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飛機失控!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飛機失控!

    “怎么著?”

    肆意大笑的同時,仇東升斜眼瞥著杜仲,一臉得意的張口問道:“不服?”

    杜仲眉頭一緊。fqxs.org

    的確,他從沒想到,仇東升居然會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出現,畢竟有木老鎮守的蓮花山是絕對安全的,仇東升以及他手下的黑袍人,根本不敢踏足半步。

    那么,仇東升是怎么監視自己的?

    這個疑惑,從仇東升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就縈繞在杜仲心頭。

    “想不到吧?”

    望著杜仲的臉色,仇東升哈哈大笑一聲,得意洋洋的張口道:“你是不是很疑惑,我的人根本就不敢上蓮花山,但我卻依舊能掌握你的蹤跡?”

    “沒錯。”

    杜仲直接張口道。

    “嘿嘿……”

    仇東升得意的笑了笑,張口道:“也不怕告訴你,我從天山下來之后,就在開源布下了許多眼線,包括車站、機場等等一切的交通要道。”

    “恩?”

    杜仲一愣。

    他現在總算是明白了,難怪他才剛下蓮花山,仇東升就緊隨而至,原來是他在機場里安插了眼線。

    心念一動,杜仲搖頭一笑,說道:“花這么多的人力和精力就為了監視我,值嗎?”

    其實,杜仲腦中曾出現過這個想。

    但是就在想法出現的瞬間,就被他給否定了。

    雖然黑袍人數量極多,但是在杜仲看來,仇東升絕不可能花這么多的人力來監視他,更何況,這些人一旦被分配出去守點,那時間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兩天的事了,有可能要花費數月,甚至是半年的時間,才有成效。

    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仇東升居然做了。

    “看來,我還是小看了我在你心目里的分量啊。”

    杜仲啞然失笑。

    “這是最沒有危險性,也是最簡單,最容易讓你落入圈套的方法。”

    說話的同時,臉上的得意之色更甚。

    ……

    開源機場,監控室。

    “k3177號偏離航線,k3177號偏離航線,請立刻與飛機駕駛員取得聯系……”

    突然,一臺監控著航線的電腦,出一陣人聲警報。

    警報聲一響。

    監控室里的人,立刻就蜂擁了上來。

    “怎么回事?”

    “k3177號不是飛往拉薩的嗎,怎么會突然改變航線?”

    “難道,是遇上了什么意外?”

    監控室里,所有人都急躁的,紛紛議論起來。

    “喀嚓!”

    就在這時,一個推門聲傳來。

    眾人轉目一看。

    來人是一個身著軍服的中年男人。

    “隊長。”

    眾人紛紛喊道。

    “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一邊詢問著,一邊急匆匆的走到指揮臺上。fqxSw.cOM

    “k3177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突然偏離了航線。”

    一名工作人員立刻把航線圖調到大屏幕上,張口說道:“這趟飛機,原本是飛往拉薩的,雖然現在的航線偏移并不算嚴重,但是這架飛機的確脫離了原定航線。”

    “我知道了。”

    看了大屏幕一眼。

    中年男人,立刻抓起指揮臺上的通訊器,快的在通訊器上按下了一個號碼,然后張口喊道:“k3177號,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飛機駕駛艙內。

    仇東升還在跟杜仲得意洋洋的談聊著,耳邊突然就響起了地面上傳來的詢問聲。

    “恩?”

    仇東升一愣。

    杜仲則是微微挑了挑眉頭,沒有回話。

    這一下,機場里的安全負責人員頓時就急了。

    “報告,報告!”

    “k3177號,從開源至拉薩的班機,可能遭遇劫機,可能遭遇劫機!”

    指揮臺上的中年人,趕緊就換了一個頻道,立刻跟上級報告。

    這報告聲一傳出去。

    航空公司和整個機場的所有工作人員和應急人員,頓時就全都傻了。

    劫機?

    這尼瑪不都生在外國嗎?

    怎么會來得這么突然?

    “立刻下達應急措施,立刻下達應急措施。”

    指揮臺上,麥克風里傳來一個肅穆的喝聲。

    “是。”

    中年人喊了一聲,然后立刻下達各種命令。

    命令下達完畢,又把通訊器調到k3177號。

    “機組人員,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焦急的話聲,再一次在飛機的駕駛艙內響起。

    “你就不想跟他們說兩句?”

    聽著那通訊器內傳來的話聲,仇東升咧嘴一笑,瞥著杜仲問道。

    “能說?”

    杜仲反問道。

    “你隨意。”

    仇東升聳聳肩,張口道:“早解決,耳根子早清靜。”

    聞言,杜仲伸手一把抓起通訊器。

    看也不看仇東升一眼,直接就打開通訊器,張口說道:“遭遇匪徒劫機,我會保證飛機上所有乘客的安全。”

    這話一出。

    機場的應急人員頓時就驚慌了起來。

    說是應急,但他們又能有什么辦法?

    現在飛機正在天上飛著呢。

    他們能怎么辦?

    “請不要傷害乘客,有任何條件都可以談。”

    通訊器里,傳來機場工作人員嘗試談判的話聲。

    “條件?”

    仇東升冷笑著搖搖頭。

    杜仲也是無奈。

    他現在還能有什么辦法?

    指望地面上的人,顯然是不可能的事。

    飛機正在高空飛行,一旦出現任何一點意外,整架飛機就有可能墜毀,地面上的人一旦采取一些對仇東升不利的措施,可就完了。

    況且,仇東升需要什么條件?

    他缺錢?

    顯然不。

    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杜仲!

    想到這里。

    杜仲生怕地面上的人再說下去會引起亂子,當即就右手一動,直接就把通訊器,連帶著導航系統給破壞掉。

    “嗚……總算是清靜了。”

    見杜仲的動作,仇東升非但沒有生氣,反而一臉享受的長吐了口氣。

    飛機,繼續飛行。

    兩個小時后。

    杜仲暗暗的控制著飛機,慢慢的降低飛行高度。

    在這兩個小時內,杜仲已經偷偷的把航線給改了。

    畢竟,導航系統已經被破壞,而且飛機還飛在天上,誰也看不到路。

    仇東升就是想察覺也察覺不了。

    “青海湖!”

    一邊控制著飛機下落,杜仲一邊暗暗的釋放出精神力,探查著飛行線路。

    距離仇東升給出的那條線路最接近,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青海湖了,只要能把飛機安全的降落在清海湖上,所有乘客的性命就保住了。

    到時候,仇東升也沒辦法再繼續威脅他。

    在高空,杜仲畢竟太被動。

    悄然的操作間。

    又過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到了。”

    在精神力的勘察下,杜仲很快的就現了青海湖的位置。

    當即心頭一動。

    “嘩!”

    原本穩穩的身子,突然就往前一壓,整架飛機,隨著杜仲的動作,立刻就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就仿佛車子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告訴行駛一般。

    晃得人,眼前一片模糊。

    “恩?”

    異狀突生,仇東升措手不及的,被震得從副駕駛的坐位上跳了起來,一手扶著坐椅,一手扶著機艙,面色驚慌的望著杜仲,張口問道:“怎么回事?”

    “飛機失控了。”

    杜仲一邊慌張的控制著飛機,一邊大聲喊道。

    “失控?”

    仇東升臉色唰的一白,立刻張口大吼道:“你最好別給我玩花樣,我就不信龍卷風里的直升機你都能開出來,這架客機你不行!”

    “我怎么敢耍花樣。”

    杜仲佯裝憤怒的瞪了仇東升一眼,張口吼道:“我之所以被你威脅,就是因為這架飛機上的乘客,我怎么可能會拿他們的生命開玩笑?”

    仇東升一聽。

    頓時就慌了神。

    沒錯。

    飛機上的乘客,就是他要挾杜仲的籌碼,救這些人都來不及,杜仲又怎么敢故意把飛機開成這個樣子。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飛機要是控制不回來,飛機上的所有人,都得死。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和杜仲!

    “快給我弄!”

    慌神的同時,仇東升怒聲大吼道:“一定要控制住!”

    “我在弄!”

    杜仲吼道。

    “嗡嗡嗡……”

    飛機的震動,越來越厲害。

    甚至能感覺到,整個機頭都已經成俯沖式往下墜落了下去。

    除開駕駛室。

    此刻,機艙里的所有人臉色都是一片煞白。

    趁著還站著穩,空姐們紛紛給乘客著遺囑書,就連空姐自己都把遺囑給寫好,全部鎖了起來。

    “我不想死啊……”

    “我怎么這么倒霉啊,才第一次做飛機就遇上這種事……”

    “哇嗚……救命啊!”

    各種哭鬧聲,大喊聲混雜在機艙內。

    沒有一個人能平靜。

    就連空姐,也都全部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團。

    駕駛艙里。

    “快,快啊!”

    仇東升雙眼赤紅的怒吼著。

    這邊。

    杜仲依舊臉色驚慌。

    心中,卻在暗暗倒數。

    “五、四、三、二、一……”

    數到一的時候。

    “啊!!!”

    杜仲突然暴喝,握著推進器控制桿的雙手,吃力的一點點的往上抬。

    當距離差不多的時候。

    杜仲猛的把推進桿一推到頂。

    然后立刻減。

    稍許。

    飛機突然平穩了起來,度也降到了安全度的范圍內。

    “媽的!”

    就在這時,才剛送了一口氣的仇東升,突然又從副駕駛的坐位上,猛的躥了起來,望向前方的眼里,眼眸驟然縮至針尖大小。

    臉上,瞬間抹上一絲駭然。

    前方,是一片死水!

    從天而降的飛機,在杜仲的“努力”下,機頭才剛剛仰起來一點點,還沒能跟下方青海湖的湖面平行的時候,便是“嗖”的一聲,直接沖入到那冰冷的湖水之中。

    入水的瞬間,巨大的沖擊力,頓時就導致整架飛機劇烈的震蕩了起來……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