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七十章 哈哈,你相信人道主義?

正文 第七十章 哈哈,你相信人道主義?

    “竟然布置得如此精細?”

    杜仲心中暗暗呢喃。fQXsw.CoM

    羅伯特肯定知道,杜仲一直在追他。

    雖然每一次的布置都會稍微阻擋住杜仲一會兒,但他跟杜仲之間的距離,也并沒有拉得太遠。

    在如此緊迫的逃亡中,還能把迷惑人的路線,布置得如此精細。

    顯然,這個羅伯特倒是揮了他級特工的特長。

    不過,杜仲可不是吃素的。

    見到路上留下的精細的痕跡,杜仲并沒有急于去追,反而花費了少許時間來破解。

    茬口兩條道。

    一條道上有明顯的逃遁痕跡,而另外一條道上,也有非常細微的痕跡殘留,如果換做普通人來判斷,很有可能會選擇追向有細微痕跡殘留的那一邊。

    但杜仲沒有。

    在杜仲看來,兩條小道上留下的痕跡都是用來迷惑人的。

    人性,天生就是有路走路,無路亂躥。

    普通人看到眼前有兩條道,肯定會認為,羅伯特走進了其中一條小道。

    可惜,杜仲并不這么認為。

    還是那句話。

    羅伯特身為級特工,不可能留下這么明顯的線索,加之兩條小道上都有水痕,如果羅伯特走過的話,他腳下的推進器必然會把地面的水痕烘干。

    就算他沒有使用推進器,也一定會在地面上留下腳印。

    然而,小道上除了那些刻意留下來的痕跡之外,卻什么都沒有。

    顯然,這也是迷惑人的線索。

    既然兩條小道都沒走。

    那么,羅伯特去哪兒了呢?

    思考間,杜仲轉目看向另外一個方向。

    哪里,非常的平凡,看上去沒有任何線索的殘留。

    然而,在杜仲的眼中。

    那里卻是一條絕佳的逃生路線。

    那是小道旁邊的半山腰,只要從那里穿過,隱入雨林中后,便是能很容易的翻過山,跑回到洪都拉斯的那個小鎮上。

    一進入小鎮,羅伯特就算是逃出生天了。

    “就是這邊。”

    心念一動,杜仲立刻就追了上去。

    果然,沒一會兒就再次看到了迷惑的線索。

    然而,這些線索對杜仲來說,卻根本沒用。

    伴隨著杜仲的一一破解,倆人之間的距離也不斷的縮小。

    “不好,前面就是小鎮了。”

    很快的,杜仲就追到了叢林外。

    來到了之前購買紀念品的那個小鎮邊緣處。

    “已經進入小鎮了嗎?”

    杜仲心頭一顫。

    立刻準備返回雨林。

    “哈哈……”

    就在這時,一個肆意的大笑聲,突然傳來。FqXsw.COM

    “求求你,放過我吧……”

    伴隨著大笑聲傳開的,還有一個不斷的請求聲,以及婦女和孩子的哭喊聲。

    杜仲猛的轉過頭。

    只見,羅伯特正挾持著之前為他們領路的向導,手中的軍刀,緊緊的貼在向導的脖子上,似乎已經勒出了一條血痕。

    “我知道你會跟上來的。”

    望著杜仲,羅伯特哈哈大笑著,說道:“你以為我怕你嗎?你以為我想要逃跑嗎?不,我一點都不怕你,我就是要把你引過來。”

    杜仲狠狠一咬牙。

    “別叫了。”

    話聲落下的瞬間,羅伯特一臉厭煩的朝著著呢感在哭喊的向導的妻女望去,與此同時右手用軍刀勒著向導的脖子,左手從褲兜里摸出來一把手槍,指向向導的妻女說道:“都給我去死吧!”

    說罷,就要開槍。

    “你敢!”

    望著那個女人,以及那個只有三四歲大的小女孩,杜仲猛的爆喝出聲,說道:“你要是敢殺他們,就別想活著離開這!”

    聽到杜仲那滿是寒意的威脅,羅伯特突然笑了。

    面帶戲謔的望著杜仲。

    然后,手臂一動。

    直接用手槍把向導的妻女敲暈在地。

    “你很厲害。”

    敲暈妻女,羅伯特才冷笑著看向杜仲,說道:“但是現在,你敢殺我嗎?”

    “這就是你們美國人的做法,就是你們崇尚的自由?”

    杜仲深細一口氣,冷冷的盯著羅伯特,質問道:“你的人道主義跑哪去了?”

    “哈哈,人道主義?”

    羅伯特哈哈大笑,質問說道:“你說這話不覺得可笑嗎?你相信人道主義?”

    沒等杜仲回答。

    羅伯特便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說道:“反正我是不信!”

    “你要怎么樣,才能放掉他?”

    杜仲暗壓著怒火張口問道。

    “很簡單。”

    羅伯特嘴角一勾,陰邪的笑道:“你把那個果子留下來,自己退后五公里,否則免談。”

    “果子已經被我吃了。”

    杜仲立刻答道。

    “吃了?”

    羅伯特冷笑一聲,張口道:“你騙小孩子呢?”

    “你信就信,不信拉倒。”

    杜仲漠然回道。

    “看來,你是很希望這個人死啊?”

    說話的同時,羅伯特把手中的軍刀又勒緊了一分。

    一絲絲血水,從一臉驚恐的向導的脖子上緩緩流出。

    “你殺了他,你也必死。”

    杜仲直接張口道。

    “不,我不會死。”

    羅伯特一臉戲謔的望著杜仲,說道:“因為殺了他,我還有其他的人質,死一個不行就死兩個,你敢動我就敢殺!”

    杜仲猛的深吸一口氣。

    張口道:“放了他,我退后五公里,你可以離開。”

    聞言,羅伯特雙眼一瞇。

    注視了杜仲良久之后,才沉吟了一聲,問道:“你為什么不怕你的女人被殺掉,為什么敢叛變?而現在,卻又擔心跟你素不相識的人的性命?”

    “沒有為什么。”

    杜仲漠然搖頭。

    羅伯特抿了抿嘴。

    他心里很疑惑,杜仲為什么說不怕就不怕了?

    那個女人的死,對他而言怎么一會兒重要,一會兒又不重要?

    沉思了一會兒。

    羅伯特強行壓制住內心的疑問,張口朝杜仲說道:“退后!”

    杜仲知道,羅伯特妥協了。

    當即就立刻開始后退。

    然而,就在杜仲退出不到十米的時候,異變突生。

    “轟隆隆……”

    突然,轟鳴聲想起。

    兩人同時轉目看去。

    只見,一群當地的士兵,正開著裝甲車,快的朝雨林這邊沖來。

    與此同時,上空還有直升機的出現。

    顯然。

    這些人都是洪都拉斯的士兵。

    “馬上那個放下武器,馬上放下武器。”

    上空,直升機上傳來大喊聲。

    “這里是洪都拉斯共和國內,外來人員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這話聲,一連喊了三遍。

    “啪嗒啪嗒……”

    隨著話聲的落下,一陣整齊的腳步聲,赫然從四面八方傳來。

    只見,一大群士兵,呼啦的從四面朝著杜仲和羅伯特圍了上來。

    “不好。”

    杜仲心中一驚。

    轉目跟羅伯特對視了一眼,然后撒腿就跑。

    與此同時,羅伯特也心神俱驚,那里還敢繼續待在原地,立刻就拖著人質,飛的狂奔了出去。

    兩人都知道。

    這些軍人,肯定已經知道了雨林里面的秘密,也必然知道了美國大兵秘密潛行過來偷寶。

    否則的話,絕不會動這么大的陣仗。

    當真是,好一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沖入叢林。

    杜仲立刻回隱秘在灌木叢中,轉目觀察著羅伯特。

    雖然洪都拉斯的士兵來了,但是按照這種情況來看,這些士兵明顯是在執行機密任務,為了完成任務,他們肯定不會顧及人質的性命。

    而杜仲,又不想看到那個人質因自己而死。

    所以,他心里已久在擔心著。

    另一邊。

    羅伯特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

    他手上的人質,在這些士兵出現的瞬間,就變成了雞肋。

    不但起不到任何的保護和威脅作用,甚至還會阻礙他的行動。

    現在,已經不是他跟杜仲之間的爭斗了。

    而是他和洪都拉斯軍隊的爭斗。

    “啪。”

    拖著人質逃亡的途中,羅伯特一掌把人質砍暈,丟在地上,然后飛的跑到村口處的一張車上,猛踩著油門,就瘋狂的躥了出去。

    見狀。

    杜仲面色陰冷的悄然跟了上去。

    那邊。

    洪都拉斯的軍人,也從裝甲車上跑了下來,立刻兵分兩路,朝著兩人逃跑的方向,快的追擊了上去。

    只可惜,這些人的追擊度太慢。

    他們畢竟是普通人。

    很快的,杜仲就跑沒影了。

    羅伯特開車沖數出公里之后,直接把車仍在路上,悄然潛入到雨林中。

    “想跑?”

    剛進雨林,羅伯特的耳邊就傳來了杜仲的話聲。

    心中一緊。

    羅伯特看都不敢看杜仲一眼,立刻使用推進器,飛的暴掠了出去。

    此時,杜仲與羅伯特之間的距離,還不到一百米。

    望著羅伯特遁逃的身影,杜仲面色一寒,立刻加追了上去。

    “咻!”

    恐怖的度,將得林中的草木都是帶得嘩嘩作響。

    “他不是跑了嗎?”

    那邊,瘋狂逃竄的羅伯特卻是滿心慌亂。

    現在,他已經沒有了人質。

    如果被杜仲追上,他可就徹底的玩完了。

    心中一急,羅伯特立刻把腳下的推進器開到最大。

    “嘀嘀嘀……”

    突然,一陣警報聲響起。

    “法克!”

    警報聲剛響,羅伯特頓時就破口大罵。

    他腳下的推進器,包括他皮膚下植入的高科技,都需要有能源的供應,而以當今的科技還無法制造出可以無限供應的能源。

    也就是說,他的能源耗盡了。

    因為在跟杜仲的追逐過程中,使用了太多次推進器,以及在跟恐豬戰斗的時候,又使用了能源來強化力量的緣故,如今他體內的能源已經所剩無幾。

    頂多能在支撐三分鐘的推進。

    而杜仲的度卻越來越快,飛的追擊上來。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