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杜仲拉人!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杜仲拉人!

    “杜仲!”

    就在杜仲思考著怎么跟廟祝打一場的時候,一個喊聲,突然從側院的門口傳了過來。Fqxsw.com

    聽到這個聲音,杜仲頓時就忍不住的苦笑了起來。

    因為喊他的,就是楚云菲。

    “你好。”

    杜仲轉過頭去,朝楚云菲看了一眼。

    “今天你跑不掉了吧。”

    面色高冷的望著杜仲,說話的同時,楚云菲的臉上竟是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看上去就仿佛在說著什么極為正常的事情一般。

    “我為什么要跑?”

    杜仲撇撇嘴。

    “你輸了,今天就去提親。”

    楚云菲用命令的口吻道。

    “不可能。”

    杜仲立刻搖頭,張口道:“我說過,無論生任何狀況,受到任何脅迫,我都不會娶你,因為我有未婚妻!”

    “總有一天,你會的。”

    楚云菲淡然的看了杜仲一眼,旋即立刻邁步,走到了場中,默默的站著。

    很快的,十大國醫的弟子,就齊聚在了神農祠,正堂前的大院里。

    秦開元之徒,杜仲。

    柳婆子之徒,楊柳。

    莫神醫之徒,曲云瓊。

    李金樺之徒,衛元弘。

    王仁義之徒,楚云非。

    武一歧之徒,洪東東。

    這些都是杜仲之前見到過的,這其中年紀最小的要數武一歧的徒弟,洪東東了,上一次在神農祠見到他的時候,還是個小屁孩。

    如今,再一次見到,除了長高了一截之外,神色間也褪去了稚嫩,換上了滿滿的堅毅,看上去活脫脫的一個小男子漢。

    另外有四名是杜仲沒有見過的。

    經過自我介紹,杜仲很快的就認識了四人。

    其中,身穿一套白色道袍,看上去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青年,名叫楊迥,師承于十大國醫之白俞公。

    一名身著布袍,看上去勤懇老實,長著一張大眾臉的青年,名叫李成,師承隱大師。

    還有一名小滑頭,極為活躍,看上去對一切新鮮事物都非常感興趣的青年,名叫金隱,師承林楊木風。

    最后,一名身材矮胖,看上去就像是一團肉球的青年,名叫胡肅,師承駱承星。

    十人集合完畢。

    大家各站一地,紛紛觀察打量著其他人。

    毫無疑問,在他們眼前這些人,都是中醫界未來的頂尖人才,日后的他們必會繼承十大國醫的身份,和威望。

    身為師兄弟,眾人都在好好的記憶著對方的面孔。

    畢竟,中醫一道,這世上能交心的,不多。FQxSw.COM

    不過,在大家都仔細的互相觀察,打招呼,談聊的時候,杜仲卻是在暗暗盤算著,怎么樣才能把這些人全部拉到自己的中醫學校去。

    別說全部,能拉走一半,那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了。

    如果全部拉走的話。

    整個華夏,所有國醫的徒弟,都在杜仲的學校?

    那學校恐怕會變成中醫界的朝圣之地吧?

    想到就做。

    杜仲正準備張口的時候,一個腳步聲突然從側院里傳了出來。

    眾人急忙轉頭望去。

    現,來人正是李金樺。

    “師叔。”

    杜仲先恭敬的喊了一聲。

    “師伯,師叔……”

    眾人紛紛喊了起來。

    “師父。”

    衛元弘直接迎了上來。

    “恩。”

    望著十人,李金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后張口道:“這次的比試,由你們全權自行處理,要怎么比,比什么,怎么定輸贏,這些事情你們自己商談,別來打擾我。”

    “好了,沒事了,你們繼續。”

    說罷,李金樺一個轉身,直接就回去了。

    李金樺這一走。

    眾人面面相覷。

    “這個……”

    短暫的沉默后,衛元弘有些尷尬的站出來,望著眾人問道:“各位師兄弟,師父既然這么說了,大家都有什么好辦法沒有?”

    話聲一出,頓時就更尷尬了。

    大家都是搞醫學的。

    那里懂得什么規則的制定?

    眾人依舊無話,沉默。

    “唉……”

    望著眾人的神色,衛元弘也忍不住的搖頭嘆了口氣。

    “我有個提議。”

    這時,杜仲突然說話了。

    “恩?”

    眾人紛紛轉頭看向杜仲。

    “我們學醫,本就是為了治病救人,既然是切磋,那也就注定了離不開治病救人的本份。”

    說到這里,杜仲微微一笑,張口道:“不如這樣,我們建立一個網站,把我們比斗的事情公開出去,每個人的情況都在網站上詳細的介紹一下,然后歡病人前來看病,并且我們也可以在網站上看病,進行文字交流,或者視頻交流等等,當然也可以讓病人去家里,大家各自坐診的地放看病。”

    “最后,我們在規定的世界內,誰看好的病人最多,誰就獲勝,怎么樣?”

    說完,杜仲問道。

    “這樣,不好起到切磋交流的目的吧?”

    曲云瓊挑了挑眉,說道:“大家對自己看病的情況都完全不了解啊,這怎么切磋,如何交流?”

    其他人紛紛點頭。

    相隊于獲勝,他們最需要的,最看重的還是交流。

    至于勝不勝,身為國醫大師的弟子,又有幾個放不開的?

    “這樣。”

    杜仲應了一聲,張口道:“我們可以把每個病人的情況,都公布到網站上,然后把自己是如何看的,看病治療的思路等等,全部寫上去,這樣一來大家便可以互相看其他人的看病手法和方法,也能線上切磋,交流。”

    “我覺得這個可行。”

    這時,衛元弘面色一喜,張口道:“不過,暫時看來還有很多的細節需要我們來完善,比如看病的人太多怎么辦,看病治療的流程中一個人忙不過來怎么辦,這些都需要大家進一步的進行商討,不過在網上比斗倒的確不錯,這樣既可以擴大中醫的影響力,也可以和更多的中醫愛號者進行交流,他們呀能從我們看病的過程中學習到一些東西。”

    “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讓他們進行質疑,并從中學到一些東西。”

    “這可是一舉數得的好方法啊。”

    衛元弘好不吝嗇的贊嘆道。

    聞言,杜仲略顯詫異。

    這衛元弘,不虧是玩過政治的李金樺的徒弟,他看到的問題的高度和深度,跟其他人就是不一樣。

    “沒錯。”

    杜仲張口道:“這種比試的目的,就是要將中醫界引爆,吸引更多人的眼球,并且讓所有人都看到療效,從而讓那些不信任中醫的人,開始相信中醫,為中醫正名!”

    這話說得慷激昂。

    眾人紛紛思索了起來。

    “我同意。”

    衛元弘率先舉手支持杜仲。

    隨后是楊柳、楚云菲、曲云瓊……

    最后,大家全部都同意了。

    “既然決定了切磋的方式,那么這建網站的事情?”

    曲云瓊掃望著眾人,問道。

    “交給我了。”

    杜仲咧嘴一笑,張口道:“何時建好,我第一時間通知各位。”

    “好,那就勞煩杜師兄了。”

    眾人紛紛點頭感謝。

    “對了,除了比試這件事情以外,我還有一件事,希望大家能幫我個小忙。”

    杜仲再度開口。

    “什么?”

    大家詢問。

    “是這樣的,我在開源蓮花山,花了47億建造了一所中醫學校,希望各位師兄弟,在學校建成之后,能到我的學校里去任教。”

    杜仲張口道。

    “什么?”

    曲云瓊震驚的望著杜仲,問道:“47億?”

    眾人都吃了一驚。

    他們那里見到過這么大的手筆?

    “沒錯,這是真的。”

    楊柳也站出身來,張口道:“雖然沒有杜仲投資的那么大,但是這個學校也有我的一份力,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一個月內學校就能建成,到時候希望各位師兄弟都出一分力,跟我們一起,把中醫揚光大。”

    “哦,這醫院花了47億,占地面積應該很廣,設施也齊全吧?”

    曲云瓊問道。

    “當然,有關于中醫的器械,都應有盡有。”

    杜仲滿腹自信的答道。

    “雖然授課也算是為普度眾生出了一份力,但我們都還很年輕,還需要無數的歷練來提升自己的醫術實力,如果去授課的話,是不是就代表著我們實踐救人的機會,會少掉一大半?”

    衛元弘出聲問道。

    聞言,眾人紛紛點頭附和。

    “你忘了網站了?”

    杜仲咧嘴一笑,張口道:“咱們的身份擺出去,肯定會有無數的病人找上門來,到時候你還怕沒病可治?”

    “而且,如果大家都來學校,我們更可以面對面的切磋和交流。”

    “一來,以授課之道揚中醫,二來可以互相切磋,提升醫術,三來還能治病人于水火之中,如此一箭三雕之法,大家就不要推托了!”

    說到這里,杜仲停了下來,看著眾人。

    “恩,方法不錯,不過我得回去好好考慮一下才能給你答復。”

    曲云瓊率先回答。

    “考慮考慮……”

    眾人紛紛附和。

    “好。”

    杜仲微微一笑,張口道:“學校還有一個月才能建成,各位師兄弟們都有足夠的時間來考慮,我就等著各位的好消息了。”

    眾人點頭。

    其實,雖然嘴上說著考慮,但杜仲卻察覺到,大家明顯都已經意動了。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考慮的已經不再是自己,而是如何把自身的力量,揮到最大程度的,來普度眾生了。

    “我這就去給師父,和各位師叔師伯匯報情況去。”

    衛元弘說了一聲,便是快步的走進偏院。

    沒一會兒,衛元弘就出來了。

    一連無語的說道:“師父們根本就不,連聽都懶得聽,只是讓我們自己決定。”

    眾人苦笑。

    “對了,師父們讓杜仲師兄進去一趟,關于比試的事,我們也具體商議一下吧。”

    衛元弘再度張口。

    杜仲稍微愣了一下,旋即在眾師兄弟的目送中,一臉疑惑的走向偏院。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