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兩百六十七章 車輪

第兩百六十七章 車輪

    當牧塵一行人走出任務殿時,他們望著那蔚藍天際,皆是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氣,隨著任務完成交接,他們方才算是順利的完成了此次的任務。fqxsw.coM

    “先前多謝了。”牧塵握著靈值牌,嘴角噙著一些喜悅,一百五十萬的靈值,這算是他進入北蒼靈院后最大的一筆所獲,如此一來的話,距離“北溟龍鯤”的精血,倒是更近了一步。

    “此行任務,本就完全靠你方才能夠成功,若是酬勞被減半,也太說不過去。”蘇萱微微一笑,道。

    一旁的四人也是點點頭,這一次的任務如果沒有牧塵的話,恐怕他們連活著回來都成問題,更何況順利完成任務。

    “牧塵。”黎箐突然出聲,她玉手一揚,靈值牌閃現出來,玉指一彈,一道濃郁的光華便是自其靈值牌上掠出來。

    “這是之前說好的,你幫我得到這龍蛟靈環,我這次任務的酬勞便給你了。”她看著牧塵,淡淡的道。

    牧塵見狀,無奈的笑笑,黎箐性子冰冷倔強,她決定了的事,他顯然是沒辦法更改,當即只能點點頭,將那團光華收入靈值牌中,頓時那上面的靈值便是變成了三百多萬。

    “哈哈,還有我這里的,那白軒是你斬殺的,但他那柄上品靈器的血槍卻是被我收了,這一百五十萬靈值,你可一定得收下。”

    一旁的郭匈也是笑道,旋即也是有著光華自其手中靈值牌內掠出。

    在牧塵斬殺了白軒之后,那一柄上品靈器的血槍。牧塵并未收下,而是轉手給了郭匈,因為在他看來此次的白龍之丘之行,他已經有了天大的收獲。不僅得到了那白龍靈珠,而且在其氣海內,還鎮壓著一件所謂的“太古兇器”。

    因此,此次的任務。牧塵才是最大的收獲者。

    所以,他望著郭匈彈射而來那一團光華,卻是忍不住的一聲苦笑,但對于他體內的“大須彌魔柱”,他又不能明說,當即他只能接過,如今的他的確很缺少靈值,看來只能在心中記著一份人情了。

    “牧塵,你急著用靈值嗎?”而在牧塵收下郭匈靈值的時候。旁邊蘇靈兒也是問道。她纖細玉指夾著靈值牌。看這模樣,竟然也是有著打算資助牧塵的跡象。

    “我的確需要一大批的靈值,不過此次的任務大家都有所付出。黎箐學姐與郭匈學長的好意,我就受了。fqxs.org以后有機會我會還這人情,你們的話,就別再讓我繼續背人情了。”牧塵有點無奈的道,他雖然很想湊齊靈值購買“北溟龍鯤”的精血,但如果眾人都將任務酬勞給他的話,他就真是有些受不下了。

    蘇靈兒瞧得牧塵神色堅決,只好嘟囔了一聲,道:“好吧,不過如果你如果到時候真急著用靈值的話,可以先來找我借。”

    牧塵這才笑著點點頭,然后沖著他們拱拱手,道:“既然任務已經完成,那我也就先回新生區了。”

    將近半月沒見到洛璃,他已是想念得緊了,恨不得立刻出現在她面前,然后打破她那靜若幽潭般的眸子,將嬌羞的少女摟入懷中。

    “好,回頭見。”蘇萱她們也是點點頭。

    牧塵見狀,也就不再磨蹭,轉過身形便是對著新生區所在的方向疾掠而去,十數分鐘后,他速度減緩,熟悉的景象,已是印入了眼中。

    在新生區中央那片清澈湖泊邊的廣場上,眾多“洛神會”的成員盤坐靜修,在那之中,周翎,葉輕靈也在其中。

    咻。

    半空中突然傳來的破風聲,也是令得廣場上不少人睜開眼睛,旋即他們便是見到一道人影掠下,出現在了廣場之上。

    “是牧塵老大!”

    “牧塵老大回來了!”

    那些新生瞧得那道身影,頓時驚呼出聲,然后安靜便是被打破,所有人都是站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驚喜。

    “牧塵?”

    周翎與葉輕靈也是睜開了雙目,他們見到出現在廣場上的牧塵,也是一怔,旋即驚喜起來。

    “你這家伙,總算是回來了。”周翎快步上前,笑道。

    牧塵沖著他們也是一笑,然后視線掃了掃,笑道:“洛璃呢?”

    聽到他說起洛璃,周翎他們面色微微一僵,周圍洛神會的成員,也是沉默了一下。

    “怎么了?”牧塵見狀,眉頭頓時一皺,道。

    “洛璃在你們那小樓閣中養傷。”周翎吞吞吐吐的道。

    “養傷?”牧塵的面色,幾乎是頃刻間變得陰沉下來,他盯著周翎,聲音都是變得冰寒了下來:“究竟怎么回事?”

    一旁的葉輕靈苦笑道:“在你離開的這半個月中,北蒼靈院也發生了不少的事情,楊弘解散了飛龍會,帶著一些人加入了“妖門”。”

    “妖門?”

    “妖門是天榜第四鶴妖組建的勢力,在北蒼靈院擁有著極高的名氣,實力也是格外的強悍,僅次于李玄通創建的玄幫以及沈蒼生的審判團。”周翎連忙解釋道。

    “鶴妖?”牧塵眼中寒芒掠過,道:“這與洛璃受傷有什么關系?”

    “楊弘加入了妖門之后的一段時間,我們洛神會的人,就開始受到了一些他的針對,他以往忌憚你,但如今隨著成為妖門的人,那種忌憚卻是減弱了下來,而且再加上你不在院內,他更是肆無忌憚,時不時派人來我們這里搗亂挑釁...”

    周翎咬了咬牙,眼中充滿著憤怒,道:“后來我忍不住了,就和他動了手...只是那家伙的確厲害,如今已經達到了融天境后期的層次,我也打不過。”

    說到此處,他臉龐上不由得掠過一抹羞愧之色。

    “不僅周翎被打傷,連洛神會其他去找楊弘理論的人都是受傷回來。”一旁的葉輕靈輕咬著銀牙,道:“本來這件事我們剛開始并未告訴洛璃的,因為不想驚擾她的修煉,只是后來楊弘不知為何,越來越變本加厲,竟是傳話過來,逼迫我們解散洛神會。”

    牧塵眼神微沉,這楊弘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識時務?

    “這件事越鬧越大,最后還是傳到了洛璃耳中。”葉輕靈苦笑道:“于是她出手了,以她的實力,那楊弘不過數回合便是慘敗。”

    “但誰都沒料到,就在楊弘慘敗回去沒幾日,妖門大批人馬涌來,他們高手眾多,就連天榜排名前二十的人,都來了三位。”

    “而洛璃則是獨自迎戰,妖門十數位高手接連出手,皆是盡敗其手,但這些家伙卻是卑鄙無恥,眼見無法取勝,竟是采取車輪戰,洛璃一人,獨戰了五十多位妖門高手,最后連那三位在天榜排名前二十的厲害家伙,也是敗在了洛璃手中。”

    “但洛璃此戰過后,也是有所受傷,現在還在休養,而這段時間,那妖門似乎也是驚懼洛璃的實力,不敢再來挑釁,而那楊弘也是銷聲匿跡。”葉輕靈輕咬著銀牙,顯然對楊弘生出了不小的怨恨。

    牧塵雙目微瞇,黑色眸子中,閃爍著冷冽的寒芒。

    “牧塵,抱歉了,是我們太弱,這種事情,還得要一個女孩子出面。”周翎面色漲紅,其他的洛神會的少年也是羞愧的低頭,雖然洛璃一人獨戰妖門眾多高手,令得他們洛神會聲名大盛,但這種名聲對于他們而言,卻是猶如刀子一般。

    牧塵微微搖頭,目光微垂,道:“楊弘沒那膽子來挑釁的,他會這么做,必然是背后有人。”

    “有人?”葉輕靈一怔,旋即俏臉微變,道:“你是說那妖門的老大,鶴妖?”

    也只有鶴妖,才能夠調動妖門的那些高手,不然的話,憑楊弘的聲望,怎么會有人理會他?

    牧塵輕輕點頭,眼神愈發的森冷,這一切,恐怕是鶴妖在暗中指使,但他為何要針對洛神會?

    牧塵手掌突然一握,想起了在離開北蒼靈院之前與鶴妖的那一次碰面,后者想要蘇萱給他的那個任務名額,但卻是被他所拒絕,原本牧塵以為這只是一個小插曲,但很有可能,就是因此方才讓得鶴妖對他記恨上了,這個家伙的心胸,果然極其狹窄。

    鶴妖所做的這些,恐怕只是想給他一個教訓而已,只是他卻并未料到,即便牧塵離開了,洛神會中,依舊還有著一個厲害的洛璃在坐鎮。

    “鶴妖...”牧塵眼神冰冷。

    “牧塵,你想要怎么辦?如果要去找妖門的麻煩,把我們都帶上,我們再狼狽,也得讓他們知道,我們洛神會可沒孬種!”周翎咬牙道。

    牧塵微微搖頭,沖著他們一笑,道:“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來解決。”

    這件事,怪不得周翎他們,只是連牧塵都是有些沒想到,那鶴妖心胸會如此的狹窄,難怪蘇萱一直不喜歡他。

    “你要怎么辦?”周翎聞言,急忙道。

    牧塵淡淡一笑,邁步對著小樓閣的方向而去,平靜的聲音,傳蕩開來。

    “將消息傳給妖門吧,五日之后,牧塵登門“道謝”。”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