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好好討論神醫遺書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好好討論神醫遺書

    (神醫昨天作于突破二百萬字了,撒花!最近情節讀者反應不太給力,放心,很快就給力了,我已經重新設計大綱,保證情節流暢性和暢爽性,如果能情節連環一口氣寫到結束那更好了,下一個二百萬字,絕對精彩!期待吧!

    匿名把張大方和犯罪證據仍到公安-部之后,杜仲悄然混入人群。fqXsW.CoM

    他可不想被公安-部的人拉去幫住調查什么的。

    很快的,杜仲就來到了一間車站賓館。

    這是杜仲來到京都的第一時間開的房。

    回房,提出一個雙肩包,杜仲就直接退房離開了。

    “喂,師叔?”

    一邊走著,杜仲一邊打通了李金樺的電話。

    “怎么著,你小子又有什么事?”

    李金樺笑聲問道。

    “沒事,這不剛到京都嘛,準備過來拜訪拜訪您。”

    杜仲嘿嘿一笑。

    “你來京都了?”

    李金樺一愣,旋即才用恍然大悟的口吻,說道:“張大方的事,是你做的吧?”

    “恩?”

    杜仲一愣,他這才把張大方送去辦沒多久,這事怎么就傳開了?

    “你小子還真會挑事,你知道一個張大方,會牽連出多少人來嗎?”

    李金樺輕嘆道。

    “牽連得越多越好,反正是為民除害。”

    杜仲正色道。

    “這里頭的道道可多著呢。”

    李金樺滿是深意的說了一句,旋即張口道:“我住在南海軍區大院,你自己過來吧,我讓人去門口接你。”

    “好。”

    杜仲點點頭,掛斷電話。

    打輛出租車,朝著南海軍區大院行去。

    車上,杜仲抿嘴沉思起來。

    “南海軍區大院?”

    “師叔雖然名為御醫,但也不至于住到軍區大院去吧?”

    “難道,師叔還有別的身份,或者師叔的家人……”

    身為神秘部隊的軍人,杜仲很清楚,南海軍區大院代表著什么。

    那個地方,除了現任的一系列重要的軍事指揮官,以及高級政府要員之外,便只有一些非常特別的國家級英烈的家屬才能入住其中。

    毫不夸張的說,那個地方簡直就是一座無法擊破的軍事堡壘。

    沉思間,出租車在一道被艷綠植被圍繞著的大門前停了下來。

    下車。

    杜仲舉目一看,只見那大門很高,大門兩側的圍墻卻很矮,圍墻上攀爬著各種藤青藤,在大門口,還有兩個圓形石臺,石臺上站著兩名被汗水浸濕衣衫的軍人。

    軍人雙手持槍,一臉堅毅。

    “啪嗒啪嗒……”

    就在這時,一名身著管家服裝的中年人突然走了出來。FqXsw.coM

    “你就是杜仲吧?”

    中年人一見到杜仲,便是面帶微笑的問了起來。

    “對。”

    杜仲點點頭,張口道:“請問,您是?”

    “我是李家的管家。”

    中年人微微一笑,張口道:“老爺讓我出來接你。”

    “謝謝。”

    杜仲點點頭,邁步朝大門內走去,可還沒走到門口,那活脫脫雕像一般的軍人,突然就從石臺上走了下來,欄在了杜仲身前。

    “請出示證件。”

    軍人望著杜仲,面無表情的張口道。

    “沒有。”

    杜仲愕然。

    有人出來接,居然還被攔了下來,這地方的管理方式,果然一點也不比軍區差。

    “請跟我來。”

    軍人點點頭,轉身走向大門口的一個安保室。

    杜仲疑惑的朝管家看了一眼。

    “去吧,檢查完隨身物品,我才能帶你進去。”

    管家張口道。

    聞言,杜仲苦笑著點點頭。

    在安保室內,被高科技儀器把全身上下檢測了一遍,杜仲才被放行。

    跟在管家身后,杜仲進入院中。

    這一進去,頓時就驚嘆了起來。

    這那里像是住宿區,完全就是一個皇家園林啊,其中山水花草,應有盡有,到處都是養眼的綠意,而且還非常的整潔。

    只是,走了半天,杜仲連一個人都沒見到。

    抱著滿心的疑惑,杜仲很快的就跟著管家,走到了一間仿若古時的四合院門前,這里同樣有軍人守衛。

    只不過,這一次杜仲并沒有被阻攔。

    進入四合院。

    管家帶著杜仲,直接走進了正對著大樓的,那一棟主要由紅木和玻璃建造而成的小型別墅,雖然大部分是木制,但看上去卻異常的豪華。

    “來了?”

    剛一進門,李金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此時,李金樺正坐在敞亮的客廳里,面為微笑的望著杜仲。

    “師叔。”

    杜仲恭敬的喊了一聲。

    “老爺,沒事我就先下去了。”

    管家張口道。

    李金樺點點頭。

    杜仲一邊好奇的打量著房間內部的環境,一邊走向李金樺。

    “怎么,很奇怪嗎?”

    李金樺笑著問道。

    “很奇怪。”

    杜仲點點頭,張口道:“整個院子都很奇怪,除了守衛和管家之外,我連一個人都沒見到,而且這里的管理,不比軍區差!”

    “哈哈。”

    李金樺大笑一聲,點頭道:“不錯不錯。”

    “師叔,這……”

    杜仲張口詢問。

    “以后你會知道的。”

    李金樺張口打斷杜仲的問話,隨后又問道:“說吧,這次來京都干什么來了?”

    “您不都知道了嗎?”

    杜仲咧嘴一笑,張口道:“其實,除了張大方的事情外,我這次來京都,主要就是來感謝師叔的,順便也給師叔送些靈茶。”

    說話間,杜仲打開雙肩包,從中取了出一個靈茶大禮包,遞給李金樺。

    “哦?”

    李金樺接過大禮包,一臉滿意的說道:“我沒聽說你們公司生產這種禮包啊?”

    “這是專門為師叔定制的,里面有五公斤靈茶,夠您喝上一段時間了。”

    杜仲笑道。

    “不錯不錯。”

    李金樺哈哈大笑起來,對于杜仲的看望,很是受用。

    “師叔,謝謝您幫我。”

    杜仲張口感謝道。

    “恩。”

    李金樺點點頭,張口道:“先別說這些,你要是不來京都,我還正準備去開源一躺呢。”

    “去開源?”

    杜仲一愣。

    “沒錯,自從上次神農祠的事情一了之后,我心中就生出了很多困惑,一直想去找你師父聊聊,但都沒什么機會。”

    李金樺面帶疑慮的說了一句,旋即張口道:“既然你來了,那咱們叔侄二人,可得好好的談論一下,那神農祠墻壁上的神醫遺書……”

    說罷,李金樺便是直接起身,拉著杜仲朝書房走去。

    倆人這一談,就談到很晚。

    ……

    第二天一早。

    杜仲乘坐第一班飛機,回到開源市。

    “嘀嘀嘀……”

    剛一下飛機,杜仲就接到了黃明進的電話。

    “杜董事長,您在哪兒呢,我這邊事情弄大了,你得趕緊過來一趟。”

    黃明進張口便道,苦澀的語氣中帶著些須的喜色。

    “怎么了?”

    杜仲張口問道。

    “自從咱們的靈茶被定為特供御品的消息傳開以后,那些剛剛消停下來沒多久的代理商,就全都找上門來了,就像是那聞見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全都爭著搶著的要來做我們靈茶的代理商。”

    黃明進苦笑解釋了一聲,旋即又補充道:“不僅是之前那些代理商,這一次,就連全國各地的茶商也都摻和進來了,沒你的指領,我下不了決策啊。”

    聞言,杜仲咧嘴一笑。

    “現在是時候了。”

    微笑著,杜仲點點頭,張口道:“你是銷售總監,這事你自己處理就成,記住一點,我們的新品靈茶沖泡粉和中檔禮包都可以做代理,高檔產品就算了,我們現在的產量太少。”

    “我自己處理?”

    黃明進一驚。

    “對,你看著辦吧。”

    杜仲點點頭,直接掛掉電話。

    站在機場門口,舉目望著遠處那一座清靜而幽雅的蓮花山,杜仲輕吐一口氣,呢喃道:“政委派來的一百人,也是時候開始調教了……”

    說罷,直接上了一張出租車朝著蓮花山行去。

    這邊。

    剛掛斷電話,黃明進就苦笑連連。

    雖然打從一開始,他和張漢的身份就是靈茶的銷售總監,但是他從來就沒有想到過,靈茶竟然會火爆到這種程度,這都成御品了。

    也不知道杜仲那來的能耐,竟然把靈茶推到了這樣的高度。

    心中地杜仲充滿敬意的同時,黃明進也開始范起愁來。

    這次慕名而來的代理商實在太多了,他可得好好想想。

    沉思間,黃明進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五分鐘后,把那些代理商全部帶到三樓的會議廳,就說我在那里等他們。”

    掛斷電話,黃明進立刻朝著三樓趕去。

    這是一間非常寬大的會議廳。

    是之前黃明進做房地產的時候,專門用來跟高級房產商開會的地方。

    一到會議廳,黃明進就立刻沉思起來。

    短短五分鐘后。

    隨著腳步聲的響動,在一名新聘來的前臺服務員的帶領下,一大群人就像是洶涌的激流一般,一股腦的涌進了會議廳。

    “歡迎各位,請各位就坐。”

    人一到,黃明進立刻起身,拍手歡迎眾人。

    在黃明進的示意下,人流快的安靜下來。

    眾人就座。

    “我知道各位今天來的目的。”

    望著眾人,黃明進微微一笑,張口道:“經過董事長的決策,我們的產品靈茶,確定會招收代理商。”

    這話一出,整個會議室內,頓時就火熱了起來。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流露著興奮和期待。

    “不過,針對代理商,我們公司只會放中檔的靈茶禮包,以及定位在低端市場的靈茶沖泡粉。”

    黃明進再度出聲,補充道:“并且,目前我們只招收省級總代理,沒有市級!”

    一句話,再度把眾人刺激得興奮起來。

    省級總代理!

    這是一個什么位置?

    普通人或許不知道,但身為代理商的他們卻很清楚。

    如果把靈茶總公司比做紫禁城,黃明進就是靈茶王朝的丞相的話,那省級總代理可就相當于巡撫啊。

    只要能搶到這個代理權,便能一只手捏住整個省的利益鏈……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