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古慕兒還活著!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古慕兒還活著!

    “不要太緊張,慕兒還活著。Fqxsw.coM2”

    望著杜仲那激動的模樣,木老溫和的一笑,張口道:“只不過是被周家人軟禁起來了而已。”

    “沒死,慕而沒死……”

    杜仲全身一顫,神色無比激動,一瞬間仿佛從看不到邊的黑暗中走了出來,見到了希望的曙光似乎的,急忙張口問道:“師父,您有沒有辦法把慕兒從周家人手里,救出來?”

    聞言,木老皺起眉頭。

    面色凝重的說道:“難,很難!”

    “想從不可知地救出一個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這其間不僅僅關系到周家。”

    說到這里,木老神色一轉,仿佛不想再繼續說下去似的,張口道:“不過,你可以放心,慕兒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杜仲點點頭。

    從木老口中聽到這個消息,他才終于放下心來。

    正如木老所說的,他現在的確不是周家人的對手,別說整個周家,若不以死相拼,他甚至打不過周家圣女。

    對這一點,杜仲極為清楚。

    所以那股報仇的沖動,也在被他刻意的抑制著。

    “師父,你是怎么知道慕兒現在的情況的?”

    杜仲張口追問。

    “唉……”

    木老沒有回答杜仲的問話,反而神色復雜的嘆了口氣。

    見狀,杜仲頓時就明白了,也不再多問。

    “來,咱們繼續。”

    走到一群戰友旁邊,杜仲立刻插開話題。

    再一次,幫助兄弟們突破。

    “鱷魚來。”

    在幫助老妖和小梟突破之后,杜仲把第三個目標放在了鱷魚身上,雖然鱷魚沒了一條腿,但他雙手還在。

    也正是因為鱷魚沒了一條腿,才最需要保護。

    聽到杜仲的呼喊,鱷魚杵著拐杖走上前來。

    杜仲繼續按照著之前的方法進行。

    木老則繼續站在一邊觀看。

    “砰!”

    沒一會兒,隨著一個落地聲的響起,鱷魚也突破了。

    “不錯不錯。”

    眼看著杜仲又幫助一個人成功突破到暗勁期,木老不由得一邊點頭,一邊贊嘆出聲。

    “雖然這個方法極好,但是你這些戰友的天賦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突破,他們也算是天賦極高的人了,若換成普通人的話,或許就沒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突破了。”

    杜仲不可置否的點點頭。

    畢竟,他的這些戰友,可都是跟他一起從神秘部隊走出來的。fQxSw.com

    生死戰場經歷了不知多少,心境自然也要比普通人高深許多,加之眾人在武力上付出的努力都不少,要進入暗勁期也并不是什么難事。

    此時,杜仲心中滿滿的全是干勁。

    得知了古慕兒沒死的消息,他心里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來了。

    從周家圣女說出古慕兒已死的事后,杜仲的心里就一直在內疚,是他害了古慕兒。

    如今,這股內疚感終于是徹底的消退了。

    “慕兒,等我!”

    暗暗捏著拳頭,杜仲心中誓道:“我一定會把你救回來。”

    當天下午。

    木老走后,杜仲依舊留在宿舍里,一個一個的幫助戰友突破。

    而此時。

    一處云煙飄渺,空氣中彌漫著純凈氣息,到處建造著奢華的亭臺樓閣的地方,帶著白色面紗的少女,走在臨懸崖邊緣而建,放眼望去一片云海的樓閣上,臉上神色漠然。

    走到正對云海的房門外,面紗女步子一停,推開房門。

    房間很小。

    除了一床、一桌四椅之外,再無其他。

    面紗女目光一轉,望著坐在那唯一的一張木桌旁,遠遠的望著窗外的云海呆的身影。

    此人,赫然就是古慕兒。

    似乎是被推門聲驚擾到,古慕兒猛的回過神來,轉頭看向房門前的面紗女,直接張口說道:“我勸你趕快把我放回去,我男朋友可是很厲害的,他肯定會找到這里來,到時候你可就麻煩大了。”

    “他的確很厲害。”

    面紗女漠然的回了一句。

    “恩?”

    聞言,古慕兒一愣,神色激動的問道:“你們交手了?他人呢?”

    “我告訴他,你已經死了。”

    面紗女望著古慕兒,緩緩張口道:“他差一點殺了我!”

    “那他呢,他怎么樣?”

    古慕兒神色一緊,立刻就擔憂的問了起來。

    “他受了很重的傷。”

    面紗女開口道。

    “什么?”

    古慕兒心中一怔,也不知為何,一股酸楚涌上心頭,眼淚唰的就留了下來,一雙眼睛像是看仇人一般,死死的盯著面紗女。

    “又是這種眼神。”

    見狀,面紗女感嘆一聲,搖了搖頭說道:“放心,他還死不了。”

    說話間,腳步一邁,便是走進房來。

    在古慕兒的正對面落座下來,面紗女才直勾勾的望著古慕兒,眼眸中閃爍著一絲茫然之色,說道:“我一直不懂得男女之情,為何能讓人不惜放棄自己的生命。”

    “我想,你應該知道。”

    “因為,我在你眼睛里,看到了和杜仲一樣的情緒。”

    說到這里,面紗女突然一轉口,問道:“你能給我講講,你和杜仲的故事嗎?”

    古慕兒一愣。

    隨著面紗女的話,她頓時就回想起了和杜仲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甚至是一些很小的,微不足道的事,此刻都是那么的清晰。

    想到往事,一股幸福之感,自心頭升起。

    古慕兒也在不知不覺間,慢慢的講了起來。

    “我第一次見到杜仲,是……”

    這一講,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

    “咚咚咚……”

    就在面紗女聽得極為入迷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從古慕而說的故事中回過神來,面紗女臉上流露出一絲很怪異的神色,似乎是有些羨慕,又攙雜著一些不明白和茫然。

    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故事。

    一直生活在不可知地,雖然對外界的了解從未間斷過,但是像她這種高高在上,又幾乎沒有什么朋友的人,根本就不懂得人們經常掛在嘴邊的“情”是什么東西。

    “呼……”

    輕輕吐了口氣,面紗女站起身來,望著古慕兒,張口道:“家人從小教導我,不能欠任何人,因為我還不起,所以我也不想欠你。”

    “作為你給我講故事的回報,你如果想學武功的話,我可以教你。”

    說到這里,面紗女轉過身去,走到門前打開房門,微微一頓,張口道:“我改天再來聽。”

    聲落,便是邁步離開。

    房間里。

    古慕兒仿佛沒有聽到面紗女的話似的,雙手托著下巴,一臉幸福的想著,杜仲現在在做什么呢?

    我突然消失了,他一定會很著急吧?

    入夜,蓮花山上一片通明。

    在杜仲的幫助下,刀鋒特戰隊的所有人都突破到了暗勁期。

    這等好事,當然少不了要喝酒助興。

    早已羨慕內家拳高手很久的他們,也終于是踏入了內家拳的大門。

    雖然只有暗勁懂勁期的實力。

    但是每一個人都相信,他們只要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就一定能成為人人羨慕的內家拳高手。

    杜仲對此也深信不疑。

    畢竟,他們在明勁上的實力,不可小覷。

    “杜仲!”

    就在眾人興高采烈的喝酒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了進來。

    “恩?”

    杜仲一愣。

    “嘩!”

    倉庫大門,突然被推了開來。

    還沒等杜仲反應,那喊聲的主人,便是直接沖了進來。

    此人,正是紫嫣紅。

    從楊天辰處得知了杜仲出關的消息,紫嫣紅就馬不聽蹄的趕了過來,要確定杜仲的情況。

    可這一來,卻現杜仲好端端的。

    最讓他震驚的是。

    上一次來蓮花山時,見到了杜仲的這些兄弟,竟然全都突破到了暗勁期。

    “你怎么來了?”

    杜仲面帶疑惑的望著紫嫣紅。

    “他們怎么回事?”

    紫嫣紅反而伸手指向杜仲的戰友,說道:“上次你閉關,我來找你沒找到,離開的時候分明看到他們全都是普通人,怎么一轉眼就都突破到暗勁期了?”

    眼前的一切,讓紫嫣紅很是吃驚。

    如果只是一倆個人突破,她甚至都懶得詢問,但所有人都突破了,而且實力清一色的都在懂勁期,這就有些太奇怪了。

    “他們?”

    杜仲看了看一眾戰友,聳聳肩道:“都突破了。”

    “我當然知道他們突破了。”

    紫嫣紅白了杜仲一眼,張口道:“可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小梟撇撇嘴,張口說道:“我們可都是天賦異稟的人,突破要暗勁期,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就是就是,以我們的實力,根本花不了兩個月的時間。就今天,大家興致一來,決定學點內家拳玩玩,就學咯……”

    “你沒聽錯,我們全都是今天突破的,在今天之前,我們甚至都不知道內家拳是什么玩意。”

    “嘿嘿,說不定你明天見到我們的時候,我們就突破到借勢期了。”

    小梟一帶頭,一群老兵頓時就臉不紅氣不喘的吹起牛來。

    “我估計今天晚上就能突破!”

    “那是!那是!我們是誰啊!”

    一旁,杜仲聽著都臉紅。

    可紫嫣紅卻無比的震撼。

    幾人的實力她看得很清楚,也可以確定,九人全都是在今天突破的。

    而且,這些家伙都是當兵的。

    之前還真有可能沒接觸過內家拳。

    這么一想,紫嫣紅心中更是震驚,伸手一把就抓起杜仲,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就把杜仲拉到了一邊,張口問道:“這些家伙根本不懂內家拳,要說沒有你的參與,我打死也不相信,老實交代,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