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三十人全突破!

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三十人全突破!

    方慶山閉關之后,到了下午。fqxs.org

    杜仲一邊返回種植基地,一邊暗暗呢喃道:“也差不多是時候去檢驗一下,紫嫣紅送來那三十個人的成色了。”

    思考著。

    杜仲回到基地之后,直接就去了鱷魚等人所在的倉庫宿舍。

    進入宿舍,杜仲頓時就嚇了一跳。

    這些家伙的實力,竟然都全部突破到了暗勁借勢期中期的地步。

    這才多長時間啊?

    這些家伙的進步,居然這么快?

    不過,轉念一想。

    蓮花山上有這么多的陪練,每天幫助他們提高,進步度快,也實屬正常。

    “粽子!”

    宿舍里,正在對練的幾人見到杜仲,立刻就擦著一臉的汗水迎了上來。

    “修煉得怎么樣?”

    杜仲笑著問道。

    “這你還看不出來嗎?”

    小梟嘿嘿輕笑一聲,說道:“咱們的實力可是有目共睹的。”

    杜仲啞然失笑。

    他自然知道,小梟所說的有目共睹,指的是政委留在山上的那些人。

    “政委留下來的那五十個人,現在怎么樣了?”

    杜仲張口問道。

    “挺不錯的。”

    鱷魚應了一聲,張口道:“目前已經有五人跟我們一樣,突破到了暗勁借勢期,其他人估摸著應該也快了。”

    杜仲點點頭。

    “怎么樣,不賴吧?”

    青雉跳出來,張口道:“你是不知道,我們每天都交手,雖然修煉的是內家拳,但卻直接拿出了軍隊里拼命訓練的那一套來,提升度飛快。”

    “很好。”

    杜仲極為滿意的點了點頭,旋即面色一變,無比肅穆的望向野狐問道:“紫嫣紅帶來的那三十個人,觀察得怎么樣了?”

    “成色不錯。”

    野狐張口道:“根據這段時間的觀察,我可以確定他們都是意志堅定之輩。”

    聞言,杜仲轉目看向其他人。

    眾人紛紛點頭。

    “恩,我明白了。”

    杜仲笑笑,張口道:“你們繼續修煉,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說罷,直接離開宿舍,到處轉悠去了。

    一轉眼到了傍晚。

    吃過晚飯后,杜仲直接把那三十個人全部叫了過來。

    聽到是杜仲叫他們。

    這三十個人,頓時就激動了起來,干勁十足的跑到了杜仲辦公室門前的小操場上,整齊而規范的結成隊列。

    這是他們上山之后,杜仲第一次主動叫他們。

    他們也隱隱的明白。

    接下來即將生什么。

    “樣子不錯。”

    等三十人集合完畢,杜仲才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望著眾人問道:“知道我今天叫你們過來,是為了做什么嗎?”

    “不知道。fqxs.org”

    眾人齊答。

    “你們知道。”

    杜仲咧嘴一笑,一邊來回踱步,一邊說道:“知道為什么從你們上山后,我就把你們晾在一邊嗎?”

    “知道……”

    “不知道……”

    兩個完全不同的回答聲,從眾人的口中傳開。

    顯然,在這一點上,三十人出現了分歧。

    “你說,為什么?”

    杜仲走到一名高喊不知道的人身邊,直接說道:“憋也給我憋出一個原因來。”

    “因為……”

    這人苦惱的撓著腦袋,遲疑了好一會兒,才眼前一亮說道:“因為你是第一次見到我們,跟我們不熟,因為見外?”

    聞言,杜仲頓時就忍不住的搖頭笑了起來。

    “你說的這個原因,真的很有……特色。”

    笑著回了一句之后,杜仲走到另外一名說知道的人身邊,張口道:“既然你知道,那你來說說看,我為什么會晾著你們?”

    “那是你的測試。”

    此人一臉自信的張口道:“你是在測試我們,看我們值不值得你教。”

    “不錯。”

    杜仲點點頭,掃了眾人一眼,說道:“他說的,是最正確的原因。”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既然大家知道了原因,那么誰來告訴我,什么樣的人值得我教?”

    杜仲張口一喝。

    眾人紛紛沉默。

    “我來。”

    剛回答完原因的青年,立刻往前邁了一步,張口道:“忠義有沖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空房,有堅強的毅力,能吃苦耐牢,堅持修煉的人。”

    “很好。”

    杜仲滿意的點點頭,張口道:“你覺得你們有沒有這些特質?”

    “有!”

    所有人,整齊的張口應聲。

    “除此之外,習武之人必須要有的德性、武品,你們有沒有?”

    杜仲再問。

    “有!”

    又是一聲整齊的大喝。

    “好。”

    杜仲干脆的點點頭,張口道:“你們是哪兒的人?”

    “蓮花山。”

    一人搶先答了一聲,其他人紛紛附和。

    “不要拍馬屁。”

    杜仲白了帶頭喊蓮花山那人一眼,張口道:“記住,你們不但是蓮花山的人,更是武林中人!”

    聞言,眾人頓時就激動了起來。

    “我們是武林中人。”

    眾人自的大喊起來。

    “很好。”

    杜仲滿意的點點頭,張口道:“今天,我就一一的教導你們,如何跨越那道成為武者的坎!”

    “哇喔……”

    眾人立刻就激動的歡呼了起來。

    “先別激動。”

    杜仲淡然一笑,補充道:“能不能跨過這道坎,在于你們自己,在于你們能把自己放下多少,而我只是一個引導作用,引導你們往正確的方向前進,至于能不能在我的引導下邁出那一步,還得看你們的決心。”

    聞言,眾人都停下了激動的呼喊,紛紛開始沉思了起來。

    他們都熱愛武術。

    幾乎癡狂。

    對于杜仲的這一席話,他們多少也有些了解。

    “開始吧。”

    見眾人沉思,杜仲直接張口問道:“誰第一個?”

    眾人面面相覷。

    顯然都還沒有準備好。

    這時,一直帶領大家回答杜仲問題的那個青年,突然邁了一步,站到了隊列的前面,張口道:“我來!”

    見狀,杜仲滿意的點了點頭。

    而眾人見到杜仲的神色,當即就紛紛懊悔起來,懊悔自己怎么沒搶先,做那第一個人。

    不是期待已久了嗎?

    怎么到了這個時候,卻都退縮了?

    大家都想不通。

    “好,按照我的要求來做。”

    站好位置,杜仲把所有要求清清楚楚的說了一遍,道:“你只有十次機會,十次不行就換下一個!”

    “我行!”

    青年非常肯定的大聲道。

    “開始。”

    杜仲立刻下令開始。

    每一次,五分鐘時間。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都不行。

    半個小時后。

    第六次的引導結束,伴隨著杜仲的退步,這個青年成功了。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感覺到突然出現在體內的勁氣,青年頓時就激動的大哭起來。

    若是換做別人,在此刻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欣喜。

    但他哭了。

    因為他跟其他人不一樣,他們三十人跟其他人都不一樣。

    為了學習武術,他們輾轉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硬生生的抗著別人對他們的欺辱,堅持下來的。

    如今,他終于成功了。

    他不在是那些武者口中所謂的廢物,他不再是一個永遠無法踏足武林的人,他不在是那個受人冷落和嘲笑,卻不敢還擊的人。

    因為他做到了。

    他,是武者!

    “謝謝,謝謝校長!”

    激動中,青年深深的朝杜仲鞠了一躬,面帶淚光,無比誠懇的感謝道。

    “恩?”

    杜仲一愣,問道:“什么校長?”

    “不不,是大王、是館長、是堂主……”

    青年急忙張口道。

    “啊?”

    杜仲更疑惑了。

    “這不是古武堂嗎?”

    青年苦笑著擦拭著臉上的淚光,說道:“蓮花山你最大,你是山大王,古武堂你最大,你是堂主,但是古武堂是個武館,你也是館主,我,我不知道該怎么叫你……”

    青年越說越急。

    “好了。”

    杜仲搖頭輕笑一聲,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說道:“我們蓮花山的人,就是一家人,沒有什么山大王,也沒有什么堂主館主,有的全是兄弟姐妹,以后叫我杜哥就行。”

    “是,杜哥!”

    青年立即點頭,又朝杜仲鞠了一躬,說道:“謝謝杜哥!”

    “好了,自己去熟悉感悟一下。”

    杜仲微笑著點點頭,張口道:“下一個!”

    因為看到第一個人突破的關系。

    其他人紛紛熱血高漲。

    搶著爭著的就沖了上來,要做第二個。

    在這種良好的競爭氛圍下,杜仲開始全神貫注的引導起來。

    也正是因為這種良性競爭的氛圍,三十人也并沒有丟杜仲的臉。

    只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

    三十人就全部突破了。

    這個成果,倒也挺喜人的。

    第二天一早。

    三十人全部突破之后,就相約著找政委留下來的那生育的五十人交手,戰斗去了。

    杜仲也終于是松了口氣。

    這種高強度的引導,還真有些耗費心神。

    眾人走后,杜仲轉身回到辦公室,泡了一壺靈茶,正準備好好休息的時候,褲兜里久久不見響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政委?”

    拿出電話一看,杜仲疑惑的呢喃一聲,旋即接通了電話。

    “政委,找我有事?”

    杜仲張口問道。

    “廢話,沒事我找你干嘛?”

    徐鴻儒的話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聞言,杜仲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

    這話說的,也太那什么了吧?

    “這次是要事,關于你的。”

    徐鴻儒張口道。

    “關于我?”

    杜仲一愣。

    “沒錯。”

    徐鴻儒很肯定的點點頭,張口問道:“你在美國執行任務的時候,是不是收了個徒弟?”

    “是。”

    杜仲挑眉應聲,心中突然生出來一股不好的預感。

    “她被抓了!”

    徐鴻儒張口道。

    “什么?”

    杜仲驚問出聲。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