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馬上離開!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馬上離開!

    “應該會吧。fqXSw.com”

    潘雄咧嘴一笑,說道:“苗族人很熱情的,難得有朋友上門,他們一定會熱情款待咱們的。”

    “不見得。”

    聽到潘雄的話,杜仲卻是搖了搖頭,皺眉道:“我剛才仔細觀察了一下,包括進寨通報的那個青年再內,我們所能看到的整個寨子里的人,神色都有些慌忙,應該是寨子里出了什么問題。”

    潘雄一怔。

    “好像是這樣。”

    大李子抓了抓腦袋,呢喃道。

    “啪嗒啪嗒……”

    就在三人討論不休的時候,一個急促的腳步聲突然傳了過來。

    舉目朝寨子里一看。

    杜仲赫然現,一名老者正帶著一群人走出來。

    “恩?”

    剛看到杜仲,帶著族中眾人的族長,頓時就渾身一顫,目光死死的盯著杜仲。

    “靈血脈者!”

    族長心中一驚,果然是靈血脈者,而且靈血脈之濃郁完全出他的預料。

    他不再遲疑,立刻上前對著杜仲說道:“你們趕緊走,我們寨子不收留人!”

    “您就是族長吧?”

    杜仲并沒有在意族長的驅趕,反而上前一步說道:“我看寨里的朋友,都有些緊張,是不是寨子里出了什么事,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愿意幫忙!”

    聞言,族長立刻擺手。

    “沒有什么事,你們離去,不要打擾我族人清凈!”

    似乎一顆也不愿意他們多呆。

    杜仲三人對視一眼,同時無奈的苦笑。

    “族長。”

    杜仲繼續勸說。

    “馬上離開!”

    族長立刻吼道。

    他心中真的很急,憑此前所未見,甚至聞所未聞的靈血脈者在這,蠱王不可能不會覺,所以必須趁蠱王覺之前,趕緊讓眼前三人走!

    “吼……”

    然而,就在族長的話聲落下之際,一股驚天的威壓,突然從寨子后山上轟然席卷過來,重重的壓在所有人的身上。

    與此同時,一個怪叫聲驚天而起。

    “啊!!!”

    “蠱王出來了!”

    “完了,被蠱王現了!”

    就在那怪吼聲和威壓傳來的同時,所有苗族人的臉色,瞬間就變得恐慌了起來,就連族長也是一臉凝重,如臨大敵。

    “你們快走,不要回頭!”

    族長心中一沉,哀嘆口氣,一臉凝重的對杜仲說了一聲,旋即立刻轉身,喊道:“跟我來,馬上轉移族人!”

    話聲一落,眾人便是在族長的帶領下,匆匆忙忙的跑進了寨子。

    杜仲三人依舊站在苗寨門前。

    “我們還是走吧。”

    大李子嘆了口氣,出聲道:“看來,寨子里的確生了一些事,我們留下來只會給他們添亂。fqxs.org”

    “不。”

    杜仲皺著眉搖了搖頭,張口道:“我感覺,這件事很有可能跟我有關!”

    其實,從族長帶人出現的時候,杜仲就一直在觀察這些人的神色。

    他現,這些人的目光幾乎全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沒看潘雄和大李子一眼,而且這些人的目光里都隱隱流露著一絲難言的意味。

    因此,杜仲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這件事跟他有關。

    加之,剛才那股威壓,以及那個怪吼聲。

    還有族長焦急的驅趕。

    這一切,似乎都有著某種密不可分的聯系。

    “現在怎么辦?”

    潘雄張口問道。

    “剛才那股威壓是從苗寨的后山傳來的,應該是后山出了事!而且看樣子這件事很棘手,寨子里面的人處理不了。”

    杜仲呢喃一聲,張口道:“走,上后山!”

    說罷,杜仲直接閃身一動,朝著后山暴掠而去。

    潘雄和大李子對視一眼,點點頭,緊隨其后,跟了上去。

    “唰唰唰……”

    山間的狂風呼嘯聲,伴隨著暴掠的破風聲,在陰暗的密林中傳開。

    因為苗寨并不大的緣故,杜仲三人沒一會兒就來到了后山。

    朝著上頂之上。

    “吼吼……”

    怪吼聲,越來越清晰。

    “我們寨子里實在沒有極品獻祭品了,你就放我們一次吧,再這樣下次,寨子就要完了,以后就更沒辦法供給你的獻祭品了,求求你放過孩子們吧。”

    突然,族長苦苦的哀求聲傳來。

    杜仲三人聞聲而止。

    透過月光,遠遠的眺望過去。

    這一望,卻是把三人都嚇傻了。

    只見,在距離山頂還有幾米的一處空曠區域處,苗寨的族長雙膝跪地,不斷的朝著前方磕頭。

    而在他前方,那一快平地上。

    赫然有著一只巨大的怪蟲。

    怪蟲沒有手腳,目測身長足有四米多,下半身仿佛陷入到了地面一般,整個身體如圓桶般粗細,無法看到尾巴。

    除此之外,怪蟲的全身都覆蓋著紫亮的甲胄,就像是蛇鱗一般,而在那一片片的甲胄下方,清晰可見一根根尖銳的針尖。

    每一個鱗片下,都有一個針尖的存在。

    最讓人駭然的。

    是怪蟲根本沒有正常的腦袋。

    它的腦袋,就像是一朵花一般,沒有綠葉的襯托,中央就像是花蕊一樣,有著一個漆黑色的孔洞。

    孔洞中有著密密麻麻的尖針。

    杜仲甚至都沒有看到這只怪蟲的眼睛在哪!

    “吼……”

    就在族長苦苦哀求的時候,那怪蟲突然一動,把他的腦袋往下一壓,那滿是尖針的嘴巴,猛的一張,就朝著族長大吼出聲。

    肉眼可見。

    一陣劇烈的勁風流,自其口中噴涌而出,差點將跪在地上的族長吹倒在地。

    “呼……”

    見到這副情況,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后身形一動,立刻沖了上去。

    “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族長被劇烈風流吹得東倒西歪的同時,依舊在苦苦的哀求著。

    然而,話才剛剛出口,眼前就突然出現了一道人影。

    此人,赫然就是沖上前來的杜仲。

    “你,你……”

    族長指著杜仲,臉色苦仇的喊了一聲,竟是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吼!”

    杜仲的出現,似乎刺激到了蠱王進食的**,一聲沖天的咆哮之后,蠱王突然變得興奮而激動起來。

    “唰!”

    那巨大的嘴巴一張,朝著杜仲吐了一口勁風,旋即宛如毒蛇捕獵一般,驟然一動,張著那巨大的嘴巴,猛的朝杜仲咬了下去。

    似乎是想一口吞掉杜仲。

    “哼!”

    見狀,杜仲立刻冷哼一聲,舉拳就要砸。

    “小心!”

    眼看杜仲要用拳頭攻擊,族長當即大喊,張口道:“蠱王全身都是毒,碰不得。”

    聞言,杜仲心中一動。

    在蠱王的攻擊降臨之前,立刻收起攻勢抽身飛退而出。

    “砰!”

    就在杜仲剛剛退出去的同時。

    蠱王那巨大的嘴巴,竟是硬生生的撞擊在了杜仲之前落腳的地方。

    然后,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攻擊落地之后,蠱王并沒有抬起腦袋,反而直接鉆進了土里,隨著上半身入土,杜仲也清楚的看到了,對方的尾巴也跟蛇尾一樣。

    “這家伙,全身都是鱗甲,除開毒性不說,隱藏在鱗甲下面的針尖,肯定也是他的一種攻擊方式!”

    隨著蠱王完全鉆入地下,杜仲也無比仔細的觀察著地面的動靜。

    心中暗道:“近身攻擊不可行,只能用能量了。”

    想到就做。

    杜仲立刻運轉體內能量,在能量運轉的飛運轉中,杜仲立刻催動代替了下丹田的劍丹。

    隨著杜仲的催動,劍丹中的能量驟然爆涌出來。

    順著杜仲的右臂,直接沖到手心。

    “唰!”

    一聲輕響。

    浩瀚的能量流,自杜仲的掌心噴涌而出,飛快的凝聚成一柄能量長劍。

    帝一劍!

    這柄能量簡體,跟帝一劍完全一模一樣,就連大小都沒有絲毫差別。

    “咔嚓!”

    就在帝一劍凝形的同時,一陣脆響聲突然傳來。

    只見,杜仲腳下原本平靜的地面,突然就震動了起來。

    伴隨著震動,地表驟然炸裂。

    蠱王那巨大的嘴巴,徒然自地下沖了出來。

    “果然!”

    飛轉移身形的同時,杜仲雙眼一瞇。

    只見,破地而出的蠱王,全身的鱗甲都展了開來,隨著巴掌大小的鱗甲展開,一根根近乎尺長的骨刺,也全部立了起來。

    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骨刺,看得眾人駭然。

    與此同時,趕來的潘雄和大李子,快的把族長帶到一棵大樹的后面,躲避了起來。

    “我來幫你。”

    潘雄大喊。

    “誰都不要過來,保護好族長!”

    杜仲立刻大喝道。

    他能感覺到,蠱王似乎對他特別的感興趣,對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吞噬的**,而且在場的所有人里面,只有他能防毒。

    就算潘雄上來,也只能是白白受傷而已。

    潘雄也看出一些端倪,無奈只能遠遠看著。

    “吼!”

    蠱王仰天長吼。

    吼叫聲才剛剛落下,那圓桶粗的身子,頓時就飛的旋轉起來。

    “噼里啪啦!”

    就宛如一場四米高的龍卷風暴一般。

    伴隨著蠱王的旋轉,地面頓時被鉆出了一個大洞,碎石紛飛。

    “咻咻咻!”

    在那駭人的聲勢中,一根根骨針竟是從蠱王的身上脫離出來,在極轉動的慣性下,瘋狂的射向四面八方。

    “噌!”

    一根骨刺飛射在潘雄等人躲避的大樹上,竟是直接刺入了樹心,若是力量再大點,恐怕都要把粗壯的樹桿貫穿了。

    “呼……”

    見狀,杜仲暗暗的憋了口氣,猛的提起手中的能量帝一劍,快的舞動起來。

    每舞動一下,便有一道劍氣飛射而出。

    將得迎面而來的骨刺阻擋在外。

    “吼!”

    攻擊被杜仲抵擋,蠱王似乎極為憤怒,當即就移動著身子,在瘋狂的旋轉中,朝著杜仲快的逼近。

    “就怕你不來!”

    杜仲雙目一瞪。

    在這種情況下,遠攻也無法傷害到蠱王,反而自己會被蠱王把能量消耗一空。

    以及坐以待斃,不如一劍定乾坤。

    “喝!”

    望著蠱王飛逼迫而來的巨大身軀,以及不斷新生出的骨刺,杜仲當即沉喝一聲,雙手一合,高高的把能量帝一劍舉了起來。

    “第一式,劍碎河山!”

    震天的大吼聲,伴隨著一股突然爆出的璀璨光芒,響徹深山。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