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劫!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劫!

    “不,不可能……”

    砸倒在地上。◇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感受著體內丹田破碎的痛苦,周少武那圓瞪的雙目,從眼眶里鼓了出來,仿佛快要爆裂一般。

    那種模樣,堪稱可怖。

    “善惡到頭終有報,你的惡報來了。”

    望著因為丹田破碎小腹重傷,而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周少武,杜仲長長的吐了口氣,搖了搖頭。

    隨后。

    在周少武絕望的目光下。

    杜仲直接撥打了當地警察局的電話。

    很快。

    “嘀嘟嘀嘟……”

    一片死寂的黑夜中,警鈴聲遠遠的傳來。

    站在河壩邊緣。

    杜仲就這么眼看著,警車從遠處來到身旁。

    “怎么回事?”

    剛下車。

    幾名警察就匆匆跑了上來,一個個皺著眉頭盯著杜仲,似乎是把杜仲當成了罪犯一般。

    “是我報的警。”

    杜仲直接張口,指著周少武說道:“這個人曾經殺了不下數十個人,而且還虐殺了十多名兒童。”

    “恩?”

    眾警察一聽,頓時就傻眼了。

    殺了幾十個人,還虐殺十多個兒童?

    這……?

    就在眾人震驚之際。

    “天吶!”

    一名靠近杜仲的警察,突然就驚叫了起來,問道:“你是杜仲?”

    “對。”

    杜仲點頭承認。□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在人民公仆面前,杜仲又何必隱藏?

    “杜仲?”

    這話一出。

    周圍的警察,立刻就驚詫的,紛紛圍了上來。

    了解到杜仲的身份以后,警察們對杜仲的那種質疑的目光,終于是逐漸的消散了下去。

    隨后。

    在杜仲的要求下,一眾警察把周少武抓回警局,杜仲自然也尾隨而去。

    “杜先生,你怎么知道他身上背著那么多案子?”

    就在其他警察查詢著周少武的案底的時候,警察局長主動來到杜仲身前,帶著一臉笑意的問道。

    聞言。

    杜仲微微一笑,并沒有回答。

    而警察局長也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因為他是杜仲。

    他是能代表華夏,跟聯合國秘書長會談的杜仲,是幫助華夏把中醫送到世界舞臺上的杜仲啊。

    “這個,他的案底我們的警員正在確定,待會可能需要你錄一份口供。”

    警察局長再次開口。

    “沒問題。”

    杜仲了然的點點頭。

    “謝謝你的配合。”

    警察局長點頭致謝。

    就在這時。

    “局長,局長……找到了!”

    一個大喊聲,突然傳來。

    伴隨著喊聲的傳開,一名警員突然就拿著一疊剛打印出來的文件,從遠處匆匆的跑了過來。

    “身份確定了?”

    警察局長立刻站起身來詢問。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確定了。”

    來到近前,拿著文件的警員,一邊把文件資料遞給警察局長,一臉很是崇拜的看了杜仲一眼,旋即才張口說道:“周少武,震驚全國的3.18案件兇手,除此之外,身上還背著三個s級案件,在全國范圍內,都屬于s級通緝犯,現在他手里的血案不計其數。”

    聞言。

    警察局長,頓時就傻眼了。

    不只是他。

    在周少武的案底被翻出來的時候,整個警局的警察,全都傻眼了。

    這可是逃竄了接近十年,無數個大案件的主犯啊。

    說他是罪大惡極,完全不為過。

    只是。

    誰也沒有想到。

    這樣一個s級通緝犯,居然被杜仲給搞殘了。

    要不是杜仲,這種人恐怕再過上十年,也根本抓不住!

    “太好了。”

    查看完手中的文件資料,警察局長當即就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這件事情,我立刻就向上面匯報,你們先給杜仲先生錄一下口供。”

    隨后。

    杜仲很配合的在警察局里錄完口供,然后離開。

    反正犯人,已經交給警察了,其他的事他也管不了。

    ……

    離開警察局。

    杜仲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眼看回不了開源,只能就近在水井市找一間酒店住下。

    可是。

    就在杜仲剛找到酒店,正準備洗個澡,好好休息一晚的時候。

    “嘟嘟嘟……”

    褲兜里的手機鈴聲,突然就響了起來。□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恩?”

    疑惑中,杜仲接起電話。

    “喂,是杜仲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很是焦急的話聲。

    “我是。”

    杜仲點點頭。

    “這里是水井市警察局,你剛剛抓捕到的犯人,周少武被人劫走了。”

    電話那頭,警察的話聲很是急躁。

    “什么?”

    杜仲一驚。

    “現在嫌疑犯,應該還在水井市,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千萬要注意,別被對方找到報復的機會!”

    善意的提醒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馬上過來。”

    皺著眉頭,杜仲應了一聲之后,便是立刻破門而出,朝著警察局趕去。

    “前腳剛走,后腳就被人給劫走了?”

    路上,杜仲緊皺著眉頭思考著。

    “看樣子,這個周少武恐怕還有同伙……”

    暗暗確定了周少武的團隊作案,杜仲心中的怒火,又再一次的升騰了起來。

    一個周少武,抓了就抓了。

    可其他人呢?

    這些罪大惡極之人,必須得全部伏法。

    否則,誰知道以后還會有多少人被害?

    很快的。

    杜仲就回到警察局。

    站在警察局門口。

    望著眼前的一切,杜仲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鐵青。

    眼前。

    警察局,竟是直接被拆了!

    不只是警察局的大門,就連其中的辦公處的房屋,都是被轟出了許多個破口,整個警察局內一片狼籍!

    “媽的!”

    破罵一聲,杜仲立刻走上前去。

    破敗的房屋內。

    幾乎所有的警員,全都是閉青臉腫的,有的人甚至都已經被抬上了救護車。

    好在,這些警員都沒有性命危險。

    “怎么回事?”

    杜仲張口問道。

    “杜先生……”

    警察局長捂著被鮮血流濕的臉,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苦澀的張口說道:“你才剛走沒多久,就有一個穿著嚴實的人進來,我起先以為是來報案的,結果沒想到,這個人見人就打,硬是把我們局里的警員全都打傷了,然后從審訊室里把周少武給劫走了,我們根本攔不住他。”

    “看清楚長相沒有?”

    杜仲張口問道。

    “沒有。”

    警察局長搖搖頭,說道:“他的臉都被遮起來了。”

    “監控室有沒有被破壞?”

    杜仲再問。

    “應該沒有。”

    警察局長想了想,說道:“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在警察局長的帶領下,杜仲很快的就來到了警局最里面的監控室里。

    因為所有警員都被打傷的緣故,杜仲只能自己調取監控。

    很快的。

    監控視頻就被調了出來。

    坐在監控器前,杜仲仔細的看著監控錄象上的畫面。

    只見。

    跟警察局長說的一模一樣。

    時間顯示在十一點零五分,也就是杜仲離開警察局的五分鐘之后。

    一名全身穿著黑色衣服,臉上帶著一個黑色口罩的男人,突然就出現在了警局門口,大搖大擺的走進了警局。

    剛進警局的時候。

    這個黑衣人,還跟一名警察說了幾句話。

    可是下一秒。

    這人就對著跟他對話的警察出手了。

    僅僅一拳。

    那名警察,就被直接從警局里轟飛了出去。

    隨后。

    警局里的所有警員紛紛沖了出來,甚至有數人開槍,可結果卻并沒有傷到那名黑衣人絲毫,反而被黑衣人一個一個的,全都被打趴下了。

    “出手可真夠狠毒的!”

    望著監控畫面,杜仲忍不住的緊咬起牙關來。

    從此人的出手度和力度來看,這個黑衣人顯然是個高手。

    “敢來警察局里劫犯人,這個黑衣人恐怕也是一個罪大惡極之人。”

    杜仲呢喃道。

    “何止罪大惡極啊,單憑他把警察局給砸了這一點,他就已經犯法了!”

    警察局長苦笑道。

    杜仲點頭。

    “周圍一公里范圍內的街道監控,這里調能出來嗎?”

    杜仲張口問道。

    “可以。”

    警察局長立刻點頭。

    隨后。

    杜仲繼續調取附近的監控,試圖追蹤黑衣人逃跑的方向。

    可結果。

    把周圍一公里內的所有監控全部看了一遍,杜仲卻連黑衣人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沒有?”

    杜仲的臉色,變的凝重了起來。

    “怎么可能,怎么會沒有?”

    警察局長大驚,說道:“難不成,他是用飛的?”

    “你說對了。”

    杜仲站起身來。

    在警察局長木吶的目光下,離開監控室。

    “這里……”

    在警察局里仔細的尋找了一圈,杜仲很快的就現了黑衣人的腳印。

    從監控錄象中杜仲看到,黑衣人所穿的鞋子,跟其他人的都不一樣,所以杜仲很輕易的就找到了線索。

    “那邊。”

    順著腳印,杜仲一路追到警察局外。

    可就在被砸得坍塌下來的警局大門口,線索突然就斷了。

    黑衣人的腳印,沒了!

    “從這最后一個腳步來看,應該是這個方向……”

    順著腳印的方向看去,杜仲果然現,被砸破的警局大門上,果然有著一個被轟擊的痕跡。

    顯然。

    黑衣人,就是從這個方向轟塌大門的。

    在那種情況下,黑衣人顯然不敢作太久的逗留,轟塌警察局的大門,應該也只是順手的事。

    既然是順手,那么就應該是在逃跑的途中,為了泄怒火。

    那么,從警察局大門的受力點,就可以輕易的判斷出黑衣人逃跑的方向。

    心念一動。

    杜仲身形一閃。

    “嗖……”

    整個人,瞬間騰飛而起,快的朝著暫定的方向飛的追了上去。

    與此同時。

    剛出門的警察局長,正好見到杜仲飛身而起的場景,腦中轟的一聲炸響,整個人就徹底的愣在了原地……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