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十章 還有誰?

正文 第二十章 還有誰?

    “果然在這里。fQxsw.CoM”

    杜仲三人才剛從酒窖里跳出聲來,便是被一眾武者,團團圓圓的給包圍了起來。

    周圍,竟是有將近二十人。

    “恩?”

    潘雄朝杜仲和大李子看了一眼,面色極為凝重。

    這些人都是武者,其中有幾個實力還不錯。

    若是全部沖上來圍毆的話,可就麻煩了。

    大李子也是一臉警覺的掃望著眾人,似乎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各位花這么大的精力來找我,不知有何貴干?”

    隨意的掃了眾人一眼,杜仲突然就張口冷笑了起來。

    這時,一名腰劍挎刀的青年突然站出身來,面帶冷笑的望著杜仲,說道:“陣勢都擺出來了,我們的目的還用說嗎?”

    “你應該很清楚!”

    說到最后一句,青年的雙眼,猛的就瞇成了一條線,眸中冷光閃過。

    “我還真不清楚。”

    與青年對視著,杜仲淡然一笑,張口道:“你們這是準備驅干呢,還是準備打劫?或者……殺人?”

    青年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盯著杜仲。

    整個山腳下,彌漫著一股無比壓抑的氣氛。

    在這種壓抑的氣氛下,圍繞著杜仲三人的二十來人,都是微微的動了起來,一個個都在悄然間擺好了進攻的架勢,有的人甚至把手捏在了刀劍之上。

    “哼!”

    見狀,杜仲當即冷哼一聲。

    “轟……”

    伴隨著冷哼聲的傳開,一股恐怖的勁氣,陡然自杜仲體被爆涌而出,將得地面上的黃沙碎石,吹得四散飛射。

    “我不管你們打的什么目的!”

    氣勢爆的同時,杜仲一邊冷眼掃視著眾人,一邊張口道:“你們要是有自信接我昨天那一招,就站出來!”

    這話一出,準備動手的眾人,頓時都停住了。

    一想到杜仲昨天那一招,他們就不由得心生懼意。

    那一劍給他們帶來的印象實在夠深,壓迫力也絕對夠大!

    即便,現在的對方處于劣勢方。

    就算處于劣勢又如何呢?

    昨天,對方不也是處于劣勢嗎?

    那一劍,實在太強了。

    強大到連心化期顛峰的周辰君,在數人的幫助下,都被當場打成重傷。

    那等恐怖的攻擊,又豈是他們可以抵擋的?

    半晌,無人應答,無人動手。

    杜仲冷笑一聲,當即揮手。

    “我們走!”

    帶著潘雄和大李子準備離開。

    “啪嗒啪嗒……”

    每邁開一步,阻擋在三人身前的武者,都是會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卻,竟然不知不覺間竟是給杜仲三人讓出了一條道來。FqXsw.COM

    杜仲很清楚。

    這些人不過是烏合之眾。

    為了消滅一個強大的對手,他們可以暫時聯合起來,但最終他們依舊會變成對手!

    在有可能身死的情況下,誰也不愿意做出頭鳥。

    畢竟,其他人都在等著那個出頭鳥來試探杜仲的實力,如果杜仲弱,他們可以一涌而上,鏟除這個心頭大患。

    如果杜仲強,吃虧的只有那個出頭鳥。

    其他人,大可以獨善其身。

    既然能找到杜仲的落腳點,這些人自然也不會是傻子,誰也不愿意站出來。

    見狀,杜仲三人卻是一臉淡然,繼續邁步前行。

    很顯然。

    只要這次過了,以后就再也沒人敢攔杜仲三人了。

    這次的臨時集合一過,這些人自然會重新變回一盤散沙。

    單打獨斗?

    杜仲怕過誰?

    更何況,他們是三個人。

    “啪嗒啪嗒……”

    三人繼續邁步,眼看就繞過茅房,走到了酒館內院里。

    “咻!”

    就在這時,一個刺耳的破風聲突然出現,打破了這沉寂而壓抑的氣氛。

    只見,半空中一道不知從何而來的銀色光點,就宛如離弦的箭一般,帶著一股無比尖銳的勁氣,飛的沖著杜仲的后腦襲來。

    “哼!”

    就在那銀色光點沖到近前的時候,正在邁步的杜仲猛的一個轉身,右手順勢而起,食指和中指一夾,便是在距離眼前十厘米左右的半空中,緊緊的將那銀亮光點,夾在了兩指之間。

    仔細一看。

    那銀色光點,赫然是一根飛針。

    針體短小而尖銳。

    除了那尖銳得令人感覺到駭然的針尖之外,針頭上竟然是有著一圈螺旋狀的花紋,紋路是鏤空的,就像是軍刺上的放血槽一樣。

    “唰!”

    接住飛針的剎那,杜仲手腕一動,猛的就把飛針朝著飛射而來的位置,甩了出去。

    “嗚!”

    針一出手,一個悶哼聲突然傳來。

    眾人轉目一看。

    赫然是一個膚色黑黃的中年人。

    “啪!”

    被飛針擊中的瞬間,中年人悶哼一聲,雙腳就地一跺,便是不敢停滯的朝著山上,逃了出去。

    見狀,杜仲冷冷的勾起嘴角。

    他沒追。

    不值得他追!

    杜仲站在原地,冷冷掃望著眾人,沉聲問道:“還有誰?”

    一聲無比霸氣的質問。

    令得所有人全都沉默了起來。

    所有人望向杜仲的眼眸里,都是流露出了一絲復雜的神色,有沖動、也有畏懼,但更多的卻是不敢!

    掃視全場。

    見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出聲,杜仲這才面無表情的轉過頭,邁著步子,當著眾人的面,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酒館。

    “什么?你確定?”

    正當杜仲剛從酒館中走出來的時候,一個驚疑的質問聲,突然從酒館的一個角落傳了過來。

    “廢話,我當然確定。”

    另一個話聲傳來,張口道:“我朋友剛剛給我打電話,說是孟坎鎮的集市上,出現了一枚奇果,現在大家都忙著去呢。”

    “奇果?”

    酒館門口,杜仲腳步一頓,眼中閃過一抹亮光。

    “出現了奇果?”

    “媽的,早知道就不來了。”

    “就是啊,等我們趕到,奇果都被人給買了。”

    酒館后院,一群人也聽到這個消息后,面面相覷的對視了幾眼,然后極有默契的一哄而散,同時朝著孟坎鎮趕去。

    “會不會有詐?”

    酒館門口,望著那一哄而散的人群,潘雄瞇了瞇眼,走到杜仲身邊,低聲道:“這半天一夜的時間,只有這些人找到了我們,除掉這些人外,應該還有不少人在尋找我們的蹤跡,而且我覺得那個周辰君,不像是普通人……”

    “我也是這么想的。”

    大李子湊上前來,附和著說道:“這個奇果,很有可能是他們為了引誘我們現身的一個誘餌。”

    “不會!”

    杜仲輕笑一聲,搖搖頭。

    “你這么肯定?”

    潘雄一愣,追問道。

    “非常肯定。”

    杜仲咧嘴一笑,張口道:“因為我了解他。”

    周家人。

    在短時間內,要從不可知地趕到這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周家人幾乎不出世,全都藏在不可知地里,如果僅僅因為周辰君受傷,就從不可知地里跑出來的話,那有關于周家的消息,不早就在天下間流傳了?

    更何況,周辰君受了重傷。

    別說他不可能這么快痊愈,就算真的痊愈了,也只會想著怎么爭奪天元果,怎么在爭奪中殺了杜仲。

    又怎么會以奇果來做誘餌,欺騙眾人,把自己放在眾人的對立面?

    那么做,對他來說,百害而無一利。

    杜仲很肯定,這次絕對不會是周辰君的圈套。

    至于是不是其他人的圈套,那就得去看看才能知道了。

    “去看看?”

    聽到杜仲肯定的答復,大李子把頭一歪,提議道。

    從神色間可以看出,他對奇果還是抱有不小的幻想的。

    “去看可以,但不能太引人注目。”

    潘雄點頭道。

    “走吧。”

    杜仲微笑著,大手一揮。

    三人立刻朝著孟坎小鎮趕去。

    很快的。

    三人就來到了孟坎小鎮的街道上。

    “真有奇果?”

    遠遠的,潘雄就看到街道上圍著一大群武者,一些身處最外圍的武者,拼了命的想要擠進去。

    顯然,這番狀況不可能是造假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杜仲咧嘴一笑。

    “可是……”

    潘雄有些遲疑。

    “沒有可是。”

    杜仲搖了搖頭,邁步朝著人群走去。

    來到小鎮上的時候,杜仲就釋放出精神力去感應過,現小鎮街道上擁擠的人群內側,的確有著不少高手的存在。

    但是,其中并沒有周辰君的氣息。

    除此之外,杜仲還清楚的感應到了一個能量源。

    顯然,奇果的確存在。

    在杜仲的帶領下,三人朝著人群行去。

    “是他?”

    “他怎么回來了?”

    “他不是受傷了嗎?怎么跟個沒事人一樣?”

    “不對啊,我親眼看到他傷得很重啊,這才一天一夜的時間,他怎么可能跟個沒事人一樣?”

    隨著杜仲三人的來到。

    擁擠的人群頓時就騷動了起來。

    騷動聲中,眾人紛紛轉過頭來。

    看到杜仲的一瞬間,每個人的眼眸里,都是流露出了一絲驚疑之色。

    然而,在眾人的議論聲中,杜仲依舊不急不緩的邁步前行。

    看到杜仲靠進,擁擠的人群中,大家都是下意識,不自覺的挪動著步子,退讓到一邊,給杜仲三人讓出一條路來。

    畢竟,杜仲昨天的那一劍,威懾力實在太大。

    “他奶奶的。”

    見到這番狀況,潘雄頓時就愣了一下,然后一臉鄙夷的張口道:“這些家伙,現在怎么都變得這么乖了?”

    “嘿嘿。”

    大李子輕笑一聲。

    “老板?”

    潘雄望著杜仲,有些吃味的問道:“要不然,我也把我在至尊榜的身份給公布出來,嚇唬嚇唬他們怎么樣?”

    “還公布呢?”

    大李子頓時就接上了話茬,鄙夷道:“你也就排在倒數第四名,公布出來丟不丟人?”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