在一起的字,而不是語句,記憶起來可就難了。縱然朱華聰明絕頂,此時也是說的磕磕巴巴,待到將整冊經文全數背誦完畢后,已經臉上冒汗,身子搖搖欲墜。

    楊易知他心神耗費過大,忙將他拉到身邊,從懷里掏出一個瓷瓶,倒出一粒藥丸遞給他,“吃掉它,一會兒就沒事了。”

    朱華接過藥丸,楊易從腰間將酒壺摘下,給他灌了一口酒,將藥丸送進腹內。拍了拍他的腦袋,道:“歇會兒吧。”

    朱華被他這么一拍,腦子頓時昏昏沉沉,眼皮子重若千均,不一會閉上眼睛,站著便打起了呼嚕。

    楊易將他放到試劍亭內的藤椅上,轉身問黃藥師,“黃島主,這孩子的第一關是不是已經通過了?”

    黃藥師嘆了口氣,將經書重新用綢子包好,塞進懷里,對楊易道:“以后這桃花島,令徒愿意住多久便住多久,余下的一關不考也罷。”眾人聽他如此說,便知道剛才朱華所背誦的經文定然一字不差,即便是有錯誤,那也是定是極小的錯誤,不然黃藥師不會說出如此語句。

    楊易見他這是起了憐才之意,不欲過多為難一個孩子,他自然樂得如此,笑道:“以后就得讓島主費心了,其實這孩子我也沒有教過他多少東西,也沒有正式收他為徒,島主以后若是有時間了不妨替兄弟管教他一下,楊某感激不盡。”

    黃藥師眼睛一亮,“你還沒有收他為徒?”

    楊易道:“他一心想要拜我為師,只是我乃是這個世界的過客,不知什么時候便脫身而去,哪里有時間教授徒弟?不然也不會將他送到島主這里來。”

    黃藥師雖然對楊易這句話聽的不太明白,但是朱華尚未拜師的事情卻聽的清清楚楚,笑道:“這孩子資質不錯,這徒弟你若是不要,那便在我桃花島上學藝罷。”

    楊易道:“如此最好,有勞島主費心了。”

    黃藥師道:“論功夫我便是教他一輩子,也絕無可能勝的了你,但是黃某倒還粗通些小伎倆,教他一些九宮八卦陰陽生克的道理還是可以的。”

    楊易笑道:“能得黃島主傳授藝業,也不知是這孩子哪輩子修來的福氣。”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