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圍追堵截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圍追堵截

    “我來。fqxs.org”

    就在杜仲沉吟的時候,青雉突然出手,從杜仲手里把電話給搶了過來。

    杜仲也就順勢而為。

    反正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跟徐鴻儒開這個口,讓青雉這家伙來說,倒也是最好的辦法。

    “哈哈,老徐,我是青雉。”

    接過電話,青雉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小子,玩槍都快把自己玩廢了,還不知悔改,快把我的槍還我。”

    徐鴻儒張口喝斥。

    “老徐,不是我不還,實在是還不了啊。”

    青雉故做哀怨的嘆了口氣,補充道:“你說這些槍都已經從部隊里出來了,怎么能再拿回去,給你拿回去哪不是打草驚蛇,妨礙你找軍隊里的蛀蟲了嗎?”

    “不用你提醒,我會把這些軍火隱藏起來。”

    徐鴻儒張口道。

    “別,別啊。”

    青雉哈哈一笑,說道:“老徐啊,這些軍火隱藏起來,那得多浪費啊。”

    “就這樣啊,槍呢我們就扣下來,放在我們兄弟幾個手里,你也能放心,省得流出去危害社會,如果你實在覺得心里堵的話,那你就直接開個價吧,反正杜仲現在有錢,我讓他給買了。長風文學

    www.

    ”

    這話一出。

    坐在一旁的杜仲,頓時就無語了。

    “你們……”

    電話那頭,徐鴻儒更是無語。

    當他聽杜仲說,青雉也在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批軍火要打水漂了。

    “不行,軍火是國家的物品,怎么能販賣,你們必須把它給我還回來。”

    徐鴻儒想了想,語氣堅定的說道。

    “是嗎?”

    青雉一愣,旋即話風一轉,無辜的說道:“報告政委,我們抓到販賣軍火的走私商人,但我們沒有看到槍,連一顆子彈都沒看到。”

    這話一出,杜仲和小梟頓時笑叉了氣。

    青雉這家伙,居然敢跟政委這么說話,這要是被政委給逮到,那必須得脫一層皮啊。

    可這是在電話里。

    徐鴻儒拿他也沒轍,就算發再大的火,青雉也看不見。

    為了摯愛的槍械,青雉這家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區區一個徐鴻儒怎么可能嚇得到他?

    大不了,被逮到毒打一頓。

    那也值!

    “放屁!”

    聽到青雉的話,徐鴻儒頓時被氣得不輕,連臟話都從嘴巴里飆了出來。

    “我沒有放屁,我還沒吃飯呢。”

    青雉裝佯的說道。

    “你你你,你小子皮癢了是吧?”

    徐鴻儒見講理不行,當即就開始威脅起來。

    “老徐啊,你這招對我沒用,你也知道。”

    青雉嘿嘿一笑,說道:“我也不跟你多說了,把帳號發過來,我讓杜仲給你打錢,要不要你自己看著辦。”

    說罷,直接掛斷電話。

    “高。Fqxsw.cOm”

    電話掛斷的同時,杜仲和小梟同時轉過頭來,朝青雉豎起了大拇指。

    “嘿嘿。”

    青雉得意的一笑。

    “要是那天東窗事發,我就當什么也不知道。”

    杜仲張口道。

    “我也是。”

    小梟急忙跟聲。

    倆人都擺出一副事不關己,己不愁的模樣。

    見狀,青雉頓時搖頭苦笑。

    “這個小青鳥,別讓我給逮到,否則我把你扒成肉鳥。”

    另一邊,聽到電話掛斷聲的徐鴻儒氣得來回踱步,那模樣,根本停不下來。

    ……

    “槍也搞到了,咱們現在去哪兒?”

    半小時后,車子剛準備出城的時候,青雉突然問道。

    “恩……去開源。”

    杜仲沉思了一會兒,才開口道。

    “好。”

    小梟點點頭,立刻開車上高速。

    “轟轟……”

    剛一上高速,杜仲三人就見到,一連三四輛卡車,載著滿滿的軍人,沖進城里。

    顯然,這些家伙都是沖著事發地點去的。

    “小青鳥,你這次可玩大了。”

    見到那一卡車一卡車的兵,小梟不禁深吸了口氣,說道。

    “居然來了這么多?”

    杜仲也是一臉的震驚。

    他能清楚的看到,那些軍人身上帶的軍銜以及標志,從手臂上的分隊標志來看,喜歡些軍人幾乎都來自于特種部隊。

    為了抓一伙已經被制伏的軍火販賣商,有必要派這么多特種兵來嗎?

    顯然,這些特種兵并不是來抓黑鼠一群人的,而是來抓青雉的。

    “我的個媽啊。”

    青雉也被這陣勢嚇了一跳。

    “小螞蚱,你倒是開快點啊,待會被老徐逮到就完了。”

    青雉急忙催促。

    “你再叫一聲。”

    小梟一腳剎車下去,車速銳減。

    小螞蚱,是小梟在部隊里的外號,梟代表的是貓頭鷹,可青雉就喜歡叫小梟螞蚱,因為在小梟的老家,有一種很小的鷹,被叫做螞蚱鷹。

    所以,小梟每一次聽到這個外號,都會生氣。

    “別,別……梟哥,梟爺。”

    青雉意識到自己的錯,立刻就軟了下來。

    “這還差不多。”

    小梟輕哼一聲,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頓時加速,飛速奔向開源市。

    ……

    天揚市,距離開源市有一千三百公里。

    一平均一百三十公里的時速,需要整整十個小時才能道。

    當然,那是對于普通人來說。

    對小梟這種在軍隊里習慣了狂爆車技的家伙來說,一百三十的時速實在太慢了。

    在高速公路上,火立全開的情況下。

    小梟直接飆到了一百七。

    要不是因為一百七就是車子的頂速的話,他完全可以飆到兩百以上。

    五個小時后,三人在車上昏昏欲睡。

    就連小梟的那只獨眼,都是一閉一閉的。

    “嘀嘀嘀……”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傳來,把三人驚醒過來。

    “是政委。”

    杜仲掏出電話一看,當即就笑了起來。

    “我就說吧,老徐他一定會妥協的。”

    青雉哈哈大笑。

    “你接吧!”

    杜仲把電話塞到青雉手里。

    “接就接。”

    青雉立刻按下接聽鍵。

    “老徐,想通了?”

    電話一接,青雉就問道。

    “你們幾個臭消息跑去哪兒了?”

    徐鴻儒怒聲問道。

    “我們是什么人啊,就憑你訓練出來的那些,掛著特種部隊標示的新兵蛋子,也想抓我們,老徐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

    青雉嘿嘿一笑,說道:“再怎么說,我們也是那個隊里出來的不是?”

    “哼。”

    徐鴻儒冷哼一聲。

    “說吧,銀行卡號。”

    青雉笑聲不停,直接張口道。

    “我查過那些軍火的編號,全部五千萬,不二價。”

    徐鴻儒恨恨的張口道。

    “五千萬?”

    青雉猛的加重語氣,張口道:“老徐,你也太狠了吧,那個軍火商人也只要我們三千萬,你這一開口就憑空多了兩千萬啊。”

    “愛要要,不愛要就給我還回來。”

    徐鴻儒張口道。

    “要了,五千萬就五千萬。”

    杜仲立刻開口,答應徐鴻儒。

    聞言,青雉苦笑一聲,說道:“把帳號發過來吧,以后要是找我們幫什么忙,記得先把定金給交上。”

    說罷,青雉掛掉電話。

    在杜仲的指使下,小梟快速的找了一個小鎮停下來。

    杜仲直接進鎮里網吧,把錢轉帳到徐鴻儒給的帳號里。

    隨后,三人繼續一路朝開源狂奔。

    ……

    另一邊,深夜,漆黑叢林中的帳篷里,徐鴻儒緊皺著眉頭,來回踱步。

    在其身前,一名特種兵正站在桌前,戴耳機傾聽著什么聲音,操作著桌上視頻里的追蹤信號。

    “找,馬上把他們的位置給我找出來。”

    徐鴻儒下令。

    “報告,信號已經跟蹤到了,現在對方正在高速路上,天揚市通往開源市的方向,距離開源市還有四百公里。”

    正在觀測信號的的特種兵報告道。

    “開源市。”

    徐鴻儒冷哼一聲,立刻拍手。

    “啪嗒啪嗒……”

    頓時,一個十人特種兵小隊,從外面跑了進來。

    “你們馬上去圍追堵截這三個人,一定要把他們給我逮住。”

    徐鴻儒下令道。

    “保證完成任務。”

    十人小隊中,領頭的特種兵立刻敬禮大喊。

    “記住,這是一次演習,千萬不要下死手。”

    徐鴻儒提醒道。

    “為什么?”

    十人小隊的隊長往前邁了一步,張口說道:“對方挾持部隊軍火,為什么不能下死手?”

    “挾持部隊軍火?”

    徐鴻儒哈哈一笑,張口說道:“他們沒必要挾持,不準你們下死手的目的,是想讓你們見識一下,你們前輩的厲害,也順便給他們點教訓,剩得這么讓人不省心。”

    “前輩?”

    十人小隊的隊長眼前一亮。

    “保證完成任務。”

    再次喊了一聲,隊長立刻帶著小隊成員跑出帳篷,朝著開源市進發。

    ……

    開源市。

    西方的藍眼青年,收到一條消息。

    說是,發現了畫像上那一男一女,出現在蓮花上。

    當即,火速趕往蓮花山確定。

    很快的,藍眼青年就來到了蓮花山上,穿著一身旅游服,背著雙肩包,扮成一個旅客的模樣,直接就走進了鐵皮石斛種植基地。

    “您好,請問這里是蓮花山嗎?”

    進入基地,藍眼青年面帶微笑,一臉和善的走向一名種植鐵皮石斛的工作人員。

    “對,就是這里。”

    工作人員見到外國人,當即就一臉好奇的回應起來。

    “我聽說,這里風景很好,就想過來看看,沒想到居然見到了這么大的一個園子。”

    藍眼青年張口說道:“你們這個園子是種什么的?”

    “就是這個。”

    工作人員朝腳下一指,說道:“這叫鐵皮石斛,是一種中草藥。”

    “哦。”

    藍眼青年了然的點點頭,張口說道:“你們這里只種這種藥嗎?”

    “對。”

    工作人員答道。

    “是這樣啊。”

    藍眼青年臉色微微一變,稍做沉思后,說道:“我可以在這里拍幾張照片嗎?”

    “當然可以。”

    工作人員笑道。

    隨后,藍眼青年直接從雙肩包里取出一臺社攝像機,開始四處走動拍照。

    “那兩個人應該就在這個基地里,要查清楚最后一棵樣本在不在,就只有等晚上悄悄行動了……”

    觀察四周的同時,藍眼青年勾起嘴角,冷冷一笑。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