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八十三章 名額之戰

第八十三章 名額之戰

    名額爭奪戰的第一場,以牧塵毫無難度的完勝陳通而結束,這番交手,也是讓得那無數圍觀者感到有些驚嘆,雖說這戰斗并未持續太久,但明眼人都是能夠瞧出那名為牧塵的少年究竟有多厲害,同為靈輪境初期,臺上的兩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卻幾乎不在一個檔次。fqxs.org

    “那個牧塵...是牧域之主牧鋒的兒子吧?的確有些能耐啊。”

    “據說當初他可是北靈境中,唯一一個活的了靈路資格的人,只不過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又被驅逐了出來。”

    “看這模樣,這少年頗為了不得啊,這種能力,就算是在那靈路中,也不可能太差吧?”

    “誰知道呢...不過就算被驅逐出來了,以他的本事,要進五大院應該也沒什么難度。”

    “...”

    北靈場之外,眾多的竊竊私語聲傳開,顯然先前的那一場戰斗,也是讓得很多人開始注意到那一個曾經在北靈境中掀起了一些動靜的少年。

    牧塵對于那些投射而來的各色目光倒是并未在意,回到東院的席位,而此時那對面西院處,柳慕白面色平淡的起身,走入場中。

    東院這邊,不少目光也是投射到了面色微微發白的墨嶺身上,牧塵也是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這才一咬牙,走了上去。

    柳慕白眼神淡漠的看了牧塵一眼,然后轉向走上臺的墨嶺,低頭整理了一下袖口,道:“自己認輸吧。”

    墨嶺被柳慕白這番氣勢壓得滯了滯,旋即緊咬著牙關,道:“請賜教。”

    柳慕白眼神冷漠,搖了搖頭。道:“不識抬舉。”

    面對著柳慕白這番態度,墨嶺面色也是有些青紅交替,不過對方的實力的確強橫,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辦法,這一場戰斗,他必輸無疑,他現在所能夠做的,便是讓得自己不至于輸的太過的難看。

    墨嶺深吸一口氣,然后雙掌緊握,一股股靈力自其體內涌出來。感覺著體內蕩漾的充盈力量,墨嶺這才稍稍有了一點信心,一步跨出。率先采取攻擊,迅速的直奔柳慕白而去。

    墨嶺的實力,其實已經算是相當不錯,即便是在北靈院天屆之中,都是能夠排名靠前。但他也很明白,眼前的柳慕白,可是這些年來,一直霸占著北靈院最強學員的名頭,根本無人能夠將其撼動。

    面對著這種對手,如果不一開始就全力以赴。恐怕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勝算。

    柳慕白眼神漠然的望著急沖而來的墨嶺,身體微微前傾,旋即仿佛是有著一道低沉的爆炸聲響自其腳下傳出。fqxs.org而其身影,則是在這一瞬間,化為一道紅光暴掠而出。

    他的速度極快,墨嶺甚至只能夠見到眼中紅光閃現,然后便是驚駭的見到。柳慕白已是出現在了他的前方,而后一只修長的手掌輕飄飄的拍出。根本就容不得他有防御的時間,徑直的落到他胸膛之上,緊接著,靈力猶如火山般噴發而出。

    砰!

    低沉之聲響徹,先前還呈現前沖姿態的墨嶺,瞬間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噴出來,狼狽的在地面上搽出一道長長的痕跡。

    嘩。

    這一幕,直接是引起了眾多的驚嘩之聲,那實力達到靈輪境初期的墨嶺,在柳慕白面前,竟然真的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好恐怖的實力。”蘇凌他們咽了一口唾沫,這北靈院最強學員,果然名不虛傳。

    牧塵也是盯著場中,在先前柳慕白出手的時候,他的眼神微微凝了凝,后者那種速度,竟是并不遜色于他,這柳慕白,的確厲害。

    “唉,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一旁的陳帆他們也是嘆了一口氣,正如先前牧塵與陳通一般,眼下的墨嶺與柳慕白,也完全不在一個等級。

    場臺上,柳慕白漠然的望著那狼狽不堪的墨嶺,嘴角劃過一抹不屑,就欲轉身而去,這種碾壓戰斗,根本就沒半點爽感。

    “等等。”

    有著嘶啞的聲音從后面傳來,柳慕白皺著眉頭轉過身,只見到墨嶺搽去嘴角的血跡,有點搖晃的站起身來,他咬著牙,道:“我還沒認輸。”

    柳慕白的眼神,緩緩的陰沉下來。

    在柳慕白那陰沉的眼神中,墨嶺再度調動體內靈力,對著前者暴沖而去。

    嘭!

    依舊是一道低沉的悶聲,柳慕白身形閃電般的出現在墨嶺右側,一記鞭腿,猶如橫掃而出的長槍,狠狠的甩在了墨嶺腰腹之上。

    噗嗤。

    墨嶺再度被擊飛,鮮血噴出來,顯得極其的狼狽。

    然而就在眾人惋惜低嘆間,卻又是驚愕的見到,那墨嶺緊咬著牙關,再度顫抖著站了起來。

    “呵呵,好,骨頭真硬。”

    柳慕白見到墨嶺死死的糾纏著他,也是怒極而笑起來,這一次他沒有再給墨嶺主動出手的機會,腳掌一跺,身形率先暴掠而出。

    砰!

    墨嶺的身體,直接是被柳慕白一掌轟飛。

    砰!

    而還不待墨嶺站起身來,柳慕白的身影,已是再度掠出,眼神陰寒間,一腳踹在墨嶺腰間,將其猶如垃圾一般踢出數十米。

    無數人望著場中那在柳慕白攻擊下狼狽不堪的墨嶺,然而即便是如此,那少年依舊是緊咬著牙關,雖然他的面龐極為的慘白,但他卻是死活不肯認輸。

    “好倔的小子。”

    一些人暗暗嘆了一聲,雖說墨嶺的實力遠不如柳慕白,但這種明知不是一個層次,但依舊還與之對戰的勇氣,也的確令人有些驚異。

    東院這邊,所有的學員望著那在場中被踢來踢去,卻死活不肯認輸的墨嶺,都是沉默了下來,一些學員偏過頭,有些不忍再看。

    太慘了。

    “他娘的!”陳帆咬了咬牙。這柳慕白直接打暈墨嶺丟出場也好,但這樣侮辱人未免就太過分了。

    唐芊兒也是輕咬著銀牙,將目光從臺上移開,低聲道:“要不就讓他認輸吧。”

    “認輸了的話,墨嶺就真沒半點機會了。”牧塵輕輕的道,他的視線,掃向了主臺位置,那里那位郝先生也是微皺著眉頭望著場中,那般神情,也讓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可...”唐芊兒還想要再說什么。

    “這是他選擇的方式。或許他實力不及柳慕白,但他的勇氣,卻能夠獲得尊嚴。有種東西,叫做血性,男人骨子里沒了這東西,靈力再強,也是軟貨。讓人看不起。”牧塵聲音平靜的道。

    唐芊兒無話可說,雖然她有些不太明白男人為什么有時候總要是死逞能,但這樣的男人,的確有些吸引女孩子的眼球。

    場中這種一面倒的戰斗,持續了將近十分鐘,而那墨嶺已是渾身鮮血。甚至他的意識都是有些模糊,但卻憑借著那股毅力,死死的苦撐著。

    柳慕白的面色。也已經陰沉得猶如烏云,這種戰斗,對他根本就沒什么好處,這從周圍時不時的傳出一些噓聲來看就知道。

    柳慕白盯著墨嶺,眼中有著一抹殺意掠過。既然你不識相,那我就廢了你!

    不過。就在柳慕白打算下殺手的時候,那主臺上,那位郝先生輕輕揮了揮手,蕭院長也是立即出聲:“比試到此為止,柳慕白勝。”

    柳慕白聽得那聲音,眼神狠狠的盯了一眼幾乎昏迷的墨嶺,這才有些憤怒的揮袖而去,下場時,還森然的看牧塵一眼,顯然他認為這是牧塵出的主意,故意要讓他難堪。

    見到比試結束,東院這邊也是趕緊上去幾名學員將昏迷中的墨嶺給抱了下來。

    “下面該我了。”

    陳帆咬了咬牙,有些憤怒的上了臺,他的對手也是西院一名頗有名氣的學員,如今同樣是靈輪境初期,不過這種學員與參加了冒險小隊的陳帆相比,的確是少了不少的實戰磨練,交手初始這還看不出什么,但隨著戰斗逐漸的白熱化,也終于是顯露了一些不足,最后被陳帆抓住破綻,一招擊敗。

    在繼陳帆之后,便是霍云,而同樣的,他也是不出意料的獲得了勝利,而最后一場,便是唐芊兒的戰斗,這一場比試,讓得不少目光都是亮了起來,因為她的對手,正是西院的紅綾,這兩朵北靈院的院花,竟然是在此時撞在了一起。

    兩個漂亮少女的交手,顯然更容易引來關注,而且這種關注,比起之前牧塵,柳慕白的那兩場,還要更甚,由此可見,美女的吸引力,始終都是最強的。

    這一場戰斗,并沒有太多的陽剛血腥,但卻依舊是令人目不轉睛,少女柔軟的手段,猶如蝴蝶般的穿梭,即便是足以取人性命的攻勢,在她們手下,都是多出了一些優美的感覺。

    唐芊兒與紅綾的實力,幾乎都是伯仲之間,雖說各有手段,但卻始終難以真正的分出勝負,最后由那位郝先生開口,兩人的比試,竟然是以平局落幕。

    對于這個平局,眾人有些愕然,名額就那么多,平局怎么分配?不過這是那位郝先生說出來的話,他們也只能將這種質疑放在心中。

    而隨著這一場比試的結束,這北靈場的氣氛,卻是悄悄的高漲了起來,就連一些頗有實力的強者,都是饒有興致的將視線投射了過來。

    因為接下來,就該是那所謂種子名額的爭奪了。

    經過先前的那些比試,他們都是看出來了,這些學員中,能夠有資格爭奪那種子名額的就兩人,牧塵以及柳慕白。

    而湊巧的是,這兩人,一個是牧域少主,一個是柳域少主,這兩域之間關系極差,眼下這場種子名額爭奪戰,應該就算是這兩域在另外一個角度上的爭鋒了。

    不過就是不知道,究竟誰才能夠笑到最后?(未完待續)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