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神醫之上有靈醫!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神醫之上有靈醫!

    “污濁雜燴之氣。fqxs.org”

    等程浩離開,杜仲才皺眉呢喃起來。

    第一次見到程浩母親的時候,杜中就用功德眼查看過,發現程浩母親之所以昏迷不醒,身體發寒,全是因為體內附著著一層污濁之氣。

    這些污濁之氣,不但強行霸占著程浩母親的身體,甚至影響到了程浩母親的腦神經。

    導致程浩母親,一直昏迷不醒。

    要治好程浩母親的唯一方法,就是利用能量將污濁之氣完全排除,并且要為被污濁之氣侵蝕的內臟、神經和血肉補充能量。

    幸好之前程浩所作所為抵消了大部分的虛病,要不然他還真要費一番功夫。

    “開始吧!”

    想好了救治的辦法。

    杜仲立刻動手。

    雙掌牽引著體內能量,突然一動。

    便是將手掌緊貼在程浩母親的腦門上。

    要祛除污濁之氣,首先自然要護腦。

    因為大腦已經被污濁之氣侵蝕,若在祛除其他部位的污濁之氣的時候,引起大腦中污濁之氣的暴動,那可就不妙了。

    “嗚……”

    能量如風。

    快速的躥流進程浩母親的體內,從+長+風+文學 www.cfwx.net眉心開始,一點一點的逼迫著腦中的污濁之氣后退。

    整整五分鐘后。

    才是將腦中的污濁之氣,完全驅趕到胸腹中。

    “壓制。”

    保證了大腦的安全。

    杜仲不再緊張,立刻控制著強大的能量流,一股腦的沖擊而下。

    如百萬雄師屠城。

    無法阻擋。

    所過之處,污濁之氣瘋狂后退,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從胸口、到小腹、到雙腿,再到小腿。

    一氣呵成!

    沒一會兒,所有的污濁之氣,遍是被全部壓縮在了程浩母親的小腿內。

    “就是現在!”

    眼看著因為被壓縮而正要爆發的污濁之氣,杜仲心頭一動。

    立刻分出一股能量流來。

    猶如離弦的利箭。

    直接穿過污濁之氣,飛速的沖到程浩母親的腳底。

    “開穴。”

    心中震喝一聲。

    杜仲直接控制著能量,沖擊在程浩母親,腳底的涌泉穴上。

    “咔嚓!”

    一聲脆響傳來。

    杜仲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穴位開了。

    “排毒!”

    穴位被沖開的瞬間,杜中立刻控制著浩蕩的能量流,再次壓制而下。fQXsw.CoM

    在那強大的壓制力下。

    聚集在小腿內的污濁之氣,頓時就從程浩母親的腳底,噴射了出來。

    就好象受到重力壓制的皮球一般。

    很快的,污濁之氣就被徹底清除。

    “散!”

    收手的同時,杜仲猛的一揮手,朝著那一團剛從程浩母親體內排出來的污濁之氣一打,將其徹底打散。

    “能量……”

    正準備給程浩母親補充能量的時候,杜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東西,突然一怔。

    “受污濁之氣侵蝕太久,她的身體還太弱,一次性補充的能量太多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呢喃一聲。

    杜仲直接將程浩母親體內的能量,完全收了回來。

    而后,就地一坐。

    從褲兜里掏出來一個拇指大小的能量石,然后運起能量,快速的在能量石上刻畫下來一個陣法。

    引能陣!

    這是杜仲突破到無距境后,在上古醫術的傳承中得到的其中一個陣法。

    陣法很簡單,但對人體的益處,卻頗為豐厚。

    因為引能陣,能將刻畫有陣法的物體中的能量,導引進入人體,從而為人體補充缺少的能量。

    刻畫引能陣的能量石雖然不大,但其中的能量,卻已足夠讓程浩的母親痊愈。

    刻好陣法,杜仲起身走向門外。

    “杜醫生。”

    見到杜仲出來,程浩急忙就迎了上去,一臉期盼的望著杜仲,問道:“我媽怎么樣了?”

    見狀,杜仲咧嘴一笑。

    “算是,基本治好了吧。”

    微笑間,杜仲張口道:“因為生病太久的緣故,得修養幾天才能清醒過來,另外雖然病是治得差不多了,但是你母親的身體很弱,這是我特意制作的一種藥玉,你拿回去以后給你母親佩帶起來,有這個藥玉在,只要一個月的時間,你母親就可痊愈。”

    “好好……”

    程浩激動得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一把就從杜仲手中把能量石搶了過去。

    “記住,這塊藥玉不能開孔,也千萬不要毀壞上面的圖案。”

    杜仲急忙提醒道。

    “謝謝,謝謝杜醫生,謝謝您。”

    程浩激動的點頭,止不住的給杜仲鞠躬,一雙眼里早已覆蓋上了淚光。

    已經過了多久了?

    這種各大醫院都說救不好,就連國醫大師都沒把握的病,終于是治好了。

    原本已經絕望的他,終于又看到了希望。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杜仲!

    程浩激動得渾身顫抖著,滿目感激的望著杜仲,一個勁的感謝。

    “還有……”

    杜仲伸出雙手,扶著程浩的肩膀,一臉嚴肅的張口道:“我知道你們家以前是開殺雞廠,專門幫人殺雞的,我不清楚你想不想學我說的話,但是我有必要說出來。”

    “這些年你父親和你哥哥相繼去世,跟這個殺雞廠有很大的關系,如果你希望你母親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從今往后就別不要再殺雞了。”

    程浩震驚的望著杜仲。

    他怎么知道他們家是開殺雞廠的?

    又怎么知道他父親和哥哥都在這些年相繼去世?

    他突然想到殺雞廠一年殺的雞,根本數都數不過來。

    父親和哥哥臨死前的幾個月老是做惡夢,難道,真是因為罪孽天深,受到了上天的懲罰嗎?

    “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我回去以后就把殺雞廠給關了,以后再也不做這種事了。”

    心念所及,程浩立刻保證道。

    以后他就做點安穩的生計,好好孝敬自己的母親。

    “好!明白就好。”

    杜仲點點頭,說道,“快去看看你母親吧。”

    程浩點點頭,立刻邁步而出。

    杜仲,也在此時邁步而出,朝著杜家一方人所在的地方行去。

    而就在這時杜仲發現神農祠門的另一面墻壁也龜裂了。

    上面赫然還有文字!

    “神醫之上有靈醫,吾早年得見一靈醫,天下之物皆可為藥,不可不謂之神靈!”

    “吾特向前輩請教,成靈醫之法。前輩傾囊相授,奈何吾資質有限,此生難攀頂峰,特留下靈醫之法,遺澤后世,望后世之人皆為靈醫,天下之病無不可醫!”

    “靈醫之上有圣醫,圣醫之法失傳久矣。圣醫之上可還有無?后學之人莫不可驕橫傲慢,醫道一途,如天無盡!”

    杜仲淡淡的看了一眼,立刻明白。

    靈醫,上古醫術第四層為用境!

    圣醫,上古醫術第五層和第六層!

    古人真是偉大啊!

    杜仲感慨一聲,走向杜家。

    在眾人對孫思邈留下的文字陷入瘋狂的時候,杜家人卻如沒事人一樣,一個個神色平淡的看著墻壁上的文字,臉上沒有半分激動之色。

    因為他們都明白。

    神醫的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達到的。

    更別說靈醫了。

    杜家最可貴的品質,就是自知!

    “爺爺,爸媽。”

    來到家人身前,杜仲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根本沒有一丁點治好病人的喜悅。

    “這是怎么了?”

    見到杜仲的神色,杜爺爺沒有一皺,疑聲問了起來。

    “小仲,不會是出了什么事吧?”

    杜仲的父親,杜承笛問道。

    “爺爺、爸媽,我想去漠北,去疫區。”

    杜仲說道。

    “什么?”

    杜仲的母親一聽,立刻驚叫了一聲,旋即斷然道,“不行!那里太危險了!”

    “媽,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這次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杜仲苦澀的勾起嘴角。

    “什么理由也不行。”

    杜仲的母親立刻回道,態度很堅決。

    她六年沒見兒子,這才見兒子不到一天時間,兒子竟然又要離開,而且還是去最危險的地方,她怎么舍得。

    “你有什么理由,先說出來我聽聽看,如果理由成立,我做主讓你去。”

    杜爺爺問道。

    “那里有我出生入死的戰友。”

    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他們是跟我一起從生死線上走下來的,那種情感沒法忘卻。他現在傷殘復原,現在生死未卜,我必須去救他!”

    杜爺爺點點頭,皺眉問道:“有把握嗎?”

    “不知道。”

    杜仲搖搖頭。

    他對瘟疫的情況沒有絲毫了解。

    “去吧,我支持你。”

    這時,杜承笛忽然笑著走上前來,拍了拍杜仲的肩膀,說道,“好男兒,就該義氣!”

    “去吧,多加小心。”

    杜爺爺也點點頭。

    “爸……”

    杜仲的母親突然就哭了起來,一臉委屈的望著杜爺爺,似乎是在乞求,別讓杜仲去疫區。

    “媽,對不起。”

    杜仲走上前去,緊緊的抱著他母親,張口說道:“相信您兒子,您兒子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回來,站在您面前的……”

    “嗚嗚~~~”

    杜仲的目前抱著杜仲嗚嗚的哭了起來,沒想到剛見面有事別離。

    “一定要安全的回來……”

    “嗯!”

    杜仲重重的回答道。

    跟家人道別之后。

    杜仲找到秦老和木老。

    “師父。”

    見到二老,杜仲鞠了個躬。

    “恩。”

    秦老和木老同時微笑點頭。

    “二位師父,我想去漠北。”

    杜仲也不猶豫,直接就張嘴說道。

    “疫區?”

    秦老眼前頓時一亮。

    “怎么著,中醫練好了,就只想著救人了?”

    木老則是不滿意的撇了撇嘴。

    雖然杜仲的武功一直沒有拉下,但是一直以來杜仲似乎都在以中醫為核心,大多數時候都在為中醫的事而東奔西跑。

    原本,木老對此也沒什么想法,但是跟廟祝交談完畢,一想到最多只有兩年的時間,木老也不由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