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靈血脈者!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靈血脈者!

    “杜仲?”

    青年轉過頭來,露出一副如同滿月一般的面孔。fQXsw.CoM△¢

    青年天庭飽滿,明眸皓齒,圓潤的臉上流露著一絲淡淡的輕郁,看上去倒是別有一番風華絕代的韻味。

    “你說的,是和周家有所牽扯的那個杜仲?”

    青年手持一個一尺長的碧綠如意,面帶訝然之色的問道。

    “是。”

    蒙面人立刻點頭應是。

    “哦?”

    青年微微一笑,指尖輕撫著玉如意,說道:“這下可就有意思了。”

    “少爺,這事,該如何處置?”

    蒙面人低著腦袋,似乎根本不敢看青年一眼。

    “反正藥都收了,就算鎮上的這群人進去搗亂,也攪不起多大的風浪,接下來防備商家便可。”

    青年繼續舉目望前,面色平和的說道:“至于周辰君,那就是一個廢物而已,身為不可知地的人,還差點被杜仲給殺了,我是真替他們周家感到丟人!”

    蒙面人沉默著。

    青年已經下令,他只負責遵守便可。

    “那個人抓住了嗎?”

    說完周辰君,青年話鋒一轉,問道。

    “落入了我們的包圍圈,他插翅難逃。”

    蒙面人話聲平靜的回道。

    “好!”

    青年滿意的點點頭,張口補充道:“不過,我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咱們這次進山,要躲過各中毒物就靠他了,務必把人給我抓住!”

    “是。”

    蒙面人立刻點頭,應聲間腦袋壓得更低了。

    “至于杜仲……”

    突然,青年又轉過頭來,面帶微笑,語氣平靜的說道:“殺了吧,把腦袋帶回來,我正好可以拿去周家提親。”

    “是!”

    蒙面人立刻應聲。

    “下去吧。”

    青年一邊撫摩著玉如意,一邊望向天空。

    蒙面人立刻退去,開始傳令,傾巢而出,搜索杜仲的蹤跡。

    另一邊。

    一處山林中,一名苗族裝扮的青年,慌張而無力的手扶樹桿,四目轉頭觀望。

    此刻,在他身周,一群蒙面人正從四面八方圍剿上來。

    “呼……”

    望著步步緊逼而來的蒙面人,苗族青年仿佛脫力了一般,大口的喘息著,就地坐了下來。

    他這一坐,周圍人立刻停止前進。

    稍許,卻定無事之后,蒙面人才又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走上前來。

    “呵呵……”

    等眾人涌到身前,苗族青年才慘笑一聲,束手就擒。

    ……

    轉眼,到了晚上。fQxsw.cOM

    黑夜的千重大山中,閃耀著一堆堆火光。

    其中一處,閃爍著最耀眼火光的地方,一名青年坐在火堆前面,頗有閑情逸致的彈著古箏。

    在擺放古箏的竹桌上,還擺放著一個綠意流轉的玉如意。

    “報!”

    突然,一個蒙面人從樹林中鉆了出來,單膝跪地,低著說道:“人已經抓到了,但是暫時還沒有現杜仲的行蹤,應該已經進入千重大山了。”

    “恩。”

    青年停下正在撥彈的手指,輕聲點頭道:“無礙,既然來了這里,早晚都會碰上,下次遇到直接殺掉便是。”

    放佛殺杜仲跟捏死一只螞蟻一般輕松。

    說罷,青年站起身來。

    輕輕一揮手,邁步離開。

    蒙面人緊隨其后。

    很快的,倆人就來到了一塊很小的山間曠野。

    曠野中心,燃燒著一堆篝火。

    篝火兩側,整齊的站著一列蒙面人。

    在篝火正前方的位置處,有著一棵人工豎立起來的,大腿粗細的圓木。

    此時,一名苗族青年,正被捆綁在圓木上。

    “啪嗒啪嗒……”

    邁著不急不緩的步子,青年直接走到圓木前。

    “哼!”

    圓木上,被捆綁的苗族青年,冷冷的哼了一聲,惡狠狠的盯著前方,手握玉如意的青年。

    “我不喜歡你這么看著我。”

    指尖輕撫玉如意,青年面無表情的張口說道:“你現在只有一個選擇。”

    “你幫我,我幫你!”

    說罷,嘴角勾勒出一絲微笑。

    圓木上苗族青年面色微微一顫,眸中泛出一絲精光,問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很簡單。”

    青年輕笑一聲,張口道:“你幫我防毒,助我順利進入無量山谷,等我取了該取的東西,我便放你離開,并保你自由,天涯海角任你去,這輩子再也不用擔心會被獻祭。”

    “恩?”

    苗族青年眼前一亮。

    獲得自由,不用擔心被獻祭。

    顯然,他心動了。

    “我憑什么相信你?”

    苗族青年盯著青年問道。

    “實力!”

    青年淡然答道。

    聞言,苗族青年微微一凝,轉目朝前方的所有蒙面人看了一眼,旋即又深深的凝望著青年。

    稍許,才長長的吐了口氣。

    “好,我答應你!”

    苗族青年張口道。

    “很好。”

    青年滿意的點點頭,然后輕聲道:“好好招待我的客人,順便準備一下,明天進山。”

    說罷,便是獨自轉身離開。

    青年一走,蒙面人立刻上前,把苗族青年放了下來,好吃好喝的招待起來。

    與此同時。

    深山苗林中,一個宛如原始部落一般的苗寨里。

    一群人圍聚在苗寨大廳里,每個人都滿面愁容。

    “啪嗒啪嗒……”

    寂靜無聲,氣氛壓抑的大廳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伴隨著腳步聲的傳開,一個身著苗服的年輕人跑了進來。

    “族長!”

    剛來到大廳,青年就舉目看向大廳最里面,坐在主位上那一名頭花白的老者。

    “找到沒有?”

    老者張口問道。

    “沒有。”

    青年搖搖頭,張口道:“現了一些痕跡,但是追查不到任何線索!”

    “唉……”

    這話一出,大廳里的所有人,頓時齊聲嘆息起來。

    “明天就是獻祭的日子了。”

    一名老者面色愁苦的張口道:“現在倒好,讓阿貢給跑了,沒了最好的獻祭品,蠱王肯定會怒,到時候寨子里又得死很多人了。”

    “哼。”

    這時,一名中年人突然冷哼一聲,面帶怒容的說道:“阿貢是我們寨子里有史以來,對蠱的天賦最高的,就因為他是靈血脈就要被獻祭,憑什么?”

    “這些年,我們寨子里的大好青年,被獻祭的還少嗎?”

    “大不了我們跟他拼了,再這樣獻祭下去,我們寨子總有一天會被獻祭一空的,你們就不會考慮以后嗎?”

    說到這里,中年人噌的站起身來,怒視著周圍眾人。

    “不是沒想過,是反抗不得啊。”

    “是啊,再這么獻祭下去,寨里的人會死絕的。”

    “多獻祭一個,蠱王就更厲害一分,我們寨子也會弱上一分,這樣一拉一扯,等到想反抗的時候,恐怕已經沒有絲毫反抗之力了。”

    “不行,蠱王太強大了,如果不會獻祭的話,我們根本就沒有以后。”

    “是啊,蠱王會殺了我們的。”

    ……

    大廳里,眾人紛紛出聲,應和者都有。

    大家各抒己見,紛紛攘攘。

    然而,在眾人的討論聲中,年邁的族長卻一直沒有說話。

    就這么靜悄悄的看著,聽著眾人的意思。

    逐漸的,大廳里的爭辯聲,越加的激烈了起來。

    當眾人吵之激處。

    “啪!”

    一直沒有出聲的族長,突然猛的伸手在桌子上一拍,張口道:“都給我停下。”

    聞言,眾人這才悻悻的停下爭吵,重新坐了下去。

    等眾人完全平靜下來,族長才張口道:“繼續全力搜尋阿貢,不管能不能找到,今晚都必須把族人轉移走,小孩婦女和天賦高強的孩子,都轉移出去,其他人跟我在寨里守著,打不了拼了我這條老命,也要讓寨子傳承下去!”

    “就這么定了!”

    不給任何人說話的機會,族長直接拍板!

    大廳里,眾人齊聲嘆息。

    “族長!”

    這時,那名跑到大廳里來的青年,突然出聲道:“我還沒有說完。”

    “對了,沒有找到阿貢,你回來干什么?”

    族長挑眉問道。

    “是這樣的。”

    青年遲疑了一下,旋即才朝寨子外面指了指,張口道:“外面來了三個人,我看其中有一個可能是靈血脈,所以回來跟您匯報。”

    “什么?!靈血脈?!”

    “太好了,這下我們寨子可有救了。”

    一時間,大廳里的眾人紛紛都激動了起來。

    有了這個靈血脈的外人,就可以拿來獻祭了,他們就不必為阿貢擔心,更不用擔心蠱王怒了。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雖然對不起人家,但也沒辦法!

    “唰!”

    就在眾人無比激動的時候,年邁的族長卻的噌的一聲站了起來,急忙揮手道:“馬上把人給我趕走,千萬不要讓蠱王察覺到!”

    “啊?”

    “族長,不能這么做啊!”

    “族長,這是天救我寨,怎么能把人趕走?”

    “這人一走,我們寨子就要步入絕路了啊,族長!”

    眾人紛紛大喊,試圖勸阻族長不要因小失大,亡了整個寨子。

    望著眾人央求的模樣,族長苦嘆一聲,道:“我們族的人已經開始往外轉移了,而且我們已經在蠱王的手上,受了這么多年的罪,又何必把外人也牽扯進來?”

    說到這里,族長掃了眾人一眼,正色說道:“有靈血脈的都是人中靈杰,我們怎能為了自保,毀了人家大好前程?”

    眾人沉默了。

    他們心中的想法,的確是有些骯臟了。

    情急之下,他們為了結果利益最大化已經忘了人性,但經過族長這么一提醒才清醒過來。

    他們也是有骨氣的人,何必讓外人送死!

    “這人,我親自己去送,誰也不許留!”

    生怕被下面的人動了手腳,族長直接邁步而出,朝著寨子外面行去。

    而此時,苗寨入口處。

    杜仲三人安靜的站在門口,朝寨子里眺望著。

    望了兩眼,現沒什么動靜。

    大李子才朝潘雄看了一眼,旋即望著杜仲,問道:“這苗寨與世隔絕,里面人心都很淳樸,可是要容留外人,恐怕還是會有些不放心,你們說他們會不會讓我們在寨子里過夜?”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