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代課?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代課?

    “咚咚咚……”

    一大清早,旅店里就響起了一陣匆忙的敲門聲。fqxs.org

    “誰?”

    坐在床上修煉的杜仲猛的睜開眼,張口詢問。

    “是我。”

    門外,傳來劉雨婷的應答聲。

    杜仲微微一凝,起床開門的同時,出聲問道:“你今天不是要去參加辯論會嗎?”

    “我就是因為這事來找你的。”

    劉雨婷臉色微紅,有些不好意思的望著讀中說道:“我們針灸公開課的老師,去參加學校里的針灸真偽辯論賽去了,因為這個辯論賽很重要,我們老師不能不去,但是同學們全都到了,而且我們老師不能缺課……”

    “所以呢?”

    杜仲咧嘴一笑,似乎已經看透了劉雨婷的想法似的。

    “你知道的,這個辯論賽對我們真的很重要,我們老師又是辯論會的中堅力量。”

    說到這里,劉雨婷才鼓起勇氣,說道:“所以,我想請你幫我們老師代課。”

    “代課……”

    杜仲搖頭輕笑一聲,張口道:“我完全沒有做老師的經驗。”

    “但是你的針灸很厲害啊,這一點就足夠了。”

    劉雨婷堅持道。

    “那好吧。”

    杜仲點點頭,張口道:“就當是還你的人情了。”

    聞言,劉雨婷臉色一喜,立刻就舉著小拳頭,說了聲腋死!

    “走,我請你吃早餐。”

    欣喜間,劉雨婷無比闊氣的說道。

    隨后,倆人離開旅店。

    “對了,你上的是什么學校?”

    走在路上,杜仲張口問道。

    “州立醫科大學。”

    劉雨婷應聲道。

    杜仲了然的點了點頭。

    一頓美式早餐,在劉雨婷不斷的催促下,很快的就吃完了。

    吃完飯后,杜仲跟著劉雨婷,直接來到了州立醫科大學的一個非常大的教室,看上去就像是普通學校的會議室一般,很是莊嚴。

    “就是這里。”

    站在教室外,劉雨婷指著教室門頭上,那一個“針灸課堂”的名牌,張口道。

    杜仲點點頭,朝教室里看去。

    放眼一望,教室里竟然坐著1oo多個人,這些學生都來自于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膚色。

    其中,最多的赫然就是亞洲人。

    “叮零零……”

    就在杜仲觀察的時候,上課鈴聲突然響了起來。FqxsW.cOM

    “走。”

    劉雨婷直接拉著杜仲的手走進教室,在一百多名學生好奇的打量下,劉雨婷張口介紹道:“各位同學,老師今天有點急事沒辦法來上課,所以給我們找了一位代課老師,大家歡迎。”

    話聲剛落,教室里頓時就傳來一陣鼓掌聲。

    杜仲也順著氣氛走上講臺,望著那半圓形,層層疊疊上去的課桌和學生,面帶微笑的點點頭,用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語,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叫杜仲,你們可以叫我杜老師,當然也可以叫我杜先生。”

    聞言,眾人紛紛喊了起來。

    有的人喊老師,有的人喊先生,教室里一片嘈雜。

    “停!”

    見狀,劉雨婷抬起雙手,擺出一個暫停的手勢,張口道:“杜老師是來自華夏的針灸大師,昨天還救好了一名休克在街上的行人,而且只用了一分鐘時間。”

    “嗚……”

    這話一出,所有學生,立刻出噓聲。

    根本就沒人相信,杜仲能在一分鐘內,救好一個休克病人。

    “我相信,你們會見識到的。”

    劉雨婷張口說了一聲,也忙不上解釋,跟杜仲打了個招呼之后,立刻就跑出教室,忙著去圍觀辯論賽去了。

    劉雨婷一走,杜仲正式開始講課。

    “因為我剛來,對大家的課程還不熟悉的緣故,所以我現在想請一位同學告訴我,你們現在的學習進度。”

    望著學生,杜仲張口道:“誰愿意說一下?”

    教室里,沒有一個人舉手。

    杜仲頓時尷尬無比。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說,那我就臨場揮。”

    杜仲調整好狀態,面帶微笑的說道:“針灸,是華夏中醫里面,一個非常厲害的流派,其中針灸又分為兩種,第一是針法、第二是灸法。”

    “我想,同學們既然選學了針灸課,對針灸一定很了解吧?”

    一邊掃望著學生,杜仲一邊張口道:“那位同學,愿意給我們科普一下針灸的定義,如果同學們都不會的話,我可以把你們當成新學生,從頭教起。”

    這話一出,學生們頓時就不樂意了。

    杜仲這明顯是在打擊他們。

    要是真沒人起來回答,那不就證明了,他們全是菜鳥了?

    “唰。”

    果然,就在杜仲的話聲落下的時候,一個亞洲面孔的學生立刻就站了起來,張口說道:“針灸是一種華夏特頭的治療疾病的手段,它是一中“內病外治”的醫術,是通過經絡、穴位的傳導作用,以及應用一定的操作手法,來治療疾病。”

    “很好。”

    杜仲點點頭,張口道:“那么,什么叫內病外治呢?”

    “簡單而言,就跟生孩子一樣,從體外通過刺的方法,把生孩子所需要的必須品,傳導到體內,從而讓人懷孕。”

    這話一出,全場頓時就愣住了。

    所有人望著杜仲,都露出了一副不可思意的神色來。

    “咳咳!”

    杜仲輕咳一聲,張口道:“這只是一個比喻,大家千萬不要拿這個比喻去嘗試,畢竟針灸的針跟生孩子的針,是不一樣的。”

    這話一出,所有學生頓時就哄笑起來。

    而杜仲這種風趣的講課方法,也很快的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

    原本,對于杜仲這個代課老師,大家根本就不關注,甚至都不想聽杜仲講課,可是杜仲的風趣和幽默,卻是講這種情況完全的改觀了過來。

    講課繼續。

    杜仲依舊揚著他那風趣的講課方法,大家也越聽越認真,甚至有些入迷。

    當然,也并非全部的學生,都喜歡杜仲講課。

    其中一個選錯課的美國青年,望著眾人聽得這么入迷,頓時就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因為是美國本地人的緣故,他一開始就受到了權威雜志熏陶,對于雜志上所說的事,都無比堅信。

    也因為雜志上出現過否認針灸功效的文章,他更是打心底里不認同針灸。

    要不是選錯課的話,他連教室的大門都不會踏進一步。

    在所有人都入迷,杜仲也講得風聲水起的時候,這名學生卻是極為的不耐煩。

    “噌!”

    突然,就在杜仲講到關鍵處的時候,這個學生突然就站了起來。

    “恩?”

    杜仲一頓,張口問道:“這位同學,你要是有什么疑惑的話,可以先舉手再回答問題。你的這種行為在老師看來,實在太心急了,如果換做一個女生在你面前,對方連褲子都沒脫,你就急著要給對方打針,能打進去嗎?”

    “哈哈……”

    全場哄笑。

    那同學卻是面色不爽的瞥了眾人一眼,張口道:“既然老師是來自華夏的針灸大師,那么請問老師對權威雜志上所說的,針灸無效這件事,怎么看?”

    一句話,頓時讓教室從歡鬧的氣氛中,突然平靜了下來。

    所有同學都望著那名學生。

    “那么,你又怎么看呢?”

    杜仲順實把問題推了回去。

    “哼。”

    學生不屑的冷哼一聲,張口道:“我認為,針灸完全是假的,根本就沒有針灸治病這種方法,針灸唯一能做到的,只能是祈禱和安慰的心理作用。”

    “哦?”

    杜仲輕咦一聲。

    當所有人轉頭,看他要怎么面對這個刺頭學生的時候,杜仲卻是咧嘴一笑。

    從講桌的抽屜里,拿出來一筒裝滿銀針的麻布。

    在講桌上一鋪,然后從中取出一根銀針,張口道:“既然你不相信,要不要老師給你安慰一下?”

    杜仲的動作和語氣,異常的風趣。

    惹得眾人又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我又沒有病。”

    聽著耳邊的哄笑聲,學生頓時氣憤的說道。

    “誰說你沒病?”

    杜仲輕輕搖頭,張口問道:“你最近是不是肚子不舒服,經常拉不出大便?”

    聞言,那學生突然就愣住了。

    “那又怎么樣?”

    愣了一下,學生張口道。

    “雖然不是什么大病,但這也是病吧?”

    杜仲微微一勾嘴角,說道:“來,老師給你安慰一下。”

    “我……我怕你不成?”

    學生遲疑了一會兒,才鼓著勇氣,把胸口一抬,張口道:“今天,我就是要證明,針灸是假的。”

    “太好了。”

    杜仲滿意的點點頭,張口道:“我就是喜歡你這種自己找死,又不怕死的。”

    大笑聲起。

    整個教室里,笑聲一浪接著一浪,都被杜仲的話聲逗得受不了。

    “哼。”

    學生氣憤的哼了一聲,立刻邁步走到講臺上,一臉冷冽的盯著杜仲,張口道:“如果我證明了針灸無效,請你馬上滾出學校。”

    “好。”

    杜仲點點頭,然后張口道:“如果有效呢?”

    “你滾不滾?”

    聞言,學生頓時就怒了。

    一臉怒容的瞪著杜仲,惡狠狠的想說什么,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不如這樣。”

    杜仲輕輕攆動著手中的銀針,張口道:“你只要堅持住一分鐘的時間,不跑去上廁所就行。”

    “記住,為了讓我滾出學校,你一定要用你強大的心理力量來戰勝你的身體。”

    杜仲提醒道。

    “哼,你們很快就會知道,針灸是假的。”

    學生環視著那些不斷哄笑的學生,咬著牙恨恨的說道。

    “好,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

    說話的同時,杜仲輕輕一甩手,手中的銀針飛射而出……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