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第二十五章 請杜仲!

第二十五章 請杜仲!

    救護車剛停,一群醫生護士立刻緊張圍了上去,快速將病人送往加護病房!

    “這是怎么回事?”

    接到病人的時候,李本華整個人渾身一個激靈,趕忙對鄭成軍身旁的人詢問了起來。FQxSW.cOm

    “不清楚,書記昨天都還好好的,今天早上他上班時發現他整個人精神狀態都不好,剛說自己昨晚發燒了,突然就昏了過去,怎么叫也叫不醒!”

    女秘書眉頭緊鎖,一臉著急。

    “高燒,昏迷不醒!”

    聽到這個答案,李本華的心情稍微松懈了下來。

    隨后,在醫院的安排下,酒精散熱,輸液等等一系列的應急措施,都飛速的施加在了鄭成軍的身上。

    可是整整一個小時過后,鄭成軍的病情卻依舊沒有絲毫好轉!

    高燒不退,人依舊昏迷不醒!

    這下,可把醫院領導給急壞了。

    “柳婆子,快去找柳婆子!”

    一個滿頭黑發,身著黑色西服,戴著眼睛,臉皮微皺的中年人急得滿頭大汗,他就是齊魯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的院長,孫立品!

    鄭成軍不是普通人,是濟泰市的市委書記啊!

    如果再按這種情況,繼續燒下去的話,鄭成軍的血液都會被燒干的,到時候醫院可就惹上大麻煩了。

    這個時候,滿頭大汗的醫院院長孫立品,唯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柳婆子了!

    如今這種情況,恐怕也只有柳婆子出手,才能把人給救回來了。

    “院長!”

    李本華一臉苦笑的喊了一聲,說道:“柳婆子有急事,今天一早就趕往北京去了,要不然我早就叫人去找她了!”

    聞言,孫立品頓時傻了!

    柳婆子走了,那病重的市委書記怎么辦?

    “什么時候去不好,怎么偏偏是這個時候!”

    孫立品苦澀的嘆了一聲,旋即急忙指揮道:“快,把一切退燒的辦法都用上,無論如何一定要把人給我救醒!”

    “什么辦法都用了,這燒就是退不下來!”

    李本華焦急的說道。

    不只是李本華,病房里所謂的醫師專家,一個個都是無能為力的嘆息了起來。

    站在病床邊,那個女秘書更是直接急得哭出了聲來。

    “他是市委書記,你們一定要救救他!”

    女秘書出聲哀求道。

    “對了!”

    就在眾人沒有一丁點辦法的時候,一個年輕的醫師忽然開口,說道:“國醫大師柳婆子沒在,但她的徒弟不是就在醫院里嗎?”

    “那個叫楊柳的女娃,剛剛從生死線上走回來,怎么能讓他來看?”

    李本華狠狠的瞪了提議的醫師一眼。fqxs.org

    “除此之外,你難道有更好的辦法?”

    年輕醫師不知道哪里來的脾氣,立刻反問道。

    李本華頓時就沉默了。

    他的確沒有任何辦法!

    “她是國醫大師柳婆子的傳人,說不定會一些國醫大師獨家方法,我們只要叫她來看看病情,需要什么操作由我們來完成,不就行了?”

    年輕醫師繼續張口道。

    周圍的醫師眼前立刻一亮,對啊!

    “也只能這樣了!”

    李本華也被這個建議打動了,點頭道。

    “那還不快點給我去叫人!”

    聽到有辦法,孫立品當即就大吼了起來。

    一個個的站在這里討論,卻誰也不動,還真他媽把自己當成動口不動手的專家了?

    這都什么時候了!

    此時,楊柳正躺在病床上,捧著一本中草藥古籍,仔細的研讀著!

    雖然快死了……活到死,學到死嘛!

    “咔嚓!”

    突然,房門被推開了!

    楊柳抬頭一看,發現進來的是一個滿頭大汗的醫生。

    “不好了,市委書記突發高燒,昏迷不醒,又找不到病因,醫師們沒有任何辦法,院長讓我請你過去看看!”

    才一進門,那名醫生就張口急喝,一口氣把整個事件都說得清清楚楚!

    “走!”

    一聽這種情況,楊柳就急忙放下書,立刻走下了病床,跟在醫生的身后,朝鄭成軍所在的病房匆忙趕了過去。

    來到鄭成軍所在的病房里,楊柳二話不說,直接就開始檢查了起來。

    “怎么樣?”

    孫立拼一邊擦著額頭上的密汗,一邊輕聲詢問,生怕打擾到楊柳。

    聞言,楊柳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遺憾的說道:“我也無能為力!”

    這下,別說是孫立品,整個病房里的所有人都急了!

    誰也沒有辦法,豈不是說,只能就這么看著市委書記在醫院的病床上被燒死?

    這可怎么辦才好?

    孫立品急得像是熱鍋上是螞蟻,在病房里來或踱步,額頭上的汗水,怎么擦也擦不完!

    包括李本華在內,所有的醫師專家,也都是一個個愁眉不展!

    就在這個時候,齊魯中醫藥大學的副校長,齊天能也趕到了現場!

    聽到所有人都無能為力的時候,整個人也是變得急噪了起來。

    “或許,可以讓一個人試試!”

    就在眾人愁眉不展的時候,楊柳忽然開口了。

    “誰?”孫立品,齊天能和李本華,同時出聲問道。

    “杜仲!”

    楊柳直接張口道。

    “你說的,是河北中醫藥大學派來的交流生,杜仲?”

    齊天能張口問道。

    “沒錯!”楊柳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李本華忽然站了出來,嚴厲何止道:“不行,他只是個學生,連匠醫的水平都達不到,怎么能讓他來給市委書記治病,萬一出事了怎么辦?”

    “現在已經出事了!”

    “并且除了杜仲之外,我想不到任何人有這個能力!”

    楊柳據理力爭!

    她早就聽說過李本華一直跟杜仲不對付,看不起杜仲,所以聽到李本華的拒絕之后,就據理力爭起來。

    “杜仲是學生沒錯,但我也是學生,而且他跟我一樣,都是國醫大師的徒弟,為什么我可以出手,他就不可以!”

    “反正就是不行,這事關醫院和學校,怎么能讓一個外人插手?”

    李本華鐵了心,就是不想讓杜仲出手。

    因為,他壓根就沒有相信過杜仲的實力!

    “別吵了!”

    倆人的爭辨,讓孫立品聽得頭都大了!

    “現在都什么時候,還有閑心在這吵?”

    孫立品狠狠的瞪了李本華一眼,轉目看向楊柳,問道:“你說的那個杜仲,真的有能力醫治市委書記的病?”

    “我不敢保證,但是現在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辦法!”

    楊柳皺著眉頭,出聲道。

    “杜仲是國醫大師秦開元的徒弟,這一點我可以確認!”

    齊天能開口,說道:“至于他有沒有那個實力救治市委書記,我馬上打電話詢問河北中醫藥大學的校長!”

    說著,齊天能直接就走出了病房,直接撥通了范文軍的電話。

    “老齊啊,找我有事?”

    電話才剛剛接通,那頭就傳來了范文軍悠哉的話聲。

    “我想知道杜仲的醫術水平,達到了什么程度!”

    齊天能沒有廢話,直接開口詢問。

    隨后,又把緊急的事態給范文軍說了一下。

    范文軍也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當即就掛斷了電話,打給了秦老。

    三分鐘后,齊天能的電話響了起來。

    “怎么樣?”

    接通電話,齊天能開口就問。

    “我已經問過老秦了,老秦說可以讓杜仲試試,但沒有說一定能醫好,也沒有保證一定不會出意外,不過至于愿不愿意出手,那就得看杜仲的個人意愿了!”

    范文軍遲疑了一下,然后把秦老的話,盡數轉達給了齊天能。

    聽到這個消息,齊天能深深的吸了口氣!

    掛斷電話后,就直接走回了病房。

    “怎么樣,行不行?”

    齊天能剛回到病房,一眾醫生頓時就迎了上來,出聲問道。

    搖了搖頭,齊天能把秦老的話,轉達給了病房里的所有醫生!

    “哼,還看他的個人意愿,讓他給市委書記治病是看得起他!”

    李本華依舊不待見杜仲,在他看來,齊天能轉達來的話,完全是為了提升杜仲的地位!

    杜仲以交流生的身份來到齊魯中醫藥大學,分明就是為了河北中醫藥大學的面子來的,這地位一旦提高了,那醫院和學校的顏面何在?

    “秦開元是國醫大師,他說的話有一定的可信度!”

    “沒字節拒絕,就說明他覺得杜仲有治療鄭書記的能力!”

    孫立品沉吟著說道。

    “沒錯,我也是這么想的!”

    齊天能點點頭。

    兩大領導,都選擇性的把李本華給無視了!

    都到了這個時候,李本華還在惦記著個人恩怨,也難怪他窮極一生也沒辦法達到國醫圣手的境界!

    “在這么拖下去,病人的身體很快就會垮掉的!”

    看著糾結的眾人,楊柳一臉肅然的張口說道。

    聞言,齊天能和孫立品對視一眼。

    “立刻去請杜仲!”

    說罷,齊天能就直接給學校學生會打了個電話,說無論如何都要把杜仲給請過來。

    這邊,因為柳婆子離開的緣故,杜仲只能無趣的待在公寓里看電視,順便等待著迎接下午的挑戰。

    “咚咚咚……”

    突然,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打開門,兩個佩帶著學生會徽章的學生站在門口,滿頭大汗的把事情給杜仲說了一遍。

    聽完整個事情的經過,杜仲心念一動!

    正愁沒地方賺那最后一個功德點呢,這病人就自動送上門來了!

    說著,杜仲也不遲疑,直接就朝醫院趕了過去。

    才一走進鄭成軍所在的病房,杜仲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得難看起來!rg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