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們公司全額賠償!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們公司全額賠償!

    “等我?”

    杜仲點點頭,便朝著醫院的會議室走了過去。fQxsw.COm

    會議室的門是開著的。

    杜仲來到的時候,就直接走了進去。

    會議室里,河北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的十幾個高層,全都聚在其中。

    唯獨缺了范文軍。

    “范院長呢?”

    杜仲疑惑著問道。

    這不是范文軍找他來的嗎,怎么他到了,范文軍又不在?

    “院長有事處理,不在醫院。”

    一名高層隨口敷衍的解釋了一聲,旋即盯著杜仲,朝會議桌前的椅子上一指,語氣不善說道:“先坐下吧。”

    杜仲點點頭,走了過去。

    就在杜仲剛剛坐下的時候,一個還穿著醫師服,胸口掛著藥品部部長的中年人,突然就站了起來!

    “就在剛才,孕婦的家屬要求醫院賠償一百萬,雖然病是治好了,但是他們要求的是一次性解決精神損失費的問題,以及胎兒未來可能出現的其他問題。”

    這話一出,會議室里的所有人,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孕婦和胎兒都保住了,還要求賠一百萬?

    這根本就是在明搶!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文學 www.cfwx.net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胎兒沒有任何問題,孕婦也沒有任何問題。”

    這時,杜仲忽然開口,無比肯定的說道:“這次的事情,對胎兒和孕婦沒有任何影響。”

    一句話,頓時就讓眾人發起愣來。

    雖然人是杜仲救好的,可杜仲憑什么這么肯定?

    杜仲又為什么要說得這么清楚?

    “不行。”

    藥品部的負責人直接搖了搖頭,張口道:“我們怎么能確定病人和胎兒到底有沒有問題,未來的事,誰也沒辦法預知,所以醫院決定支付這一百萬的賠償。”

    杜仲眉頭一挑,問道:“既然你們醫院領導層已經決定了賠償,那還叫我來做什么?”

    “叫你來,當然是因為這次事故是由圣陰丸引起的。”

    藥品部的負責人一聲冷笑,張口說道:“所以,這一百萬的賠償,由你們公司全額支付!”

    聞言,杜仲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

    冷冷的掃視了現場所有人,原來在這等著他呢!

    原以為把人救好以后,就能免除藥廠的危機。

    可沒想到,人治好了,醫院卻找上了門來!

    而且這件事根本沒調查清楚,直接就讓圣陰丸承擔責任?

    杜仲越想越氣,心中頓時就生出了一股怒火。

    “沒錯,圣陰丸是我的藥廠生產出來的。”

    “但是。”

    杜仲雙眼一瞇,冷聲問道:“你憑什么認定這次事故是由圣陰丸引起的,有醫療事故鑒定書嗎?”

    “沒有,但是……”

    藥品部的負責人張口反駁。fQxsw.CoM

    然而,話才說到一半,杜仲就噌的站起身來,張口道:“既然沒有,那你憑什么這么著急要賠償?”

    聞言,負責人一窒,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你這是推卸責任。”

    稍微一愣之后,負責人面色一變,頓時就怒了起來,猛地站起來拍桌子道:“病人親口說,就是因為服用了圣陰丸才引起的這次事故,病人說了,那就一定是圣陰丸引起的。”

    說話的同時,雙眼直勾勾的瞪著杜仲,擺著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

    “呵!”

    聞言,杜仲冷笑一聲,說道,“真是笑話!病人不懂醫學,自然是外行,身為醫院藥品部的負責人,還把外行人的話當成內行來聽,難道連你也不懂醫學?”

    杜仲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這些人,居然會把責任歸結到他的身上。

    一百萬,很好賺嗎?

    況且,事故的原因杜仲很清楚,根本就不是圣陰丸引起的,憑什么自己要負這個責?

    “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支付這筆賠償費?”

    負責人臉色一沉,寒聲問道。

    “病人是我治好的,而且在治療之前,我已經給病人做了全面的身體檢查。”

    杜仲冷聲一笑,掃了所有人一眼,張口道:“檢查結果,是孕婦誤食了活血化淤的藥物,才導致了這次事故的發生,跟圣陰丸無關。”

    一句話,把自己的立場說得明明白白。

    杜仲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威脅。

    “當時只有你一個人在急診室,誰也沒看到,醫院也沒有檢查,你說了我就信?”

    負責人冷笑。

    言語間,似乎已經篤定了杜仲根本就是在狡辯。

    “你信不信都無所謂。”

    “這是事實。”

    杜仲淡然張口。

    “我不管什么事實不事實,我只問你,你是不是不想支付賠償?”

    負責人面色陰沉,寒聲問道。

    “沒錯。”

    杜仲強硬的點頭張口。

    “好。”

    聞言,負責人雙眼一瞇,深深的吸了口氣,張口道:“我以醫院藥品部負責人的身份正式通知你,我們醫院從今往后,不再使用圣陰丸這種藥品。”

    說完死死盯著杜仲。

    杜仲面色不變。

    眼神確實冰寒。

    這是在威脅嗎?

    “藥品的補償金,醫院會盡快支付給你,至于病人和家屬不滿意,要打官司的話,就由你們全權負責。”

    說完,負責人冷笑。

    “你隨意!”

    杜仲冷冷的看了負責人一眼,站起身來轉身就走。

    “你真的確定不使用圣陰丸?”

    杜仲走后。

    一名醫院的高層,有些遲疑的出聲問了起來。

    眾人都很清楚。

    自從開始銷售圣陰丸的那一天起,醫院的營業額就上升了許多,來醫院看病的人,也比之前更多了。

    而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沖著圣陰丸的奇效來的。

    一旦拒絕使用圣陰丸,醫院的績效,無疑會快速下降。

    到時候,只怕會得不嘗失。

    “圣陰丸的藥效太好了,雖然在短期內的確幫醫院提升了銷售額度,但是醫院從中賺到的利益并不多。”

    藥品部的負責人冷笑一聲,說道:“原本病人可以開兩百甚至三百的藥,自從圣陰丸一出現,所有人都只買圣陰丸,其他藥品全都滯留在倉庫,一旦這些藥品過期,醫院承受的損失,才大。”

    一席話,令所有高層領導點起頭來。

    “但是沒有圣陰丸的話,病人會減少,倉庫里的藥品在短期內也不可能全部銷售出去。”

    這時,又有一個人開口,說道:“如果,他把圣陰丸賣給其他家醫院的話,對我們醫院就更加不利了。”

    “放心吧。”

    藥品部負責人咧嘴一笑,說道:“這次我就是準備打壓他一下,讓他把圣陰丸的價格給降下來。”

    眾領導眼前一亮,同時微笑著點起頭來。

    “沒有圣陰丸,范院長那邊,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一人開口詢問。

    “范院長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而且我敢保證,這個杜仲一定會就范的,所以各位不用太過擔心。”

    要品部負責人哈哈笑了起來。

    “希望如此。”

    眾領導相視一眼,點點頭。

    任何能為醫院帶來利益的事,他們都不會錯過。

    如果能把圣陰丸的價格給壓下來的話,醫院的利益無疑會變得更大。

    ……

    離開會議室。

    杜仲并沒有離開醫院,反而直接走向孕婦所在的病房。

    來到病房的時候,杜仲發現病房里除了孕婦之外,還有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身穿一條普通的西褲,上身穿著白襯衫。

    顯然,是孕婦的丈夫。

    “你誰啊,走錯了吧,這是我們的病房?”

    剛走進病房,孕婦的丈夫就走上前來,面色不善的出聲說道。

    “沒走錯。”

    杜仲笑了笑,張口道:“我就是來你們病房的,你們好,我也是圣陰丸的負責人。”

    “好啊,正好找你呢!”

    孕婦的丈夫頓時就瞪起了眼,雙手把袖口一卷,勃然大怒著就要沖上來。

    “老公,別。”

    還躺在病床上的孕婦,急忙伸手抓住了男人的手,張口道:“剛才就是他救的我,要不然的話,我現在怕是沒了。”

    “他救你,那是理所當然的。”

    孕婦的丈夫嘴巴一張,怒喝道:“他把你救了就完了,你是我媳婦,肚子里懷的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讓你們白白遭這罪?”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現在不是沒事嗎,而且人家來做什么還不知道呢,你急什么?”

    病床上,孕婦翻了個白眼。

    見狀,站在門口杜仲,邁步走上前來。

    “我叫杜仲。”

    望著孕婦的丈夫,杜仲面帶微笑的,自我介紹道。

    “楊春民,我媳婦叫張麗。”

    孕婦的丈夫張口說了一句,臉色依舊憤怒。

    杜仲自然知道楊春民心中的怒火,天底下任何一個人遇上這事,都難免會憤怒。

    看了一眼對方的站姿,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問道:“你是做什么的?”

    “開出租。”

    楊春民撇了撇嘴,沒好氣的說道。

    杜仲點頭笑了一聲,說道:“你的腰和頸椎都有問題吧?”

    楊春民一愣。

    杜仲跟他明明是仇人,怎么還能這么冷靜平和的聊天?

    不過他腰椎和頸椎確實有問題。

    “這個當然,所有開出租車的人,腰和頸椎都有問題!”

    楊春民繼續撇嘴。

    要不是他媳婦拖著的話,他非得狠狠的揍杜仲一頓。

    “你這病,我可以治,如果你愿意的話。”

    杜仲笑著說了一句,旋即補充道,“免費的。”

    “不需要!”

    楊春民直接回絕道。

    “你說什么呢?”

    名叫張麗的孕婦聽到杜兩人的對話急忙拍了拍楊春民的手,她可是親自體驗了眼前醫生的超高醫術,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能錯過!

    “快過去讓他幫你治治啊,你這腰病和頸椎病,讓我整天提心吊膽的,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還猶豫什么?”

    “那就謝了!”

    楊春民似乎還是有些不愿意接受,但不想讓媳婦生氣,也就答應了。

    杜仲微笑著點了點頭。

    他之所以這么做,為的就是走心。

    要用心,讓對方感覺自己沒有惡意,而且全是善意,這樣才能得到對方的相信。

    在這種誤會的情況下,言語實在太過蒼白了。

    言語無用,直接用事實來說話。

    正因如此,杜仲才會主動提出幫他治療腰椎和頸椎病,而且一定要治好。

    杜仲很清楚,只有幫楊春民把病給治好,楊真民才會信任自己。

    接下來的談話,也就會輕松很多。

    “來吧。”

    杜仲微笑著,拉來一把椅子放在身前,示意楊春民坐上去。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