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寶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寶物?!

    “喝!”

    話聲才剛剛落下,凌一塵便是突然動手。fqxSW.Com

    見狀,杜仲立刻迎了上去。

    “咻!”

    兩只攜帶著強大力量的拳頭,轟然對撞在了一起。

    “砰!”

    大響聲,震徹會場。

    所有人都大驚。

    沒想到,裁判團真的作了,竟然跟杜仲打了起來。

    顯然,這是一場平民與階級之間的斗爭。

    而杜仲所率領的,就是反對欺壓,反對霸權的起義者。

    以凌一塵為的裁判團,就是現實中的霸權主義。

    在場的武者都很清楚。

    身為武者,所尊崇的就是武道的尚武精神,每一個武者都認為,比武就是比武,根本不需要任何條條框框的限制。

    武者是自由的。

    不需要任何限制。

    更不需要凌一塵所帶領的裁判團。

    但,已經霸權了那么久的裁判團,是這么容易就能被推翻的嗎?

    就在所有人都在擔憂著杜仲等人的結局的時候。

    擂臺上。

    杜仲和凌一塵的拳頭已經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一記硬碰。

    杜仲在巨大的反震力道下,忍不住的倒退了一步。

    另一邊,凌一塵卻是倒退出了兩步。

    “什么?”

    凌一塵大驚。

    他沒有想到,杜仲的戰斗力竟然這么強,他可是意化期的強者,杜仲僅有身化期而已,怎么可能能隱隱的壓制住他?

    不只是凌一塵。

    一旁的仇冬生也是大驚失色。

    仇冬生也沒有想到,杜仲居然如此之強。

    顯然,昨天杜仲跟他交手的時候,必定隱藏了實力。

    心念及此,仇冬生那副準備坐山觀虎斗的面色,又再度變得難看起來。

    “都給我上。”

    眼看著自己被杜仲壓制,感覺臉上無光的凌一塵,驟然爆怒著大喝出聲。

    隨著凌一塵的一聲令下。

    除了被杜仲打吐血那人之外,期于五名裁判同時出手,竟是齊唰唰的攻向杜仲。

    他們知道,杜仲是這次起義的主心骨。

    只要打敗了杜仲,那么這次所謂的起義就會徹底結束。

    雖然明白這一點。

    但要實施起來,卻并沒有那么容易。

    就在包括凌一塵在內,五名身化加一起意化期強者,同時朝杜仲出手的時候。

    杜仲一方。

    6羽、妙音竹、易天照、紫嫣紅等人立刻出手迎擊。

    實力差不多的,都各自找了一個對手。fqXsW.CoM

    一時間,擂臺完全變成了亂斗場。

    各種碰撞聲,各中爆響聲,打斗聲,匯成一陣陣音波,回蕩在整個會場中。

    場下觀眾更是目不轉睛。

    這種難得的大混戰,就好象戰爭一樣,誰也不想錯過。

    “嗡……”

    就在混戰越演越烈的時候,一陣森冷的陰風突然傳開,吹拂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隨著陰風的吹拂。

    天色,突然就陰暗了下來。

    只見,原本還烈日炎炎的晴空,仿佛披上了一層黑布一般,無比詭異的變換成了入夜時的景象。

    現異相。

    擂臺上的混戰,逐漸的減弱下來。

    會場中,所有圍觀之人和參戰之人,都被忽然變換的天色吸引了。

    就在眾人都心疑之時。

    一股無比強勁的勁氣,仿佛空氣波一般,宛如海中浪濤一般,突然從遠出轟然襲來。

    一些實力弱小的圍觀者,在這層氣波的沖擊下,甚至被推飛了出去。

    整個會場中央一片混亂。

    擂臺上,全部人停手。

    能感覺到氣波的高手們,紛紛朝著氣波襲來的方向看去。

    “轟!”

    就在這時,一個悶沉如雷,震人耳膜的巨響聲,驟然乍響。

    遠處山間。

    一道虹光,宛如欲要撕裂天際的長劍一般,轟然沖天而起。

    隨著虹光的出現,所有人都感覺到,天地間的空氣仿佛都被加重了一般,有著一層不知名的重物,壓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這一刻,所有人都震驚了。

    包括杜仲在內。

    沒有人知道究竟生了什么。

    甚至,只感受著那股威勢,就沒人前往查看,生怕一靠近就被那虹光燒得尸骨不剩。

    “功德眼·開!”

    回到己方陣營,見凌一塵等人都被異相吸引著,杜仲才稍微安心,開啟功德眼查看起來。

    “恩?”

    功德眼一開,杜仲頓時就震驚了。

    在功德眼的觀察下,杜仲清楚的看見,在那道虹光中有著祥瑞之氣和紫氣,兩種氣體交雜形成了沖天的虹光。

    “祥瑞,紫氣?”

    杜仲心念一動。

    正在想著,是否有什么祥瑞出世的時候。

    功德眼忽然微微一顫,腦海中無緣無故的,出現了一道劍影。

    那劍影成黑色。

    劍身上刻著兩個上古文字。

    “帝一!”

    杜仲將那上古文字翻譯過來。

    就在這時,原本死一般的寂靜的會場,突然就躁動了起來。

    一些人,無比的激動。

    “這是祥瑞之兆啊。”

    “鎮上一直有一個傳說,傳言有一把寶劍五百年一出世,名為帝一,此劍為神物,每一次無主之后,后會回到這里,難道這次出世的就是傳說中的帝一寶劍?”

    “難道傳說是真的???”

    這話一傳出。

    所有的人頓時都坐不住了。

    整個會場議論紛紛。

    在那紛紛的議論中,一些聰明之人,悄然離開會場。

    伴隨著那些人的離開,越來越多的人反應過來,紛紛動身前往。

    “都給我停下。”

    就在眾人想要前往尋寶的時候。

    凌一塵突然爆喝出聲。

    隨后,跟在其身旁的六名裁判也都紛紛喝止。

    “所有人都停下,誰也不許動。”

    凌一塵大喝,說道:“此地是青年武者比武大會的舉辦點,是青年武者大會委員會的地盤,在這里出世的寶物理應歸青年武者大會委員會所有,任何人不得擅自搶奪,否則取消參賽資格。”

    說罷,凌一塵又恨恨的瞪了杜仲一眼。

    要不是杜仲搞出這么多事端的話。

    他只要一句話,就能讓全場的人都聽他的。

    可如今,杜仲這事一出,還有人愿意聽他的嗎?

    深知這一點。

    凌一塵話聲落下,便是給了身旁幾人投去一個眼神。

    幾人立刻會意,在凌一塵的帶領下,暴掠而出,朝著寶物出世的地方行去。

    見狀。

    所有人為之一愣。

    而后才反應過來,凌一塵這個老家伙,是想利用他的霸權主義,名目張膽的獨吞寶物。

    到這時,在場的所有武者才明白過來。

    杜仲的起義的正確的。

    “我去你-媽的裁判團,去你-媽的委員會,一群狼狽為奸,霸權主義的老狐貍……”

    “笑話,寶物出世的地方距離委員會所在的區域還有很遠,憑什么是你們的,真是貪得無厭的家伙……”

    裁判團剛動身,場下就傳來了無數鄙夷之聲。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

    凌一塵還想著把寶物據為己有,他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嗎?

    鄙夷聲中。

    眾人紛紛出動。

    再無一人搭理裁判團。

    見狀,儀凌一塵為的裁判團大急。

    “都給我停下來,不準動。”

    凌一塵大吼。

    其身后,裁判團的聲員,也都在四處呵斥。

    “武殿護衛,馬上給我記下這些人,誰敢再動,取消他終生參賽資格。”

    逼不得已,凌一塵再度使出他的霸權主義,以參賽資格來威脅眾人。

    然而,無論他怎么威脅,始終抵擋不住那水流一般,沖出會場的人流。

    擂臺上。

    “今日之情,杜仲記下了,多謝各位。”

    杜仲對著身后眾人抱拳感謝。

    眾人紛紛點頭。

    寶物出世,眾人哪還有心思來思考杜仲的人情?

    見眾人心不在焉。

    杜仲微微一笑,張口道:“寶物現世,各有緣法,此間之事已經暫了,大家自便吧。”

    聞言,眾人紛紛告辭,離開。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擂臺邊,尋找機會離開的仇冬生猛的邁出一步。

    正準備尾隨人群離開的時候。

    杜仲又再次一閃身阻擋在他身前。

    “其他人可以走。”

    望著仇冬生,杜仲冷聲張口道:“你想走,不可能!”

    仇冬生一咬牙。

    此時,紫嫣紅也圍了上來。

    “你們先帶鬼索離開。”

    杜仲張口道。

    “可是……”

    紫嫣紅有些擔憂。

    “沒有可是,馬上走!”

    杜仲以不容違背的語氣命令道。

    “呼……我知道了。”

    紫嫣紅深深的吸了口氣,朝杜仲凝望了一眼,說了一句,之后便帶著重傷的鬼索,轉身離開了。

    “唰!”

    就在紫嫣紅等人離開之后,杜仲二話不說,直接出手開打。

    “恩?”

    仇冬生完全沒有預料到杜仲會在這個時候動手,當即就被杜仲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被杜仲纏住的情況下,只能不得已的跟杜仲纏斗在了一起。

    打斗中,仇冬生的目光,卻一直盯著遠處的虹光,眸中流露著很是焦急的神色。

    傳說中,得帝一寶劍就能得武林至寶秘籍。

    這種足以激起任何人貪欲的寶物。

    仇冬生也非常的想要。

    若不是杜仲糾纏,他早就跑去尋寶了。

    原本,他以為杜仲也一定很想要,所以并不知道杜仲會對他出手,也就準備順著杜仲的意,等事情結束以后,再去尋寶,反正他實力最強,得寶的機會最大。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

    杜仲居然不要寶物,也要恩他糾纏。

    這讓他極為惱火。

    眼看去尋寶的人越來越多,仇冬生也越加的心急起來。

    只可惜,他無數次想要脫離開杜仲的攻勢逃離出去,卻都被杜仲給檔住了。

    纏斗,也因此而越加的激烈起來。

    然而,就在倆人打得天昏地暗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轟響聲,突然傳開。

    “轟隆……”

    伴隨著這響聲的傳出,整個小鎮都仿佛遭遇了強烈的地震一般,瘋狂的震動了起來……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