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九百六十三章 神獸之原

第九百六十三章 神獸之原

    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雀長老?”

    天空之上,牧塵望著突然間出現在面前將他阻攔下來的天雀長老,眉頭忍不住的皺了起來,莫非這老家伙見到局勢不妙,竟然是要打算親自出手了不成?

    如此的話,倒也太不要臉皮了。fqxsW.coM

    咻!

    不過,就在牧塵皺眉間,他身旁也是有著破風聲響起,只見得曼荼羅,九幽,三皇等人也是閃現而出,他們都是望向天雀長老,顯然對于他突然插手打破牧塵與柳青交鋒感到不滿。

    “天雀長老,我尊你為客,方才處處忍讓,不過你也莫真以為,我大羅天域可以任你隨意欺負。”曼荼羅語氣冰冷的道。

    天雀長老見到曼荼羅動怒,倒也不敢怠慢,連忙道:“這次倒是老夫逾越了,這一次的交戰,牧塵的確表現非凡,這北界年輕一輩第一人,倒也是有著可信度。”

    在天雀長老后方,柳青也是急掠而來,他對于前者此言倒并未反駁,因為先前的交鋒,他的確并沒有取得多少的優勢。

    牧塵能夠憑這五品至尊的實力與他激戰到這一步,已經足以說明他的優秀,先前的戰斗如果在持續下去的話,恐怕雙方都將難以收手,因為那時候的他們,恐怕都只能真正的傾力而為,到時力量無法掌控,稍稍失手,說不定便是會有著重傷殞命之局。

    牧塵聽到天雀長老此言,緊皺的眉頭同樣是松緩下來,他并不想過于的得罪九幽雀族。所以這種交鋒能夠點到即止自然是最好的,而且他也很清楚。就算再斗下去,他恐怕也很難真正的戰勝柳青。

    這家伙六品至尊巔峰的戰斗力。簡直比在地至尊秘藏中所遇見的那天龍虎還要強一分,所以這場交鋒再持續下去,頂多就是兩敗俱傷。

    天雀長老將眾人的怒意平息下來,方才再度緊緊盯著牧塵,開口問道:“你身上這一道真鳳威壓,究竟從何而來?”

    那自牧塵體內流露出來的那一道真鳳威壓雖然極淡,不過對于九幽雀族這種體內同樣是流淌著一絲不死鳥血脈的種族而言,那淡淡的真鳳威壓,卻是再明顯不過。

    在靈獸界中。fqxs.org真鳳就算是在級神獸之中,都能夠算得上是頂尖層次,而每一頭成年的真鳳,都擁有著堪比天至尊的可怕力量。

    這等存在,即便是在鳳凰一族內,也是稀罕到了極點,而類似的這種真鳳威壓,即便是尋常的鳳族與凰族都是不曾具備,所以。當天雀長老與柳青在察覺到牧塵身上竟然能夠出現這種威壓時,方才會如此的動容與難以置信。

    牧塵聞言,倒是一怔,旋即道:“這是我自龍鳳天內修煉而來的龍鳳體。”

    那所謂的真鳳威壓。他卻是并沒有什么感覺,而且往日他催動龍鳳體與人對戰時,對手似乎也并未受到這一絲極為淡薄的真鳳威壓所影響。

    看來。這所謂的真鳳威壓,似乎只有九幽雀族這種擁有著一絲不死鳥血脈的后裔。方才能夠有所察覺,這樣說來的話。那他應該也還有一絲真龍威壓,不過想來這應該就只有那些擁有著龍族血脈的神獸,才能夠有所察覺了…

    “龍鳳天?”

    天雀長老眉頭一皺,道:“是北界那龍鳳天?那里老夫倒是聽說過,據說其中有著真龍真鳳隕落,我們也曾經派過族人進入其中,雖說有所收獲,但卻從未如你這般,擁有著一絲真鳳威壓。”

    “這是在那龍鳳天內,登上了龍鳳梯第十梯的人方才能夠獲得的機緣,而牧塵他是數百年內,唯一一個登上第十梯的人。”曼荼羅淡淡的道。

    天雀長老啞然,看其模樣,想來也是知曉那龍鳳天內的龍鳳梯,那第十梯,似乎他們當年派出的那些優秀族人,也并未成功過,沒想到,眼前這個牧塵,卻是能夠辦到。

    “天雀長老,先前牧塵與柳青的交鋒,你既然已經有了結果,那此事可以不再計較了嗎?”九幽美目盯著天雀長老,說道。

    天雀長老聞言,卻是淡淡一笑,然后搖了搖頭。

    “你!”九幽見狀,頓時柳眉倒豎,銀牙緊咬。

    “小九幽,你應該知道,這件事情,關系重大,就算是老夫,也不可能做得了主。”天雀長老眼神有些嚴厲的盯著九幽,道:“你乃是我九幽雀族數千載以來血脈最為純凈者,在吾族之內,你是最有可能覺醒不死鳥血脈,最后完成進化,成為真正的遠古不死鳥。”

    “你是九幽雀一族未來的支柱,所以任何會阻擾你前行的障礙,我們九幽雀一族都會傾盡全力為你掃除!”

    話到此處,他的目光微微的掃了牧塵一眼,其中的凌厲與決絕,連牧塵都是心頭泛起一股寒意。

    曼荼羅聽到此話,神色也是一凝,看來連她都是有些低估了九幽在九幽雀一族之中的重要程度,如果真如天雀長老所說,那么九幽未來就極有可能成為堪比天至尊般的可怕存在,而為了一個未來的天至尊,足以讓得九幽雀一族給予她近乎病態的保護。

    畢竟,整個九幽雀一族,這數千載以來,都未曾出現過一位天至尊!

    而眼下,牧塵與九幽的血脈鏈接,顯然就會被九幽雀一族當做一個隱患,畢竟到時候牧塵萬一遇險殞命,那么九幽即便能夠保得性命,那必然也會付出極重的代價,說不得,就再也無法完成最終的進化,那種后果,對于九幽雀一族而言,的確難以承擔。

    如此的話,今日這事,倒還真是有點麻煩了…她雖然不懼九幽雀族,但也不得不承認,這種傳承萬載的靈獸種族,的確是要比大羅天域底蘊深厚無數倍。

    大羅天域完全依靠她一個人在支撐著,如果她隕落了,大羅天域頃刻間下場就會與那神閣一般無二,但九幽雀族卻不一樣,他們雖然沒有天至尊,但卻擁有著數位地至尊,所以,就算是天雀長老隕落了,對于九幽雀一族而言,雖說也算是傷筋動骨,但遠遠還談不上毀滅。

    九幽玉手也是在此時緊握著,她緊緊的盯著天雀長老,片刻后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的道:“如果你們亂來的話,那也就別怪我亂來了。”

    聽到九幽這話里蘊含的濃濃威脅,天雀長老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沉,他望著一臉倔強的九幽,似是想要怒,但最終他還是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小子,你就這樣躲在后面嗎?”天雀長老眼神轉向了牧塵,道。

    牧塵輕輕的將身前的九幽拉了回來,旋即他沖著天雀長老淡淡的笑了笑,道:“如果事情真的只能到最差的那一步,我可以允許解除血脈鏈接,我知道,這你們應該也是有辦法的。”

    如果真只有那一步可走,那他自然不會拖累九幽,因為那樣的話,說不定還會牽連整個大羅天域,即便曼荼羅會出手保護,可那代價,或許連她都是無法承受,那一幕,牧塵并不愿意看見。

    “牧塵!”

    九幽微怒,九幽雀一族當然是有辦法解除這血脈鏈接,不過這樣的話,必然會對牧塵造成極重的創傷。

    “嘿,這還像個男人。”天雀長老則是嘿然一聲,然后他眼神微微變幻了一下,道:“強行解除血脈鏈接,算是最下策,不過嘛…倒也可以不用,只是這還得看你…”

    聽到天雀長老話語中的轉音,牧塵心頭也是一動,道:“天雀長老另有辦法?”

    一旁的九幽也是美目灼灼的盯著天雀長老,只是那眼神中有些狐疑,她對于血脈鏈接自然很清楚,除了強行破解外,可并沒有其他的辦法。

    “要破解這血脈鏈接嘛,自然是沒有其他的辦法。”天雀長老笑了笑,他望著眼露失望的牧塵,再度一笑,道:“不過,如果你能夠讓得九幽雀一族上下對此不反對,那此事自然能夠揭過,而且到時候,你還能夠獲得九幽雀一族的友誼。”

    牧塵聞言,頓時苦笑著搖搖頭,雖然他還沒和九幽雀一族接觸,但從這天雀長老之前的反應來看,恐怕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他與九幽這血脈鏈接的。

    天雀長老此言,簡直就是強人所難。

    “廢話一通!”九幽也是明白其中的彎彎道道,當即銀牙一咬,怒聲道。

    天雀長老卻不在意憤怒的九幽,話音一轉,道:“九幽,你可知道為何族內會此時將你召喚回去?”

    九幽一怔,旋即皺著眉頭搖了搖頭,她只當是族內察覺到了她血脈出現了一些問題,不過聽天雀長老此言,似乎還有其他的原因?

    天雀長老見狀,則是淡淡的搖頭,道:“因為神獸之原要出現了。”

    “神獸之原?!”

    當神獸之原四字入耳,九幽瞳孔頓時一凝,那冷艷的俏臉也是開始變得陰晴不定起來,最后她沉默下來,看其模樣,想來也是知曉那所謂的神獸之原所代表的含義。(未完待續!

    ...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