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五百四十一章 肉身渡雷

第五百四十一章 肉身渡雷

    第五百四十一章

    轟隆。fqXSW.com

    驚天動地般的雷鳴聲,回蕩在天地間,雷海之中,雷云瘋狂的翻涌著,半空處,一道道猶如巨龍般的青雷降臨下來,那種威勢,猶如是要將這天地毀滅一般。

    而在那無數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牧塵卻是徑直在那雷海中靜靜的盤坐下來,在其周身,靈力被盡數的收斂進了身體,那俊逸的面龐,變得格外的平靜,他微微仰著頭,黑色眸子倒映著那一道道青雷,眸子深處,卻是仿佛是有著一抹桀驁的瘋狂涌了出來。

    “既然五紋雷體都擋不住你那么,就再變強一些吧!”

    牧塵手掌陡然緊握,面龐變得堅毅起來,這些神木罡雷的確可怕,但這對于牧塵而言,卻也同樣是有著一些機緣,雷神體的修煉,離不開雷霆的力量,不管是什么雷,但終歸是大道通源,利用這種力量來修煉雷神體,會有著事半功倍的效果,只不過其中蘊含了不小的風險,畢竟這種力量無法掌控,一旦失控,恐怕自身也將會受到極重的創傷。

    不過牧塵這一路修煉而來,本就不是什么順風順水,強者之路,若是沒有那種大毅力,終歸只能歸于平凡。

    所以,這種風險,顯然不可能令得牧塵心有畏懼。

    他的雙目,在此時緩緩的緊閉,但其雙手,卻是結出了雷神體的修煉印法,身體內部。靈力也是悄然涌動,如臨大敵,嚴陣以待。

    轟!

    驚雷聲中。那霎那間就劃過天際的青雷,已是快若驚鴻般的掠下,最后毫不留情的狠狠轟擊在牧塵的身體之上。

    牧塵的身體如遭重擊,狠狠的顫抖起來,身體表面,皮開肉綻,鮮血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幾乎沾染了半個身子,然而即便是如此,牧塵依舊是緊緊的閉著雙目。唯有著那細微顫抖的身體,顯露出他體內此時的暴動。

    嗤嗤。

    黑色與青色的雷光在牧塵身體表面瘋狂的閃爍著,兩股雷霆之力展開了攻防戰,皆是互不相讓。

    轟!轟!

    雷鳴聲響徹不斷。一道道猶如巨龍般的青色雷霆。源源不斷的降落下來,狠狠的轟向牧塵。

    雷光瘋狂的閃爍,那種青光,幾乎是將牧塵的身體徹底的掩蓋了進去。

    在牧塵所盤坐之地,那下方的雷云都是被震散了開來,其周身百丈之內,空間也是因為那種狂暴的沖擊而呈現扭曲的跡象。fQxSw.com

    這一幕,看得不少人頭皮發麻。

    洛璃與溫清璇俏臉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了許多。因為那里的雷霆之力太過狂暴的緣故,她們已經是無法感應到牧塵的靈力波動。所以也無法探測出此時他的情況究竟是好是壞。

    “這個家伙,也太亂來了。”溫清璇忍不住的道,牧塵雖然實力看似只有肉身難,但她可是明白,這個家伙隱藏的手段極多,如果他真是要徹底施展的話,這些神木罡雷根本不可能讓得他如此的狼狽,但誰知道,他竟然放棄了那些手段,完全選擇了一個最笨的辦法。

    洛璃清澈的眸子盯著那青色雷光彌漫之處,卻是并沒有說話,這種時候,她依舊相信著牧塵,因為后者并不是魯莽的人,他既然選擇了這樣做,那么自然會有著他的理由以及把握。

    “血天都倒是憑借著那神木靈鐘完全沒什么問題。”溫清璇看向另外一個方向,那里血天都凌空而立,青色的巨鐘懸浮在其頭頂,散發著淡青色的光芒,而那從天降落下來的神木罡雷,則是盡數被那木鐘所接下,這木鐘應該是一件絕品靈器,而且對于這里的神木罡雷還有著克制效果,所以說,血天都要堅持下來,應該不會有絲毫的問題。

    所以此時的兩人,對比倒是有些鮮明。

    一個輕松愜意,一個則是血肉模糊

    “還沒到最后,誰也說不清楚結果。”洛璃輕聲道。

    溫清璇只能點點頭。

    類似的交談,不僅在兩人之間,如今這片區域,幾乎所有人都是如此,畢竟牧塵的凄慘與血天都的輕松相比,實在是太鮮明了。

    而時間,也是在那些竊竊私語聲中,緩慢的流逝。

    三炷香的時間,則是即將走完。

    轟隆隆。

    狂暴的雷鳴聲,依舊在天地間響徹。

    血天都傲立半空,他單手背負,猩紅的靈力源源不斷的從他體內涌出來,最后灌注進入上方那一道木鐘之內,神木罡雷轟擊在木鐘上,發出清脆的巨聲,但卻難以傷及他的身體,只是會對他的靈力有著不小的消耗。

    但這種靈力消耗與牧塵的相比,顯然是太輕松了一些。

    血天都眼神淡漠的望著遠處那青色雷光彌漫處,隱隱間,他能夠見到那道身影似乎是在不斷的顫抖,仿佛是在強行忍耐著,這令得他嘴角不由得掀起一抹譏諷的笑容,這個家伙,還真是不知死活啊,真以為他肉身強橫,就敢來硬抗神木罡雷嗎?洛璃喜歡的人,竟然會是這種蠢貨?

    血天都憐憫的搖搖頭,只是嘴角的冷笑,愈發濃郁。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而眾人也是能夠感覺到,那原本狂暴的雷海,也是開始逐漸的變得平靜,顯然,這是神木罡雷要結束的征兆了。

    轟。

    最后一道巨大的青雷呼嘯而下,那響徹天地間的雷鳴聲,也是終于徹徹底底的消散,整片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安靜了許多。

    血天都凌空而立,他伸出手掌,只見在其頭頂那木鐘便是散發著青光迅速的縮小,最后落回他的手中,他看了一眼,木鐘的表面似乎也是變得黯淡了一些,顯然也是有著一些損耗。

    “看來結束了呢。”

    血天都淡淡一笑,他看了一眼遠處那依舊還耀眼的青色雷光,那里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靈力波動。

    不僅是他,雷海的兩側,那所有的目光,都是停留在那耀眼的青色雷光中,他們同樣很想知道,那其中的身影,此時究竟是什么樣了

    而在他們的注視下,那里的青色雷光也是逐漸的消散,隨著雷光散去,一道盤坐的身影,也是一點點的出現,最后徹底變得清晰起來。

    嘶。

    在那道身影變得清晰時,所有人都是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溫清璇與洛璃的俏臉也是微微一變。

    那道身影,靜靜的盤坐,他的身體呈現暗紅之色,因為他的身體表面,已經被一層厚厚的血枷所覆蓋,血枷包裹了他身體的每一寸,那色澤暗沉的血枷,看得人頭皮發麻,他們可以想象得出來,在先前的時候,牧塵究竟經歷了多大的痛苦,才能令得那一層沉淀了一層層鮮血的血枷,變成這種顏色。

    “不會是死了吧?”

    有人悄悄的道,因為他們從那血枷中,感覺不到絲毫的波動,甚至連呼吸,仿佛都并不存在了。

    “活該!”

    圣靈院與眾院盟的人都是滿臉的驚喜,旋即咬牙切齒的低聲道。

    武盈盈則是緊咬著銀牙,握住刀柄的玉手,因為用力而變得有些泛白。

    血天都也是盯著那一道血枷人影,淡漠的一笑,旋即搖了搖頭,不再理會,直接是邁步對著雷海的一側而去,那沉穩的步伐,倒是有著一些勝利者一般的姿態,他原本還想給這牧塵真正較量的一次機會,但哪料到,后者竟然沒這等福氣。

    “連這種考驗都過不了,也正省了我出手。”血天都漠然的道。

    他邁步走出。

    咔嚓。

    而就在他步伐邁出的那一瞬,這片有點安靜的天地間,似乎是有著什么破碎的聲音悄然的響起。

    血天都的步伐陡然一凝,旋即他緩緩的偏頭,死死的盯著那道紋絲不動的血枷身影,下一霎那,他瞳孔猛的一縮,因為他見到,那血枷之上,竟是有著一道道細微的裂紋悄然的浮現,然后飛快的蔓延。

    咔嚓,咔嚓。

    破碎的聲音越來越密集,甚至連雷海兩側的人都是聽見了,當即面色都是一變,緊緊的望著那道血枷身影,在那里,竟是有著血枷,一塊塊的脫落下來

    血枷層層的落下,最后,有著白皙的皮膚浮現,那皮膚表面,泛著熒光,皮膚之下,隱約能夠見到淡淡的青光浮現。

    一層層的血枷迅速的脫落,最后終于是掉得干干凈凈。

    而伴隨著血枷盡數的脫落,牧塵的身影,則是再度出現了那一道道視野之中,他依然盤坐閉目,但誰都能夠感覺到,他的身體,仿佛是在此時散發著光明,隱約間,有著細微的雷鳴聲,低沉的從其體內傳出來。

    血天都死死的盯著他。

    牧塵的眼睛,也是在此時微微一顫,最后他終于是在那一道道蘊含著驚駭的目光中,緩緩的睜開了雙目。

    轟!

    在其雙目睜開之時,誰都能夠聽見,仿佛是有著雷鳴聲在天地間再度響徹,那黑色的眸子內,青色與黑色的雷光交織,令得少年看上去顯得有些詭秘。

    不少人呼吸都是窒息了一下,那圣靈院與眾院盟的人,臉龐上的冷笑也是一點點的凝固了下來。

    牧塵,竟然還活著!

    他竟然真的憑借著肉身,生生的從將神木罡雷那恐怖的攻勢抵擋了下來!

    血天都的面色,在此時變得異常的難看。

    而洛璃與溫清璇俏臉之上,卻是有著動人的笑顏展現出來。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