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這就是暗勁?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這就是暗勁?

    “第二步是什么?”

    找到了第一個方法的老妖,立刻就滿是興奮的問了起來。fqXsW.CoM

    “也沒什么特別的。”

    杜仲微微一笑,說道:“我們繼續推,但是這一次,你得在完全掌控身體本能反應的基礎上,仔細的觀察我使出的力道和作用。”

    “明白,來吧!”

    老妖點頭應聲。

    隨后,推攮繼續。

    又是十次。

    “看清楚了嗎?”

    十次后,杜仲張口問道。

    “看清楚了。”

    老妖點點頭,肯定的說道。

    “好。”

    杜仲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下一步,你要根據你剛學到的東西,用最少的力,在我不抵抗的前提下,把我弄倒。”

    “好。”

    老妖立刻點頭。

    “來吧!”

    杜仲微微一笑,再度出手。

    見狀,老妖眸中精光一閃。

    右手一伸,準備隨時反擊杜仲。

    可就在杜仲正要推向他的時候,他卻是全身一顫,突然就苦笑出了聲來。

    苦笑間,老妖停住動作,不動了。

    “怎么了?”

    “老妖,你倒是推啊?”

    這時,在旁邊對練著,目光卻一直集中在杜仲和老妖身上的幾人,立刻開口出聲。

    “怎么了?”

    杜仲也問了一句。

    “不行。”

    老妖苦笑一聲,張口道:“我才剛想用力,全身就下意識的緊繃起來,被本能控制住身體了。”

    “這就對了!”

    杜仲了然的點點頭,笑道:“想動手打人,要用的就是蠻力,你身上的本然力量揮不出來,需要訓練才能做到。”

    “怎么個訓練法?”

    老妖急忙詢問。

    “很簡單。”

    杜仲張口道:“下一次動手的時候,你得想著愛護我,要對我不離不棄,但是我全身上下都的刺,你還不能離開,更不能刺疼你,懂嗎?”

    “嘶……”

    聞言,眾人倒抽一口涼氣,紛紛聚集過來。

    雖然名為訓練,但是他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杜仲跟老妖的身上,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身為鐵血男兒。

    他們那里搞過這種兒女情常,更何況面對的是一個男人。

    這么變態的心境,讓眾人神色大變。

    一個個都苦笑了起來。

    “再來!”

    杜仲張口。fqxs.org

    “呼……”

    聞言,老妖深深的吸了口氣,調整了一下心態。

    他并沒有覺得杜仲說的話會惡心到他。

    畢竟,他跟杜仲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如果把每一場戰爭都當作一生的話,他跟杜仲之間的情誼,都足以做無數次輪回了。

    這種情誼中,愛護是必然存在的。

    “唰。”

    就在老妖深思的時候,杜仲突然出手。

    “恩?”

    然而,就在杜仲的手掌剛接觸到老妖身體的那一剎那,老妖眼中突然爆出一陣精芒,仿佛醍醐灌頂一般,突然就想通了。

    借著杜仲的力道軌跡,順手一拋。

    “唰!”

    就是這隨意的一動手,原本還好好站在他身前的杜仲,突然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瞬時被拋出很遠。

    周圍人見狀,頓時就傻眼了。

    誰也沒想到,老妖那看似無力的抬手一拋,竟然會出那么大的力道,把杜仲整個人都拋飛了出去。

    不只是其他人,就連他自己都徹底的呆住了。

    震驚,無比的震驚!

    “恭喜恭喜……”

    落地的瞬間,杜仲立刻穩住腳步,無比激動的拍起手來。

    杜仲當然激動。

    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真的成功了。

    原本,杜仲還一直在困惑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做到,沒想到按照自己的思路一來,還真的做到了。

    這個方法,雖然看起來很簡單。

    但實際操作起來,卻并不簡單。

    要使用這種方法,必須得一個心思精巧的內家拳高手做陪練才可以。

    聽到杜仲的恭喜聲。

    老妖更是不敢相信的望了望自己的手,又轉目看了看杜仲,呆呆的問道:“這就是暗勁?”

    “對!”

    杜仲點頭應聲。

    “我也來試試。”

    早已在一旁急不可耐的小梟,當即就一拳打向老妖。

    見狀,老妖似乎是找到了狀態。

    面對小梟的進攻,不慌不亂。

    就在小梟攻來的時候,手臂一動,直接用剛剛才學會的暗勁,把小梟給打飛了出去。

    “我去。”

    小梟重重的落地,神色驚異。

    “我也來試試。”

    青雉緊隨而至。

    然而,這一次青雉的攻擊還沒出手,就被逐漸熟悉了暗勁的老妖,給直接打飛了出去。

    這一下,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就是暗勁啊,太神奇了!”

    鱷魚一臉激動的說道。

    在方慶山的熏陶下,他對暗勁也稍微有了一些了解,如今真實的確定了暗勁的存在,并且還可以確定自己一定能練出來,當即就開始激動了起來。

    這一刻,所有人都無比的驚喜。

    同時,也都眼界大開。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硬碰硬之外,還存在著另外一套規則。

    望著震驚、詫異的眾人。

    杜仲微微笑了起來。

    他成功了。

    至少,他可以保證有了這個方法以后,自己身邊的親人和朋友,就有了自保的機會和能力。

    “唰。”

    就在這時,一個破風聲響突然傳來。

    “恩?”

    杜仲轉頭一望。

    竟然看到了木老。

    此刻,木老剛剛進門,一個邁步間,便是直接出現在了杜仲的身邊。

    剛一落定腳步。

    木老就望著杜仲那幾個顯得無比激動的戰友,疑惑的問道:“這是怎么了?”

    “師父!”

    杜仲恭敬的喊了一聲,旋即才張口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找到了一個能讓普通人簡單而快的進入到暗勁期的方法,您來之前才剛剛試驗成功。”

    “什么?!”

    木老大吃一驚!

    這怎么可能?

    身為級強者的木老,自然知道其間之困難。

    一個普通人,怎么可能簡單而快的成為內家拳武者?

    要真能的話,那豈不是可以直接組建一個武者軍隊?

    但是看杜仲這些戰友激動的模樣。

    顯然,杜仲說的是真的。

    杜仲又怎么可能騙他?

    木老深吸一口氣,無比震驚的望著杜仲,他打死也想不到,杜仲竟然真的能把明勁快轉化成暗勁的方法給明出來。

    “再給我演示一遍,我好好看看。”

    震驚中,木老張口道。

    “是!”

    杜仲點點頭。

    “小梟,你來。”

    杜仲張口。

    聽到點名,小梟當即就沖了上來。

    隨后,杜仲便是按照之前的劇本,在木老面前完全的演示了一遍。

    一邊糾正著小綃的心態和動作,一邊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

    木老在一邊,看得也是眼中精光閃閃。

    他現。

    杜仲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杜仲在不斷的引導中,讓對方逐漸的現“儒”和“愛”的精髓。

    雖然杜仲并沒有明說。

    但杜仲的方法,卻一直都是圍繞著這兩個字展開的。

    這和儒家所講的“克己復禮”是一個道理。

    “我也有了。”

    “我也有了……”

    一整套演示結束,把杜仲拋出去的瞬間,小梟驚喜的大叫起來。

    “哈哈!”

    木老也是哈哈一笑,神色激動的張口道:“好,有了這個方法,無數在暗勁門外徘徊的人,就能輕易的進入到暗勁期,這絕對是一股誰也想象不到的生力軍啊。”

    杜仲笑著點頭。

    “啪。”

    木老伸手在杜仲的肩膀上一拍,一臉豪邁的張口大笑著,說道:“不愧是我木仁峰的徒弟,干得漂亮!”

    杜仲謙卑一笑。

    “來,你給我好好講解一下,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木老張口道。

    雖然在剛才的演示中,木老看清楚了其中的八成,但也還是有一些沒有看明白的地方。

    “這個說簡單也簡單,說復雜也復雜。”

    杜仲張口應了一句,旋即補充道:“這種方法,看的是心境。”

    “恩。”

    木來附和著點頭。

    “我把他們導引向儒和愛的同時,也在時刻的糾正著他們的心境,從心境上指引他們,逐漸的觸摸本然之力,即便他們現在還不可能使用本然之力,但只要他們能保持心態,觸碰到本然之力……”

    杜仲一邊解釋著,一邊跟木老走向一邊。

    “哈哈,暗勁期,怎么這么簡單啊?”

    杜仲和木老一走,小梟立刻就哈哈大笑起來,張口說道:“這就跟自行車的平衡似的,只要掌握了,那就簡單的很,關鍵就在于這道門很不好進,不懂的人根本無門可入,可誰知道,那所謂的門,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沒有門,就是這么簡單。”

    小梟這一鬧。

    其他七人頓時就急壞了。

    每一個都迫切的想要突破,想要擁有跟小梟和老妖一樣的力量。

    “嘿嘿,來來來,一起來。”

    望著眾人迫切的模樣,小梟神色一變,無比銷囂張的望著七人,張口說道:“老子以前是玩陷阱的,真刀真-槍的還真教訓不了你們,現在老子可是內家拳高手了,不服的都給我上來,老子一支手就能干翻你們。”

    “切。”

    聽到小梟的話,七人齊唰唰的撇了撇嘴,朝小梟投去一個鄙視的眼神。

    隨后,又轉動眼珠,看向杜仲。

    此時,杜仲正好給木老講解完。

    “哈哈,沒想到你心思竟然如此的巧妙,這種既不凡又簡單的東西,都能被你明出來。”

    一邊跟杜仲走過來,木老一邊張口道:“確實,大道至簡,損之又損以至于無為啊!”

    杜仲咧嘴一笑。

    張口問道:“對了,師父今天怎么會突然過來?”

    聞言,木老神色一變。

    肅穆而凝重的張口道:“我打探到慕兒那丫頭的消息了。”

    “真的?”

    杜仲無比激動的張口問道:“慕兒還活著嗎?”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