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dnf赌场网站有木马吗
番茄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探測不朽圖錄

第六百四十七章 探測不朽圖錄

    凝固的氣氛,籠罩著庭院,兩女冰冷對視,氣勢彌漫而開,竟是引得狂風呼嘯,將這庭院之內的樹葉吹拂得狂暴的舞動。fqxs.org

    筍兒悄悄的躲在大樹后,偷偷的望著九幽與靈溪的對峙,生怕慘遭池魚。

    牧塵瞧得這一幕,也是略感頭疼,他也是非常不明白為啥眼前的兩個女人總是一見面就跟要打仗一樣,而且還是火藥味非常重的那種。

    “好聽的話,誰都會說,以后我若是知道牧塵因為這血脈鏈接收到了傷害,就算你是九幽雀一族的人,我也不會放過你。”靈溪美目凝視著九幽,冷聲道。

    “口氣倒是不小,我倒是想要試試,你有什么本事大言不慚!”九幽柳眉微豎,冷笑道。

    “是嗎?”靈溪俏臉冰寒,那修長玉手中,繁星光芒陡然閃爍。

    “哼。”

    九幽冷哼,眼中冷芒閃爍,在其身后,隱隱間有著一道龐大得遮掩天地般的巨影浮現,聲勢駭人。

    “都給我住手!”

    不過,就在兩女竟是要忍不住的動手時,牧塵終于是忍不住的怒喝出聲,他手掌一把抓住靈溪的玉手,俊逸的面龐上,終于是有著真正的怒意涌動起來:“你們鬧夠沒有?!”

    靈溪與九幽看向牧塵,不過這一次后者卻并沒有再與他們打岔,那面龐上擁有著真正的怒意,那原本溫和的眼神,也是在此時變得異常的嚴厲。

    靈溪與九幽還是第一次見到在他們面前真正動怒的牧塵,一時間氣勢竟都是弱了下來,輕哼一聲,將周身靈力波動都是收斂而起。

    牧塵望了望各自撇開臉的兩女,不由揉了揉額頭,道:“靈溪姐,我與九幽的血脈鏈接,都是在彼此最危難的時候締結的,所以。這血脈鏈接,就算是有辦法解開,我也不會去做,這些年來,九幽也幫了我許多,如果不是她,說不定我也走不到這里來。”

    “不管以后因為這血脈鏈接,我會遇見什么危險,我都會去承擔,只要九幽不同意。那么我就不會讓任何人擅自的將我們的血脈鏈接解除。”

    牧塵的聲音。在庭院中傳開。并不低沉,但其中卻是有著讓人動容的執拗與堅定。

    九幽與靈溪俏臉上的冰冷不知何時緩解了下來,前者美目輕移,她看了一眼少年那堅定而認真的臉龐。然后就迅速的轉移而開,只是不知為何,心情突然間輕快了許多。

    靈溪盯著牧塵,最終只能輕輕一嘆,道:“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不再說什么...”

    說著,她突然嫣然一笑,促狹的盯著牧塵,道:“不過我倒是沒想到。FqxsW.cOM小牧塵竟然會這么有擔當,真是個男子漢。”

    牧塵咬了咬牙,道:“我哪里小了?你也就比我大兩三歲而已!”

    靈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旋即她抬頭望著九幽,語氣逐漸的柔軟下來。道:“我并非針對于你,只是你應該也明白我所說的的確是一個隱憂,此事被九幽雀一族知道后,他們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我已成年,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算是我爹娘也說不得什么,日后若是真有麻煩,我也會保護他。”九幽淡淡的道。

    牧塵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我沒興趣吃女人的軟飯。”

    不過九幽卻是不理他的抗議,徑直留下一句你們慢聊,然后便是邁著那修長誘人的長腿離去,留下一個曼妙的倩影。

    “真是個驕傲的姑娘,牧塵,看來想要降服下這只驕傲的小雀,任重而道遠啊。”靈溪望著九幽的倩影,微微一笑,旋即她慵懶的伸展著玉臂,白裙下包裹的飽滿弧度,頓時愈發的明顯。

    牧塵無奈。

    “這些天,你有時間就來我這里吧,你的靈陣修煉,不要落下,在離開前,我盡量把能教的都教給你。”

    “嗯。”

    牧塵笑著點點頭。

    ...

    而在接下來的數天時間中,牧塵便是安靜的留在北蒼靈院,大多時候,他都在靈溪所在的靈院中,與她交流著靈陣的修煉,而當修煉完畢時,他則是會在洛神會內與眾人狂歡,以前在北蒼靈院的時候,他大多時候都在修煉,然而如今即將離去,卻是開始感覺到真正的留戀。

    他喜歡洛神會里面大家那不摻雜任何心機的笑容,在這里,他們可以不用理會所謂的身份,因為他們在此時都是北蒼靈院的一員。

    而這種笑容,或許當以后在闖入大千世界后,想要再看見,應該就會困難許多了,畢竟那里,可就不再是無憂無慮的象牙塔。

    每日夜色來臨時,牧塵會獨自坐在山峰上,抬頭仰望著星空,以前的時候,他的身旁會有著少女陪他靜靜的坐著,她會將小腦袋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上,那種依戀的感覺,讓得牧塵極為的喜歡,因為那時候,他會覺得,他仿佛成為了她的世界,支撐著她...

    只是如今身旁伊人已經不在,那種感覺,也是只能存在于記憶之中。

    牧塵緩緩的躺在草地上,雙目輕輕的閉上,手掌則是一點點的緊握起來。

    洛璃,等著我。

    ...

    當牧塵在北蒼靈院安靜停留了約莫十天時間后,他終于有些忐忑的等待到了北溟龍鯤的歸來。

    在聽到北溟龍鯤回來的消息后,牧塵第一時間便是趕去了主殿,然后在那里見到了蒼老面龐上帶著點點笑容的北溟龍鯤。

    而見到他這笑容,牧塵頓時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

    “五大院中,圣靈院天圣院長那老雜毛果然沒答應,不過還好其他三位院長同意了,所以那家伙也沒話說。”北溟龍鯤看向牧塵,笑瞇瞇的道。

    這一刻,就算是以牧塵的定力,心中都是泛起了一抹激動。

    “你想什么時候使用審判之鏡?”

    “現在行嗎?”牧塵迫不及待的問道。

    “那就現在吧。”

    北溟龍鯤對于牧塵的急迫倒是不意外,笑著點點頭,旋即他手掌一揮,面前的虛空便是被撕裂出一道空間裂縫,然后他一步跨進。

    “跟我來。”

    牧塵點點頭,立即跟上,在其身后,九幽也是跟了進去。

    牧塵踏入空間裂縫,眼前頓時出現了變幻,那似乎是一片小空間,空間并不大,只是一片混沌,而此時,在這片小空間之中,一座數千丈龐大的古老銅鏡,靜靜的懸浮著,一股無法形容的可怕波動,悄然的蕩漾,令得空間都是在不斷的震蕩著。

    空間中有著一座石梯,一直延伸出去,直到古老銅鏡之前,北溟龍鯤帶著牧塵與九幽來到此時,然后將一塊銅印遞給牧塵。

    “催動此物,你就能夠使用審判之鏡,不過你無法用它來做攻擊,因為這種等級的神器,不是現在的你能夠催動的,胡亂動用,反而會遭到反噬。”

    牧塵接過銅印,點點頭。

    “我先出去。”北溟龍鯤笑了笑,然后身形一動,便是憑空消失而去,他倒并沒有執意的留在此處,雖然他也是挺好奇為什么牧塵要借用“審判之鏡”,不過卻并沒有詢問,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

    隨著北溟龍鯤的離去,這片空間便是變得安靜下來,牧塵抬起頭望著那巨大的審判之鏡,然后手握銅印,靈力灌注其中。

    一道淡淡的光輝,從他的手中射出,最后直接是射進了那審判之鏡灰蒙蒙的鏡面之上。

    嗡嗡。

    細微的漣漪,在鏡面上蕩漾開來,然后那審判之鏡便是逐漸的變得清晰,只是鏡面顯得極端的深邃,猶如是夜空一般,透著一種神秘。

    牧塵見到這一幕,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手掌攤開,光芒閃爍間,那一頁神秘的“不朽之頁”便是閃現而出。

    他屈指一彈,只見得那一頁“不朽之頁”便是飄飛而出,最后懸浮在了“審判之鏡”前方。

    嗡嗡。

    鏡面波動著,突然有著一縷縷的流光流轉,最后這些流光直接是化為一道光芒射出,將那“不朽之頁”籠罩而進。

    嗤嗤。

    光芒籠罩,那審判之鏡突然劇烈的顫動起來,那鏡面上,原本蕩漾的漣漪波動,竟是有點失去控制的跡象。

    這一幕,看得牧塵與九幽都是神色緊張,那“不朽圖錄”果然可怕,即便是擁有著一頁“不朽之頁”做引子,卻依舊是令得“審判之鏡”差點脫離控制。

    他們目光都是緊緊的盯著審判之鏡的鏡面,不夠數分鐘過去,那里依舊一片黑暗。

    這種情況,令得牧塵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這不朽圖錄可怕到這種程度嗎,竟然連審判之鏡都是無法探測出它的痕跡...”九幽也是一嘆,果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原始法身”啊。

    牧塵沒有言語,只是眼睛眨都不眨。

    如此又是數分鐘過去,牧塵眼中的失望,越來越濃郁,九幽也只能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不夠,就在牧塵與九幽都是徹底失望的時候,那一直毫無動靜的鏡面,終于是泛起了劇烈的漣漪波動,那幽黑的鏡面,開始有著模糊的畫面出現。

    牧塵與九幽神色一振,眼中有著狂喜涌出來,終于探測到了嗎?
澳门赌场筹码有哪些