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兩百六十一章 兇煞之力

第兩百六十一章 兇煞之力

    山峰上,蘇靈兒望著那此時形象有些恐怖的牧塵,雖然她不太明白為什么牧塵會變成這副模樣,不過她還是搽了搽眼淚,道:“你要干什么啊?”

    她不知道牧塵究竟要做什么,但不管怎么樣,眼下的局面,已經成了定局,那白軒實力太強,連她姐姐都是對付不了,更何況僅僅只是融天境的牧塵?

    “待會你帶你姐姐她們先離開,離遠點,不要來靠近我,懂嗎?”牧塵那猩紅的眼瞳,泛起的波動在一點點的減弱,他的聲音,也是漸漸的變得嘶啞低沉起來,那聲音中,仿佛是有著無盡的兇煞之氣在涌動,令人聽著便是感覺到陣陣寒意。FqXsW.coM

    蘇靈兒也是被嚇得退后了兩步,此時的牧塵,仿佛是在死死的壓抑著什么,那布滿他身體的血紋,也是在不斷的閃爍著,猶如那從血腥之地中爬出來的殺伐修羅一般。

    她呆呆的看著牧塵,然后茫然的點點頭。

    牧塵見狀,也不再多言,猛的轉身,身形一動,便是快若閃電般的掠向遠處的天空,那沙啞的聲音,傳蕩開來:“白軒,你想要的東西在我這里,能否拿回去,就看你的本事了。”

    “呵呵,終于還是回頭了啊。”白軒淡漠的笑著,那眼神卻是猶如猶如刀鋒一般的射在牧塵的身上。

    “牧塵,你!”

    蘇萱三人卻是大急,好不容易方才將這白軒拖住,給蘇靈兒爭取到一些時間,這牧塵怎么又突然間沖回來了?

    然而牧塵卻并未理會他們,他那猩紅的雙瞳之中的波動,越來越微弱,片刻后,波動終于是徹底的消散而去。

    他那一直緊握的手掌,也是緩緩的松開。

    若此時能夠看見他體內的話則是會發現,血紅的兇煞之力,正在瘋狂的隨著其經脈運轉,釋放著極端恐怖的力量只不過,每當那種兇煞之力沖刷過牧塵體內經脈時,他的經脈都是會出現一些抽搐,一種無法形容的侵蝕劇痛,彌漫開來。

    但也正是這種劇痛,反而是讓得牧塵的神智在兇煞之氣的侵蝕下,保持著一絲清明。

    “簡直就是個瘋子”

    氣海內九幽雀望著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牧塵此舉

    無疑是在玩火,那些兇煞之力霸道無匹,而且還會侵蝕人的神智,一旦神智被兇煞之力所掩蓋,那么牧塵就將會沉淪在那殺戮之中,再難以醒來,那時候的他,將與傀儡無疑。

    這種兇煞之力固然強大,但也危險無比稍有不慎,就會將自己搭進去,這家伙真是什么都敢做。

    天空之上,就在牧塵眼中的波動徹徹底底消失而去的那一霎,他的氣息仿佛也是在此時盡數的消逝,他靜靜的凌空而立,毫無聲息。fqxsW.coM

    血色的紋路,猶如蟲子一般粘在牧塵的皮膚表面,緩緩的蠕動著,給人一種異常詭異之感。

    “都這個時候了,還跟我裝神弄鬼不知死活!”

    白軒瞧得有些詭異的牧塵,眼神卻是一凝旋即森然一笑,他不管這牧塵究竟為何會變成這樣,但他如今的實力,乃是化天境后期,手中更是有著上品靈器,那等戰斗力,就算是在整個化天境內,都算是頂尖,要收拾一個不過融天境的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給我死來!”

    白軒身形暴掠而出,手中血槍帶起滔滔靈力,直接是撕裂長空,快若閃電般的對著牧塵暴刺而去。

    “牧塵,小心!”蘇萱她們見狀,頓時急忙提醒。

    然而對于他們的提醒,牧塵卻是紋絲不動,待得那白軒血槍即將觸及他胸膛時,他方才猛的仲出手掌,竟是一把便是將那槍尖抓住。

    吱吱!

    鋒利無匹的血槍在牧塵掌心發出刺耳的聲音,鮮血順著槍尖滴落下來,那皮膚上的血紋,顏色也是愈發的深沉。

    白軒面色微微一變,隱約的感覺到了一點不知來由的不安。

    眼前的牧塵,與之前似乎截然不同了。

    牧塵手掌抓住那鋒利的槍尖,緩緩抬頭,露出一對布滿著血絲的猩紅眼瞳,那眼中仿佛有著血海翻涌,散發著滔天的兇煞之氣。

    血紋浮現在其臉龐,詭異而可怖,宛如嗜血修羅。

    “轟!”

    一股滔天般的兇煞之氣,猶如滾滾血海一般,在此時自牧塵體內爆發出來,整個天空,都是在此時變得暗紅下來。

    牧塵的皮膚,悄然的裂開一道血痕,那種血煞之力太過的強大霸道,即便他的**如今已算強橫,但依舊還是有點難以承受。

    “這¨.”

    白軒以及蘇萱他們有些震驚的望著這般異象,這一幕,似乎是有點熟悉。

    他們身體突然一顫,眼中有著駭然之色流露出來,在那靈藏空間中,那黑色魔柱破封而出的時候,不也是這般相同的跡象嗎?

    只不過那時候的兇煞之力,比起此時,更為的強悍恐怖而已。

    但這種情況,為何又會出現在牧塵的身上?

    蘇靈兒此時也是迅速掠開,扶起受傷的!蘇萱三人,所幸她還記得先前牧塵與她說過的話,拉著三人便是迅速退走。

    而在他們退開一些距離后,牧塵那布滿著血紋的臉龐上,也是緩緩的掀起一抹笑容,只不過那笑容顯得極其的猙獰,那種撲面而來的兇煞,就算是白軒這等人物,氣息都是為之一滯。

    “裝神弄鬼!”

    白軒眼神陰沉,再度暴喝出聲,手掌一抖,那血紅長槍便是自牧塵掌心抽回,帶起一縷鮮血,他一步跨出,手中血槍,帶起鋪天蓋地的槍影,籠罩向牧塵。

    轟!

    血紅的兇煞之氣自牧塵體內涌出,猶如是在牧塵的皮膚上形成了血紅的鎧甲,竟是任由那白軒凌厲的槍風籠罩而來。

    嗤嗤!

    蘊含著驚人勁風的槍影,在遇見那層血紅煞氣時其中蘊含的靈力,便是會被那種煞氣所侵蝕,不過殘余的勁風,依舊是在牧塵身體表面留下了一道道淺淺的血痕。

    然而身體之上的血痕,不僅未讓得此時的牧塵有絲毫的后退,反而令得他猩紅的眼睛,愈發的深沉,一道低吼自其喉嚨間傳出,他手掌一握,那滾滾兇煞之力涌來同樣是在其掌心化為一柄血紅長槍。

    咻咻!

    他槍身一震,竟也是攜帶著滔滔兇煞,與那白軒正面憾在一起靈力煞氣相撞,一道道強大的沖擊波蕩漾開來,連周遭的山峰都是被震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山石不斷的崩塌。

    遠處的一座山峰,蘇萱她們望著天空上那交纏的人影,眼中卻是有著濃濃的驚色涌出來,他們發現,此時的牧塵,實力竟是強到足以和白軒正面抗衡的地步!

    “他的實力怎么暴漲了這么多?”郭匈忍不住驚愕的道。

    “那種力量與靈藏空間那黑色魔柱的煞氣如出一轍,我想,極有可能是牧塵被煞氣侵蝕入體了。”蘇萱美目一閃道。

    “那牧塵?”蘇靈兒聞言,頓時焦急的道。

    “我想,此時的他恐怕正是在借助這股力量來對抗白軒同時也借助著這種大戰,他才能夠將那些侵入體內的兇煞之氣引動出去,只不過這樣的話,也是極其的危險,那種兇煞之氣無比的兇橫,一旦弄不好,便是會被反噬到時候,煞氣占據神智那就會淪為殺戮的傀儡。”

    蘇萱輕嘆了一聲,美目望向遠處天空那道全身都包裹在血紅之中的身影,道:“現在,一切都只能依靠牧塵自己了啊¨.”

    鐺!

    兩柄血槍轟然相撞,氣浪滾滾,空氣都是扭曲起來。

    那白軒的面色,已是在此時變得一片鐵青,眼神之中,還藏著一絲驚疑不定,他怎么都無法相信,眼前的牧塵,竟然與他斗了數十回合,依舊沒有絲毫落入下風的跡象。

    后者的力量,仿佛是在此時追上了他一般。

    這種變化,讓得白軒有些難以置信,不過他畢竟也不是什么簡單人物,一思慮下便是猜到了某些東西。

    “是借助了那侵入體內的兇煞之力嗎?”

    他目光閃爍,面色陰森,視線盯著牧塵那布滿血紋,眼中沒有絲毫人類情緒,只有著單純殺戮的牧塵,咧嘴獰笑起來,道:“現在的你,看起來和一頭只知道殺戮的野獸有什么區別?”

    顯然,借助了兇煞之力的牧塵雖然力量暴漲,但他卻是失去了神智,淪為了殺戮的工具。

    “你這么痛苦的話,就讓我來幫你解脫掉吧。”

    白軒身形猛然暴起,滾滾靈力席卷而出,他仰天長嘯,只見得那磅礴靈力,竟是在其身后逐漸的成型,仿佛是化為了一頭巨大無比的血紅巨獸,一股濃濃的兇氣,沖天而起。

    “血魔獸,血海熔煉!”

    白軒暴喝,那血紅巨獸則是轟然炸裂,直接是化為滔滔血海,彌漫了那一片天際,濃濃的血腥之味,蕩漾在天地之間。

    嗡嗡!

    血海攜帶著可碾碎重重山岳的可怕力量,鋪天蓋地席卷而下,血海過處,那些山峰,盡數的化為粉末。

    “去死吧!”白軒獰笑,然后他便是見到牧塵緩緩的抬頭,那布滿著詭異血紋的面龐,卻是掀起了一抹嘲諷,那原本被兇煞所占據的猩紅眼瞳,竟然也是在此時蕩起了一道道的波動。

    吼!

    無窮無盡的兇煞之氣從牧塵體內噴涌而出,竟是在其身后化為了一片血紅星空,在那星空之中,一只巨大的白虎凝聚成形,只不過此時的這白虎,雙目也是呈現猩紅之色。

    白虎神印,本就攜帶著無盡的殺伐之氣,如今與這兇煞之氣相結合,更是兇上加兇,那等氣勢,仿佛連天地都是顫抖起來。

    牧塵凌空而立,漫天兇煞彌漫,他懸浮在那腳踏星辰的巨大白虎之前,布滿血紋的臉龐上,那一抹嗜血的嘲諷,愈發的濃郁。

    “死的,是你才對!”(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