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血族伯爵,卒!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血族伯爵,卒!

    “不好!”

    杜仲始料未及,沒想到這精血居然還能化形。□番茄☆○小說☆網.ww.fqxsw.com ○

    甚至都沒有反應的機會。

    那精血所化的鋪天蓋地的巨網,便是瞬間沖了上來,將杜仲緊緊的捆綁了起來。

    “滋滋……”

    血網觸碰到杜仲體表的圣光,就仿佛燒紅的鐵遇到了冰冷的水一般,升騰起一縷縷血色的霧氣來。

    與此同時。

    杜仲感覺,覆蓋在體表的圣光,居然正在被消融。

    而另一邊。

    “咳!”

    就在血網觸碰到圣光的同時,暮斯的臉色隱隱的一變,忍不住的就咳嗽了起來。

    仔細一看,那雙血紅的眼眸似乎都暗淡了不少。

    “原來如此。”

    見狀,杜仲突然就了然了。

    西奧多拉曾經跟他說過,血族的命脈就是他們的精血,一般情況下他們是絕對不會利用精血來戰斗的。

    雖然精血的確可以破開圣光,但是眼前的一切,無疑是在告訴杜仲,暮斯這種做法的結果只能是兩敗具傷。

    想到此處。

    杜仲張口道:“我倒要看看,你的精血堅持得了多久!”

    說罷。

    精神力立刻鋪散而出,飛的將周圍天地間的光屬性能量,全部聚集而來,補充著護體圣光的同時,還試圖在血網外面再加上一層。

    這種夾心式的壓制,必然能對暮斯的精血造成極大的損傷。

    可就在杜仲剛有所動作的時候。

    “啊!”

    臉色苦楚的暮斯,突然就大吼著閃現在了杜仲身前,右手高高的一舉,在一股沖天的血色火焰的籠罩下,轟然一掌拍擊在杜仲的胸口。番◇□○○茄小說網www.fqxsw.com □

    這一掌的力道之大,完全出乎了杜仲的預料。

    “噗……”

    一張落下,整個人倒飛出去的同時,嘴巴忍不住的一張,就噴出來一口鮮血。

    “桀桀……”

    強忍的苦楚,暮斯陰森的大笑了起來。

    可笑聲剛起,臉色就突然大變。

    只見,他身上原本僅僅的凸起噴張的血管,此刻竟是抽動著跳了起來,就仿佛變了活物在血肉中扭動掙扎著一般。

    痛苦的臉色,再度變得漲紅!

    “啊……”

    暮斯痛苦的大吼一聲,猙獰間雙目死死的盯著杜仲。

    此時,他根本管不了身上的痛苦,唯一的念頭就是殺了杜仲!

    只有殺了杜仲,他才能吸干杜仲的血,才能恢復過來,才能活命!

    “咻!”

    猙獰而瘋狂間,暮斯再度猛沖而上,雙手帶著一股無比強橫的巨力,再度朝著杜仲的胸口拍了過去。

    這一掌若是落下,杜仲定然會被打成重傷,甚至死亡!

    眼看雙掌將落。

    暮斯的臉上,瞬間彌漫出一股肆意的爽快感。

    可就在這時。

    “圣光盾!”

    被血網捆綁著倒在地上的杜仲,猛的咬牙低吼。

    話聲一傳開,之前利用精神力調動而來,還來不及使用的龐大光屬性能量,瞬間就在杜仲的控制下,全部聚集在了胸前。▽番◇茄△小說□網www.fqxsw.com ☆

    “嗡……”

    低沉之聲響起。

    光屬性能量會聚,凝成一塊圓形銅鏡的模樣。

    下一剎!

    “嘣!”

    巨響聲傳開。

    躺在地上的杜仲,沒有受到絲毫損傷,反而是攻到其身前的暮斯,在雙掌與圣光盾接觸的剎那,便是隨著那圣光盾上光芒的爆起,而被直接彈飛了出去。

    “呼……”

    望著倒飛出去的暮斯,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氣,站起身來。

    而后,雙眼一瞇。

    “劍丹·啟!”

    如同猛獸咆哮一般的低吼聲傳開,杜仲體內的劍丹,轟然轉動起來,一道道銀色雷電般的能量,瘋狂的自其皮膚的毛孔之中,延伸而出,攀爬覆蓋在捆綁著他的那一層血網之上。

    隨后。

    “圣光!”

    聚集于胸前的光盾,瞬間潰散,在杜仲精神力的控制下,那潰散之后的光屬性能量,瞬間凝成一柄柄鋒利的短劍。

    “給我斬!”

    短劍成,杜仲立刻爆喝。

    所有短劍立刻就朝著捆綁在杜仲身上的血網斬了下去。

    “收!”

    那邊,暮斯驚駭的大喊一聲。

    捆綁在杜仲身上的血網,立刻褪去。

    重新凝成一滴精血,飛回到暮斯的手中。

    “我看你有多少圣光!”

    收回精血,暮斯臉上的痛苦之色明顯減弱了不少,原本跳動掙扎著近乎要繃斷的血管,也稍微了平復了一些。番○茄小☆◇說☆網www.npypr.icu ○

    “帝一劍!”

    杜仲也不客氣了。

    之前,他并沒有料到暮斯的度會提升到這種程度,也沒有料到他的精血能如此之強,所以才會被其算計。

    可現在,杜仲開始正視這場戰斗了。

    想殺他的人,他又怎能放過?

    “噌!”

    隨著話聲的傳開,銀色雷電般的帝一劍,瞬間在其手中凝成。

    而那邊。

    “咳……”

    連續咳嗽了好幾聲,暮斯才把雙手一展。

    “咕嘟咕嘟……”

    身前血色霧氣涌動,飛的凝成一團籃球大小的血團。

    可隨著血團的成長,暮斯體內的血管,也就掙扎得越加的劇烈了起來。

    毫無疑問,毒性正在蔓延。

    看樣子,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

    “我要你死,我活!”

    駭人的、猙獰的話聲自暮斯口中傳來。

    與此同時。

    其伸展開的雙手,猛的一合。

    在其胸前的血團,瞬間就凝成了一個血紅色的頭顱,頭顱成形之后,那滴被其收回體內精血立刻飄飛而出,滲入到那血色頭顱的眉心處。

    兩者相融。

    那個原本極為正常的透露,突然就睜開了眼、張開了嘴巴,露出四顆利牙,就連額頭上都是延伸出了兩只巨大的彎角。番茄◇△□小□說網www.fqxsw.com △

    “咻!”

    隨著風聲一動。

    那血色頭顱,立刻就朝著杜仲爆沖而來。

    “劍碎山河,給我斬!”

    暗暗震喝一聲。

    杜仲猛的舉起帝一劍,雙手握住那迎風而漲的巨劍的劍柄,而后艘臂一動,猛力往下一壓,狠狠的斬了下去。

    一紅一銀。

    兩個巨-物瞬間碰撞在一起。

    “轟隆!!!”

    震天的轟鳴聲,驟然乍響。

    只見,那巨大的帝一劍,竟是直接將血色頭顱劈成了兩半。

    可這一擊卻并沒有完全的將血色頭顱壓制下去,就在被劈開的時候,那血色頭顱突然就幻化成了一股沖天的血氣,錯開帝一劍的劍刃,轟然沖撞在杜仲的身上。

    “砰!”

    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杜仲遠遠的撞飛了出去。

    而另一邊。

    隨著巨型帝一劍的落下,暮斯根本來不及閃避,便是被一劍直接劈得狠狠的砸進地面,那一個因為能量的爆而被炸出的坑洞里。

    “咳咳咳……”

    止不住的咳嗽聲傳來。

    暮斯一臉痛苦的從坑洞里站起身來。

    而另一邊。

    被撞飛出去四五米之后,杜仲體內能量一動,就立刻穩住了身形。

    雖然在那沖天的血氣撞在身上之前,杜仲就立刻調動能量形成護罩抵擋,但是那沖擊力實在太大,雖然抵擋住了血氣的沖擊,但杜仲也受了不輕的內傷。

    “啊……”

    站起來盯著杜仲,暮斯痛苦的邁著腳步,要繼續攻來,可是全身上下的血管,卻是在這個時候徹底的混亂了起來。

    隨著血管的瘋狂噴張。

    “啪啪啪……”

    身上,接二連三的被炸出一道道口子來。

    鮮血涌流。

    “不,不……”

    望著從傷口中流出來的血液,暮斯一臉驚慌的趕忙用雙手去捧著,重新喝到嘴里。

    但是無論他怎么捧怎么喝,血水依舊在不停的涌流。

    這邊。

    杜仲將手中的帝一劍一散。

    暗暗的搖了搖頭,然后身形一動,立刻飛的逃了出去。

    毫無疑問。

    剛在的戰斗聲勢太大了,必然會引起鼻魔的注意,因此在鼻魔趕來之前,杜仲必須要逃出去足夠遠的距離才行。

    至于暮斯。

    他體內的毒素已經徹底爆了。

    就算杜仲不殺他,他也會因為全身的血管爆裂而慘死。

    杜仲又何必對一個必死之人下手?

    又何必在一個必死之人身上浪費時間?

    果然。

    就在杜仲逃離之后。

    站在坑洞中的暮斯,一雙死灰的眼眸死死的盯著杜仲離去的方向,臉色痛苦得連呻吟聲都不出來。

    “啪啪啪……”

    身上的血管,從手臂到大腿,再到胸口和脖子,就仿佛鞭炮一般,劈里啪啦的炸響。

    最終。

    眼中血色褪去,失去最后一口氣,無力的摔倒在地。

    一代血族伯爵。

    至此,卒!

    另一邊。

    逃跑的同時,杜仲將精神力全部釋放出去,一邊吸收天地能量治療著體內傷勢,一邊時刻的關注著周圍三里內的情況。

    三里,是在鼻魔的追蹤下,他所能保證的安全距離。

    逃出四里路,依舊沒有感覺到鼻魔的氣息,杜仲這才暗暗的松了一大口氣。

    而后。

    也不敢遲疑。

    立刻利用無距境的能力,開始感應西奧多拉多在的位置。

    很快。

    杜仲就現了。

    西奧多拉就在距離他一里多外的樹林里。

    那個地方,與鼻魔所在之處,至少也有著五里以上的距離。

    順局判斷出局勢情況。

    杜仲立刻就朝著西奧多拉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唰。”

    荊棘叢中,杜仲穩步落地。

    在其身前,西奧多拉就趟在那茂密的荊棘叢里,衣服都被荊棘的刺給掛出了一條條口子。

    凝目一看。

    杜仲現,西奧多拉并沒有受什么重傷,只是體內的能量缺失得太過厲害,導致身體承受不住而暈厥。

    暗松一口氣。

    杜仲知道這個時間點,不適合救治。

    當即,便是一把抱起西奧多拉,一路躲避著黑袍人,飛的朝著一處屏障的死角處暴掠而去……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