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消息傳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消息傳開

    黑盾與石鼎散發著淡淡的光芒,靜靜的懸浮在牧塵的掌心,光芒閃爍間,有著奇特的靈力波動隨之散發而出。fqxs.org

    牧塵略有點好奇的打量著這兩件靈器,靈器這種東西制作起來相當的繁復,唯有著那些靈器師方才能夠辦到,而整個北靈境,似乎并沒有靈器師的存在,由此也可看出北靈境相對于這浩瀚無盡的大千世界而言,算是多么的渺小。

    牧塵手掌握住那黑色的光盾,靈力灌注而進,只見得那光芒頓時爆發而出,巴掌大小的黑盾迎風暴漲,化為丈許大小,將其身體護在其

    黑色表面,流溢著黑色光芒,上面布滿著晦澀的紋路,隱隱的,有著一種雄厚之感散發出來。

    先前那楊弓,便是憑借著這黑盾,將牧塵三道森羅死印盡數的接了下來。

    按照牧塵的估計,這黑盾,恐怕足以抵御一名神魄境中期的強者猛力一擊,這不由讓得他有些暗嘆,這靈器對于戰斗而言,真是好處太大了。

    牧塵把玩了一下這黑盾,然后將它遞向了筍兒,笑道:“這是給你的獎勵。”

    黑盾與石鼎似乎都是類似護身的靈器,牧塵將石鼎留了下來,所以便是將這黑盾送給了筍兒,反正她是靈陣師,而且對敵經驗不足,有了這黑盾保護,也是能夠安全一點。

    筍兒仲出小手接過,把玩了一下,笑嘻嘻的道:“謝謝牧塵哥哥。”

    “這黑盾與石鼎應該是兩件下品靈器。”一旁的葉輕靈也是看了看,笑道:“不過這對筍兒倒的確挺好好處,之前如果不是他們有這個護身的話,恐怕就直接被筍兒先解決掉了。”

    “原本我們也有靈器的,品階比這個還好不過在進入北蒼界時被家里人拿走了,他們說來北蒼靈院就是要依靠自己來修行,靠靈器的強大獲得地位,反而落了下乘。”

    聽到葉輕靈這話,牧塵不由得苦笑一聲,這就是差距啊,他在北靈境根本連靈器什么樣都沒見過但葉輕靈她們對此卻是習以為常。

    牧塵隨手將那石鼎收起,靈器雖然不錯,不過他一直相信最重要的還是本身的實力那才是最讓人信得過的東西。

    “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葉輕靈看向牧塵,微笑道。

    “往北蒼殿去,不然還能怎么樣?”牧塵一笑,想來這里所有人的目的地都是相同的,因為只有到了那里,才能真正的進入北蒼靈院。

    “你們呢?”

    “當然也是一樣。”葉輕靈笑道:“不過我還想在中途找到合適的靈獸然后取得精魄煉化…對了,你才晉入神魄境,應該也沒有煉化靈獸精魄吧?”

    牧塵無奈的一嘆,點點頭,他體內倒是有著靈獸精魄,而且還是非常極品的不過他卻不敢也不能煉化。fQxsw.cOM

    “其實很多晉入神魄境的學員都還沒煉化靈獸精魄,因為不少人眼光都不低,不想隨便就找個靈獸精魄煉化,雖然煉化的精魄以后找到好的能夠重新煉化,但總歸是件很麻煩的事。”

    “而且據我所知,北蒼界中有著大量厲害靈獸存在,有一些,甚至是達到了天級靈獸的層次,在萬獸錄地榜之上也算是有著不錯的排名雖然這種層次的靈獸很難對付,不過到時候一旦被發現,必定會引起騷動,很多人都會匯聚而去…”

    “其實這也算是北蒼靈院給我們的機會,讓我們在這北蒼界能夠變得更強大一些,這樣才能真正有資格成為北蒼靈院的學員。”

    葉輕靈沖著牧塵眨眨眼,道:“如果你沒其他打算的話,要不就隨我們一起,到時候如果遇見厲害的靈獸精魄,我可以給你優先選擇權。”

    “天級靈獸…”牧塵眼中掠過一抹驚訝之色,看來他還是有點小看這北蒼界啊,能夠被北蒼靈院用來當做歷練之場,又怎么會過于的普通。

    雖說天級靈獸必然極為厲害,以他們如今的力量,單獨的話自然是沒辦法抗衡,可如今這北蒼界中,可是有著數以萬計的學員,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人數累積起來,就算是天級靈獸都得被壓死,當然,前提是遇見的靈獸不是如同九幽雀那么恐怖…

    不過這種可能性太小,按照牧塵的推測,即便這北蒼界擁有著天級靈獸,頂死了也不會超過萬獸錄地榜前五十的排名,畢竟那種排名的靈獸,對于他們這些新生而言,還是太過強大了。

    “對這個我倒是興趣不小。”

    牧塵眼中掠過一抹感興趣之色,如今他晉入了神魄境,也的確需要煉化靈獸精魄,不然以后和那些擁有著靈獸精魄的對手交手的話,他會吃不小的虧。

    而北蒼界相當遼闊,想要在這里知曉到天級靈獸的蹤跡以及消息,光靠他一個人顯然有些勉強,若是和葉輕靈她們一起,倒是能夠省去不少的麻煩。

    “那我們先去與大家匯合吧,然后開始趕向北蒼界內圍。”葉輕靈見到牧塵愿意同行,也是有些欣喜,牧塵實力驚人,有他在的話,葉幫獲得的保障也是能夠提升許多。

    牧塵笑著點點頭,而后一行人略作收拾,便是沿著來時的路迅速出了這片大山,最后在山腳下與等待在這里的葉幫其他人員匯合。

    隊伍匯合,少不了一番熱騰,王盛他們興奮的說著之前發生在大山之中的戰斗,而周圍的那些葉幫成員在聽到牧塵以一敵二將兩名神魄境初期的強者碾壓打敗后,無不是驚嘆出聲,那看向后者的目光中,有著一些熾熱與崇拜涌出來。

    在他們眼中,能夠在這個時候就晉入神魄境的絕對是相當的優秀,而牧塵卻是能夠輕易打敗他們,這說明牧塵比他們更為的優秀。

    而他們這小小的葉幫中,有了這么厲害的人坐鎮,那受到的各種威脅,應該也是能夠減少許多。

    在接下來的數天時間中,牧塵便是隨著葉幫一路前行,直奔北蒼界內圍而去,雖說途中少不了一些麻煩,但卻并未對他們的行程造成多大的阻攔。

    而牧塵也是發現,隨著他們逐漸的進入到北蒼界的內圍,周圍所遇見的其他學員以及勢力也是越來越多,而且大多數人都是氣息不弱,畢竟想要這一路闖來并且不被人將印記搶走,沒點本事,還真是難以辦到。

    不過雖說隨著開始接近北靈界內圍,所遇見的厲害人物以及勢力也是多了起來,但由于葉幫一般并不太主動的去蠻橫搶奪別人的印記,因此倒也并沒有引來多少仇恨,與其他那些幾乎每天互相火拼的勢力相比,他們顯得格外的安寧。

    不過這種安寧并沒有一直的持續下去,因為漸漸的有著一些消息在這片遼闊的區域逐漸的蔓延開來,這種信息,對于那些并未參與過靈路的人而言或許無法引起什么騷動,但對于那種從靈路出來的人而言,卻是略感震動。

    那則消息很短,但卻在某些人心中引起了震動。

    靈路血禍者牧塵,現身北蒼界。

    血禍者牧塵。

    很多人感到陌生,但也有不少人因為這個名字突然間有點心驚肉跳起來,那些從靈路中出來的人,恐怕都不會忘記那令得整個靈路為之震撼的一場血禍。

    而那場血禍的制造者,便是這個叫做牧塵的少年,一個本應該也獲得靈路王級評定并且站在靈路之頂的人。

    消息在迅速的傳遞者,有人獲得消息,會咬牙切齒,一臉的恨意,有人則是會滿心的驚嘆與好奇,很想要見見那曾經在靈路掀起滔天駭浪的少年究竟會是個什么模樣…

    有人恨,有人懼,有人驚…

    種種的情緒,在那種消息蔓延中衍生著,卻是不知不覺間令得牧塵這個名字的曝光率在這一片遼闊的地域中變得頻繁了起來,導致后來,很多沒參加過靈路的人都開始知道,北蒼界似乎來了一個很恐怖的家伙…

    這種消息的傳開,也是為牧塵招引了一些麻煩,不過暫時而言,這種麻煩,還是在他能夠控制的程度,但他明白,隨著消息愈發的蔓延,這種麻煩或許會擴大不小,他的一些對頭,還是挺厲害的…

    所以,他也得盡快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北蒼界某處。

    轟!

    一座大山之中,突然傳來轟鳴之聲,一頭身軀龐大,通體布滿尖刺的巨大靈獸轟然倒地,滾燙的鮮血彌漫開來,染紅了地面。

    這是一頭刺魔獸,實力堪比神魄境中期的強者,就算是神魄境初期的人遇見了,也唯有迅速逃離的高級靈獸。

    但此時,它卻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一道身影,輕飄飄的落在這刺魔獸龐大的身軀上,然后伸手將其靈獸精魄取了出來,只是淡淡一掃,便是隨手收起。

    “喲,不錯,竟然這么快就將這畜生收拾了。”在一旁有著笑聲傳來,旋即一名模樣俊朗的少年掠來,他沖著那刺魔獸身軀上的人影吹了一聲口哨,笑道。

    那將刺魔獸獵殺的身影,也是抬起頭來,露出一張英俊的面龐,在其眉心處,那印記竟是呈現紫金之色,那是印記達到七級的標志。

    那道人影神色平淡,仿佛獵殺了一頭刺魔獸只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又是這幅神情…”

    俊朗少年無趣的撇撇嘴,旋即伸了一個懶腰,笑瞇瞇的道:“不過我想你會對我接下來所說的感興趣。”

    “血禍者牧塵出現了。”

    不出俊朗少年所料,那刺魔獸身軀之上的那道人影身體仿佛是在此時僵了一僵,然后迅速的掠至他面前,那素來平淡的眼睛,竟是陡然間變得銳利起來:“牧塵?在哪?!”

    “應該就是在這一片區域,我已經派人去查探了,應該很快會有消息,到時候通知你。”俊朗少年笑道。

    “好!”

    那道人影嘴角終于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

    “我說…楚麒,那牧塵不是好惹的,你干嘛要去找他?你和他貌似并沒有太大的交集吧?靈路中也沒仇沒怨。

    ”那俊朗少年有些無奈的道,那牧塵可是連姬玄那種人物都有所忌憚的角色啊。

    “我跟他沒恩怨。”

    名為楚麒的英俊少年淡淡一笑,他看向眉頭微皺的俊朗少年,眼神深處,有著一些熾熱涌出來,道:“我¨喜歡洛璃,我聽說了她選擇了北蒼靈院,所以方才也選了這座靈院。”

    俊朗少年眼睛睜大了一些,旋即對著楚麒豎起大拇指:“你厲害,眼光很好,不過你多半沒戲,她太厲害了,你降服不了她。”

    “她有喜歡的人。”楚麒雙掌微微緊握,淡淡的道。

    俊朗少年一愣,旋即猛的明白過來,道:“你是說…牧塵?”

    楚麒緩緩點頭,他轉身對著大山之外走去,地面在其腳下微微震動,伴隨著他的聲音,有些不甘與低沉的傳開。

    “所以我要親自去見見他,我要告訴他,誰更適合她!”(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