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意魔敗逃!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意魔敗逃!

    “帝一劍,第八式。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雷霆之刃!”

    喃喃的低語聲,猶如在幽靜的天地間響起的風鈴一般,自杜仲口中傳出來,聽上去有些虛幻,卻又那么的悅耳。

    話聲剛落。

    原本能量絮亂的天地間,驟然平靜下來。

    一切,都那么的悠然自得,給人感覺就好像暖洋洋的午后,傭懶而舒適。

    然而。

    這種舒適之感并未持續多久,便是被陣陣陰風給攪亂了。

    舉目望去。

    站在杜仲對面,立身于半空,全身被墨黑色能量包裹覆蓋著的意魔,此刻竟是雙臂大張,擺出一個大字形。

    在其身周,一道道黝黑而凝視的能量,就仿佛水中游魚一般,縈繞在其左右。

    漆黑色的雙眸中。

    一抹猩紅驟然乍現,然后急劇擴大,瞬間就將其雙眼完全的覆蓋了起來。

    “魔化·血魔槍!”

    猛的仰頭迎天。

    意魔極為痛苦的張開最大,出聲大喊的同時,一把長槍,緩緩的其自口中升騰而起。

    槍頭上燃燒著一簇手指大小的血色火焰,槍尖異常的鋒銳,在陣陣陰風的吹拂下,那血色火焰不曾有絲毫的搖曳閃爍,就那么一動不動的燃燒跳動著。

    長槍通體漆黑,其上有著非常復雜的血色紋路,遠遠望去,這些血色紋路正在不停的閃爍著,看上去好不扎眼。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轟!”

    自意魔口中脫離出來,長槍懸浮于意魔頭頂,槍身上的血色紋路閃爍得更加快速,伴隨著血色紋路的瘋狂閃爍,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驟然爆發而出。

    就如風。

    隨著那股氣息的出現,整個天地間都變得灰暗了下來。

    陽光依舊熾烈,沒有任何東西的遮擋,卻無法將這灰暗驅趕。

    “好恐怖的能量氣息。”

    感受著長槍上爆發出來的能量氣息,渾身沒有散發絲毫能量氣息的杜仲,也忍不住的暗暗震驚起來。

    “桀桀……”

    終于,長槍離體后,意魔臉上的痛苦之色盡去,取而代之的是猙獰而瘋狂的大笑。

    “自數十年前的大戰以來,這是我第一次施展這一招,能死在這一招之下,你也不算冤!”

    瘋狂的大笑間,意魔森然說道。

    “正好。”

    杜仲淡然咧嘴一笑,說道:“這也是我踏入武道到現在,第一次使用這一招,能死在這一招之下,你這輩子已經值了。”

    “哼。”

    意魔怒哼。

    大張的雙手猛的往胸前一合,那一雙被血色覆蓋的眼眸里,紅芒大盛。

    “起!”

    喉嚨中迸發出怒吼聲的同時,意魔飛速的在胸前,結出了一個個繁復無比的手印,那速度快到了極點,以至于連杜仲都沒能看清楚。□▽○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手印一動,懸浮于意魔頭頂上那一柄跟普通長槍差不多大小的血魔槍,驟然爆漲,在爆漲的同時,槍尖一轉,迎響杜仲。

    槍柄朝著上空斜斜的翹起,就好像有巨人手持一般。

    眨眼間。

    那血魔槍的槍身,竟是爆漲到了足足有十余米直徑的程度,槍長更是直通天際,讓人一眼望不到頭。

    巨大無比的長槍,在高空徐徐旋轉著,槍身周圍隱隱的有著絲絲毀滅性的黑色能量游離,搶身上的血色紋路涌動著匯聚于槍尖,凝出一個十多米的血色陣圖。

    伴隨著陣圖的成形,鋪天蓋地的毀滅性氣息,爆涌出來。

    見狀。

    杜仲也不敢有絲毫的遲疑。

    右手一動,天地間突然就有著星星點點的銀色光點浮現而出。

    手掌于身前輕輕劃動。

    那密密麻麻的銀色光點,立刻就開始移動了起來,尾隨在杜仲的手掌后方,快速的聚合在一起。

    杜仲的手掌所過之處,快速聚合的銀色光電,竟是直接凝聚成了一柄看上去極為耀眼的長劍。

    劍寬一掌,長劍一米有余!

    劍體呈銀白色之色。

    看上去就好像是用白銀打造而成的一般。

    與意魔的血魔槍一般,這柄長劍之上,同樣有著極為繁復的紋路,紋路同樣是銀白之色,在劍身上凸起。番茄△小說□網 ○ w-w-w`.`f`q-xsw.com

    “嗡嗡……”

    長劍一出,立刻就開始輕微的震顫了起來。

    隨著長劍的震顫,仿佛整片天地都被引動了似的,就連相隔數十米的地下,都在快速的震動著。

    一股古樸而又浩瀚的能量氣息,自那劍體之上幽幽的彌散出來。

    “恩?”

    意魔心中一驚。

    在杜仲凝聚出的那柄劍上,他同樣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強大的壓迫力。

    “滅!”

    沒有絲毫遲疑,意魔知道,若是等杜仲將這一招完全催發出來的話,他就很危險了,因此他必須要趕在杜仲動手之前,先將杜仲斬殺!

    爆喝聲起。

    懸浮于其頭頂的那巨大的血魔槍,就仿佛被人揮舞著一般,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迎著杜仲的腦袋就猛刺了下來。

    血色陣圖,光芒大漲。

    隨著長槍的猛刺,一股恐怖無比的巨大壓力,驟然從天而降。

    “轟隆隆……”

    長槍剛動,遠在數十米之下的礦坑中的青石,便是瞬間被那股恐怖的壓力壓得爆成碎片齏粉。

    大地不斷凹陷。

    在這巨大的壓力中。

    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氣,一臉凝重的望著那暴射而來的巨型長槍,雙手快速伸出,一把抓住懸浮于其身前的那一柄銀色長劍。

    “疾!”

    低吼出聲。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緊握著銀色長劍,杜仲猛的朝著腳下一刺。

    “噌……”

    一個入鞘般的劍吟聲響起。

    凝目看去。

    杜仲這凌空一刺下去,在其腳下的虛空中,竟是瞬間出現了一副直徑十余米,完全由雷光構建而成的陣圖。

    這一劍正好刺在了陣圖的中心。

    “轟隆……”

    長劍入陣。

    那陣法之中,雷柱驟然爆起,足足有十余米粗的雷柱,將杜仲完全籠罩其中的同時,帶著恐怖的狂暴氣息,直接就對著那巨大的血魔槍,迎了上去。

    下一剎。

    “砰!!!”

    兩相交撞。

    層層足以移山的能量勁氣,從交撞之處,朝著四面波蕩而出。

    遠遠的望去。

    那巨大的黑色血魔槍與恐怖的雷光柱,竟是宛若擎天柱一般,連天接地,恐怖的能量狂涌。

    這一瞬間。

    就連天地能量都躁動了起來,毀滅性的氣息,彌漫在天地間,讓人不寒而栗。

    礦坑外。

    各大勢力之人與血魁和血尸,更是被那恐怖的壓力和能量波動,壓得死死的貼在地上,動彈不得。

    天地間一片肅殺。

    壓抑,死寂!

    “你以為就這樣了嗎,你以為這樣就能擋住我了嗎?”

    突然,那血魔槍中,爆出意魔瘋狂至極的大吼聲。

    “禁術·湮滅!”

    宛如死神降臨一般,瘋狂的大吼聲傳來。

    瞬息間。

    意魔所在之處,轟然凝成一個恐怖無比的黑洞。

    位于槍身中段,巨大的黑洞仿佛連血魔槍都要吞噬掉一般,不斷的擴大。

    “不好!”

    杜仲大驚。

    雙手一動。

    一股雷霆之力,驟然暴射而出,直接沖到礦坑之外的地面上,將得各大勢力之人完全的籠罩了起來。

    與此同時。

    “給我斬!”

    嘶啞的吼聲爆起。

    與那血魔槍對撞在一起的恐怖雷光柱,瞬間演化成為一道寬大無比的劍刃,沒有其形只有其刃。

    “咔嚓……”

    雷霆之刃形成的瞬間,竟是直接將得那血魔槍尖上的血色陣法,直接沖撞得宛如玻璃一般碎裂開來。

    而后。

    “轟……”

    雷霆之刃,瞬間暴沖而出,無可阻擋的將血魔槍撕裂成碎片。

    “爆!”

    見勢不敵,意魔怒聲爆喝。

    巨大的黑洞,瞬間爆開。

    隨著爆響聲起,黑洞瞬間朝著四面爆漲。

    然而。

    那雷霆之刃卻宛如怒發沖冠的天神一般,直接在黑洞上斬出一條裂口,沖到黑洞中央,意魔所在的位置。

    恐怖的氣息,席卷天地。

    這一刻。

    天地靜止。

    所有人都顫抖著,駭然的舉頭望著那高空中的戰場,望著那恐怖無比的對撞。

    這些人都是強者,但是在那恐怖的氣息之下,他們就仿佛螞蟻一般渺小。

    最終。

    在最后一個寂靜無聲的爆炸中,那恐怖的對撞,終于是落下了帷幕。

    天空中。

    能量散盡。

    兩道身影,自高空墜落而下,重重的摔在早已被震得滿地齏粉的礦坑之中,沒石粉湮沒。

    轉望周遭。

    大地一片焦黑,原本的礦坑,此刻已然擴大了十倍有余,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半球形凹陷。

    “嗡嗡……”

    微微的輕風吹來。

    將得礦坑中的沙塵揚起。

    “血…遁……”

    痛苦至極,而又無力的話聲,自礦坑中響起。

    一道血影,徐徐沖出。

    那速度,竟是緩慢無比。

    凝目看去。

    意魔渾身皮開肉綻,一手斷去,胸前還有著一個巨大的裂口,從右肩一直拉伸到左下腹處。

    顯然,意魔已經廢了。

    若不是他那一招湮滅引爆黑洞,阻擋掉了雷霆之刃的大部分沖擊力的話,他早已被劈成了兩半。

    “別讓他跑了。”

    不知是誰大喊一聲,眾人立刻就要沖上前去將其斬殺。

    可沒沖出幾步。

    眾人才發現,一直籠罩著保護著他們的那個雷電護罩依舊存在,在雷電護罩的阻擋他,他們根本無法離開。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意魔逃遠。

    稍許。

    “咳咳咳……”

    一陣咳嗽聲傳來。

    礦坑中,滿身傷痕,被鮮血沾染全身的杜仲,廢力的自地上厚厚的沙塵齏粉中站起身來,右手一揮,籠罩著眾人的雷霆護罩立刻散去。

    隨后,凄慘無力的從褲兜里,掏出一把能量藥丸,極為困難的塞到嘴里。

    藥丸入口的瞬間,整個人就無力的倒了下去……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