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碎星物語 > 十二章 隱憂

十二章 隱憂

    十絕六陣破去,新生的萬古之力,再也遮掩不住,各界大人物都投來目光,為始界短短時日連出三名萬古而錯愕,就連諸天頂端的幾位,亦有所感。

    極樂世界,清凈自在,菩提樹下,古佛結跏跌坐,雙目緊閉,恍若不覺;萬魔殿中,魔主隨意一瞥,露出古怪的笑容,就不再多管,不知究竟在思量什么?

    道宮之中,天尊撫恤微笑,如此一來,仙界亦有所得,毫不吃虧;大會堂里,鬼韜嘆息,霸皇皺眉,卻都再無動作。

    “被這幾個小子耍了一記啊!”洪荒古殿,妖皇喃喃道。

    “有得有失,溫去病助李昀峰瞞天過海,卻同樣給了司徒誨人證道之機。如今始界三名萬古鼎立,諸界的算計恐怕都要落空。”鵬魔王嘆息,牛魔王卻搖頭,“三名萬古,分成兩邊,勢如水火,后頭變數更多,亦是我們的機會。”

    妖皇于此卻不甚在意,沉吟道:“律之大道很久沒有新的萬古誕生了,想不到居然是一名人族證得,卻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形態?”

    溫府之中,作為新的諸天焦點,李昀峰破開十絕陣,飛身而出,朝尚在調息回力的溫去病點了點頭,表示謝意。

    氣空力盡,溫去病急忙固本回氣,對李昀峰的道謝,只是揮了揮手,沒有太多的話說。

    辛苦護持,特別是同開十絕六陣,欺天瞞地,讓李昀峰能避過萬界豪雄的耳目,在封閉世界里頭證道,雖然該有的天劫一樣不少,可少了這些手閑到賤的各方豪雄阻道,成功率就大大提升上去。

    這通常是永恒者才有能力作的庇護,溫去病以一介萬古之身,能做到這樣的成績,足堪驚傳萬界,但在風光的表面下,也是險得夠嗆,體內力量耗損之嚴重,不啻于被六名萬古圍毆惡斗了一場。

    但能親眼看到同志功成,溫去病表面沒有大反應,胸中卻是心花怒放,除了終于成功的喜悅,更多的部分……其實是戰友們聯手,一起耍弄了各路敵人,贏得大勝的情懷……一如當日……

    相同的感受,李昀峰也一樣有,但此刻顯然不是把酒言歡的時機,兩處戰場尚處于危局,李昀峰也不多言,一步踏出,瞬息千里,逕直闖入封禪現場,立于司徒小書一側。

    “你們辛苦了。”

    “……你終于成功了。”

    “李主席,快,小書她不太對!”

    面對李昀峰的出現和萬古之力,蕭劍笏只是輕嘆一聲,似有所感,龍靈兒卻疾呼救援。

    司徒小書心魔叢生,源源不絕,太陽真火能夠滅盡邪氛,卻燒不掉心魔,除非將人一起焚滅……

    李昀峰略一點頭,面上紫氣一閃,身后具現無窮星河,點點星光蔓延開來,將風火世界化作無盡星海。

    周天星斗,錯落旋動,看似混亂無序,實則暗合天道,李昀峰以萬古之身操控律之大道,猶如天帝化身,詔令萬物依律而行,嘗試先替司徒小書平復氣息。

    萬物依律而行,因魔染和妄動而暴走的眾生之力,首先穩定下來,然而,始界的強項發揮,聯邦子民匯聚而來的滔滔愿力,得到封禪典儀加持,澎湃強橫,李昀峰一時也控制得異常吃力,難盡全功。

    封刀盟中,司徒誨人感應李昀峰證道萬古,又察覺到他顯身于登天臺處,又怒又恨,清楚自己是被碎星團擺了一道,就連武蒼霓持天神兵來殺自己的事,都可能是吸引諸天目光,一石多鳥的障眼法。

    不難想像,仁道之主封禪,已經是引來各路關注的頂級大事,而在這種時候,密謀誅殺仁道之主的生父,此事關系封禪成敗,各界必然緊盯,同時分心兩處戰場的變化,如同欣賞兩出互關聯的好戲,就很難再注意到第三處了。

    ……碎星團又一次瞞天過海,真是好手段,幸虧我把握時機,踏階而上,否則李昀峰功成,與溫去病強強聯手,我一介大能,哪有活路?

    情知自己現在處境不妙,司徒誨人先往武蒼霓看去,見她手持始終斧,周身五色冷焰環繞,雖然氣息跌落,卻不知還藏有多少護身之寶,恐怕無法輕易拿下,當即轉過身去,遙對李昀峰,玄天劍上虹光散發,一劍斬出。

    乾坤四證。一心斷!

    無數時光烙印一起出力,這式乾坤兩分的一心斷,在玄天劍加持下,化作無數道破開空間的七彩刀勁,朝著李昀峰斬去。

    “嘖,好像被看扁了啊?阿山在那里喘成狗,你不去碰,卻來試我?”

    刀氣跨空而來,李昀峰右掌一翻,龍靈兒手中的蒼穹寶印已還歸原主,一掌擊出,五指龍紋閃爍,身后周天星斗旋轉,律之大道發動,天地之間,驟現森羅血海,億兆刑具。

    萬物依律而行,背律者,以刑處之!

    刑律難分,李昀峰選擇的表現模式,就是以律馭刑,一瞬間,人間恍若變作刑獄,刀山火海,血池冰湖蔓延開來,各色刑具朝著司徒誨人襲去,與斬來的刀勁撞在一處,各自爆開。

    首輪火拼過后,刀勁消弭,刑具不見,連血海刀山也黯淡下去,兩邊卻是不分勝負。

    萬古之力的碰撞,讓天地震動,眾生失色,始界之中,生靈俱驚,李昀峰與三女飄于登天臺上,臺下眾生看著周圍漸漸隱沒的地獄場景,愈發彌誠祈禱,渴望仁道之主的拯救。

    精純的愿力,通過封禪,匯入人道之主體內,子民誠摯的祈禱,不住呼喚仁道之主的幫助,讓司徒小書有所感應,癲狂略微退去,仿佛要清醒過來,李昀峰見狀,就要出手相助,遠處同樣察覺變化的司徒誨人,冷笑一聲,回轉玄天劍,蓄力待發,又要一劍斬出。

    這一回,司徒誨人身后魔佛法相顯現,四首八面一齊看向李昀峰,十六臂同時結印,要將方圓萬里拉著同墜入魔土,充滿末世異象。

    “唉,養子不教,父之過。”

    李昀峰往天上瞥了一眼,笑道:“兒子搞出這么大動靜,也沒點動作,我都不知道你們兩父子哪個比較惡質一點。”

    隨口笑語,李昀峰翻掌起式,身后星斗旋動,更具現巨大的麒麟形象,雙眼如日月,蹄動震萬宇,圣氣沖斗牛,恍若遠古神靈降世,鎮服當代。

    麒麟現世,李昀峰力量更上一層,一掌擊出,再一次具現血海刀山,森羅煉獄,要以億兆刑具,鎖拿司徒誨人這個背律者。

    而當無數刑具,跨越千萬里遙距,轟至面前,司徒誨人面色不變,只是冷笑一聲,身后魔佛怒吼,演化邪穢污濁之相,一劍斬出,再演一心斷。

    以魔佛演化萬世同墮,要將乾坤兩分的刀氣,附上牽扯一切墮落的魔穢,刀氣出手一瞬,魔佛周身環繞的金龍大放光芒,浩瀚龍氣侵染刀意。

    龍氣加持,無盡刀氣宛如一條貫穿天地的金龍,脫離司徒誨人的控制,司徒穢人一下皺眉,為自己的力量不受控制,脫離掌握而不解,照理說,這是不該有的現象。

    ……我并沒有把力量狂催,才這點程度,為何會失控的?

    萬古層次,力量駕馭隨心,司徒誨人對這異常非常警惕,但這失控的一擊,力量卻強得異常,甚至比應有的威能還激增一倍,一路轟出,摧枯拉朽,將一切刑具都碾成齏粉,所過之處,刀山火海俱皆消弭,朝著李昀峰噬去。

    “……我靠,剛上萬古就被打臉,我和阿山的待遇怎么那么不一樣?”

    面對噬來的刀氣金龍,李昀峰面色微變,身后星斗再轉,麒麟怒吼,又是一掌推出。

    這一回,再無血海刑具,卻是一條星河橫在金龍之前,其中星斗旋轉,暗合天數,生出無名大力,將闖入的刀氣金龍不住切削分離,還原為無數龍氣刀勁,冉冉散還天地。

    最終,星辰寂滅,刀氣消弭,無盡星河與金龍一同不見,這一刀被成功擋下,只是,李昀峰連出兩掌才抵住司徒誨人一刀,明顯是落在了下風。

    “哼,什么律之大道,不過如此!你辛辛苦苦,證了萬古,只換來這樣弱小的力量,你難道不覺得羞恥嗎?”

    “哈哈哈,誨人兄弄錯了,律之大道不過是我的副修,我的主修其實是背叛之道。”

    李昀峰大笑道:“這條大道的主要攻擊,都是背后出刀的,你想要見識我的十成功力,煩請轉過身去。”

    “呸!還是一樣的無恥!”

    司徒誨人一刀建功,將李昀峰壓在下風,卻被提及死曜舊事,心中惱恨,更驟然生出不妥之感。

    可能是證道萬古出了問題,也可能是武蒼霓造成的傷害,如今自己力量似乎出了問題,隨時可能失控,眼下兩處戰場都沒有好處可以撈,溫去病更可能隨時回氣,絕非是可以貪得無厭的時候!

    “嘿,你碎星團背叛成性,我豈會蠢到再給你們機會!”

    司徒誨人長笑一聲,“碎星團的絕活,就是以多欺少,我不想以一敵二,李昀峰,下次你落單,再讓你嘗嘗被人倚多為勝的滋味,少陪了!”

    長笑之后,司徒誨人再不留戀,召回地泉日月三劍,破空而走。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