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科幻小說 > 星河貴族 > 第十八章 敲山震虎

第十八章 敲山震虎

    上島區是個島,位于米蘭星核心生活圈,讀力海灣之外,十四條大橋連通上島,整個上島區,就是清遠學院大學城。

    說是大學城,其實以清遠學院廣闊也僅僅只是占用了上島整個6地面積的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全是這樣林蔭覆蓋和兩側鋪滿筆直樹木的小路。

    上島以東,起始地距抵達清遠學院還有八條街區,近三十公里。

    清遠學院第四學年“凱文賭約”的比試,從此刻開始。

    “蝰蛇918,龐巴迪藍鳥,蕾巴戴爾,岡蛇九式再加上一臺梅塞angu你的蓮花磁浮馬力數據賬面上都不是這些車輛的對手……你確定要和他們比?”林海看著車窗外四周的五臺車輛,這些級跑車的數據對于林海而言只是一本林氏莊園隨手邊雜志就可以了解到的東西,他對機械上面的東西極有興趣,所以往往抱著6航車雜志欣賞的第一眼是各式引擎數據,工業設計之妙只是第二眼關注的內容。

    對林海所知頗有些意外的林薇又彎唇一笑,“你所說的只是絕對的數據,但駕駛并不單純是靠數據,這就和機甲是一個道理,他們的對比磁浮馬力,缸體升程的確在我的蓮花之上,但不要忘了,這臺蓮花可比他們輕盈多呢。”

    林薇的話音一落,手上掛擋連降,林海頓時被強大的推力壓在包裹姓極強的座椅上面,林薇的紅色蓮花和周邊幾臺跑車,幾乎是同一時間躥了出去,但六臺級跑車這么齊加,產生的氣流頓時迸射,亂流如刀切割四面八方的空間,街道兩旁的花樹簌抖,留下沿地飄紅的碎花瓣。

    空效應是影響跑車加的重要因素,暴躁的氣流之中,幾臺6航車即便有強大的磁浮馬力做后盾,車體仍然受到了影響,但沒有被吹得東倒西歪,就已經顯示出了駕駛者的功力。

    在這種飆亂的狀態下,林薇的蓮花跑車開始力,像是紅色的箭矢,又如不羈的烈馬,破開氣流一馬當先,將五車拋向身后,有絕塵之跡。

    通過后視鏡掃了后方一眼,林薇帶著淡淡傲氣道,“以往都是手下敗將,這一次自然也不會例外

    林海倒是沉默的握著扶手,在跑車各種橫側向加g力之間維持身體的平穩,透過左右后視鏡看著后方車輛,感覺對方的氣定神閑,有絲不妙的預感,終于道,“在磁浮馬力不及對手的情況下,雖然你的蓮花車重的確相比對方有優勢,但別忘了,以往你勝出的那幾次……可沒有我在車上。”

    后方的五臺跑車在肅清氣流之后,也開始咆哮著追上來,度之快,聲勢讓整條街都炸了起來。而在街道兩邊,目睹這場比試的眾清遠學院學員們,在短暫的窒息過后,自肺腑的激情似乎也被點燃。

    林海直言不諱道出隱患,林薇卻依然凝視前方,側臉在光影中顯得尤為靚麗,片刻后道,“即便加上一個你,他們仍然不是我的對手,要是飆車都看直線加,那么還跑賽道做什么?所謂的技術,永遠都是打倒這些小丑的唯一利器。”

    前方出現轉角,林薇只是輕輕降檔,用磁浮動機的反作用一個漂亮的甩尾,率先通過第一個街彎道,將后方五車拋出幾個身位的距離,技術的確如她所言那般駕輕就熟。

    她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果我輸了,那么也是因為帶上了你而輸的,所以一切后果,都由你來補償。”

    林海啞然,隨即問,“輸了,會怎樣?”

    “不過是當他一年女友而已。”林薇拈起鬢角的紅,捋往耳后,朝林海一笑,“或許也是個嘗試也說不定,畢竟等你離開這所學院就結婚,下半輩子就這么相夫教子,在這之前從未嘗試過和別人談場戀愛,該是多么無趣的事情?與其到時候不甘心,還不如現在試試看。”

    “瘋女人。”林海嘴角牽起,匪夷所思道。

    林薇卻不怒反笑起來,“我有時的確很瘋,謝謝夸獎。不過你放心啦,我不會故意輸的。”

    林海再不說話,因為這個時候后方的引擎嗡鳴聲再度放大跟了上來。

    不過這次追上的再不是五臺車,而是那臺鮮艷的黃色。

    黃色跑車是梅塞angu凱文的座駕,也是五臺車中,擁有最大馬力和艸控姓能的跑車。

    高逼近迅拉短到只有兩個身位。

    林薇顯然次感覺到了壓力,黃色跑貼著林薇的紅色蓮花再連續跑過了三個街區,躲過前方數個校車流,天上地下的飛躥,最終林薇還是咬緊了牙險一寸甩脫對方,兩個身位的差距轉瞬即逝,被一上一下貼緊,已經看得到頭頂車上凱文投過來笑容,林薇那雙刀一樣的眼睛,涌現了某種凜冽凌厲之色,狠狠一咬唇,“全是直道”

    飆車技術在彎道上才能體現出來,在直路上面,對方車輛的加優勢,自然而然就開始顯現了出來。這個時候,林薇才察覺到某些異樣,對方這次所駕的車,雖然和以往樣同是黃色,但卻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輛車了。

    林海如數家珍的聲音還從旁邊適時響起,“梅塞最新款式的angu56航車,磁浮馬力達到3ouu匹,瞬間升程加度可以達到兩個同時伴隨電磁空流懸掛,對路面的捕獲能力極強,從而獲得直道上6地王者一般的加。和對方拼直道度,哪怕你技術再強,這臺蓮花也不是對手。”

    “你能不能閉上嘴”

    林薇輕叱,狠踩動力閥,蓮花扎入前方的街區,這次的氣流更是吹得一旁觀戰的某些女孩裙擺肆無忌憚的飛揚。但圍觀人士充滿青春活力的尖叫聲還此起彼伏。

    而在那些周圍人潮的嘩然之間,林薇再次有些變色的看到,黃色梅塞跑車,從后面猶有余力的追趕而至。

    前方,清遠學院已經露出了建筑物和植被相映的真容。

    越接近學院,人潮越多,這場新一學年展開的凱文賭約,引的震動不是一星半點,甚至周邊幾個街區的6航車流聞訊飛趕而至,在路邊停下來,見證者兩臺車的比試。兩車路線所在的前方道路已經盡可能的清場,一些在這個路線上的校車也連忙緊急避讓。蓮花和梅塞分別從一臺校車左右,側著車身和地面幾乎垂直成九十度掠過。

    越來越近的清遠學院,在視野里形成地貌成上升狀平原社區聚集的大學城,而即便是身在林薇車中,面臨如此激烈的追逐,林海仍然一眼看到清遠學院東部地域的一座建筑物,移不開目光。

    那是一座古堡。

    古堡在崖壁和茂盛的樹林遮掩下,孤鶩的立在清遠學院東部。在那些古意和先進交錯的鋒利建筑堆之中,顯得是那樣的煢然。那樣的平和,厚重,古堡院落偶爾開放的一些白色小花,竟然有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仿佛在牽動著帝國各方焦點,快變化變革的學院之中,這座古堡就這么被時間所遺忘了,任外界如何翻天覆地,自身仍然是那樣斑駁爬滿長生藤的墻,院落仍然有那樣盛放的花,從不曾更容易貌。

    就連林海也都覺得很古怪,在這樣緊張至極的飆車之中,他居然目光只看到了那座古堡,這就有點像是溫暖的濕地平原之上,望見了雪山孤峰般的凜冽。奪人眼目。

    呼巨大的呼嘯從外部傳來。黃色angu5跑車已經領先了林薇一個身位,而前方終于出現了最后一個街區的彎道。

    機不可失。

    林薇再連續降擋,猛踩動力閥,將儀表轉逼至紅線區,方向切彎回盤猛打。這是最后分出勝負的機會。

    周圍人潮的喊叫鼓氣聲隱約透過車窗而至,而這一刻旁邊黃車咆哮的引擎聲浪代表著這臺angu5已經將野獸之力揮到了極致,迫不及待要將面前這臺紅色小蓮花跑車碾為粉末。

    兩車同時擠入彎道。前方古樸的學院大門近在咫尺。車輛在氣流的影響下即將貼靠相撞。如果現在踩一腳剎車,可以避免撞車,但似乎也不能率先通過這個彎道。到底踩還是不踩,林薇天人交戰,最終對勝負的著重還是壓過了她的理智,她踩上動力閥,準備再次加。

    嘭黃色angu5跑車先一步果斷加了。而且毫不猶豫的和林薇的蓮花6航車撞在了一起,憑借車重猛地將蓮花車側面車漆犁出一道深深的凹陷。火花四濺下林薇的蓮花失去平衡打著旋橫移出去,最終先后之差在清遠學院大門處停下。

    街區的煙塵尚未散去,但結果已然塵埃落定。

    林薇怔的看著前方煙塵中若隱若現的古樸學院大門,以及在那里停下來的黃色跑車,紅色的眼瞳睜著,“……竟然……輸了。”

    因為剎車和碰撞驟然刺耳,而又回復平靜的街道,清遠學院厚重而古樸的大門這頭,無數人朝這里望來的目光。這場清遠學院每個學年都會上演的凱文賭約,終于在第四個年頭,得到了最終的結果

    那幾輛骷髏會其他成員的跑車趕到之后,紛紛跳下車來,迫不及待得去將凱文簇擁而起,像是打了大大的勝仗。

    周圍有人起哄有人冷眼旁觀,有人驚喜有人酸溜溜不是滋味,似乎林薇這樣的女孩也只可能被骷髏會凱文這樣的風云人物青年所追求,而且是以這樣很多人眼里傳奇般的方式。不少在學院里幾年時間連對心儀女子告白都始終沒敢開口的學生們,也只剩下徹底扼腕嘆息,戳心的羨慕嫉妒恨。

    凱文從車里走了出來,一身得體襯出他健壯身材的運動裝,光是這種勻稱的身材,就足以⊥一些對男人儀態風度要求頗高的女孩心花怒放。凱文長身邁步來到蓮花車旁,看著降下的車窗,他也不管林薇此時的冷漠如刀,沉穩而不動聲色道,“修車歸我,一會我讓修理廠來拖車,修好了給你送過去

    只是他的神情中,仍然抑制不住的溢出一絲狂喜,“我贏了,所以我們的關系,可以從這一刻確定了……好好休息……我不會不合時宜的纏著你,只會在最想你的時候來找你,我想,我這樣做,并不過分?”

    說完凱文瀟灑轉身,半點不停留,不給林薇拒絕的機會,走返向他那四名朋友。

    這場驅車飛馳的比試就像是一個插曲,凱文賭約似乎也在這里畫下了句號。而大多數前來報道的新學生也根本不明白生了什么,不知道骷髏會的凱文,也不知道林薇。在他們看來這就像是在大門口出了一場車禍,雖然車禍的主角是兩輛很讓人羨慕的豪華6航車。而站在被撞的蓮花車旁邊的林海和林薇顯得有些突兀和顯眼。

    只有林海聽到林薇的聲音有些自嘲的響起,“我輸了……呵呵……就像是韋恩企業一樣,最近我真的輸了很多事啊……突然,有點累呢……”

    面對林薇,林海很想說“其實你也可以拒絕”,但林海很清楚林薇是心累,而非真的為凱文這場賭約而疲憊,所以也無從寬慰。

    與此同時,轟得一聲,仿若地動天搖,平地驚起清遠學院大學城。無數人看著一輪刺目的太陽緩緩升起,目瞪口呆。

    有若地動山搖的震動,從里到外席卷了整個上島大學城。

    林海和林薇抬頭,在路上奔波的6航車停了下來,人們紛紛遙望,前來報道的入學新生們,也都一個個通身顫抖,望著響動來源處…就這樣在無數人倉惶而駭然的注視之下,原本晴空萬里的清遠學院所在的上島區,突然升起了一枚明媚的太陽。

    平地當然不可能驚起太陽。

    這不是太陽,而是一枚火箭。

    這枚火箭從清遠學院實驗場地射而出,拖著巨大的焰尾,緩緩的升向高空,強烈的尾焰讓周圍的晴空都黯然失色,天空仿佛都一瞬間黯淡了下來,只剩下一輪如此劇烈的焰尾,放射出的光芒,讓所有人的身子在空氣中,都留下一道類似素描筆勾勒出的陰影。

    林薇,林海,以及周圍的人,睜大了眼睛,在適應了火箭攪動空氣出的轟隆響聲過后,周圍所有學院學生,都只剩下莫名的震驚和瞠目結舌。

    只有那些學院的老生們,才心知肚明這到底是生了什么事。

    這是學院激光推進火箭課題組做出來的安排。

    這個課題組的成員不過是五個人,這五個人的來頭卻相當不小,不光有骷髏會的副會長,還有學生會,以及幾個整個學院里都可以算風云的人物。這些人組成的課題組,背后自然獲得了極大的資源,目的是攻堅極困難的激光推進項目。

    激光推進的基本原理是將遠距離激光能量導入推進器中的推進劑中,使其溫度急劇升高,形成高溫高壓氣體或等離子體,然后從噴管中噴射出來,從而產生推力。這和傳統依靠搭載百分之八十能量的火箭技術相比完全就是一個技術上的飛躍。能夠參與這個課題組的,都是清遠學院里的精英學生,背后能調動極大的資源。這些人完成了這項技術,卻又選擇在新生報道曰展示這樣的成果,無非也起到一個敲山震虎的作用。

    一個下馬威。

    就像是在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卻又打算在清遠學院一飛沖天傲氣逼人的新學員們,展示一個事實,那就是到底什么是所謂的天才

    光是這一幕,就足以⊥無數人無限張大著嘴巴,像是一條條溺水的鯉魚般的看著天空上那沖天而起的火箭,只感覺一種莫名偉岸的震撼,以及對這所學院里那些天才們的敬畏

    不少學院老生們看著周圍這些原本桀驁不馴的!新生在這一刻變成了啞巴和只會張大嘴巴仰望的癩蛤蟆,就暗自竊笑,心想這種老生對新生的鎮壓方式,還真是天才的構想

    光是這一幕,就足夠令這些新生們,收斂鋒芒,老老實實勤勤懇懇對那些學長們保持仰望,低調的埋行走在這所學院里,虔誠而虛心的求知求教。少了太多要去磨礪教訓丨新人的麻煩,這種從心靈上擊垮他們偽裝,打碎他們驕傲的做法,才最有效果。

    什么是牛人,這所學院里還有很多這樣課題組的精英人物,這些就是牛人。

    而激光推進火箭射的成功,不光上島大學城,就連遠處的米蘭星繁華城市地帶,也看到了這枚火箭在天空躥升的過程,成為了當天城區的一大新聞。

    不少老學員們又在猜測,那五人課題小組的成員之中,狼社團社長譚靖,骷髏會的副會長杰森這些人,在學院的聲威又將朝上躥升一截,這些人的終極野心,只怕是想躋身清遠學院的名人堂。

    這枚敲山震虎的火箭的確做到了它的使命,讓無數學院新生們飽受震撼,哪怕是因為報名時間差沒有見到這一幕的人,之后也聽到了種種傳聞對學院更加心存敬畏。

    而僅僅是一天之后,課題組成員每一個人都成了清遠學院上下津津樂道的話題,這些原本就很出名的人物,再一次風云整個大學城。

    除此之外,這枚激光推進火箭射的消息,在米蘭星的一些報紙媒體報道下,課題團隊的五人小組受到了米蘭星上東區上層社會的款待,受邀與會者更包含了學院里和他們關系良好有遠大前程的部分精英學生。

    不為其他,因為這五人小組之中,就有三人來自米蘭星富人上東區最具財富和權勢的家族,而這些人即將畢業。這場慶祝,更像是一場為這些注定會在未來前途無量人物的提前造勢。

    就在這枚蘊含了制造者很霸道技術力量的火箭震撼了無數人眼,無數人心的時候,林海并沒有被火箭尾焰強光所震撼,他只是在陰影中,更多的是看向了那座學院東方的古堡。

    他很確定的看到,那座厚重而充滿底蘊的古堡之中,有一個青年。火箭飛天的時候,青年出現在古堡的窗臺,用一只尾指有繁密花紋扳指的手輕輕搭在窗棱上,表情滿是輕蔑。

    帝國偉大的學院。一座神秘孤鶩,氣勢磅礴的古堡。以及……一個青年。

    這其實才是林海對清遠學院最深刻的第一印象。

    新的一周,這章頂兩章啦,求票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