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血神甲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血神甲

    血腥之氣自天空上彌漫開來,所有的視線,都是凝聚在了半空中,那里,火焰消退,一道全身都包裹在猶如鮮血甲胄之下的人影,出現在了他們注視之下。fqxs.org

    那鮮血甲胄,造型格外的猙獰,猩紅刺眼,猶如鮮血凝固而成,那甲胄之上布滿著尖銳的倒刺,鋒利無匹,一眼看去,看是透著驚人的殺傷力。

    在血甲表面,還擁有著眾多玄奧的符文,光芒閃爍間,滲透著一絲絲的猙獰。

    這甲胄,完完全全就猶如一件殺人利器一般。

    猙獰而血腥。

    洛璃望著那血甲,眸子卻是微微一凝,輕聲道:“竟然修煉出了血神甲...”

    “血神甲?”一旁的蘇萱他們疑惑出聲,顯然對此有些陌生,雖然他們同樣能夠察覺到那血甲的可怕。

    “血神族的一種獨特修煉方式,能夠將自身血液,修煉成類似的甲胄,這會大幅度的增強自身戰斗力,同時防御,攻擊都會有所增強。”

    洛璃輕聲道:“以血弒的實力,一旦催動了這血神甲,想來就算是面對著真正通天境中期實力的人,都擁有著一戰之力。”

    蘇萱他們的面色這才微微變化,這血弒果然不愧是血神族的人,竟然也是擁有著如此之多的手段以及底牌。

    “那牧塵...”蘇萱有些擔憂的道。

    洛璃凝視著場中那修長的身影,卻是淺淺一笑,琉璃般的眸子中,有著連牧塵自己都及不上的信心:“他不會輸的。”

    蘇萱不再多問,的確,這血弒雖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但牧塵又何曾簡單了?自從進入北蒼靈院以來,可還真沒有誰能夠真正的將這頭開始展露崢嶸的猛虎給阻攔下來...

    這血弒雖然厲害,但在蘇萱他們眼中,恐怕這還不夠!

    在那無數道目光矚目的場中,牧塵也是凝視著半空中那身著猙獰血甲的血弒,眼中同樣是掠過了一抹細微的訝異,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那血甲的不一般。

    “這血神族,果然有些獨到的地方...”

    “能夠把我逼得用出血神甲,你也算不錯了。”半空中。血弒低頭,森冷的目光鎖定著牧塵,低沉的聲音之中,有著血腥在彌漫。

    “血神甲一旦催動,那就必定要沐浴對手鮮血...”血弒手掌緩緩緊握。一股股血浪從其體內蕩漾開來,將那天空渲染得猩紅無比。

    “所以,就用你的鮮血,來祭祀它吧!”

    轟!

    就在血弒最后一個字落下時,他那血瞳之中,寒光陡然爆發,他一步跨出。fQxsw.COm身形嗤啦一聲,便是撕裂了空氣,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牧塵上方。而后一拳轟出。

    猙獰的拳套之上,仿佛是有著鮮血在蠕動,一股可怕的波動蕩漾凝聚。

    吼!

    不過,就在血弒一拳轟出的霎那。牧塵體內也是有著光芒涌現,仿佛是龍影之形。龍吟響徹,一道殘影便是浮現原地。

    砰!

    血弒一拳落下,血光噴薄,直接是將那道殘影轟成粉碎,那片地面,也是在此時崩塌了下去,一道道巨大的裂縫,迅速的蔓延而開。

    牧塵的身影,出現在了數十丈之外,他望著那急速蔓延的裂縫,神色也是一凝,催動了這血神甲后,血弒的攻擊力,的確是上升了一個臺階。

    “你跑得掉嗎?!”

    血弒一拳落空,眼中掠過譏諷的笑容,血神甲賦予他的,不僅僅只有力量,還有著速度,牧塵試圖施展身法將他避開,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嗡。

    血光自血弒體內綻放,血弒的身影,也是自原地消失,再度出現時,已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牧塵前方,那兇悍無匹的拳風,攜帶著血芒,再度轟出。

    牧塵目光微閃,依舊沒有選擇與此時的血弒硬碰,催動“龍騰術”,速度暴漲,身形疾退,險險的將那一道足以將一名實力與鶴妖相當實力的人轟成重傷的勁風閃避開去。

    “唰!”

    不過他身形剛退,血弒身影也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緊隨而至,拳風撕碎空氣,滔滔血光,猶如連空間都震得微微有點扭曲。

    唰!唰!

    寬敞的場臺之上,兩道人影幾乎都是將速度催動到了極致,那一道道殘影不斷的浮現,那種速度,看得無數學員目瞪口呆。

    “好快的速度。”蘇萱他們也是驚嘆出聲,隨著兩人的全速追逐,甚至連他們都只能隱約的看見兩道模糊的光影,那種速度,太快了。

    “不過牧塵一直在躲避...”

    蘇萱他們盯著場中,誰都看得出來,現在的牧塵被徹底的壓制住了,催動了那所謂血神甲的血弒,實力暴漲了不少,那種鋒芒,就算是牧塵也不敢輕易的撼動,只能以這種躲避方式來周旋。

    但,這可不是長久之計啊...

    而且,這樣可是會助長太鼎靈院那些家伙的氣焰,現在那些家伙眼睛已經亮了起來,就等著牧塵出現差錯,準備歡呼了。

    洛璃眸子也是緊緊的盯著場中,不過她卻并沒有蘇萱他們那么焦急,因為她能夠察覺到,牧塵雖然一直在躲避,但步伐卻并不紊亂,退避之間,也是頗為有度,顯然應該自有打算,而并非是所謂被血弒壓制得只能四處亂竄。

    雖然她不太清楚牧塵在做什么,但后者既然選擇這么做,那就必然有著他的道理,對于牧塵極為熟悉的她知道,牧塵可不會做什么毫無意義的事情。

    北溟廣場中,那無數北蒼靈院的學員也是死死的盯著場中,手心滿是冷汗,場中的追逐太驚心動魄,只要稍稍有一點的接觸,恐怕就會是石破天驚。

    所有人都是屏息靜氣,望著那兩道鬼魅閃掠的身影。

    嘭!

    血弒一拳轟出,血光搽著牧塵的胸膛飛了過去,后者則是借助著那股推力再度暴退,不過血弒還是能夠感覺到,牧塵周身的靈力在此時波動了一下,顯然是被余波所震。

    血弒眼中,森寒之色,一掠而過。

    轟!

    磅礴的血浪,猛的在此時自血弒體內席卷而出,隱隱的仿佛是在其身后化為了一對虛幻的血翼,血翼扇動間,他的速度,再度暴漲。

    唰!

    他幾乎化成了一道血紅光線,眨眼就已出現在了倒射而出的牧塵前方,那種速度,比起之前,迅猛了太多。

    “你這身法雖然玄妙,不過可惜,已被我摸透!”

    黑眸血瞳對視間,血弒的嘴角,有著猙獰的笑容掀起來,他先前與牧塵糾纏,只不過是發現牧塵修煉過一種玄奧身法,所以方才留下查看,然后發現其規律,尋找破綻,一擊殺之。

    不得不說,這血弒的戰斗經驗也是極其的豐富,難怪能夠成為那太鼎靈院之中最為頂尖之人。

    牧塵黑眸冰冷,他望著那近在咫尺的血弒,后者那種血腥之氣已是撲面而來,但他的眼中,并沒有出現血弒所意料的驚慌。

    “還在跟我妝模作樣嗎?”

    血弒心中掠過一抹冷笑,那眼中殺意卻是澎湃起來,他沒有絲毫的猶豫,右手緊握,血光涌動,那拳套之上,竟是有著一道道猩紅的尖刺凸顯出來,顯得殺傷力極足。

    血弒眼中的猙獰愈發的濃郁,他森然低笑中,一拳轟出,只見得在其拳頭表面,仿佛是有著粘稠的血光蔓延,隱隱的似是形成了一道血印,那血印之中,彌漫著滔滔血氣。

    “血神甲,血神破靈印!”

    轟!

    猩紅得猶如血柱般的拳風,攜帶著滔滔血氣,撕裂了空氣,然后在那無數道驚駭目光中,直接是狠狠的對著牧塵腦袋轟下。

    那般陣仗,足以將牧塵腦袋轟爆而去。

    “游戲結束了!”血弒眼神猩紅,面龐上的神色,猙獰而兇殘。

    這一拳,必殺牧塵。

    血光在牧塵眼中急速的放大,他的嘴角,也是有著一抹森冷攀爬出來,然后血弒便是見到,牧塵的眼中,似乎是有著黑色的雷霆在瘋狂的閃爍。

    甚至在其身體表面,有著一道道黑色的雷弧,仿佛是毀滅般的味道。

    轟隆!

    雷鳴聲,突兀在響徹了天地,牧塵的周身,黑色的雷弧極為突然的迸發了出來,一道道黑色雷光纏繞在他的身體之上,那對本就漆黑的雙目,在此時顯得更為的深邃。

    他的身體,仿佛都是在此時膨脹了一圈,上衣被震裂開了一些,那裂開的衣服縫隙處,隱隱約約的,似乎是能夠見到一道雷紋若隱若現...

    “你的血神甲...同樣被我摸透了...”

    “所以,的確該結束了!”

    牧塵的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他五指緊握,沒有絲毫的猶豫,黑色的雷弧在其拳頭上跳躍,然后瘋狂的凝聚,猶如是在牧塵拳頭之下,形成了一圈黑色的雷日。

    轟!

    牧塵一拳轟出,那黑色的雷日,便是直接在那無數道近乎窒息般的目光中,狠狠的轟在了血弒那凝聚了所有力量的一拳之下。

    黑色雷光與那粘稠的血拳,在這一霎,猛然對碰!

    砰!

    巨聲響徹,兩人所處的那片大地,瞬間爆碎。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