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再進天山玩玩!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再進天山玩玩!

    “只是,神變后期的差別似乎也很大啊!”

    一想到這里,杜仲的眉頭就微微一挑。fqXsW.CoM

    周乙乾就是神變后期,在沒突破之前,他用上全力才能將其解決,而如今杜仲卻有把握能從一開始就將其壓制下去。

    可是,之前遇到的血魁也處于神變后期。

    唯一不同的是,血魁的實力是神變后期巔峰。

    那種力量,卻強得讓人心駭。

    杜仲毫不懷疑,僅他一個,就能解決掉當時在場的所有武林人士,其中還包括了七名神變后期的強者。

    那種實力,跟普通的神變后期,大相徑庭!

    “按照我現在的戰斗力來看,再遇上周乙乾那等強者,應該可以輕松斬殺,即便面對血魁,也絕對有自保之力。”

    腦海中,杜仲按照戰斗力的強弱,仔細的給自己現在的實力定下了一個界限。

    “喂?”

    就在杜仲想得出神的時候,一個大吼聲突然將其從失神中驚醒了過來。

    “什么?”

    杜仲一驚,立刻轉過頭來。

    只見,西奧多拉正一臉不滿的站在他身前,冷冷的盯著他。

    “你還好意思問我?”

    撇著嘴巴,西奧多拉不爽的張口說道:“你剛才到底抽得什么瘋?”

    “額……”

    杜仲一怔,旋即咧嘴一笑,張口道:“秘密!”

    西奧多拉無語了。

    孫虹也無語了。

    這他媽,合著忙活了大半天,隨后來一句秘密,就沒了?

    “行了,不要糾結在這件事上了。”

    杜仲輕聲一笑,張口道:“接下來,我有點事情要做,你先帶著孫虹回蓮花山吧,我很快就回去。”

    “你要去干什么?”

    西奧多拉疑惑的問道。

    “我突然想到,反正我能隨意進出天山的屏障,何不借此機會,再回去玩玩?”

    杜仲笑道。

    “什么?”

    西奧多拉一驚。

    “不可!”

    孫虹也立刻出聲制止。

    “放心吧,沒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會去做的。”

    杜仲輕輕搖頭,說道:“比如,你救我那次!”

    孫虹愕然。

    “太危險了。”

    西奧多拉皺著眉頭,張口道:“那些血尸和那個血魁根本就不是你能對付得了的,你折返回去,只能是送死!”

    “我自有分寸。”

    杜仲應了一聲,張口道:“你們先回去吧。”

    “不!”

    西奧多拉立刻搖頭,說道:“你要去,我們阻止不了你,但你也阻止不了我們跟著你。”

    “對,我說過要跟著你,你也答應過的。fqxsW.coM”

    孫虹也幫腔道。

    聞言,杜仲頓時就無奈了。

    把他們帶進天山,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倆人又不愿意走。

    這該怎么辦?

    “不走也行。”

    無奈之下,杜仲只得把背在身后的小布袋取了下來,交到孫虹手中,說道:“你們帶著紅犼在屏障外面等我吧。”

    孫虹接過小紅犼,點點頭。

    得知杜仲已經下了決心,西奧多拉也不再勸說。

    很快的。

    三人就翻過雪山,重新回到了天山腳下。

    “你們就在這里等我。”

    來到屏障旁邊,杜仲張口說道:“我去去就回。”

    “小心!”

    西奧多拉的話聲才剛出口,杜仲就一閃身,直接穿過屏障,進入到天山之中。

    屏障外。

    西奧多拉和孫虹對視一眼,同時苦笑搖頭。

    ……

    “在雪山山谷?”

    剛一進入天山,杜仲就立刻調動精神力鋪散而出。

    很快的,就現了雪山山谷中的能量異常。

    之前。

    杜仲一直不敢使用精神力來探查黑袍人的數量和行動,因為他必須要保存精神力,避免消耗過大而無法使用易形之術。

    可現在,可就今時不同往日了。

    吞服功德果,突破到合月境之后,杜仲的精神力也隨之猛漲,如今即便是再重的傷,施展一次易形之術,頂多也就能消耗掉他一層的精神力而已。

    隨著精神力的強大,杜仲可以利用精神力探查的范圍,也擴大了數倍,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極限在哪兒。

    除此之外。

    最讓杜仲欣喜的,還是要數功德眼。

    在突破之前,杜仲使用功德眼已久有時間限制,過時間限制之后,要繼續開啟功德眼便會不停的消耗他的精神力。

    而現在,功德眼的開啟已經完全取消了時間的限制。

    也就是說,無論杜仲開啟功德眼多久,都不會再消耗他一絲一毫的精神力。

    “功德眼·開!”

    想到此處,杜仲立刻開啟功德眼,朝著雪山山谷遠遠的望去。

    在精神力和功德眼的雙重作用下。

    杜仲可以清楚的察覺到,雪山山谷內,有著兩股能量在不端的變化。

    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

    仇東升和馬權,正在不停的吸取著死人的精氣和精血。

    見到這一幕。

    杜仲面色一寒,嘴角也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冷笑。

    “唰!”

    身形一動。

    杜仲立刻閃身,朝著雪山山谷飛掠而去。

    沒一會兒。

    來到雪山山谷旁邊的杜仲,驟然停下腳步,然后悄然圍繞著雪山狂奔起來,直接跑到雪山山谷的后方。

    朝著雪山山頂行去。

    此刻,正在山谷內吸取著精氣和精血的仇東升和馬權,對這一切毫無所查。

    很快的,杜仲就來到了雪山之巔。

    站在那一塊,之前被轟擊爆碎的冰塊之上。

    隨意的朝下方掃了一眼之后,才轉過頭去。

    在其身后,是厚厚的一大堆白雪。

    在僅剩的半個冰塊的支撐下,沒有半點滑動脫落的意思。

    不過。

    想要讓這些白雪,再一次崩流下去,對現在的杜仲而言,并不是什么難事,更何況還是在仇東升和馬權毫無所查的情況下。

    “上次沒死,那就再來一次吧!”

    呢喃著。

    杜仲冷冷一笑。

    而后,身形一閃,直接沖到了那白雪后方。

    雙目一瞇。

    “唰唰唰……”

    沒有動用絲毫能量,杜仲直接催動小腹內的劍丹,一道道犀利的劍氣,立刻就透體而出,在杜仲那強大的控制力下,所有劍氣逐漸的聚合在一起,于杜仲手心凝聚成一柄銀色的帝一劍。

    帝一劍上,劍芒吞吐著。

    距離地面還有半米距離,便是在腳下的雪地和冰層下,沖擊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嘶!”

    深深的吸了口氣。

    杜仲右手猛的一揮。

    “喝!”

    沉喝聲起。

    右手那銀色的帝一劍,順著腳下堆積著無數白雪的冰塊,一斬而下。

    “咻……”

    宛如利刃劃破書頁。

    杜仲甚至都沒感覺到絲毫阻擋,那銀色帝一劍便是暴射出鋒利的劍芒,將其腳下那巨大的冰塊,切成兩半。

    “轟隆!”

    巨響聲起。

    厚厚的冰塊,摩擦著緩緩的下劃。

    “恩?”

    山谷內。

    仇東升和馬權,同時舉目一看。

    入眼可見,那山巔的巨型冰塊,竟是緩緩的脫落了下來。

    見此狀況,倆人的眼眸驟然一縮。

    “嘩啦……”

    冰塊墜落,緊隨其后的,是那宛如狂浪一般的白雪,翻滾著呼嘯著涌動著,暴沖而下。

    眨眼間。

    便是沖到了半山腰處。

    那巨大的冰塊,在滾動中,更是沾粘著那滿地的白雪,很快的就滾成了一個巨大的雪球,朝著山谷內的仇東升和馬權,轟然飛撞而來。

    “跑!”

    仇東升猛然大喝。

    喝聲剛出口,立刻就騰飛而起。

    馬權更是不敢怠慢,直接就朝著山谷外,瘋狂的跑了出去。

    “轟隆……”

    雪崩之聲,持續了整整好幾分鐘,才緩緩的落下帷幕。

    山谷內。

    來不及逃竄的馬權,被仇東升抓著肩膀,騰飛在半空躲過一劫。

    “杜仲!”

    望著自己辛辛苦苦,從滿目瘡痍的山谷中挖出來的死人,又再一次被雪崩淹沒,仇東升頓時就人猙獰的仰天怒吼了起來。

    這還用想嗎?

    困住天山的屏障,任何人都沒法破解,除了杜仲!

    搞出這場雪崩的人,也必定會是杜仲。

    “命真大啊!”

    就在仇東升的怒吼聲落下之際,那雪山山巔,被削得整齊平滑的巨型冰塊之上,杜仲緩緩邁步而出,望著山谷中的仇東升和馬權,臉上流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果然是你!”

    見到杜仲,仇東升頓時就憤怒得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唰唰唰……”

    雙手一動,仇東升立刻結印。

    眨眼間,山谷內的雪地便是爆裂開來,血魁以及三十五具血尸,破雪而出。

    “殺了他!!!”

    恐怖的叫喊聲,震徹山谷。

    隨著怒喊聲的落下。

    血魁和血尸,齊齊暴射而出,帶著一股莫大的威勢,直接就沖著山巔上的杜仲,瘋狂的沖了上去。

    見狀。

    杜仲二話不說,身子一轉便是立刻逃跑。

    “追,追,追……我要殺了他!”

    仇東升仿佛已經憤怒得失去了理智一般,一邊指揮著血魁和血尸,一邊瘋狂的朝著逃跑的杜仲追了上去。

    “差不多了!”

    沖到平坦的冰雪荒原上,杜仲看了看身后追擊而來的血魁和血尸,旋即神色一寒,立刻停下前沖的身形,猛的轉過身來。

    “去死,給我去死……”

    見杜仲停下,仇東升的臉上,立刻就浮現出了殘忍而瘋狂的冷笑。

    隨著其話聲的傳開。

    血魁和血尸,瞬間就沖到了杜仲身前。

    如雨點一般的拳頭,無比兇猛的,齊齊朝著杜仲的腦袋砸去。

    “哼。”

    杜仲冷哼一聲,身形爆退而出。

    與此同時,雙手齊出,不斷的揮舞著,朝著攻到身前的血魁和血尸迎了上去。

    下一剎!

    “啪啪啪……”

    陣陣碰撞的脆響聲傳開,而隨著碰撞越來越激烈,杜仲倒退的身形,很快的就被血魁和血尸,完全的包圍了起來……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