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神醫 > 第十二章 請杜仲幫忙!(求月票!)

第十二章 請杜仲幫忙!(求月票!)

    另一邊,齊魯中醫藥大學的會議室中,齊天能和一眾領導正滿臉愁苦的想著辦法!

    就在楊天辰出事的時候,他們就接到了通知!

    “只能報警了,我們幾個人根本做不了什么!”

    死一般寂靜的會議室里,齊天能突然出聲。fqxs.org

    “可是,綁匪既然敢動手,那就代表他們根本不害怕,一旦報警,必定會惹怒綁匪,到時候楊天辰可就危險了!”一名領導出聲反對。

    “那你告訴我,該怎么辦!”

    齊天能沉聲喝道。

    那領導頓時閉上了嘴巴,要是他知道該怎么辦的話,還需要聚集這么多人來商討對策嗎?

    會議室,又恢復了之前的死寂!

    就在這時,齊天能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是楊震雄!”

    齊天能拿起手機一看,頓時沒好氣的瞪了會議室中的眾人一眼,急忙接通電話,按下了免題鍵。

    “齊天能,你馬上幫我找一個人,他的名字叫杜仲!”

    楊震雄的話聲從手機里傳來。

    “杜仲?找他做什么?”

    齊天能一愣!

    “做什么?”楊震雄冷聲一哼,說道:“我兒子被綁架的事情,你不會不知道吧?”

    “是他做的?”齊天能驚疑道。

    “放屁!”

    楊震雄怒罵一聲,說道:“現在不能報警,要救我兒子,就只有靠他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請他出手!”

    電話斷線了!

    齊天能傻了,所有在場的學校領導都傻了!

    “那個叫杜仲的,好象跟河北中醫藥大學有點關系!”一個領導說道。

    聞言,齊天能頓時就想起來了,那個在河北中醫藥大學,贏了趙起讓學校丟盡顏面的人,不就是叫杜仲嗎?

    事態緊急,齊天能也容不得多想,立馬就打通了河北中醫藥大學教導主任,劉振明的電話。

    把事情一說之后,劉振明也傻了!

    他們根本想不到,楊天辰出了事,學校、家族和警察都幫不上忙,唯一能幫上忙的,居然是一個陌生人!

    雖然這么想,劉振明卻也沒有猶豫,馬上就聯系了杜雨荷,隨后就把杜仲正在附屬醫院的消息告訴了齊天能。

    齊天能一刻也不敢耽誤,直接趕往附屬醫院!

    來到醫院的時候,并沒有直接去找杜仲,反而是找上了范文軍。

    “范院長,這次你可得幫我一把!救命的大事啊!”

    才走進院長室,齊天能就一臉愁苦的說了起來。Fqxsw.coM2

    院長室內,正在喝茶的范文軍一愣,正要站起身來接待齊天能的時候,就聽齊天能把整件事給說了出來。

    “你確定你說的是杜仲?”

    范文軍一臉疑惑的問道。

    “沒錯,肯定是他!”齊天能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是楊震雄親口對我說的,除了杜仲以外,根本沒有人能救楊天辰!”

    “我也是怕直接去找杜仲,他會不答應,所以才會來請你,幫我跟杜仲說說,幫我一把!”齊天能補充道。

    “你跟我來!”

    范文軍點了點頭,招呼了一聲,就急匆匆的離開院長室,朝著頂樓的中醫診科走去,齊天能緊隨其后。

    很快的,倆人就來到了秦老的診室里。

    一開始秦老還很好奇,平日都不常見的范文軍,怎么會突然跑到自己的診室里來,而且還帶著齊魯中醫藥大學的副校長!

    后來,范文軍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給秦老說了一遍,秦老這才明白過來。

    聽完整件事情,秦老皺起眉來!

    “秦老,如果杜仲能行的話,就幫他一把,這事關人命!”

    范文軍做足了說客該做的一切,不停的對勸說著。

    秦老知道確如范文軍說的一樣,那是一條人命!

    行醫為的是什么?

    就是為了救人!

    見死不救,還行什么醫?

    可現在,那是窮兇極惡的綁匪,別人沒救到,反而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如果你去的話,會不會有危險?如果有危險,我去請你師父出來,只要他來了,一切都沒問題!”

    思前想后的考慮了一遍,秦老才看向杜仲,出聲問道。

    “危險肯定會有,不過應該不大!”

    杜仲沉吟了一下說道。

    剛才他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心中對綁匪的實力,也有了底。

    “木師父那里暫時就不用了,對付類似的事情,我經驗更多一些。”

    杜仲不懷疑木老的實力,只是他處理這樣的事情太多了,經驗豐富。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秦老當即點了點頭,隨后又關切的提醒道:“注意安全!”

    聽到杜仲答應,齊天能頓時松了口氣,急忙走出診室給楊震雄打電話報喜去了。

    杜仲,則是直接離開了診室,一邊朝事發地點走去,一邊撥通了毛強的電話。

    “小強,有點事要你幫忙!”

    通話中,杜仲把事發的位置告訴了毛強,同時提醒到,讓他一個人過來,并且不能開警車穿警服,但要帶上證件!

    毛強一口答應。

    很快的,兩人就在事發地點匯合了!

    不過杜仲卻并沒有把事情告訴毛強,因為他很清楚,一旦毛強知道了整件事,那就相當于報警了,到時候恐怕會出亂子。

    就算毛強不說,事后要是追查起來,他這個警察局隊長為什么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不上報,瀆職的帽子絕對扣上了。

    與其事后麻煩,不如不說!

    “隊長,這么急著找我過來,有什么事?”毛強出聲問道。

    杜仲微微一笑,說道:“沒事,證件帶上了嗎?”

    “帶上了!”毛強出聲道。

    “恩!”

    杜仲點了點頭,說道:“幫我調一下這個小區的監控!”

    聽到杜仲的話,毛強沒有絲毫懷疑,直接就帶著杜仲走進了旁邊的小區。

    毛強的證件就像是一張通行證一般,讓杜仲輕而易舉的進到了小區的監控室里,在走進監控室前,毛強接到了一個電話,所以并沒有跟杜仲一起進去。

    調取監控的時候,杜仲和小區的保安都驚訝的發現,監控全壞了,根本沒有一丁點的殘留!

    很專業!

    杜仲微微皺起了眉頭。

    從監控室中走出來的時候,正好撞上打完電話歸來的毛強!

    “隊長,怎么樣?”毛強問道。

    “沒事了!”

    杜仲應了一聲。

    “既然沒事,那我就先走了,局里來電話,有點事要我去辦!”毛強苦笑一聲。

    杜仲點頭。

    毛強離開后,杜仲獨自來到了事發的地方。

    聽楊天辰的保鏢報告的情況,那張面包車是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沖進來的,并且在快要撞上人的時候,還踩下了緊急剎車。

    那么,公路上就必然會留下剎車的痕跡!

    想到這里,杜仲蹲下身子,仔細的尋找了起來。

    沒一會兒,就找到了一道車痕,車痕上還覆蓋著一層泥土!

    杜仲伸手捏起一撮泥土,揉了揉!

    “不對,這應該是好幾天前留下的車痕!”

    杜仲搖了搖頭,這種方法他在部隊里的時候,經常使用!

    追蹤,是偵察兵必須學會的技能,而只有最頂尖的偵察兵,才能進入特種部隊,只有最頂尖的特種兵,才能進入杜仲所在的特戰隊!

    對杜仲來說,要追蹤一輛車,并不算太難!

    只不過,在城市里最繁華的地段,行人太多,容易破壞現場,造成線索消失!

    仔細的尋找了好一會兒,杜仲終于發現了目標。

    那是一道沒有泥土,而且非常深,非常純粹的剎車痕跡!

    “就是這條!”

    找到目標,杜仲瞇著眼,順著斷斷續續的車痕開始走!

    因為來的時候,車在公路上左彎右拐的,所以車痕并不明顯,杜仲只能一路觀察的同時,按照心中的判定的方向來走。

    然而,當他走到一個沒有監控的轉角的時候,車痕就完全的消失了。

    在轉角的另一邊,杜仲看到了一輛白色的面包車,停留在不遠處。

    走上去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車子的輪胎,以及剎車時的痕跡,杜仲斷定這張車就是綁匪使用的車輛!

    “換車了!”

    杜仲瞇起眼來,腦中想象出一副畫面,綁匪在成功的綁架了楊天辰,并把保鏢打暈后,就把車開到了這個地方,并且重新換了一輛車。

    這也是綁匪并沒有在第一時間離開,反而選擇與楊天辰的保鏢交手的原因。

    如果綁匪不把保鏢打暈的話,保鏢必然會一直跟在車屁股后面,那樣就會打亂他們換車的計劃!

    再者,保鏢對他們來說,完全不值錢!

    多帶一個人,就多一分危險!

    尤其是武力不錯的保鏢!

    想到這里,杜仲再次蹲下身子,依舊根據當天的車痕尋找起來。

    然而,在這個幾乎看不見車輛路過的轉角處,杜仲卻發現了六條車痕!

    “三輛車,分頭走?”

    杜仲挑了挑眉頭,不得不說這伙綁匪的意識還挺不錯!

    在沒有監控的地方換車,卻把所有的監控全毀了,而且一換就換了三輛,分別從三個不同的方向離開,以達到掩人耳目的目的。

    “以為這樣,我就沒辦法追蹤了嗎?”

    杜仲冷聲一笑,取出手機,打通了楊震雄的電話。

    楊震雄的電話,是范文軍傳給他的,齊天能讓范文軍告訴杜仲,只要能救出楊天辰,無論他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打這個電話!

    “你好,我是杜仲!”

    電話剛接通,杜仲就表明了身份。

    “我是楊震雄!”楊震雄的聲音傳了過來,言語間有些急迫的問道:“怎么樣了?”z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