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科幻小說 > 星河貴族 > 第457章 夜宴大勢

第457章 夜宴大勢

    安娜蘇挽著6銘一一見過一些重量級賓客,這些人有些來頭都很是不小,都挨著大貴族的邊,十三圓桌,除了少許之外,幾乎都有族人于此,有的還是家族中的主脈之人。

    相見6銘,很多人就笑著攀談,“三圣杯家族的蘭德家族,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啊。”

    其實蘭德家族近些年幾乎低調得不見明顯,特別是在6銘這一代上面,他直到如今二十歲才顯名于外,此前的人生完全就是偽裝成一個普通人生活在米蘭星圈。十三圓桌大隱于市,巨隱于朝,蘭德家族更隱的徹底,若不是時而會保持些曝光率,善忘的人們都快忘記十三圓桌里有個蘭德家族了。在6曼娜看來6銘在圣橡樹榜排名三十是低調。但旁人眼中,覺得這是圣橡樹機構給蘭德家族面子,畢竟一位下任繼承人居然才三十位,這幾乎就是沒落到底的節奏啊。

    所以此時與宴的人對6銘,并不如對待都星那些常常見睹光環的大貴族繼承人的仰慕敬畏。實際在這場宴席中的地位,大概也就相當于幾個都星聲望較高圓桌家族中的三少,四少吧。

    安娜蘇和6銘于賓客打過交道,微笑之余微微側,靠近6銘耳邊,忽而低聲正容道,“今天到場都有幾個大家族的要緊人物,都有染指皇家青年騎士團的野心,若是6銘你們蘭德家族在這里有什么籌劃,今天便要小心,謹防著被有心人套出去。”

    隨后她來到6曼娜面前,松開6銘的肩膀,微微一笑,“我借了你的堂哥一用,小魔女不會吃我醋了吧?”

    “吃個屁……”6曼娜話音剛起,隨即現剛剛她就在和安娜蘇暗暗比較,身材,屁股,女人味等多種方面,此時如果再爆粗,豈非更是被她比下去了?當下猛然瞅到身旁林海,竟是一只胳膊伸過來,把林海手就那么挽了過去,挺翹的瓊鼻高慢揚起,一副齒冷表情,“我男人就在這里,我會吃醋嗎?呵……呵呵!”

    安娜蘇一愣,隨即看了林海一眼,她心知這小魔女她雖然之前沒見過面,但卻聽到過她的很多事跡,行事的確有些不計后果,曾經都有一場豪宴上面,有個不開眼嗜好**的貴族青年看當時只有十四歲的她身著黑裙在宴席角落吃蛋糕,以為仗著自己英俊面貌能將她這個當時還不知來歷的小女孩騙回私邸,結果只是暢聊之余以為時機成熟順理成章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然后……然后她就隨手就用那把吃蛋糕的餐刀插在了對方的手掌上。那個貴族青年在看到帶鋸齒的刀鋒割斷他手掌肌腱過后,這個小女孩還很對他若無其事的微笑,當時他驚恐的慘叫至今還有人津津樂道。

    這件事之后,誰都對她敬而遠之。特別是那些看她動心的帝都青年。深知她看上去越是誘人,便越是條斑斕的小毒蛇。之后還有一些類似的事情,直接坐實了她小魔女的綽號。

    而如今這女孩竟然不顧授受不清主動勾住這個青年的手,到讓安娜蘇多看了林海幾眼,當下笑了笑,“原來小魔女也長大了。”又對林海道,“你可要好好對人家。”那目光大有些同情。

    等安娜蘇轉身走開,林海還抽著嘴角一副“****你鬧哪樣”的表情看著6曼娜。誰知這女孩絲毫沒有覺悟的撤開手,自然而然道,“古堡的時候你占過我便宜,現在抵平了。”

    林海張大著嘴遲疑了好半晌,似乎才想起來所謂古堡里占了她便宜,好像是米蘭星的時候去和6銘見面,不小心和她雙雙撲倒在地的意外事件。

    但關鍵是……這妮子難道不是當時就咬回來了嗎?而且這件事自己都快忘了,她居然還深深記著,林海對她的這種小心思,突然感覺有些寒意,覺得此女不像是看起來這么天真無邪簡簡單單啊。

    而6銘卻還在深思安娜蘇剛才那番話透出的意味。6銘知道如今帝國戰爭爆,各個大勢力都站了出來,在這上面動自己的力量。如果說現有的帝**方軍官體系分布已經成型,那么皇家青年騎士團就是未來。伴隨著戰爭的進程,青年騎士團培養出來的軍官們會成批送上戰場,成為帝國未來的中堅力量。誰能掌握到這樣一批力量,或者在這樣一批力量手上握有最大的話語權,誰就能夠在帝國未來追潮前端。

    各大勢力說是拱衛帝國也好,說是借著戰爭風起云涌的洗牌也罷,但總體開始了各種暗流躥動的布局。

    而且這件事情所透露出來更重要的信息,是顯示出如今都星圈的局勢,比蘭德家族想象中還要更深刻激烈。

    宴席開始進入高峰,6續有賓客到來,而到來的人顯然身份地位都十分不俗,讓人們之前聚焦在6銘身上的目光,又紛紛給了來人。

    伊索家族的第三小姐,梅林家族的二少,甚至泰格家族的三少,也都到來了。

    這個時候6曼娜的聲音卻突然在林海耳邊響起,“你慘了!”

    林海順著6曼娜目光看去,那頭緊隨著泰格家族三少到來的人中,有一名頭兩邊都剃光,只留中央一綹,在腦后扎成一股,外貌有些粗獷打扮風格類似蠻人,身高極為出眾的男子。他渾身都是筋肉,看上去并不臃腫,身體充滿爆力。

    “那個人是馬關星駐帝國使館大使藤棘,說是協調馬關星事務的大使,事實上是馬關星輸送到帝國都星管理所有翎衛的統領,說到底是個拉皮條的。別看帝國那些大人物的翎衛們忠心不二,但那也都是簽了合同的,合同范圍內,翎衛的確為事主舍身忘死。然而合同效力一過,翎衛立刻可以翻臉不認人,再由這位翎衛統領負責安排給出得起價錢的政要。這是馬關星翎衛的特點,也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而翎衛這個群體十分團結。你之前才因為張炬熊撞飛了他們兩名紅翎衛士,讓翎衛的名聲大受影響,這個藤棘要是知道你,豈會善罷甘休?你算得罪了他們了呢!”

    看6曼娜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林海聳聳肩,覺得這件事倒是無可奈何。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吧,今日宴會,只要自己不暴露身份,對方也就不知道他誰,也就避免尷尬或者……沖突了。

    ******

    宴席開場,人們循旁邊長席桌坐下用餐。席間,便免不了一番應對此前形勢的高談。

    伊索家族的三小姐最先朝6銘看來,笑道,“蘭德家族的米蘭少爺今日到來,可算是我們今日宴席上最高格的貴賓了吧……聽聞你會進入青年騎士團,不知道目前是在三大營哪個營呢?這次蘭德家族強勢介入,想必是抱著要掌握幾支連隊在手的目標吧。”

    伊索家三小姐此番話說完,席間眾人紛紛望來。只是看很多人表情,對她的前半段自然是不甚認可。雖然6銘身為蘭德圓桌家族的下任繼承人,當得上最高規格。但論實際在都星圈的影響力,在場的就已經有七八個人自詡不在他之下,表情上都露出不以為意。

    只是他們更關心這番話的下半句,蘭德家族究竟是有什么樣的戰略藍圖?

    青年騎士團三大營,晨鋒營,黎明營,斯巴達營。

    三大營目前各大勢力的手已經伸了進去。想要影響控制一個營當然是極為困難的事情,所以能影響到一支連隊,都是非常了不起。三大營乍一看只是騎士團的三個軍官培養院,但要知道這三大營走出來的軍官,在未來的帝國,所掌握的將是主力部隊。一個連隊的軍官,未來至少也是數十萬人部隊的統領,這意味著收攏這些軍官,也就可以影響到未來一兩個師團,可想而知這上面有多少大人物涉足的身影。

    蘭德家族這次讓6銘進入騎士團,其實未嘗不是要給家族進行布局。

    6銘看到安娜蘇微笑著朝他望來,想到她之前的警告,淡淡道,“目前在哪個營還要等待分配,我進青年騎士團,其實只是為了受訓而去,并非有這些方面的想法。”

    先不論6銘這番話是真是假,只是在他次亮相,便這么說出,眾人不免流露出失望之色和惋惜之意。席間竟然有一陣低低的哄雜聲浮動過去。

    蘭德家族低調得太久了,甚至有人聽聞6銘之前就已普通人身份混跡在米蘭星圈還啞然失笑,都說千金之體坐不垂堂。蘭德家族竟然甘愿把繼承人放養民間,聽上去匪夷所思而又貽笑大方。“一個從小就染著俗氣沒有貴族眼界氣度的繼承人?”這是一些好事之徒私下嘲笑的評價。

    如今這場安娜蘇居的宴會本意是推動他6銘登上都星圈核心臺面上。就是他該闡述政治理想展現他的風范引得不少人攀附,或者不說攀附,至少今日之宴傳出,能給他帶來不錯的風評。

    誰知他竟然避重就輕。這番應答說好聽點是低調,說難聽點就是胸無大志。

    幾個人再輪番試探了6銘一下,現他的確對青年騎士團沒有野心和想法,不免啞然失笑,看來他們根本不必有擔心蘭德家族這次來都星圈攪局的想法了。這種時刻6銘還避而不談,這樣怎能收買人心?蘭德家族要在都星圈進軍核心權力,沒有一群志同道合有同樣理想的人加入幫持,是做不成事的。

    ******

    再不去管6銘,這頭梅林家二少便清音而談,“我梅林家四少去年入的斯巴達營,近期得到了晉升,已經是斯巴達營尖刀連隊的連隊長了。”

    一番話,眾人皆驚。梅林家二少只是短短一年時間,竟然就收服了一個尖刀連。之前竟然不聞丁點風聲,卻在這個宴席上曝出來,卻是極有深意。最近帝國和西龐下三延爭奪戰役中有些不順,梅林家族一位直系將領犯了戰略錯誤,折損了手上三萬兵員,風聞傳回來,對梅林家族十分不利。

    梅林四少進入營內,晉升連長定然有所封鎖消息,今日由梅林二少曝出這件事,明天以后,只怕都星上很多風向會偏轉過來。對他們攻擊的聲音,也會少上很多。

    實力,就是讓人閉嘴的理由。

    安娜居晚宴也是名流盛場,而且前線作戰的梅林家族直系將領戰事不利,由他們泰格家的人馬才穩住了局勢,現在泰格家得到的聲望在梅林家之上,如今這場晚宴,怎么可能讓梅林家獨領風騷?

    而且泰格家的三少泰魏因十分看不慣梅林家二少梅瑞德這副做派,以實力聲望壓制敢說閑話的人,又算什么英雄。

    泰魏因冷冷一笑,“呵,原來是這件事,這個提拔令過了一位我們二等軍士長的手里。我還在想梅林家什么時候公諸于眾呢……呵,卻是這個時候,剛好可以沖淡你們前線失利的負面影響……的確是好時機啊!”

    梅林二少朝他看過來。眼睛里透著刺骨的寒光。冷哼一聲,自知理虧,便不再言語。

    然而旁人則細細咀嚼泰魏因這話里透露出來的隱諱意思,同時感覺凜然……

    二等軍士長!

    泰格家族居然能夠在斯巴達營神不知鬼不覺掌握到一個二等軍士長,而且梅林四少的連長提拔晉升,都過了此人的手。這已經證明泰格家族對青年騎士團斯巴達營的影響力,非同小可。

    要知道青年騎士團之中,擁有四等軍士長劃分。這些人都是騎士團各大營的教官,武器專家,技術骨干,各項精英中的人物。這些人雖然只是軍士長,但只怕就是帝**隊里的團長,旅長,在他們面前,都像個后生小兵一樣低頭。說不準其中有些軍官還是他們當年帶出來的兵。

    而青年騎士團里的一等軍士長,更是了不得的存在。哪怕是一名帝**方師長站在他面前,都沒有什么話語權。

    泰格家族有一個二等軍士長在斯巴達營,其實想起來似乎這也是圓桌大貴族本該具有的底牌,只是曝出來,總還是讓人有些震動的。

    梅林二少適時沉默,泰格三少也就不步步緊逼。他們這些圓桌貴族雖然并非鐵板一塊,但泰格三少心知肚明他們有底牌,如今隨手拋出一個二等軍士長已經足夠震撼,但梅林家未必就沒有……

    否則那位梅林四少怎么可能在斯巴達營飛躥升?如今還晉升了連隊長,他們泰格家族那位二等軍士長原本想彈壓,結果也沒能彈壓下來。

    戰爭爆。如今帝國各個大家族,都將自己寄予厚望的家族后代子弟,安排進入了青年騎士團,都希望通過青年騎士團,為帝國而戰,這是建功立業的時刻。

    誰能夠在青年騎士團爭得一席之地,直接關系未來的話語權。當然,誰都認可這種影響力話語權的取得方式。因為在青年騎士團里,是有淘汰率的,而且未來還要上戰場,軍官們,都是用鐵與火的戰爭拼殺磨礪。

    他們可能死亡,但身經百戰活下來的人,就能建立不世之功績!

    當下之間,人們紛紛談論起戰爭和青年騎士團這樣的力量。眼睛里都充滿著憧憬。

    提到內里什么人拔尖,什么人近期表現優異,就不由得讓人多生關注。

    而談及一些帝國方針戰略的問題,又不免引起滿堂激烈討論。

    安娜蘇一直正面引導著整個宴會場,而但凡是有提及青年騎士團的代理團長那位帝國人杰江上哲,她就不免會側耳傾聽。眼波里流露著讓周邊男子妒忌不來的明媚亮光。

    安娜蘇傾心江上哲。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

    而很多人甚至默默希望,這一對相配的璧人能夠走到一起。

    此時那位伊索家的三小姐伊靜雅又清淺道,“菲柏斯將軍和李清河將軍的帝國第二艦隊,第四艦隊正在前線抵御西龐大軍。但我可聽說西龐王下爾德親王可是有數的名將,在西龐和曹師道齊名。重要是久經戰事,臨陣經驗極其豐富。菲柏斯和李清河兩人,能否獲勝就在于對下三延星系的爭奪戰,但似乎形勢對我們不利。若是將帥換成我們的江上哲,只怕王下爾德也不會是對手吧。”

    第二艦隊和第四艦隊和西龐大軍的僵持不利局面,引帝國內部一股風潮,認為此次軍方讓菲柏斯和李清河作戰委實是派錯了人選。王下爾德這位西龐親王臨戰豐富,而且不比曹師道弱,想要穩勝此人,江上哲是最好的人選。如果第一時間讓江上哲擔任此次帝國大軍統帥總指揮,說不定下三延戰役會相當順風順水。

    林海是第一次實況看到人們對江上哲的信心,這位貴族小姐一說,四周百席,這些剛才隨便一個議題都會爭得頭破血流議論爭辯的貴族名流,竟然有過半之人,都頻頻點頭認可。

    這讓林海對那個人物又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好奇。他是很想去往騎士團,見識見識這位代理團長究竟是何等風采。

    安娜蘇卻是淡淡一笑,“我想帝**部是有他們的考量,菲柏斯和李清河兩位將軍畢竟是老將,行軍作戰都有獨到之處。他們穩扎穩打,拖住西龐大軍,勝負還未為可知。江上哲將軍雖然天資卓然,然而我帝國這樣資質的將領還有成百上千之數,又有青年騎士團人才濟濟,帝國儲備著渾厚底力,西龐帝國一群跳梁小丑,根本無足為懼……我相信,未來的勝利一定屬于我們!侵略者,不會有好下場!”

    安娜蘇身姿高佻,此時提及江上哲,眼眸有羞澀和明麗。雙眉輕揚,英氣十足。讓在場人們紛紛振臂而呼,而男性們則不由得一陣癡迷心折。

    似乎也只有江上哲,才配得上這樣的女子啊。

    ******

    大概之前話題太過嚴肅凝峻。伊靜雅語氣一轉,趁席時人們氣氛緩和些,決定聊點輕松的內容,淡淡道,“不知大家知不知道,前幾天犁田一帶生了一樁趣聞,一位下院的三級參政議員,因為抄近路而飛過一個同樣是下院的參知議員的私人古堡,要強行通過……結果……”

    人們紛紛朝她望去,眉頭或挑起疑惑,或一副“原來是這事”表情,或臉部牽動起來忍俊不禁的笑容。

    伊索家二小姐的伊靜雅說到這里,也忍不住了,“噗”得笑出聲來,“結果……被別人從天上給撞進了醫院!”

    這件事倒是立即讓席間輕松了不少,乍一聽也十分之滑稽。

    有人不知道這件事,便扭頭四下席間打聽。有人則明顯是知道這樁事,對旁邊詢問的人笑起來,“新聞自然是不可能報道的……吃好大一個癟,說到底那個議員我也認識,張炬熊嘛!”

    “原來是他,這頭“熊”居然也吃了虧?他不是挺霸道的嗎?”

    “哈哈,陰溝里翻船……”

    有一個人神神秘秘起來,“我還聽說,那個撞了張炬熊,犁田的古堡新主人,那位下院新到的參知議員伯爵,他的兒子就是米蘭星區最近沸沸揚揚,殺了下院四級議員,星區議長加納森的人!”

    “說起米蘭星區的事情,真是一天一夜都說不完,那議長加納森涉黑,竟然還是走私集團的幕后頭目,被人刺殺,也是罪有應得。那個殺了他的伯爵之子,據聞還是個私生子……”

    嘩啦啦!

    席間就像是鍋里倒了炒豆,一片沸騰。人類的好奇心對于這種花邊新聞熱點事件,從來就是沒有免疫力。

    當下打聽的人讓宴席頓時哄哄然起來。很多人是知道這件事的,畢竟米蘭星區如此大事,怎么可能沒有驚動都星圈。但畢竟和他們生活并不息息相關。對這件事的認知,也就是在加納森是一個黑惡組織頭目道貌岸然的映象上面,這樣的人,直接審判而死都嫌不過癮,只有被刺殺才罪有應得。當然,由于官方的冷處理,刻意低調,這件事傳到都星圈的信息畢竟有限。

    甚至連刺殺加納森的人,都星圈這邊的媒體都沒有刊登他的照片影像。

    “對了,那個人叫什么來著?”

    “下院那個議員姓林,雖然是私生子,應該也姓林……”

    “林海……是,好像就是這個名字。對,林海。河畔星林家的人。私生子。”

    而就在此時,那主人位置的安娜蘇乍聽這個耳熟的名字,似乎在思索,而后想到了些什么,朝6銘所在的桌位看來,神情不定。

    伊靜雅卻嫣然朝6銘看了過來,“我們怎么討論都沒用,畢竟我們都不是米蘭星區的人,這件事大家想要知道來龍去脈,該問我們米蘭星區蘭德家族來的蘭德家少主呢!”

    然后她帶著詢問的淺笑,“米蘭先生,這件事你在米蘭星區,你們蘭德家族應該知道吧,畢竟這么大的事情……”

    眾人這才意識到已經差不多被他們忽略掉了的6銘。

    其實不怪他們,都星圈這個圈子這么大,各種有勢力的扎堆云集,這個舞臺,誰不上去跳動,就會被擠下來,若是刻意低調,還別怪別人真的把你給忘卻掉。

    如今蘭德家族對青年騎士團胸無大志。又不表現戰略宏圖方向,難怪人們根本就沒怎么在意到他。

    只是此時,便紛紛望來。

    6銘愣了愣,還不待說話,旁邊的小堂妹6曼娜那誘人的腰肢就已經輕輕挺了起來,微翹豐潤的紅唇輕撅,朝右側預感要糟此時已經恨不得把頭埋到桌下的林海努了努。

    “吶,你們剛才討論的人……好像就是我旁邊這位呢。”

    =========================

    啊啊啊啊……這章寫了好久,求票啊!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