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

    因為進化后的功德眼,能讓杜仲了解到被觀察者曾經的一部分信息的緣故,杜仲自然也了解到了劉應天修煉的焚血功法。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焚血功法。

    傳自于上古一個名為枯血尊者的魔頭。

    此人法力通天,一手魔功更是能與仙王匹敵。

    不過,這焚血功法雖然強大無比,但劉應天得到的卻僅僅只是殘卷,并非全本,所以劉應天的修為才會一直停頓,無法提升。

    要說這焚血功法,最強大之處,就在于化身灰霧。

    那灰霧有著極為強烈的腐蝕性,就跟劇毒一般,實力弱者被其困住,不出三分鐘就會被灰霧融血化骨。

    除此之外。

    那灰霧還擁有著一種極為詭異的特性,那就是陰焚。

    灰霧,名為陰火。

    是那陰山之中的陰寒煞氣,經過千萬年時間的累積,方才成型的一種極端火焰。

    被這種火焰包裹,不但感覺不到絲毫的熱度,反而會渾身發冷,被懂得全身僵硬,然后身體就會出現,宛若被焚燒一般的效果。

    數千年來。

    任何人見到陰火,都會懼怕的繞道而行。

    可那被逼入絕路的劉應天,在修煉了焚血功法之后,胡亂的一通修煉,竟是收服了這陰火。

    說來,這劉應天的狗運倒是真的不錯。

    “陽炎?”

    見到覆蓋在杜仲手中的帝一劍上的那一層乳白色的烈焰,化身陰火的劉應天,語起一沉,冷冷的笑道:“看樣子,杜衍那莽夫把我的信息保留得不少啊……”

    陰火陽炎。番▽茄小說網▽ △ w`w-w`.`f`q`x-sw.com

    世間倆種完全對立的火焰。

    一陰一陽,兩相克制。

    “就憑你這么點實力,還妄想能壓倒我?”

    劉應天哈哈大笑。

    這陰火,他可是修煉了整整一千五百多年啊,而杜仲的陽炎,不過才剛剛修煉出來不久而已,這怎么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陰火陽炎兩相克制這一說,也是基于實力之上的。

    實力足夠強大,那陰火就能反壓陽炎。

    在劉應天看來,杜仲這陽炎,完全就是一把雙刃劍。

    “廢話真多。”

    手提覆蓋著陽炎的帝一劍,杜仲冷哼一聲,然后身形一動,便是立刻化道一道黑影,直接沖著劉應天,猛沖了過來。

    “既然你這么急著送死,也就別怪我下手無情。”

    劉應天冷聲回了一句。

    旋即。

    身形一動。

    那滾滾的灰霧,就宛如一場風暴一般,轟然間爆涌而出,沖著迎面而來的杜仲噴涌而上,瞬間就從四面八方把杜仲給完全包裹了起來。

    “嘿嘿……”

    “盡情的享受死亡吧,你這一身的精血,我可是惦記很久了呢。”

    劉應天奸邪的大笑聲傳開,在天地間回蕩。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陰火中。

    “九絕殺陣我都撐過來了,憑這陰火就想殺我,怕是不夠。”

    杜仲面帶冷笑。

    雖然身處陰火之中,卻沒有絲毫恐懼之色。

    要知道。

    在那九絕殺陣中,他所面對的可都是連上古仙人都怕的罡風啊,罡風都沒能弄死他,劉應天這陰火,自然也不行。

    “滋啦……”

    一陣焚燒聲響起。

    在被陰火完全包裹的情況下,杜仲的上衣瞬間就被焚燒成灰燼,上身那白皙而健碩的肌肉,也隨之完全顯露出來。

    劉應天的大笑聲依舊在持續著。

    在他看來。

    衣服一破,接下來被焚燒腐蝕的,就是杜仲的身體。

    可下一刻。

    劉應天的大笑聲,卻是戛然而止。

    因為他發現。

    覆蓋在杜仲身體表面,瘋狂燃燒的陰火,竟是無法傷到杜仲絲毫,甚至連皮毛都傷不到。

    這一幕。

    把劉應天給嚇傻了。

    他的陰火,無往而不利。

    這杜仲,怎么可能完全免疫?

    “接下來,就該你了。”

    杜仲冷冷的勾起嘴角,轉目望著那縈繞身周的陰火,說道:“我想,要不了多久,你的生命力就支撐不住了吧?”

    說話間。

    杜仲右手一翻。☆◇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手中那覆蓋著陽炎的帝一劍,瞬間仰起,伴隨著其手碗的轉動,揮舞出一道道劍影。

    帝一劍上,乳白色的火焰,驟然爆漲。

    在那灰蒙蒙的陰火之中,閃爍出刺目的光芒,竟是隱隱的生出一股,烈火焚紙的意思。

    “什么?”

    劉應天驚怪一聲。

    “唰。”

    身形一動,便是立刻閃爍而出,撤退到了數十米之外。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遠遠的望著那一臉淡然的杜仲,劉應天的臉色,極為難看。

    他發現。

    不但他的陰火傷不到杜仲,就連杜仲那帝一劍上的陽炎,竟然都能壓制住他的陰火,也就是說杜仲修煉的陽炎,居然比他這個修煉了一千五百年陰火的人,還要更強。

    這讓劉應天很難接受。

    整整修煉了一千五百年的陰火,怎么可能被這個只修煉了幾年的杜仲給壓制?

    “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

    望著幻化出真身,面容又衰老了許多的劉應天,杜仲冷冷的張口道:“若不是你設計,將我引入那九絕殺陣中,我也不可能再次突破,身體的強度也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聞言,劉應天渾身一顫。

    杜仲硬抗了九絕殺陣?

    聽到這個消息,劉應天心中咯噔一響。

    那可是九絕殺陣,真正的上古仙人親自布置下來的,足以滅仙的大陣啊。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杜仲居然是用硬扛的?

    原本,他還以為,杜仲精通陣法,在九絕殺陣中尋找到了破解之法,才狼狽逃出。

    可沒想到。

    杜仲居然膽大到,敢用九絕殺陣來煉體。

    結果,還讓他給煉成了,不但身體強度提升得可怕,就連實力也精進了許多。

    這一下。

    劉應天傻眼了。

    “怎么,怕了?”

    杜仲張口問道。

    “哼!”

    劉應天雙目一瞇,面色有些猙獰的說道:“你當真要逼我?”

    “不是我要逼你,而是你在逼我。”

    杜仲不咸不淡的回道。

    “好好好……”

    劉應天一字一句的大喝了三聲,然后說道:“今天,我便是耗盡壽元,也定要將你斬殺于此。”

    “戰!”

    杜仲低喝回應。

    話聲剛起。

    整個人的氣勢,轟然一轉。

    一股奇怪的能量流,飛速的涌動而出,覆蓋在其身周。

    合月!

    沒錯。

    杜仲之所以有信心將劉應天斬殺,除了那新生的身體強度以及精進的陽神境修為之外,最大的依仗,就是合月之力。

    劉應天一身的功法能量,都偏陰邪。

    而合月之力,恰好又專門克制這種能量。

    在沒有使用合月之力的時候,劉應天都傷不到杜仲絲毫,如今合月之力一出,自然也就到了杜仲反攻的時候了。

    “嗖。”

    合月之力到位,杜仲立刻飛身沖襲上去。

    “哈哈……陰火既我,陰火不絕,我便不亡,看你能奈我何。”

    劉應天嘶聲大笑,身體再度化為陰火灰霧。

    “就怕你不變。”

    杜仲冷笑。

    沖到陰火中的瞬間,右手立刻揮舞著帝一劍,快速的斬擊,左手則是捏掌成抓,合月之力盡出。

    在那陰火之中,猛的一抓。

    一股強大的吸引力,頓時自杜仲掌心噴涌而出。

    在這股吸引力的拉扯下,那陰火竟是被杜仲直接撕裂下來一團,瞬間焚成灰燼。

    就如之前對抗血魁一般。

    杜仲一爪又一爪,不斷的焚燒陰火。

    短短一分鐘時間。

    劉應天幻化的那滔天的陰火,就被杜仲焚燒掉了十分之一。

    在這種情況下。

    劉應天心驚大急。

    “嗖……”

    不敢再與杜仲硬碰,劉應天身形一動,便是立刻沖著遠處沖逃出去。

    “想跑?”

    杜仲冷哼一聲,張口道:“差不多該顯身了吧?”

    話聲傳開。

    “轟隆!”

    一股沖天的乳白色火炎,轟然自杜仲體內爆涌而出,將得那準備逃跑的陰火,沖擊潰散。

    陽炎一起,便是在杜仲的控制下,朝著四方蔓延出去,將這一方虛空完全的籠罩了起來,形成一個圓形的空間。

    將所有的陰火完全包裹在內。

    無路可逃。

    劉應天所化的陰火,再次聚成一體,卻并未顯露真身,反而一直在虛空中漂浮著。

    “自作孽,不可活。”

    望著那一團陰火,杜仲寒聲道:“今日,我便讓你嘗嘗,那三座村莊里,被你焚血的那些村民的痛苦!”

    說話間。

    包裹在四方的陽炎,轟然爆漲。

    宛如那風中烈火一般,將得劉應天所化的那一團陰火,完全的包裹起來,劇烈的焚燒起來。

    那一幕。

    就好像是一個煉丹爐,劉應天就是那丹爐中的藥材。

    在陽炎的劇烈焚燒下,陰火不端斷喝的翻滾。

    “啊啊……”

    撕心裂肺的怒吼聲,自劉應天的口中傳開,那陰火也瞬間膨脹,似乎要爆發,可剛剛爆起卻又在瞬間泄了氣。

    因為,劉應天消耗的能量實在太多了。

    一開始,杜仲沒有跟劉應天直接硬碰,就是為了消耗他的能量,令其在最后的大戰中,無法爆發出曾與大魔頭一戰,近乎要斬殺大魔頭的那般巔峰實力。

    事實也確如杜仲所料。

    在打心底里小看杜仲的情況下,劉應天一開始,就消耗掉了不少的能量,試圖直接把杜仲給斬殺。

    后來,又在與杜仲的交手中,畏畏縮縮的不敢爆發。

    如今。

    在被逼到死路上的情況下,想要爆發,卻已經爆發不起來了。

    陰火翻滾掙扎,在熾烈陽炎的焚燒下,劉應天的身形,逐漸的顯露出來。

    凝目望去。

    此刻的劉應天,已然一頭白發,面目蒼老干瘦,看上去極為的可悲,可憐……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