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動手!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動手!

    徐鴻儒很擔心。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雖然身處國內,但他時刻都在關注著澳洲的動態,隨著一條條的消息傳回來,他心中對杜仲的擔憂,也越漸加濃。

    “十天時間,你能否如期趕回來?”

    站在華山深處,望著前方那一片廣褒的,由他親手設計而成的武林大會會址,徐鴻儒緊皺著眉頭,臉上帶著些須的惆悵。

    時刻關注著澳洲消息的他,自然也知道杜仲在澳洲那邊,已經開始獨木難支了。

    根據情報。

    澳洲那邊的局勢,似乎已經到了最為危機的時候。

    杜仲真的能撐得下來嗎?

    真的能活著回來,參加武林大會嗎?

    思慮間。

    徐鴻儒輕輕的嘆了口氣,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當然。

    不僅僅是因為杜仲。

    還有,歐洲。

    徐鴻儒剛剛得到消息,不只是澳洲,似乎歐洲那邊也不太平,只是暫時還沒有任何確切的消息從歐洲傳回來。

    最為重要的是。

    大魔頭到底去哪兒了?

    直到現在,就算用盡了所有的資源和力量去查,徐鴻儒依舊沒有查到大魔頭的下落。

    這是讓他最擔心的一點。

    大魔頭不知所蹤,澳洲那邊因意魔而大亂,歐洲那邊也出了問題,這樣一聯想起來,徐鴻儒的心緒就更加的沉重了。

    如果這一切,都是大魔頭的所作所為。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大魔頭,就在歐洲的話。

    事情可就沒有表面上這么簡單了。

    僅僅是一個澳洲還好說,再加進來一個歐洲,局勢就完全不同了。

    “唉……”

    沉思半晌。

    噓鴻儒張開嘴巴,長長的嘆了口氣。

    然后使勁的搖搖頭,呢喃道:“杜仲,我不求你能解決掉澳洲的事情,只要你能安全回來,就足夠了。”

    “無論如何,一定要回來啊!”

    ……

    與此同時。

    澳洲。

    “嗖……”

    輕細的破空聲,跟吹拂在天地間的風聲,同時傳來。

    一道身影,如同黑色的光影一般,速度極快的在一片廣闊無際的林海上空飛掠著。

    稍許。

    這到身影驟然停住。

    “啪嗒。”

    穩步落地聲響起。

    “到了。”

    站在林中,凝望著前方,這人緊皺著眉頭呢喃。

    他正是杜仲。

    在脫離了三個勢力的合圍之后,杜仲就一路飛掠,很快的就趕到了叢林的深處。

    這是一片生長在平原上的叢林。

    樹木特別的稀松。

    地上,除了青草之外,別無它物,連一根最普通的蔓藤和荊棘都沒有。

    前方一公里處。

    是一片石地。

    地面非常的平坦,沒有草木,沒有泥土,有的只是一層看上去已經風化了的巖層。

    那里,就是最后一處的礦脈所在。

    “有人。”

    稍微觀察了一下,杜仲立刻就緊瞇起雙眼。

    因為他看到,在那礦脈所在之處的巖地附近,竟是有著一大群黑袍人存在。

    這些人都在忙活著。

    一個個的都在挖坑,似乎是想將巖層挖開,將其中的鉆石全部挖走。

    “挖礦?”

    這一幕,讓杜仲疑惑了起來。

    黑袍人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利用這一座沒有被挖掘過的礦脈將各大勢力的人全部吸引過來嗎。

    如果提前把鉆石礦給挖了的話,他們靠什么來吸引各大勢力之人?

    各大勢力的人雖然愛財,但他們也并不傻。

    只要遠距離的看到礦脈被挖,他們肯定會沖上前來,可一旦發現不妥,他們也會在瞬間撤離。

    更何況。

    這些人的心機都很深。

    前幾個趕到的勢力,肯定會沖進礦脈爭搶,而后方趕來的勢力可就不一定了,黑吃黑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賺取最大利益的方法。

    意魔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如果不是一座完整的礦脈,根本不可能將所有人全部引誘過去。

    若提前趕到的勢力進入其中并且發生了意外的話,其他勢力的人,定然會在第一時間逃離,到那時候,意魔的計劃就徹底失敗了。

    那么,在這種情況下,意魔為什么還要挖礦?

    “難道,有什么陰謀?”

    杜仲暗暗呢喃。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除此之外,他根本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釋。

    為了鉆石?

    大魔頭會差錢嗎?

    能用五座鉆石礦來設局的人,怎么可能會在乎一座鉆石礦脈?

    “先觀察一會兒。”

    心念一動。

    杜仲的身體緩緩的騰空而起,悄然間來到一棵大樹的樹冠中,踩著樹枝隱藏了起來。

    透過枝葉間的縫隙。

    杜仲仔細的觀察著最夠一座礦脈周圍的情況。

    “意魔。”

    掃望一圈下來,杜仲很快的就發現了意魔。

    此刻。

    意魔就在距離礦脈不遠處的一塊草坪上站著,似乎是在親自監視著手下的行動,不允許出任何的紕漏。

    “你到底想干什么?”

    望著意魔,杜仲張嘴呢喃起來。

    可就在這時。

    相隔一千多米地的意魔,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一般,突然就轉頭朝著杜仲所在的方向看了過來。

    “恩?”

    杜仲心中一驚,立刻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隱藏起來,躲在樹冠上一動不動,并且快速的將視線從意魔的身上移開。

    稍許。

    意魔才回過頭去。

    “果然是強大得讓人恐懼的感知力啊。”

    杜仲驚嘆。

    隔著一千多米的距離被窺視,意魔都能察覺得到,這足以說明他的感知能力有多么變態。▽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好在,杜仲突破到了神變后期之后,實力已經跟意魔在伯仲之間,即使是在意魔的感應下,也能將氣息徹底的隱藏起來。

    這才不至于被意魔給發現。

    當然。

    意魔對此也并沒有絲毫懷疑。

    畢竟,在這澳洲大陸上,他的實力是最強的,在他的感知力下,任何一個人都會原形畢露。

    這種強大的自信,讓意魔以為,剛才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只是神經太過緊繃。

    “看樣子,是沒辦法靠近上去了。”

    悄然間從樹冠上退去,一邊隱藏著,杜仲一邊轉換到另外一個方向隱藏起來。

    繼續觀察著礦脈周圍的黑袍人,試圖從這些人的動作里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至于意魔。

    杜仲看都沒看過一眼。

    ……

    十多分鐘后。

    “啪嗒啪嗒……”

    一陣快速的腳步聲,從之前杜仲隱藏的方向傳了過來。

    凝目一看。

    “是他們。”

    聞聲而望,杜仲發現,出現在眼眸里的,赫然就是之前那三個準備圍殺的勢力之一。

    “怎么只有一個勢力,事實分散開了嗎?”

    杜仲心間疑惑。

    而那邊。

    這個勢力一出現,便是腳步不停的,直接朝著礦脈所在之處走了上去,最終在走到距離礦脈還有五百米左右的時候,又全都停下了腳步。

    “是那群人?”

    “是意魔。”

    “沒想到,這第六座礦脈居然被他們給占了,而且看上去,這座礦脈好像是全新的,沒有被任何勢力開采過。”

    議論聲,從人群中傳來。

    “老板,干嗎?”

    一名手下走上前來,低聲在勢力頭目耳邊詢問道。

    “不。”

    這個頭目蹙著眉頭,瞇著雙眼,凝望著意魔和黑袍人,張口說道:“這個意魔的實力太強,如果只有他一個人的話,咱們全部沖上去或許還有機會,但是現在他手下人數眾多,我們不是對手。”

    “那怎么辦,難道就這么看著他把鉆石全部挖走?”

    手下追問道。

    “現在不行,不代表等會兒不行。”

    頭目冷冷的笑著,說道:“先讓他們幫咱們挖一會兒,等后面的人來了,有他的好果子吃!”

    一眾手下聞言,紛紛了然的點頭。

    而那邊。

    意魔也發現了這群人的出現,但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情緒,依舊一臉漠然的盯著正在挖礦的手下,看上去也沒有半點動手的打算。

    雙方就這么靜靜的,誰也不動。

    五分鐘后。

    “啪嗒啪嗒……”

    又一陣腳步聲傳來。

    眾人齊齊轉目望去。

    來人,用樣也是之前的三個勢力之一。

    這個勢力的人一到,立刻就朝著首先趕到的第一個勢力走了過去。

    雙方頭目也開始碰頭商談起來。

    可即便如此。

    這兩個勢力,依舊沒動。

    意魔也沒有絲毫動靜。

    時間走的很快,一轉眼又過去了三分鐘。

    “嗖嗖嗖……”

    一陣破風聲傳來。

    叢林上方,第三個勢力的頭目,帶著一大群手下,飛掠而來,與前兩個勢力匯合在了一起。

    “什么情況?”

    剛一到,第三個勢力的頭目就立刻張口問了起來。

    “這是一座從未被開采過的新礦,現在被他們給占領了。”

    第一個勢力頭目張口回道。

    “是意魔。”

    第二個勢力頭目補充了一句,旋即才張口說道:“他的實力,你我都親自感受過,單打獨斗誰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現在他的手下人強馬壯,咱們中的任何一個,都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但若聯起手來的話,可就不一定了。”

    “你們的意思是?”

    第三個勢力的頭目問道。

    “我們一直在等你。”

    第一個勢力頭目嘿嘿一笑,張口說道:“現在人齊了,也差不多該動手了,不過在動手前,咱們還是得先合計一下,搶下這座礦脈之后,這礦脈里的鉆石,怎么個分法?”

    “后面還有不少勢力要來,想要得到鉆石,咱們就必須一直聯手到最后。”

    第二勢力頭目張口,說道:“依我之見,咱們平分這座礦脈中的鉆石,至少不要為了利益的爭搶,而徹底的失去獲得鉆石的機會。”

    “好。”

    兩個勢力頭目立刻點頭應聲。

    “動手!”

    沒有廢話,商量好之后,三個勢力的頭目,立刻下令……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